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6月25日星期三

淡淡地

趁工作量不多,我請了幾天假期來充電。然而,很奇怪的是,即使是假期,但似乎也不能真正地隨心所欲──至少不能睡到日出三竿,生理時鐘已定時鬧起,睜開眼睛時,才會想起自己不用上班。

同時,有很多事情都沒有依照規劃完成。是我的意志力不足?還是我的執行力不夠?滿櫥的書本都在呼喚著我看他們一眼,但我在假期時竟然沒有獻身給他們。

我將我的身體獻給了健身中心。

對著鏡子時,似乎才能救贖到自己那抺虛空的靈魂。我擠著腰際的「鬼祟肉」,對著鏡像的那寸方位贅肉說,「我要消滅你」,就成了我非得不赴去健身中心的堂皇理由了。

當然,去了健身中心,也是將自己奉獻給購物廣場了。誰叫加州健身中心在首都的三間分行都坐落在商場內?



而今天谷中城「發燒」了,我要求一個車位不得要領。警衛阻擋住停車場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沒有車位?我問。

得到的答案是戲院免費贈送1000張戲票。可以想像1000人都是駕著車子赴到谷中城的話,當然是不夠車位。我悻悻然地離去。為什麼只是免費戲票,都要貪小便宜?

這是吃了閉門羹後的酸話。我心底裡臭罵著大馬社會。儘管我也是一份子之一。



我又一路塞著車,驅車到雙威金字塔商場的加州分店。還有這裡的停車位充足,最討喜的是停車場入口處會有綠燈指示哪裡有空位,遠眺就可知道可朝哪兒邁進,這種符合經濟效益而能直達目的地,是我們做「獵人」尋獵時最大的安慰。

雙威金字塔的加州健身中心雖然面積最大,器材簇新,但就是三間分店裡最枯燥的一間健身中心。特別是絡繹不絕的訪客或健身友,原來都是毗鄰的雙威大學學院或是莫納斯大學分校的學生,成了一個眾生相、臉譜紛陳的聯合國。

有時一些人看似華人,開腔起來是捲舌急速的馬來文時,才知道是印尼留學生。當然還有超多的中國留學生。這些是否是他們祖國的紈袴子弟,或是非富則貴的家庭小戶?所以才可以當留學生之餘,還付得起這裡的健身中心會員籍。

細想之下,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只是去校園裡簡陋的健身室操練。

當然,時代是進步了。那已是明日黃花的往事。現在的新生代很幸福,但也是消費與物質支撐出來的虛榮。

所以,我在雙威金字塔健身中心裡舉目所見,都是一些不甚專業的乳牛樣版,還未除去嬰兒肥的小弟弟們,每次踏足裡頭就像進到課室一樣。



今天也發生一段小插曲。我抵達健身中心的更衣室時,在更衣格前見到一個男士錢包落在凳子上。四週空無一人,可是一個褐色皮包是多麼地奪目。

我拿起來打開內夾層,發覺有幾張菲律賓紙鈔,還有一疊馬幣紙鈔,但我沒有細數馬幣有多少,馬上就將皮包拎起來,交送到毛巾管理處的管理員。

印裔管理員與我一起打開錢包,才發覺裡頭有一張大馬身份證,是一個馬來男生,還有幾張信用卡。她說還沒有人前來報失錢包。我建議她進行空中播報,好讓皮包主人察覺遺失錢包後可以領回。

後來,她說她會移交到接待處。不過會先對照登記處索領毛巾的會員卡。我就由得她。但我舉步離去時,則有些後悔──我怎麼如此輕易相信?如果這名管理員起貪念私吞,那麼也是無法物歸原主。

我再趨去接待處匯報一聲,那位似是客戶招徠員淡淡地說,「不必擔心,那兒有閉路電視,什麼都逃不了。」

人的內心,也有閉路電視照不到的一面啊。

後來我繼續我的熱身運動。但一直無法專心,思忖著我不打開錢包數一數裡頭有多少張紙鈔?如果我當時將那錢包收起來,或許可以享受那筆小橫財一番──至少可以拿來添油!

當然我知道這是缺德的事情。但我無法壓抑我內心黑暗的一面在發酵。

我當時拿到那錢包時,似是懷著罪惡感一樣要撇掉不理。但如果窺探到有多少錢的話,或許真的會激起我的貪念。

不過剛才我的舉動,是小學一年級道德數育課本就開始學習的什麼路不拾遺、道德價值觀等的反映吧。只是入世後深知強肉弱食的社會,你不能像小一生那樣純樸地以為當你做對事情時,老師會讚你「乖」。誰會珍惜乖乖牌?

我想到要回家後將這件事情告訴母親,但我知道母親一定會斥我過于耿直老實,她一定會說:「你就是這樣忠忠直直,終需乞食的人啊!」

不過,只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也算是行善。只是我還是很懷疑有朝一日若是我遺失錢包時,會不會有另一個好心人會原封不動將錢包歸還給我──至少歸還我的身份證(重新排隊申情費時惱人)

後來,我在離去時,毛巾管理處的那位管理員告訴我,錢包已找到主人了。她即時指著一個站在我身邊的馬來人,說那馬來人就是那主人的朋友,而他的朋友走開了。

我問他,怎麼你的朋友會將錢包遺留在凳子上?

這位看起來比我更憨直的年輕人說,哦,他可能在放更衣格時掉了出來。然後,他就不搭話了。

管理員在旁指著我一直說,就是他幫你的朋友撿到錢包的,你應該說一聲謝謝。

但是,那年輕人以乎無動於衷。我們就這樣結束話題。然後我匆匆離去。走著走著時,才發覺怎麼現代人如此不懂得人情世故?

當然不是說做好事就要有回報,只是現實面是,你以為幸福光明就是一火燭光,但只有燃燒自己去照亮別人?

所以我又開始懊惱,早知、早知我就將那錢包佔為己有,將那筆錢拿走後再將錢包的信用卡與身份證丟進垃圾桶。



我回家看《Desperate Housewives》第四季的大結局。覺得自己永遠學不了女主角之一Gabriel那般的理直氣壯與走精面,她永遠都可以硬抝事非,在困境中生存。

而DH本季的大結局看起來是令人失望的。舖排了一個季節的故事情節與懸念,就在短短幾分鐘了斷交代一切,情況似第一季時一樣。

我開始覺得這齣長壽劇是黔驢技窮了,編劇的調調都已在重覆著舊東西,只是很難以接受在劇末時是將鏡頭轉到5年後的Wisteria Lane,時空跳接太快,而師奶們又是天翻地覆地渡過了人生改變。

只是很好奇Susan又換了Queer As Folk前男主角主演的丈夫角色。那麼我喜愛的James Denton,下一季是否被飛出這套劇了?

7 口禁果:

特特 說...

i m so proud of you...

我很期待BRIAN在DH season v 的演出。。。虽然他们很像姐弟恋。^^

HR 說...

我很期待下一季谁会是Bree的男友!

安东尼刘 說...

我们有时是会对没有给予我们应有的回报的人生气,但世上很多事是未能尽如人意,不要太在意。: )

但,你怎么确定对方就是那个遗失钱包的事主的朋友呢?我是觉得大胆的人会为了贪小便宜而装说是对方的朋友也可以啊,毕竟加洲工作人员已经在事先报告事主的名字,他只要说:“我是xxx的朋友,他先离开了,叫我来帮他拿回....” 因为你也说对方连向你道谢也没有,心理学来说,对方可能因为紧张所以不懂反应。

这只是我的揣测啦,只是想说:“人心难测”。

KoKo凯凯 說...

祝你假期愉快!
拾金不昧,真的是好品行!值得学习。不过,现在的人应该没几个会有这种品行。

认同你说的双威金字塔的加州地确有很多弟弟妹妹。别忘了还有一间设计学院也在附近。我还没去过别的加州分院,应该没那么多小弟弟吧。

请问一下,现在在八度空间播的DH是第几季啊?

Duncan 說...

第四季連"龍倦風"都出現了,我在想第五季還有什麼還好寫的...值得一提的是Gabriel從Hot wife變"發福後的媽媽"的扮像,讓人小有期待下季她的轉變.至于,Susan的丈夫換了個人我倒覺得因為太不可思議,反而讓我覺得只是編劇用來唬人的.

Hezt 說...

特特:我是在最後一幕時驚瞥到是那位「brian」,覺得很奇怪怎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局。

上網查後才知道是他。但我認不出了。只覺得「brian」看起來有些蒼老了。

只是我真的很不捨得James Denton就此被踢出去(希望下一季時還是有他的演出)

HR:根據第4季的片末,5年後BREE還是與Orson在一起啊。

安東尼劉:唔,我倒是相信那年輕人的朋友就是那原主,因為那些管理員都力證是他的朋友。

但也是,人心難測。我相信這句話。不過也算了。我已盡本份,做回一個「好學生」。

KOKO凱凱:說得沒錯,我也忘了The one Academy 就在隔壁。

加洲其他兩間不會出現那麼多「學生」會員,至少會有成年人士、上班族等的臉孔。

我想,以後還是會逐漸減少到雙威金字塔,感覺很不舒服。因為即使是走在購物廣場中時,有時會被一些迎面而來的外籍學生很不文明地推在一旁讓路給他們。

你會很奇怪怎麼會有這麼粗魯的人民…希望你明白我是講哪個國家。

現在八度空間播放著的正是第4季的DH,只是還未播至大結局finale那一部份。我是先睹借來的光碟而較早知道結尾。

duncan:我覺得第五季的故事似乎重演著之前的戲碼。例如lynette的兒子已是少年了,重演著bree的兒子當年的反叛。

而且,5年的時空真的太長。為什麼要跳到這樣快呢?我擔心我會看到像當年那種婆婆媽媽soap opera的劇集。

你說得沒錯,Susan的情節可能是唬人的。因為她是一個drama queen。

Simon Jim 說...

很多同志都很喜歡看DH, SATC. 我倒是對這些沒有啥興趣。就和你愛看足球一樣。是屬於非典型同志的喜好吧。
Ps 你居然有想把鈔票佔為己有,錢包丟垃圾桶的念頭!!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