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6月2日星期一

風塵路上

回來了,我又回到這條路上。驅著車的心情,是如此地飄蕩不定,是車子囚住了我,還是我的心已逸逃了出去?但我整個人就黏在這幅引擎操作的移動工具上,成為公路停車場的釘死的靈魂。

車子在車龍陣中,寸步龜行著。盯著哩數表的進格時,會發覺哩數表像是在推動著一個笨重的石杵。放眼望向前方的車子時,紅燈閃閃,迷離在車鏡前。

怎麼我會有那麼煩躁的心情?這條路是陪伴著我來回川行十年的路程,因為這就是我回家的路途,那個我曾經在夜間逃離出來的家,那個我曾經在外荒遊抱著另一幅男體時企圖忘卻的家,都是這條公路通伸到之處。

在路上,我摸透了紅綠燈運轉的頻率,我知道哪個車道有許多可佔便宜的空間,我清楚哪個路段的地勢是陡然而上需猛踏油門,我知道在哪個風景線這些年來的興衰起落。

然而,在半年後才再回來這條路,才發覺是漫漫長路,迢迢長旅。

從此端到彼端,想像中是咫尺,現實中是天涯,因為隔開了數以百輛的車子,是無法伸手觸及的距離。過了那彎口,會有另一條交叉路的接口、接著會出現另一個紅綠燈,重重又重重的阻攔,只恨你不能帶著車子像跳欄手般連帶蹦跳跨越過去。

整條公路膨脹著怨氣與怒氣。在晚上10時半,竟然還會塞車。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知道這條公路是道路設計不當,瓶樽處處,更無法負荷日益增加的車流量,這是一個已宣告無法後天補救的社區,可是卻有那麼多的異鄉人選擇留在此地落地生根,燒旺了人間煙火,在夜間時竟然會流連在公路上,然後為塞車獻了一份力量。

而我,在這裡居住了十餘年。

如今,這些已變成了曾經。恍如隔世。

我在塞車途中,感覺到自己彷如一名陌生客,車鏡外是熟悉的建築物與景況──油站、銀行與店舖、荒廢的草坡、醫院和快餐店,然而內心的區隔感卻是那樣地厚沉。

我以前是怎樣捱過這些塞車的時光?我到底消耗了多少時間在踩與放油門之間?我當時是怎樣忍受這些塞車的苦惱?

後來,我再抄一些捷徑,又被困鎖在捷徑的阻塞中,因為那捷徑已因新店舖林立,訪客亂放車輛而成了城市裡另一條阻塞的血管。

莫知所終、遙遙無期,我又折返回頭重返正途,古人不是說「欲速則不達」嗎?但我已被誤時了,我已快抓狂了……



但是,過去我竟然可以接受這種朝夕塞車,光陰流失的生活形態。我的感官與靈性的知覺都因週而複始的塞車情況而粗礪、麻木了,像浸在熱湯裡的舌頭,完全感覺不到生活裡的其他甜酸苦辣味道。

因為,我已將這種對生活的憤怒感、疲累煩憂,都裹蘊在內心底層,醃壓到自己當作看不到的暗角裡。

麻木到了昏沉的境界,我漠然,讓自己過去的時光寂滅在這條塞車公路上,原來麻木,也可以讓人著魔而渾然不覺。

有時人生的境遇真的很奇怪,這麼久以來你往返在熟悉的路上,你顛躓在高低起伏的坎坷,都可以在惡境中生存下去,你不懂得怎樣說反抗,你不曾想過如何逃離。又或是,你的心境是寂然如水,漠然如塵的,你的不情愿,化成了不在乎。

但當你一跳脫出來時,再回頭時,才發覺你的意志已被錘鍊開拓到一個你不曾想像過的極限裡,你才發覺過去的自己是折騰地如此地不堪,滿目瘡痍。

最怕的是,回頭已是百年身。

所以我很怕這種回首。幾天前的一個晚上,我重讀我部落格裡的舊文章,我就失眠了──因為像浮洲一樣已飄遠的深黑記憶,又乍遠還近地被召回來了。又或是,是我再「返回」尋找過去的我。

重拾回每條路的腳步,審視每個起發點與目的地,你知道自己從哪裡,但不知道往哪裡去,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超越了目的地,還是迷路了。



現在,換了另一個居住環境,我珍惜眼前所有。在風塵路上,已有不少微風往事;在停頓與凝視間,只希望無悔。

13 口禁果:

鍵立 說...

i added u from ur YM address already. chat with you soon.~

Hezt 說...

鍵立:好,謝謝你的邀約。
希望網上再聊。或許,你也可以寫電郵給我。

Benny 說...

your articles are always worth enough to read, to understand the reasons behind, and finally i have left you my first note.

do you ever think of relocating, another place might suit you better, at least better than your current one?

安东尼刘 說...

不要在无病呻吟了,向前走吧。

Hezt 說...

Benny:謝謝你的第一次留言。至少你也留下了名字。:) 其實這裡的文字是記錄某一個時段下的心情刻印,烙在心頭,書寫下來時也作一個檢討。

你是指我搬離大馬?還是搬離那塞車的社區?──其實我已搬家了,新家已脫離了那種日塞夜塞的情形,因為坐落在另一個社區。

所以,現在我盡量避免再回去這個讓我頭痛的地方。除非逼不得已。

安東尼劉:無病呻吟?有時生活要找到抒發出口。只是以不同的詞眼來套用而已吧。

所以,我嘗試明白你所指的「無病呻吟」是不帶任何貶義指責意義的。

ok,我們一起向前走吧!

(ps:怎麼你沒有開放你的部落格?難道你也是無病呻吟?)

BiKiDz 說...

我也希望自己能快点转换一个环境。

不想一直被框在一成不变的地方,虽然一切都很和平的进行中,可是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希望你在新环境过的比从前快乐!

安东尼刘 說...

哈哈,我的「無病呻吟」是不帶任何貶義指責意義的,放心。只是希望你活得自在充实有意义和开心而已。

我的blog是by invited的。「無病呻吟」就没有啦,只是些无聊小趣味。欢迎你来造访如你有空,我可以邀请你。

p/s:请把你的email寄去anthony@catchacorp.com

Hezt 說...

安東尼:好。謝謝你。
我已寄電郵給你了。

Lifebook 說...

We should look forward, but learning from the past. :)

We live in the city and have to deal with the city issues - traffic jam.. :P We should thank for the "great" town planner for the job "well done".
LOL..

Wilson 說...

素来欣赏你那行云流水的风格, 字斟句酌都恰到好处. 写文章可以独白, 也可以像聊天, 但最高境界, 应当是引发共鸣, 这些你都做到了. 加油!
至于这篇文章你要表达的是缅怀叹息过去种种, 多于自我规划脚步重新出发吧! 无论如何, 我们终是凭籍着那么一点希望, 相信明天会好一点.

Bearofsorrow 說...

最近看了一些人的blogs,觉得其实共鸣与否,不是那么重要。有人回应,或多人回应,也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文字功力,表现手法,读者的眼睛还是雪亮的。也就是说,就算该blog无人回应,也不是达不到最高境界什么的。好不好跟回应该是没什么关系的。(多的是不爱写回应的人)读者用心细看,已是最好的回应。

鍵立 說...

天啊!! 汽油起价啦 ,好恐怖啊!!! 我们还要每天塞车塞爆天~ :S

Hezt 說...

lifebook:是的,我們要做前車之鑑,後事之師。

wilson:謝謝你的讚語。我只是我寫故我在。:)

bearofsorrow: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共鳴有時也是沉默的。有時候,我在這裡遨遊時,仍然是我行我素的。:)

鍵立:是的,我們的惡夢來了。剛好要提筆寫,就已看到你的留言了。

忘了還有BiKiDz:愿我們早些跳出原定的框框。

但我不知道你的框框是什麼樣的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