Recent Posts

2018年10月13日星期六

鄰座怪客

飛機隔鄰的乘客,是一個福泰華裔女子。我好羨慕她,因為她的右側是一個空位,而我緊靠著飛機窗邊,她就緊挨著我身旁。

在廉航上,座位空間每吋都是你爭我奪的,包括座席的扶手,像這位胖妞,則是兩臂貼身,雙手兩肘晾在扶手上,絲毫不讓空間,不必縮肩,而我相對下體型較小了,在讓著她時,我縮沉著肩膀,與她相排並坐下,如同瑟縮一團了。

飛機未起飛前,她鬆開了馬尾,然後再用髮束塑膠圈再束起來,我彷如感到在密集的空間內漫天飛塵。

接著,這女子週而復始地合攏著她的阿嫲裝的毛絨外套的里襟(即裝釘鈕扣的衣片),作狀欲緊合著左右兩幅的里襟,但明明她那件外套只是披件,而且其款式就是讓穿者敞出衣襟的,而不是用來覆蓋扣鈕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她這麼在意一直整頓著這外套的里襟。但我細數過,她至少在起飛前,有這小動作至少有二十次。她可能是太冷?所以要裹著自己?更可能是她以為外套披身,可以縮小她的體型而不會顯得那麼笨拙臃腫。但是,這種小動作,是暴露出她的自卑。

由於空間太窄小,她這種重覆的動作顯得更礙眼了。之後就一直對著手機打字,包括玩遊戲等。

我就不理會她了。直至飛機起飛後,我也睡著了。

我悠悠醒來時,她還是在玩著手機,而那拉里襟的動作還是上演著,是一種不自由主的慣性動作。飛機降落時,機長已報告勿再使用電子儀器,而且也有空服員走過來要求她要收起,勿用手機時,但這胖妞還是偷偷地拿出手機來使用。

我偷瞄著她到底在手機搞著什麼,原來是在玩遊戲。當飛機降落時,她就收到一系列的手機短訊,該是電信公司在轉境地時自動轉發的短訊。

我好想告訴她,請別在降落飛機時玩手機,這是安全措施,也是常識。然而,為什麼她不會替全班飛機的乘客著想一下,在關鍵時刻玩手機可能會引發訊號擾亂的風險?飛航的安全措施一切自有道理的,而不是讓你一人來主宰和自作主張的。

但是,她好像無法靜靜呆下來的,那時我是看著書,一邊亮起讀書燈,她也亮起讀書燈,收起手機,然後拿起椅背的雜誌隨手翻閱。不到半分鐘,就放回雜誌,再拿出手機。

我還想開口請她勿再使用手機時,這時她又放下手機,然後再鬆開頭髮,重新梳頭。接著再重覆同樣的動作:拉外套里襟。

有些人的小動作特別多,但依我的觀察,這位是有一種不經意流露出來的焦慮、每一秒鐘彷如都有一種無法讓她靜下來與自己相處的時刻,而且她是一個非常著急的人。

飛機終於降落時,後尾段的乘客起立離席行走了,因為前段席位的乘客都離去了,這時這胖妞卻還未動身。我聽見這位陌生人對我開口說話:

「Are you in rush?」

「Yes。」我篤定地答,望著她。

「Sorry。」她這時才起身,讓出空間讓我離座。奇怪,她全程不是顯露出那種焦急嗎?怎麼飛機終於停下來時她卻悠閒地不欲離座呢?

有時生活上就是有這樣的一種人,會在某一個時刻、一段路程與你捆綁在一起,你甩也甩不掉。但他們不知道自己對別人造成了很多的干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