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6月24日星期四

露暈記(二):PECAH!

前文


我是在健身完畢後,經過陸運的身邊,那時他正與一位友人說著話。

我才想起很久都沒見過陸運了,時機不合、地點不同,在幾間分店裡要碰上另一個常見的會員是很難得的。

然後我又想起若干年前在更衣室中聽到他與友人談天時,被對方問起他的男朋友怎樣了。你瞧,如此pecah(馬來文:意譯為「爆破」、我的字典定義是:同志「露餡」而自揭身份)的話題,都可公然地討論。或許陸運真的是一個已出櫃的同志吧!

然而事實上,印象中陸運是沒有望過我一眼的,正確來說該是在我的視界內,我沒有接受過他的目光,意即他可能趁我不在意時曾打量我,這我可不知。

但當我赤著身體,包著毛巾走進蒸氣房時,我第一次正式地,接受陸運的目光巡禮。

當時站著的他先瞄了我一眼,我也在他身旁站一會兒,然後就在他的右側坐下來,盯著他那飽漲的胸肌去看,再看看他的肚臍下細細卷卷的體毛。(YUMMY!)

而陸運這時知道我盯著他看,他也再回望我幾眼,當時蒸氣房裡還有其他人呢。

如此頻密的張望,如此張膽的打量,我有些受寵若驚。怎麼,怎麼一個五年前沒有如此仔細打量你的孔雀,這次會垂青自己?

還是──因為我也變成了孔雀

我不知道。但人總在進步,而這些年來健身雖不致于到健美,但至少比起以前是有差別了。所以,陸運這次就是看到我的差別?

(只是因為我的肌肉長得發達些了、結實多一些了?那麼這不是「差」的別,而是分別)

還是一個人的口味突然轉變了?但江山難改,本性難移,如同我這張臉孔的樣貌,若是對我有意思,早都會對我起一些貓貓之意了,總不能連一眼也沒有看吧!

所以,陸運給我的目光巡禮,讓我費解,也讓我受驚,我覺得我非常奢侈地享受著這兩種滋味。

而且印象中的陸運,即使是在蒸氣房或桑拿室裡,都是相當羞澀,而不會如此多「小動作」的,因為這些年來的觀察,誰是好色之徒,誰是拘泥戒慎,只要照過面看過對方的舉止,大概都有一個譜。

而陸運,卻在若干年後對我張著他的大眼睛。

不消一會兒,陸運就逕自跑了出去。

既然他做了初一,我何妨做十五?

所以我也拎起了毛巾包裹著自己,一個溜煙也打開了門,看到陸運站在牆角。他知道我走了出來,又是那樣明目張膽地盯著。

我這時知道他要的是什麼了。

我放慢腳步走進一間沖涼間格裡,然後在拉上浴簾時,再伸頭往外一盼,果然看到他又在張望著,那麼他就清楚知道我是走進哪一間沖涼間格了。

不消幾秒鐘,陸運的腳步也緊貼著過來了。

他在我對面的沖涼間格落腳,然後又將他的目光送進我半掩著的浴簾內,我就讓他享有一絲絲的乍洩春光。

然後陸運掩上浴簾,只剩下一條縫似空隙,我的目光則一無所獲,對于這種忸怩的神態,對我而言是不討喜的,我向他示意,囑他走進我的間格裡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回應。

沒有辦法,我唯有轉回頭,繼續沖涼。

然而,陸運又跑出沖涼間了,他在走廊徘徊一陣子後,我在浴簾的掩護下再用力地望著他。他這時已是珠光晶瑩,那對乳頭如此地嬌滴滴,但或許是冷的關係,已不是一大片的粉艷乳暈,如同蓋闔起來的含羞草。

我知道陸運在猶豫著,然而我再走出浴簾外多一些,他打量著我的下半身一回兒,就一個箭步,走進了我的沖涼間。

這是我在這麼多年來,如此親近地接觸著一個我覺得長得還蠻可愛的男生,卻成為我伸手可及的尤物。你說上天待我不薄吧!


待續

13 口禁果:

Go Smerv 說...

其实陆运目前是及岁呢?
好像很年轻酱

匿名 說...

好奇想问一下,你平时都是几点到健身房的?为何总是有那么多的艳遇?沐浴间总是空荡荡的吗?

Hezt 說...

●Go Smerv:年齡不是問題,但肯定是你比較年輕。

Hezt 說...

●匿名者:哈,我是非顛峰時段到訪健身中心的。沐浴間也並非全滿。不過,即使是全滿,也是有「機遇」的。這需看你怎樣採取行動。

換言之,即使空蕩蕩,而你一進沐浴間就緊掩著浴簾,那麼你會看到誰,誰會看到你呢?

當然,還有休相在weekday 7-8pm時能輕而易舉地有所斬獲。在出現人潮的時候,一切都要回歸文明秩序了。:)

匿名 說...

太放浪了

Hezt 說...

●倫:歡迎你,第一次認識我。:)

匿名 說...

hey 我得重看你的故事.
伦亦是英伦 哈 :0)

Go Smerv 說...

你又懂我几岁?
是你主动吧?!我只见过两男从一浴室走出,会否是你? 哈哈

nicholes 說...

想必又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情欲戏码吧?
像这样“大胆妄为偷摸进行式”的举止
会否上瘾呢
像我老爱在学校的电脑上着同志网页般
越忌讳越想尝试
以对道德上的压抑的一种抗议与任性
其实很好奇地想问
你会不会有一种像我这种
只要一搭上眼中的“帅哥”就
有身价提高百倍的迷思呢(盲点)

Hezt 說...

●Go Smerv:你的profile不是寫著你25歲嗎?除非你捏造,不過我覺得你像12歲(樣貌上,非智力):)

我倒是沒有見過兩個男的一起走出浴室,這是no no no的作法──太明顯了。都說了要運用技巧,這麼明目張膽的動作,不是我的檔次。:)

大馬的與我在台灣那一次的經歷(http://appleonlyforadam.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25.html)相比下,其實是小巫見大巫。

有機會再分享其他相關的所見所聞。

Hezt 說...

●Nicholes:不,我還未致于想到我被帥哥看中就是身價百倍。有時一個人谷精上腦時,是寧濫毋缺的。

你「為老不尊」啊,一直在學校不正經,給你的學生看到怎麼辦?私事在家裡辦吧!:)

nicholes 說...

谷精上脑确实很让人宁滥勿缺
但是帅哥们不管多缺货
也总是有一定的“接受范围”的准则
未至于逢人都上
除非是受尽伤害要自暴自弃
或那里真的没任何好选择又逼切想宣泄
才勉为其难
不然哪怕你只是稍微不修边幅
他们也宁可躲在厕所打飞机
也不会“益”你的
所以说我相信你一定炼有所成
才会被他盯上
这是否叫“守得云开见明月”
当然能真的遇到彼此相爱的珍爱
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我是越来越疯狂了
刚才在酒店竟然主动调戏一个年轻弟弟
还问他要不要打飞机
他也许是直的吧
但我的gaydar feel到他应该是不敢
或我不是他的那杯茶
所以还是算了
真的事后有点忧心
万一他四处“唱”我就糟糕了
毕竟那酒店我算是熟客

谷精上脑是真的会让人陷入
歇斯底里的疯狂里
那也要看是乎你有没有好条件
只有没好条件的人才如此逼切地
宁滥不缺
甚至胆大妄为

Go Smerv 說...

哈,谢啦!
没必要捏造吧,我今年是二十六
昨天更糟 在MV的浴室踩到白色液体,这已是第二回了
新加玻的也不赖嘛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