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7年10月18日星期三

彈淚

有時壓力大時,我就會開youtube裡的一些歌唱選秀節目素人試音活動。我通常是在youtube的清單裡看看瀏覽人次最多的,然後逐一逐一地開來看。

特別是那種如同Susan Boyle(她可真是那種素人試音反高潮的開山鼻祖)的模樣,表面其貌不揚,一開腔就一鳴驚人的那種,然後這些節目的劇組就會特意將鏡頭剪輯到評審驚訝或流淚的近拍鏡頭。

就這樣,我也會流淚。

有時就這樣在健身院的跑步機一邊流汗跑著,流著淚也沒有人知道,我只是堂而皇之地用小毛巾拭著額頭,一邊抹著眼淚。

我不是輕易掉淚的人,以前看書時從未試過看到會掉淚,而我記得我以前看港劇或是港片長大的兒童與少年時代,也不會對著電視機掉淚。我只記得那時候印象最深刻的是《大時代》,多幕煽情的戲份讓我有些動容而已。

不知為什麼我的哭點那麼低了。在年紀大的時候,才來發覺這一點,彷如覺得自己滄桑了好多。

雖然看那些選秀歌唱賽,我們都知道是摻入了戲劇元素,一定要你說些悲慘故事(如The Voice),但近年來我看X Factor的節目時,確會被感動到。

或許人老了,感應力比較強。歌聲裡的滄桑與悲愴,都可以從歌聲裡感受到出來。更有者是一些之前常聽的英文流行歌,換人來唱時,連歌詞裡的每個字都聽到一清二楚。

例如Kelly Clarkson的Piece by Piece,原來歌詞寫的是其父親當年拋離他們一家,聽到那試音者唱出歌詞裡這麼一句:……That a man can be kind and a father could stay,我的眼淚就真的飆出來了。

就這樣流了一場淚,好像精神就好了許多,一些愁緒就會化解了,難怪流淚被說成是排毒。

所以如果你在GYM看到跑步機上有個男人好像在抹眼淚,別打擾他,他正在排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