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7月4日星期三

給小博的句號


有時候兩個人之間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變化,詞窮時我們就會說,這是緣份。

緣份也需要時間去醞釀的。然后才發揮到若干奇妙的效果出來。

就好像我曾經一度迷戀的小博。感謝時間讓我看清了一些輪廓。

其實將他擱在一旁沒有在這裡書寫他,是有一些原因的,不是因為我確認他是一個直佬而情愫漸淡,而是因為一件小事。

有一天我接獲他的電話,他對我說,他要向我借車子一用。

為什麼?因為他長距離戀愛的女朋友來到都門了,他帶著女朋友在這裡觀光幾個星期后,他需要送女朋友去機場搭飛機。

所以,他就要求我借出車子一用,他清晨載了女朋友到機場后,然后再把車子送回來給我,讓我駕車上班。

小博當時在電話上,就要求我答應他這個請求。我覺得這請求很唐突,在電話間不知如何回應,而且這是第一次有人向我借車用。

我是否要借車?老實說,自己的車子除了給家人使用以外,就沒有人駕用我的車了。

我只記得有一次我讓九厘米先生駕我的車子,當時我坐在他身旁,他踩起油門和拉起停車掣時,他那種粗暴的像他作愛時手勢讓我感到很不自在。

所以,這輛跟隨我到天涯海角的座駕,基本上我是視之為專屬品,甚至比我的男人更私家──不是嗎?椰漿飯是一輛公車,我可以忍。但是私家車,我就不放心讓別人操盤。

小博在電話上提出這請求時,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如果中途發生事情怎麼辦?這輛車子讓我拚了幾年的積蓄來成為自己擁有的資產,雖然已不值錢,但是還是有一份感情在。而且去國際機場不是短程行駛,他根本沒有駕過我的車子,一踩油門就可上手嗎?

我當時有反問他,為什麼不召德士?干脆俐落。

我也想起我自己多次去機場搭飛機,不會勞動家人或朋友接送,一切由德士搞掂,我寧愿付錢,也不愿麻煩別人的資源。而即使家人出國要到機場,時間上允許的話我會親自載送,但是通常他們都自己搭德士去。

小博當時告訴我的答案是,他覺得召德士很貴。他甚至想到要乘坐機場快鐵,可是時間上也不許可。

后來我想,除非我也在場,如此我就放心地讓他駕駛我的汽車,但這意味著我就是要做一個凌晨司機。

而事實上,我根本沒有見過他的女朋友一面,即使他的女朋友來馬超過幾個星期,但小博並沒有正式介紹讓我們相識。或許小博認為沒有這種必要吧,因為我與他之間不過是普通朋友。

所以,我真的需要犧牲時間來做一個司機嗎?

后來,我再三思量,我拒絕了他。我直接告訴他,我覺得這樣的做法不方便,向他抱歉了事。

小博后來說,他自己想辦法。

但是心底裡我是有一些矛盾。我覺得自己應該熱心一些,幫忙他人,特別是小博。但另一邊廂,我對他卻沒甚信心,而且他並非情非得已走到絕路,他還有其他解決問題的方法。

在更深層的心裡,我覺得小博的要求除了唐突,還是唐突。我不愿承認,小博是一個佔人便宜的人,因為如果他想到乘坐德士成本高,那麼即使他借用我的車子,來回的油錢成本也等于德士費用,那麼小博是否付上一些費用給我呢?

所以,我漸漸地將小博淡忘了。而且,我對他有意無意地疏遠他了。

其實還有一次,我們相約一起看晚上9時電影。當時我在公司裡忙著,我就請小博先到電影院買票,我稍后再趕來電影院。

后來,我接到了他的電話。他說,我可否提前來到電影院。

為什麼?我問。

他說,他的錢包只剩下10元,無法再添購另一張戲票。

我心想:怎麼一個出來工作的職場人士連包只剩下十元都出來消遣娛樂呢?而難道他找不到提款機來提款應急?

當時我氣急壞地趕去電影院,一邊著急是否還有剩票,一邊奇怪著怎麼小博只帶著十元出街呢?



后來小博辭職了,他辭職前我絲毫不知情,當我見到他的辦公桌空空如也時我恍然大悟,他對我是不辭而別,我與他之間的份量比重,真的似乎微不足道。

因為,平時不少談得來的同事離職前,至少會通傳一聲,這是一種交代。然而,我與小博已屬于喝茶的kaki,甚至一起出來看戲打球等,他連暗示要辭職的也沒有,我覺得真的不夠意思了。

不過我們仍相約出來進餐,他說他向我借了一本書要退還,我幾乎忘了我曾經借過他那本書。

然后我們在小販中心坐下。我問他要吃什麼,他說瓦煲雞飯,所以我就點了兩份瓦煲雞飯了。

當熱騰騰的瓦煲雞飯端上桌時伙記要埋單,小博不為所動。我遞了一張十元紙鈔,伙記就理所當然地將兩份菜的錢結算埋單,然后找錢給我。

然后,小博與我一樣,大快朵頤起來了。他吃得津津有味,談著自己的新工作,還有新工作后突飛的薪水。

直至我們聊完天后,小博似乎忘了他還未那頓晚餐埋單。而我們當時並沒有什麼共識說,這是我為他餞別之宴或什麼的,所以我是預設大家是各付各的晚餐。

我呆到最后那一刻,我期待著他會說,「啊,我還未付剛才的錢」等之類的話,至少顯示出他並不健忘,並謹記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每個人都付出血汗錢來有盤中餐的道理。

若是如此的話,我就不會介意作東,反正是幾塊錢的一頓飯。

可是小博到最后還是一聲不響,他神態自如,理所當然地享用了一頓晚餐。他還問我,家裡是否有上網設備,因為他的電腦壞了,他需要上網寫電郵給女朋友。

我說,我還是用窄頻的撥號上網設備,速度緩慢。

小博說,不必了,他自己去找網咖上網。

上網咖一小時多少錢?比小販小心一頓飯的價錢更低吧。所以,明確而言,我贊助了他上網。

后來我漸漸記起,幾乎每一次出來進餐時,都是我作東。

到現在,我就沒有見到小博了,也不想再找他吃飯了。因為我發覺, give and take之間,不能只是take for granted。更甚的是,我竟然看到自己對他而言的利用價值。

當你看到自己在別人的價值與賣值是多少時,心中有數,也會覺得悲哀。

我在此也詞窮了。所以就說:我與他的緣份,就此結束了。


8 口禁果:

傑爾1102 說...

Hezt~
你好随和啊...
我想成为你的朋友真好..
因为你的不介意及慷慨解囊是很难得的...

说回那家伙~龟毛的人实在太多了..
我遇见得比你还利害呐~

Hezt 說...

傑爾:謝謝。隨和與否,其實是看情況而定。有時我也會很吝嗇。咭咭咭。

我只是覺得應該在合理的範疇下協助別人,但是也不要為難別人在先。

不過,換作是你,你會借車給別人駕嗎?

IceAce 說...

很明显的,当初因为你对他有意思,所以对他的慷慨自然也不那么在意,等到你稍微觉得与他不会有任何发展关系后,你就突然看到很多东西了。
很多时候我们的朋友突然间不见了,或突然间变脸了,我们尝试问问自己,是突然吗?还是其实自己以前没有发现那些"变脸的前兆"呢?
懂得利用人的人不需要当他们是朋友,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当你们是朋友。

Hezt 說...

IceAce:未必是對一個人有意思,就會對他慷慨解囊,因為平時我也有協助其他女生,慷慨方面不一定是物質上的東西。

只是我認為小博在物質面上看得一毛不拔而不磊落,所以就讓我很不習慣。

你說到「變臉沒有前兆」,一百巴仙贊同,近來就有一位十多年的朋友突然變臉了,之后還翻我的舊帳,我愕然地聽著時,突然覺得自己原來魯鈍。來不及說話,人家已走得遠遠了。

或許是,我沒有再被利用的價值了?

傑爾1102 說...

Hezt~
我嘛~應該沒人想和我借車子吧~
畢竟乘坐我的"小白"臉上也沒什麽光彩吧~
哈哈~我曾借過車子給身邊的人,
那肯定的是用友情及知心指數作爲借或否的衡量,最後我還是借給他了...可是自己的"小白"都了幾道風塵紋,讓人看了都心痛...
你知道嗎?Hezt不管是車子還是你身邊的事物,
在自己心中它們都是最寶貴的,可是在人家的手上就變成了廉價物,大部分的人都不懂保管珍惜向人借來的東西...
所以,我已漸漸學會不再借任何人任何東西了...怕有一天我會發镖,傷害了彼此的情意..
對了~我也要吃瓦煲雞飯...哈哈~

匿名 說...

总觉得向别人借东西
在某种程度上就会欠了人家什么似的

我不是一个会主动开口向别人讨钱的人
所以我会尽量避免借钱给别人
同时也要尽量确保自己不会有要向别人借钱的时候(除非他主动要帮助我,哇哈哈)
不然场面真的很难看

话说以前朋友向我借了650,他说过两天就会还我(还可以说是朋友吗)
我真的傻到以为他会还我(真的是他妈的)
后来我死追烂追也才拿回100,朋友也没有的做了
再后来一直安慰自己说 用550来看清楚他那个被人操的杂种(哈,会不会没有口德啊? )
更甚的是 他那我的钱来追女孩子
只能说没钱就不要学人家追女孩子 悲哀~

“借”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启齿

HEZT, 他会不会是感受到你对他有好感
所以他才会觉得理所当然阿?

-耶稣-

terence.j 說...

「Opps,我看到你在裸泳了!」

Hezt 說...

傑爾:說起借東西,我會將別人借給我的書小心奕奕地捧著來讀,然而我確實有很多經驗,借書給人是本著一份分享的心,然而就被借者有意無意地摧毀了。心都疼了。

耶穌:你說得也蠻有道理。可能他真的知道我對他特別不同,所以就討盡便宜。唔…以后還是在錢財上要先小人后君子。

Terence.j:so?有什麼話說?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