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7月24日星期二

哈囉,排骨阿炳

很久以前,這位排骨仁兄已在我的文章中出現過,當時我是碰著他后,馬上被另一位滴油叉燒纏上了。

今天我在健身中心又碰著他了。一如以往,他在桑拿室和蒸氣房裡穿梭進出。我認得了他,他並不認得我,他不會記得他曾經向多少人展露過他那根筆挺的陽具吧!

當時在桑拿室裡,我選擇一個靠近木門的位置,排骨精就走進來了。一如以往,他將他的毛巾掀開來,作狀在揩拭著他身上的水珠,然而整根陽具就像彈簧一樣彈跳出來。

他真的是太瘦了,瘦得胸骨參參,你會覺得那是一塊貧瘠的土地,你不會看到有任何生氣在他的軀殼上,即使是一根春風盪漾的小草都沒有。但是,排骨精只有一株像枯死的樹木般的陽具兀自挺拔。

他硬而挺的陽具與他板直的身體呈90度的視覺裸露出來,在作狀揩乾了水珠以后,他又將毛巾覆蓋在下半身上,我才發覺原來他將毛巾摺兩層,就是掩蓋他挺勃起來的陽具,也難怪為何他的毛巾如此小篇幅,摺成就像他在穿著一條極短型的熱褲,妖豔,但不媚惑。

他過后又解開了毛巾,一直重覆著動作,更刻意轉移他的身體,總之讓他的肢體前半端一展無遺地呈現出來,整個動作就像一個鬼祟的裸體狂。

為什麼他一直要這樣做?他以為他真的是我心目中的孔雀嗎?只是一隻山雞,卻東效施顰學人樣般地開屏?

當時整個桑拿室裡只有我與他。我們佔據了偌大的空間。他過后還坐在較矮我一級的板凳上,眼睛就是不停地非禮著我的身體。

我想,是時候我採取行動來反擊,因為對于這些你望我,我望你的對峙我是感到厭惡了。

我在考慮著是否用英文或廣東話來展開我的話題。你可知道在馬來西亞很多香蕉人是不會說中文的,不過我仔細瞧他的外型,我覺得他應該是一個CAB(Chinese Ah Peng說中文的阿炳)所以,我就用廣東話與這名排骨阿炳哥對話了。

「你常來這裡的?」我問。

「有時囉。」他對我拋了一個媚眼,斜睨著的眼神讓我知道,他是一個花旦阿炳。「你呢?」

我又說,「也是偶爾。」

阿炳哥接著還是對我裸露著他的下體,拜托了,我不覺得impressed。我問,「你吃藥了嗎?」

那一剎那他笑得很尷尬。我對他充血正常的陽具不感到動容,反之我才覺得這是一種病態。他是不是有病,所以吃了偉哥來炫耀,幹嘛一直挺著一條活彈簧活蹦亂跳在他人面前?

排骨阿炳這時向我伸來了安祿山之爪,要我分享我的下半身。我用毛巾緊捂住重要部位。「你呢?」他在呢喃著。

我說,「你常來就是這樣做?」

「我係來做gym嘅。」他辯白著。

「看來不是喎,你來這裡只是在『企』著而已。」

排骨阿炳又露出了那種嫵媚的笑容。我就問他,你是top或bottom?

他說,他是top。當然反射性地他又反問回我。

我說,我要什麼就什麼。

他說,喔,那你就是bottom了。然后他就推薦自己了。

我問,你可以玩多久?

他說,他可以一天來四次,再補充,「如果你不夠,我可以再叫多一個人來。」

可笑。我就與他耍白癡,「叫多一個人幹嘛?」

「跟你玩bottom啊,你一定會enjoy。」

「不,我不覺得enjoy喎。」

「你做bottom你一定會enjoy的。不然你怎麼要做bottom?」

「你做過bottom啊?」我問,他搖著頭,我繼稱,「那你怎麼知道?」

「你只是睡在那邊,不enjoy嗎?」他答著。

這個答案教我感到訝異,也讓我暗自發笑,他迂腐的思維、自我意識的心態完全就是痞子得「很阿炳」。

他以為與人家上床只是他一個人努力著的事情,他以為自己很偉大地付出嗎?

「那你不如做bottom了。」我回他一句,「你出來這樣搞,你沒有男朋友嗎?」我問。

他說他沒有男朋友。「我曾經有過。」

「我不信你現在沒有男朋友。」我說。

「好了,那我就有男朋友吧。」他又順應著我的語調。

「那sorry了,我不與有BF的人搞的。」我說。

「說沒有(BF)你又不信,說有你又當真。」他又是那款幽幽深情的樣子,這時我已不覺得他像一個硬挺強悍的男子漢了,而像一個在撒嬌的女嬌娘,即使他的下半身還是充血著,展示著他的男人權威式的魅力。

后來我們終止了對話。我以為我已讓他感到自討沒趣。

我沐浴完畢后,他竟然走前來問我要了手機號碼。我只是莞爾一笑。「你有男朋友啊。」

排骨阿炳接著說,「做朋友不行嗎?」

所以我就給了我的手機給他。他也給了我一個missed call。換言之,我們已經交換手機號碼了。我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做朋友?哈。

但也沒什麼相幹了。相逢一場,我給排骨阿炳的,只有這麼多而已。他還是會繼續向別人放電,為別人袒身露體,然后追求的只是一刻的快感。

11 口禁果:

Wilson 說...

i dont like slim guy either..

傑爾1102 說...

CAB很好的新名詞~
Hezt兄在你這裏這得學得很多~
你知道嗎?昨夜我遇見怪異的家夥~
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求性方式
當時有點慌了~不好意思~小弟~要是第一次碰上這樣的情況~

Hezt 說...

Wilson:這是你第一次留言給我吧,謝謝你的露面。你的部落格蠻真誠。:)

不過看起來你也是一個苗條的男生,那麼你會不會討厭自己?

傑爾1102:哈,CAB不是我自創的,我也是聽別人談起的。

不過,在這裡可能開罪了該些名字有一個「炳」字的讀者。:)希望叫阿炳的讀者不要見怪──而我心想應該沒有多少人會用阿炳來作名字了吧。

怎麼樣的求性方式?可以詳談嗎?

Wilson 說...

Haha...Hezt, actually i had read your blog sometime ago, to be frankly i love it so much!! the ways u describe people in proposed for sexual desire quite interesting. really learn a lot from your writing..a contemporary of plu lifestyle..
Yup, i dont like slim guy because my body figure is slim as well, but not until hate myself that pathetic la..for your information i'm doing a lot of exercise to reshape my body, hopefully one day i can achieve my target, become a 開屏的孔雀..

傑爾1102 說...

不好意思~小弟真的孤陋寡聞~
但的確讓我賺到很多了~呵呵~

前晚的詳情情況啊~
我將它貼在我的搏客了~
以下是它的鏈接,
http://blog.yam.com/je1102/article/11049219
希望你不會介意我將鏈接貼上~

哈~我來對號入坐咯~
阿炳在此一游~

匿名 說...

hi Hezt,

潜水艇又浮上来了。

总是觉得本地的健身房有很多的艳事。我刚从Perth回来,发觉那里的健身房和这里的差太多了。那里的人全部都很专心的健身,并没有太多的艳事。

当地的同志真的很友善,特别是在同志吧里。在那里我终于完全释放自己。大家都可以很疯狂的欢乐,不管你是白的黄的黑的肥的瘦的。他们还会接近及交谈。不像LQ,大家都有很重的防御心,难以接近。有机会我想还会到回去的。

对了,还记得我上次提起我有订购蔡明亮的DVD吗?可惜的是全都被海关及电检局给充公了,原因是封面有色情的一律不准进入。可能下次要从外国亲自带回来了。

RYAN

IceAce 說...

你还满多艳遇的。
很多top就是觉得bottom在那里躺着,然后自己一直在服务对方,就当对方很满足,很需要自己,自私的top都是有这样的想法,而且目前越来越多类似的top.
电话号码拿了又如何?也只不过是个号码?只不过是拿来当做后备之需,平时是声都不声的。有时候真的很厌倦这种重复的动作。

Hezt 說...

wilson: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孔雀,我相信你也可以。瘦人較為容易鍛鍊成一副銅皮鐵骨。

Ryan:啊,我幾乎記不起你了。你的留言似乎消失一段時間了。

西方國家的同志們其實要「嬉春」,在家裡就可以進行了,也不必去到健身中心裡。所以,國情與文化不同,也難怪外國人那麼多猛男,因為花在健身的心思是單一的。:)

傑爾1102:還沒有機會拜讀你的奇遇,因為在公司裡無法消受你部落格上的噴血猛男照,下次再有機會慢慢消化。

iceace:如果給我選,我當然不希望有這些爛桃花。:)

這名CAB后來有SMS我,可是我沒有去理睬他了。希望他自討沒趣吧。

Stevie 說...

Hezt,

I'm now training hard for my abs, I have got 4 pax now & aiming for 8. Wish me luck.

Training hard,
Stevie

Hezt 說...

Stevie:原來你是乳牛之輩。

八塊腹肌是看個人的體型與生理結構而定的,四塊已是很驚人效果了!(你就知足吧!:) )

Stevie 說...

Hezt,

Thanks for talking up upon myself, the humble me is no milk-cow, am only an ordinary guy who likes running & sweats out while doing some other workouts.

Cheers,
Stevi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