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6月29日星期日

為什麼又拿同志來開刀?



讀到前副首相安華再度被涉入雞姦案件時,我第一個反應是憤怒!怎麼會又是雞姦?

你信安華有雞姦行為嗎?老實說,我現在已不大相信了。

即使安華真的有發生肛交行為,干卿何事?即使他真的是一名同志,那又有什麼不妥?假設安華真的是同志,但卻在你情我愿的情況下發生性行為,那就不是帶有粗暴意味的性侵犯啊!他喜歡肛交與他的政績沒有直接的關係,我只關心一個政治人物的人格、品性與施政理念多于他的性行為。

十年前我看到報章觸目驚心地寫著「雞姦」的標題時,聳動得覺得不可思議,這字眼叫人駭然、悸動,但事實上就是肛交。

而在十年後這已成為你與我生活中、幼想中、A片畫面的一部份,你可能屢見不鮮,但在現實上這是一條刑事罪,這是社會人士的指點、污蔑的話柄。

在10年前的雞姦案審訊期間,案情經過文字的報導後讓我們大開眼界。當時我是半信半疑地讀報,但隨著時光流逝我已無法接受這種渲染式的報導內容,為什麼這種追求慾求快感的行為要接受社會的污名化、媒體的審批、法律的制裁呢?如果是這樣的話,男女間的肛交是否有嚴厲執行?

為什麼在鏟除政敵時總是要用這種手法來處理呢?馬來西亞政府真的是黔驢技窮而一再循環使用雞姦的控罪?

最重要的是,我擔心安華這項新指控又再度讓肛交、同志再度成為人人口誅筆伐的醜聞、怪事或笑話。同志的罪名將罪加一等。而四週都開始有人來挑同志作話柄、會繼續將同志當作小醜般地般地指點、歧視,或是排斥,將話說得有難聽就多難聽。

如果要殲滅安華等政敵,為何不捏造其他罪名?為何一定要用同志群體來當沙包鞭撻?這等于要打擊安華,卻將一堆糞丟到同志群體來擋。為什麼一定要將雞姦、肛交當作十惡不赦的罪名?

接下來幾天一定會很精彩。只是我一再對本身的權益感到一絲悲哀。

5 口禁果:

安东尼刘 說...

不是要说回教的坏话,但请那班恶心的马来回教猪张开眼睛,在你们一直觉得肛交鸡奸或whatever是不道德,不正常的时候,或许在外头和其他同志偷偷摸摸正在享受肛交的愉悦的马来同志或者是你家的孩子哥哥弟弟或丈夫........ 要定安华死罪?先送你的家人亲戚或枕边人去吧。

为自己还是大马人而暂时不能离开这个国家而感到羞耻生气失望痛心.........

Hezt 說...

安東尼:唔,我想別用這些情緒化、racist的字眼在這裡謾罵比較好吧!

讓我們來一場較為理性的討論有關當局這種行為,好嗎?

我們一向以來都是因為偏見與刻板印象而塑造了我們的行為,儘管我知道這是政治化的結果,但是對事不對人來討論,或是找出理據來爭論一件課題比較客觀與理性。否則我們就好像咖啡店的阿伯或菜市的安娣一樣了。

不過我明白你那苦惱。因為這是我們都在面對著的問題。

安东尼刘 說...

谢谢。对不起,我那么生气是因为实在对那些人的无聊和阴险不敢苟同。他们根本是对人不对事,浪费公众资源就为了保位利己。

理性和耐性会慢慢消失如果我还住在这里。

喔,忘了这里已经是先进国了(送了一个花瓶男上太空后,那位首相说的。)........ lll

Simon Jim 說...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余重立 說...

Simon Jim好留言~呵呵呵~這是我們(中華民國)國父的名言,想不到在這篇文作回應是如此地巧到好處!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