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7月21日星期六

我的乳牛主義


那一天我是在健身后走進沖涼房裡,沒有嬉戲的時光,我是很努力地在花洒下沖洗這幅凡身俗骨。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在花洒下抱臂于胸,這不是我慣有的沖洗動作,然而我卻不自由地做了這動作出來。

就在那一刻,我聽到很響亮的滴水聲,滴滴答答,我俯首一看,才看到自己襟懷成了山谷裡的深水灣。我仔細地看著我的胸廓,才發覺自己的胸肌原來已有一定程度的發達了(肌肉發達是十分主觀,然而在我的詮釋,我幾乎沒發覺它的存在)

我在那一刻並沒有竊喜,但驀然覺得為什麼我會將肌肉鍛鍊到這個起碼程度的發達呢?
我真的需要成為乳牛嗎?我開始質疑自己過去辛苦揮汗的努力。



因為健身,成了同志的一種共識。我就稱之為「乳牛主義」。

乳牛主義是經過一代傳一代的凝聚,再擴散深殖到每個人的腦海中形成規範的共識。

同時,乳牛的肌肉發達與魁梧偉岸的身型,已成為一種強勢。

這種強勢讓我們無法拒絕,它形同品牌衣著一樣,你可以袖手旁觀這一股風尚或嗤之以鼻不愿屈從潮流,但你無法否認裡面包裹著的種媚惑與誘力,讓每個同志都認為,身體與肌肉,就是一種表達。

那是怎樣的表達?同志圈裡暗地裡希望通過賁漲的肌肉、力拔山河的身段表達出陽剛與威猛,表達出男人的氣概,甚至表達著自己擁有超強的性能力。

然而同志要健身,其實與女生化妝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女生覺得臉色蒼白時,會塗多一些腮紅;鼻樑扁平的,就將鼻影塗深色些。美其名是女為悅己者容,還說化妝是一種對外的尊重,其實就是一種塗脂抹粉的掩飾,掩飾一切不該發生的瑕疵,塑造不屬于既定的效果出來。

所以,乳牛主義者要勞役自己的身體去舉重,或奮力在跑步機狂奔,是內心裡的掩飾心理在推動,你在嘗試表達著自己是擁有男人氣概時,其實也是心虛地告訴著自己與別人,你就是缺乏這種特質,所以你需要泵大你的肌肉,來掩飾你所欠缺的。

經驗告訴我,你成為乳牛,你就吃香一些,至少你會得到別人隱隱約約的注目禮,甚至是敬禮。

但乳牛主義的副作用是,很多人練就一幅飽漲肌肉后,以為就可以得到更大的真男人身份認同、或是藉此獲取性愛或愛情,他們希望自己是穿上玻璃鞋的灰姑娘,煥然一新就找到白馬王子了。

可悲的是,一些乳牛就是陷入這種盲區裡,他們變成自戀,甘愿愛自己多過主動去愛別人,他們希望別人會對他們頂立膜拜,他們認為別人擁有一些別人沒有的東西。他們的自戀自喜也是同志圈裡階級觀念產生的禍因。

因為,大家以為擁有健碩身體就是高人一等──因為你比較吃香?因為你有財力來支撐你每月付費來加入健身俱樂部?

有時我看到一些乳牛包紮著毛巾坐進桑拿時,他的現身吸引了眾多目光,然而他們就展現出一種自覺性起來,稍微板直起身體,挺胸收腹,以讓腹肌能真正地表現出來;他們會煙視媚行,他們不會攤出善意友善的眼神交流,就因為他們知道那一刻的世界是以他為重心的。

我會覺得有些好笑,這一類的乳牛主義者,他們就像財大氣粗的暴發戶。

為什麼人人都崇拜倒三角型的身軀,以致在健身室裡的同志都成了「溫柔的乳牛」。

是的,因為你可以看到一些乳牛在舉重后,他們會翹起二郎腿吁氣,他們會揮揚著白毛巾,像悄姑娘撥著白手帕一樣地走動。他們得到了一幅黃金軀體,但在一身銅皮鐵骨下,藏不住一陣陣的媚氣,甚至轉化為妖嬈氣了。

可是,一個男人一定要成為乳牛才算合格的男人嗎?這是因人而異。可是我們無疑地是受到影視與圖書文化的催化影響。

例如內褲廣告的模特兒一定是標準型的男人、美國荷里活的男主角統統都是健美者、五級片裡的男主角則是剛猛惹火,這已構成一種既定、僵化的意識型態,我們誤以為大部份的成年男人,就應該持有昂藏六尺、熊腰虎背的乳牛形象──事實上是事與愿違。

我是在成年很久很久以后,才發覺自己是躲在這樣一種一廂情愿的假象裡,因為這樣的錯覺,我讓自己自卑了很久。

然后我發覺,原來全世界都沒有逆向思考,所以我們一起去迎合大眾。

相對地,我是覺得直佬的心理特質會較為「健全」,因為他們的不在乎,也因為他們擁有同志所沒有的特質。

他們不會把男人味構築在一幅身體之上,而藉此來撐起自己的男人尊嚴。但他們不惜將自己的軀殼搞垮,甚至他們在有了女伴或妻子后,會任由女伴將他們養胖成一隻豬般的笨重。因為他們知道女人注重性能力多于重視他們的肚腩,只要能維持性能力,問題就不大了。反之成為一隻叫人側目的乳牛,更會教眾女士們顧憂男人是否會惹桃花。

這也造成健身室裡的直佬成為「少數民族」。因為健身不是直佬的必需品。這也讓我走在吉隆坡的鬧市與商場時感到如此沉悶枯燥無味,因為拖著女伴的男人要不扁胸嶙峋,要不就挺著圓滾肚腩與梨子型身段。他們根本不在乎每年腰圍增一吋。

而真正成為乳牛的直佬,應是真正熱愛運動的男人,或是貨真價實的Metrosexual男人。

偏偏我們欠缺運動意識高漲或metrosexual特質的直佬。

當然,不少直佬還是抱殘守缺,因為乳牛主義已成了污名的標籤,直佬認為加入健身室是混上了同志圈,但是他們忘了健身、舉重也是一種運動,他們對這方面的健康意識還未達到共識。

所以,我會覺得很有趣,乳牛成為同志圈朝聖的圖騰,因為成為乳牛,儼然就是一種追求目標(散發男人魅、搏取他人目光)的手段。從健身中得到健美與健康並非唯一的目標,反之是次要的目標。

然而,在直佬的世界裡,健身是次要的;他們寧愿去打球或跑步,也不要終日與啞鈴或機械對話。

即使當健身是變成重要的項目時,這些直佬是因為要達到自己的需求才去健身,譬如他們要自己的體能充沛、要讓身架子穿衣服更好看。他們並沒有因為要討好別人而去進行的。



對于一般大馬華裔男生而言,由于先天性的身架是瘦小型,個子普遍上不高,在一般社會的性別角色上,並沒有明確的男性特質,以致產生中性的視覺效果。而健身是在穿衣時的補充,否則穿衣時永遠就像孩童一樣,長相稍有脂粉味,甚至會被誤會是女生,這是一種不幸。成為一隻乳牛后,對外形象的改善有正面作用。

我問我自己,為什麼我要健身,為什麼我要付出幾千塊來報名健身中心時,皆因受到乳牛主義的殖民。

但是,這種乳牛意識型態局限了我的選擇口味,因為我許久以來的只挑乳牛的「味蕾」培養,讓我只能做一個騎乳牛的牧童

所以,如果你認為自己不是乳牛主義者時,你還可以慶幸,你不會為了討好取悅其他同志就硬硬地逼自己去健身中心報到。你還堅持著自己的價值觀,即使你是懶惰蟲,至少你還抵擋住這種乳牛主義的強勢。

這種強勢就像穿名牌衣服一樣,或是講英語,你可以選擇去調適自己擁有它,但別被強勢佔有了你,而失去了自己。

然而,當你隨波逐流地奉行乳牛主義了,就以虔誠的心態來健身,不要來到健身中心就聽MP3霸佔著座位不走、或是寧做口部運動也不做肢體運動、徜徉盤桓在桑拿室或蒸氣房裡獵春了。

當然,也不要以乳牛眼看人低了。

16 口禁果:

Nishiki 說...

看來你也即將登入乳牛一族的殿堂了...

匿名 說...

乳牛都会很娘吗,他们都爱什么样的男人..
我只是好奇而已.

aNson 說...

最近都会努力在那堆乳牛中,找寻一个看起来有文学气息的。。
毕竟去了这么久,我只在他们眼中看到骄傲而已。。

我是豬 說...

我是乳豬。
怎麼辦。

狗仔隊 說...

可以形容一下
你現在是介于
乳豬(超過35吋肚腩)
豬(肚腩介于30到35寸間)
還是初級乳牛(肚腩沒了﹐標準腹圍)
進化乳牛(腹肌發達)
還是化身為孔雀了(腹肌發達又苗條)

n70 說...

Can't deny that i love 乳牛, but only those who are manly, not the sissy type.

However, if the guy is not 乳牛, but he is very manly, he will attract me too.

In conclude, as long as a manly, big tool man, I will take it. Sound slut, but it is true for many people.

Hezt 說...

Nishiki和狗仔隊:想不到你們對我是處于怎麼樣的情況那麼在意。

不過腰圍30吋至35吋不是豬啦。這非常苛刻吧。而且,腰圍粗幼與否還得看身材的比例。

我肯定不是孔雀。

匿名者:你的問題相當廣泛。但我嘗試解答。你問:「乳牛都很娘嗎?」──不少是這樣。但我很難去做比例估計。

他們都愛什麼樣的男人,只能說人各有志。無法科學化地說出來了。

anson:文學氣息不是看外表的,這種特質是要感受的。就嘗試與這些乳牛交談吧,可是總不成一交談的話題就是沙士比亞或張大春等吧。:)

然而只要與他交談一兩句,這可以推斷出那人是否有內涵。

n70:你真的是我的知音!;)

aNson 說...

你搞错了。。
我并不是想认识任何人。。我只是想研究下谁会有可能是你神秘面纱的真相。。
我和你去同一间健身房的。。

Hezt 說...

ANSON:唔。原來是對我的神秘面紗有興趣。

在這兩年來,來去一陣風的讀者多得很。我想起以前有一批讀者會常留言的,或是電郵予我說想認識我之類等的。

后來,大家就沉默起來。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否還和我在一起。

這個過程一直在輪轉著。

我在讀著你這次的留言時,會想起在另一個兩年后(如果我還在寫),是否會另有一個相同的留言出現?

無論如何,也謝謝大家的陪伴,在沒有圖片的部落格裡,大家還是對我有興趣。:)

你說你與我是同一間健身中心的,可是我對你還是沒有印象,或許大家光顧的時段不一樣吧。又或許,你多放幾張照片,那我就對你的樣子有印象了。

狗仔隊 說...

你還沒回答我
你現在的身材是介于哪一個階段
謝謝

aNson 說...

健身房里好看的人太多了,
我只不过是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而已,
不会去展翅,也不会在桑那里,流连忘返,
不断的重复动作。。

很难认得我的。

可能吧,我习惯放学后才去的,
照片我就不加了,
不能只有你神秘吧?
好歹我也要保持少少呢。。

两年后?
我是一年前开始看这个部落的,
以后还在不在这里留言会重要吗?
至少现在留言的人,是还在看着的,
这就够了,
不是吗?

Hezt 說...

狗仔隊:哇,為什麼要追根究底?你的相機在哪裡?我必須先確認你是否真的是狗仔隊。:)

總之我現在還不是乳牛,因為仍然晃著一身的肌肉。哈哈。

anson:原來你還是上學的學生。多麼地幸福,我學生時代時沒有這樣的機緣去健身。

對,我很珍惜現在在讀著我的部落格的朋友。有緣相聚!

匿名 說...

嗨hezt兄,
你从前的留言真的很多,
现在比较不多,我想是那次,你去台湾时,这年头的事。
不过,你说得很对,
有时候留言不能呈义气,如果没有什么好见解最好乖乖闭嘴。哈哈。

clem
(CAB)

Nishiki 說...

只是一句“看來你也即將登入乳牛一族的殿堂”就表示處于怎麼樣的情況那麼在意?

有文學氣息的乳牛雖說並非緣木求魚,不過確實是少有。有個在本地建築界有些名氣的攝影師朋友對我說過,“肌肉和腦袋發展似乎不能兩者兼顧。”他說他本身確實有個既有肌肉又有學術修養的朋友,不過他附加這是極為罕有的。

這或許是刻板印象吧,我本身也有個頗具文學修養的乳牛朋友,分別各自為健身和書評設了不同的部落格,還經常上創意寫作課程。

然而,或許真的像我那攝影師朋友所說的,這是極為罕有的。要找到有學術和文學氣質,又具備樣貌身材的,似乎太少了。不過,如果是女生,有文學氣息卻又是清秀美女的看起來還比較多些。

Hezt 說...

Nishiki:不是在意。我是阮囊羞澀。:)

我相信四肢發達,腦袋不簡單的人是有吧,不過我真的還未遇過一個如此的。

也不會去強求。我們永遠都不會相信童話故事的白馬王子是真的。

IceAce 說...

有时候是真的必不得已要成为乳牛,因为目前人人都看你身材,样子还是其次,因为很多人注重性的触感,眼睛的享受。
在聊天室里,很多人只要找身材好的,因为身材好的就差不过可以有性了,可以说是信心保证,所以那些样子或身材不行的都在寻找乳牛,在这种环境之下,尤其是样子不太行的人,就非得成为乳牛,不然如何和其他乳牛争吃?
有时候不要说什么性伴侣或男友非选乳牛不可,就算连朋友,很多人也喜欢选乳牛型的,你可以时常看到那些一班一班乳牛群在一起,至于他们是纯粹朋友关系还是其他关系就不懂了。
不过老实说目前自己也不好埋怨什么,既然人人都选乳牛为基本条件,自己又喜欢乳牛型的男人,就只好将自己变乳牛咯,而我也觉得,一旦我成为乳牛,那么就不会把那些身材样子没有特色的人放在眼里,因为自己已经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是绝对不会甘心将目标放在他们身上的。
另外,没有样子没有身材也没有学术教养的人我也看到不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