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6月13日星期五

乍亮的紅燈


前幾天我去見了一個「小朋友」。說他是小朋友,無非是我的年齡比他大,但見到他時,他一直說我長得很孩子氣,然則我望著他真摰的笑容,再打量著他幾乎是滴油叉燒的身材時,就覺得他認為我孩子氣是不足為奇的,因為他的外貌與身材合組起來的形象,已超越了他的生理年齡。

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並沒有上健身中心去雕塑身材,這可以是簡樸自然,但也可以說「不修篇幅」的。當然,像他這種不會向乳牛主義低頭的個性出來混天下,在同志圈裡難得之處。

在此就稱為小葉吧!我們在晚餐時分前,在他家中先見面。

可是,晚餐還未解決,我們就先來一場耗力的體力運動了。



我躺在小葉的懷裡時,才發覺好久都沒有碰上滴油叉燒。相信我,即使是滴油叉燒站立時是挺著一個脂肪堆積的肥肉圈,但當他們仰躺時那些贅肉會像水床般散漾開來,軟綿舒暖,就像撫著一塊布一樣。

而若對方是一頭乳牛而擁有洗衣板般的腹肌的話,即使在躺下來時,你的觸感是形同撫著一個裹布洗衣板,不會有任何「人性化」的感覺。

為什麼我會讓小葉趴上我的身子?我問著自己,但我回想著他趨前來吻我的嘴唇時,我看到他冉冉地,小心奕奕地除下眼鏡的那抹輪廓剪影,他低垂著的眼睛翹著烏亮的眼睫毛,十分性感。他再抬眼用那雙明目凝視著我時,我就決定豁出去了。

在整個過程中,我們是熄了房燈。所以,只靠指尖的摸索與唇舌的遊弋,來探索彼此的身體樂園。

我記得我們的前奏耗了漫長的一段時間。我甚至以為時間已經停頓。我們就這樣細細地被捲入他舖天蓋地般的吻中,他還懂得法國式的吻,至少這是非常挑情的動作。

小葉早已箭在弦上,他伏壓在我身上時,更用那異軍突起的小傢伙頂著我的小腹,我第一次覺得這器官原來可以堅挺得像一根骨頭般,當他俯沖下來時戳到我的小腹時,我才感覺到那傷害力,我也忍不住尖呼了一聲,然後快速地用手擺弄好那根風發踔厲的小骨頭,才不致于被「捅」傷。

他猶如呢喃似地問我:可不可以給我?

我已丈量過他的長度與硬度,是典型的華人尺碼,也不是觸目驚心的巨屌男,感覺是適中恰恰好。好,上就上吧。我告訴自己,就好好地「干」一場。

我為他套上安全套,他回禮式地為我塗上潤滑劑時,在我耳邊絮語著:「這是薄荷味道的,你ok嗎?」

雖然有些怪異,但是在萬事俱備的情況下,即使是什麼搞怪的口味,也得完事。哪料到我的肌膚接觸到那薄荷味的潤滑劑時,彷如抹了麻醉藥一般,麻辣、涼快的感覺直沁入心脾。

我想我以後也不敢咀嚼POLO糖了,原來不是用來咀嚼而塗抺時,是另一種滋味。

小葉是以低空飛過的姿勢,徐徐降落。我呼著氣,放鬆著自己的筋肌來舒緩吐納。他就像一隻滑翔飛鷹,僵硬地張揚著雙翅,畫面上似是停格了。

漸漸地,我就感覺到他的存在了。那種感覺像一浪又一浪的海面般,你讓一隻快艇在滑溜著,但事實上你又像被整塊天空覆蓋著──天崩下來當被蓋,就讓那感覺起伏沉浮吧!

小葉將我摟得緊緊的,我幾乎以為我是他的救生圈,他似是一個快溺在慾海中的人,他用嘴唇討取著一口又一口的氣息,然後將我的兩腿抬高牢牢地環扣在他腰間,我幾乎以為自己成為一個吸盤,要將他整個人吸納進我的身子。

我的小腿腓部感覺到他腰際散發出的溫度,他真的全身火熱起來了。

不過,整個過程中他都是很溫柔與審慎的。

後來,我們只換了兩個姿勢,當我盤坐在他身上聽見他氣喘吁吁時,我感覺到他快要神遊太虛了。所以,我暗運著一些「內功」,只見小葉扭捏著肢體,似痛苦又乍像爽快時,我捉住他亂抓的兩手,他喘噓噓地呻吟幾聲後,就兵敗如山倒。

他說,「你太棒了!」



我不知道這是否是恭維的話。不過,接下來我們在黑暗中時,小葉向我發問了一些問題,而這些提問都是高潮退燒後的大忌問題──「你覺得我剛才怎樣?」

我該怎麼答呢?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但我又不想那麼老實地說他拿不到一百分。我說:「你讓我感到很安全,很舒服。」

接著,我們就開始了肉慾以外的交流,展開了生活上衣食住行的話題。

黑暗中,在歷經肉慾的迸發與流暢、肉體束縛的解脫後,生活與身份就是另一份安心地交託出來的事情。

我們聊著聊著,在一間小房子裡。這給我一種錯覺,我以為我就在已是久無光顧的桑拿裡。

而橫陳在我身邊的,其實就是一個認識未及一天的陌生人。

可是,我們是赤著身體去認識彼此。

小葉是那種溫柔似水型的小朋友,他可以一邊撫著你的身體,一邊發出如雨般的吻,像小貓咪一樣地黏貼著、磨蹭著。

這種情況如此地熟悉,這也是過去我與椰漿飯在事後的情況,我們總是天南地北地聊著過去與未來。而射精後的相擁,比射精前的快感更叫人感到回味。

小葉開著手提電腦的音樂悠悠地播放著。我們沉浸在那些熟悉的旋律中。後來,他站起來喝水,觸動一下電腦後,解除了電腦的自動休眠狀態,我籍著熒幕光線,看到他萎靡的下半身在我面前搖晃著。

他也遞給我一杯水,在半透著光的漆黑中,我們一起解渴。然後,我抬眼望著他的裸身,感到非常地性感。我將他整個含了進去,逐漸地感覺到他在膨大,他似變魔術一樣地膨大了。

「你將它搞大了。那怎麼辦?」小葉問。

事實上我們已感覺到饑餓了,因為已過了晚餐時間,而他已經重新燃燒起來了。幸好,我們還有過剩的安全套。




我們過後去吃晚餐。而那一餐,應該也是為小葉餞別的一餐。因為在第二天,小葉因工作關係而被調離到外地工作。

這也是為什麼我那麼爽快答應他的原因之一吧!因為我們甫見到面時,他已告訴我這是他留在吉隆坡的最後一晚。

所以,在四週熙來攘往、人聲嘈雜的餐館裡,我憑著燈光,記住了他在光線下的樣貌。因為不知道他何時才會回來,何時我們才相見。我也不知道我們何時才再相遇。

小葉說他是剛出道。可是從他床上的一舉一動中,又是那般地純熟。當然我不是他第一個上床的炮友。我只能說他是一個Fast learner吧──畢竟屌人,也是天性,在大自然世界中雄性動物的生存目的就是去屌雌性來延續下一代香火。

小葉也問了我不少有關同志圈的問題。看起來他對許多術語是一竅不通。但最有趣的是,他在其中一項問題前是作了這樣的開場白:「這是一個敏感的問題。你介意我問你嗎?」

我以為是什麼敏感的問題而需如此審戒。小葉過後才說:「你要想過結婚嗎?」

「never!」我說,俐落又爽快地。但還是笑了出來,原來就是這道問題。

「你有想過結婚?」我問。

「在短期內不會,但在兩年後,我就不知道了。」小葉說。

「你是基督徒?」

他訝異地望著我:「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感覺到。你有另一種宗教洗禮過的氣質。」

他點著頭。我再問他:「讓我問你一個敏感的問題。你有對神懺悔過嗎?」

他思索片刻,「有,剛開始時有,現在不去想了。」



我在第二天上班時,神志渙散。我極力回想著與小葉共度的時光。我怕我會忘記一些細節。因為我們共渡一夜良宵後,可能就是一個不歸路,此後大家都不會再見面了。

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不停地縈繞著我,揮之不去。你得到快感後,但馬上就會被掏空了另一大半的靈魂。

我也發覺,這是我在很久很久的一段時期後,officially真正進行的一段性行為,不像平日在健身中心的沖涼間格裡速戰速決的速食

然而,這也啟動了我緊鎖已久的身體防備線,我才發覺到裸身擁抱、有人噓寒問暖的感覺是多麼地醉人與溫馨。這是親密關係的一種呼喚。

看起來我真的很久沒有歷經親密關係了,而這是有別于肉體接觸、體液橫流的關係。

除非你是造訪付費的桑拿,找個炮友到廂房裡瘋狂,而又或是尋找網友來發展一夜情,你或許可享受到溫存後的片刻溫柔。

但到最後一切都是枉然的,因為到最後你還是失去。

我有在思忖著怎麼我會接受一個非乳牛來速食?小葉在整個過程中並沒有過讚美過我的肌肉或身材,或許他的考量只是要一個肉屄,又或許他對外在的身形與肌肉並不注重。所以,他才以行動來證明他的誠意。

可是,當你遇到孔雀時,特別是大馬社會典型的乳牛,膚淺的他們自戀著本身肌肉,也迷戀著別人的肌肉,他們都喜歡找回乳牛。而乳牛與乳牛之間似乎不是相愛與分享的,反之是互相競爭與佔據的。

而我只是一個半及格的乳牛,我更不是他們要找的目標。即使我躍然成為乳牛了,這些典型的乳牛同志,在床上都是自私自大的夜郎,他們大干一場時怎會顧及別人的死活?

如果以這種常理去推衍下去的話,那我只能找一些非乳牛類才能過活了。這些非乳牛類可能崇尚或寵愛著其他結實的軀殼,偏偏自己無法練就,所以擁有別人的乳牛身材也慰以自聊了。

這意味著,當我變成乳牛的話,我也失去了選擇其他乳牛的機會了。

──你變成人家要的樣子,但你無法改變別人變成你要的樣子。



現在我的兩腿內肌也因過度的「擴張」而感到酸痛。但這種酸痛感覺也會漸漸地消散,直至不曾發生過什麼。

自從椰漿飯後我都是濫竽充數地「通街通吃」,但也懷著一種守株待兔的心情來期待與等待合拍的性事活動。直至遇到小葉為止。

只是他是如此匆匆地調離外地了。儘管談不上什麼情愫,但這是不是有緣無份的寫照?



我在上班途中經過重重又重重的紅綠燈時,快要沖線時恰好紅燈就亮起,我就被逼煞車喊停,等待另一輪的綠燈。而這種臨陣亮紅燈的境遇,往往是接二連三而無法擺脫的。你就是會納罕為何時機總是那麼准,會讓自己遇紅燈?

如果兩個人在一起的話,等于是平行的車子的話,如何確保能保持一致的速度前進,一起在紅燈綠燈走走停停,真的是一個考驗。

恍然覺得自己的同志路,也有太多乍然亮起的紅燈。

我停在紅燈前,再望著紅燈前方呼嘯而過的車影,心想前面的車子只會想到往前沖,急奔到目的地,他們會否眷戀著猶幸逃離的誤時紅燈,或是回顧一下後方的車子呢?

我似乎就是交通燈柱子下,吼叫著引擎而待沖的車子。

不過,若起走停間讓我有思考的空間與閒暇,我想,這比橫沖直撞閃避乍亮的紅燈來得更大意義吧!

20 口禁果:

Lifebook 說...

Hmmm.. we sound like same type of person. :)

Coffee someday?

匿名 說...

我想..你是还未为你的人生目标做一个定位...

Passerby (aka過路客)

Kong 說...

我没当过乳牛,身材有点胖,有时自己也在想,如果我的身材像乳牛,我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自恋呢。我也常常去找炮友,但温存后也觉得空虚,但我发觉有一点我喜欢征服别人。我喜欢看别人性爱高潮的样子,感觉我自己的存在。

有人说当0号比较开心,任由别人主宰。不需要想太多。你呢?你想太多了吗?

IceAce 說...

无论情况如何,乳牛一定是在占优势的,所以不要想太多成为乳牛是如何,不成为乳牛又如何的问题。至少对我来说,我可以非常骄傲的拒绝别人。
你说是不是非乳牛就特别珍惜对方?这说法我觉得是有点天真了,对男人来说无论什么情况下他们的自傲心还是存在的,至少我遇过非乳牛的同志不但态度差,床上功夫也差。
是不是一个人一旦变成乳牛就改变他的态度呢?我不那么认为。无论如何,只要他有多喜欢你,他就自然会为你付出多少。
所以,别选那些只喜欢你那么一点点或只当你是充饥用的食物的那些男人。

安东尼刘 說...

最重要是过程, 而不是目的地。你有想到了,那可是智慧啊。

Nishiki 說...

肌肉健壯的乳牛都是膚淺的嗎?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像dumb blonde這樣的刻板印象,似乎很多人都會認同肌肉健美的人,文化水平就有些虧欠了,我認識的一些乳牛確實也是如此。

文采橫溢或學富五車的肌肉男還是有的吧,只是在這裡算是罕見的。

jie... 說...

"文采橫溢或學富五車的肌肉男還是有的吧,只是在這裡算是罕見的。"

really ? i don't think so...
i met lot of this type of PLUs on the net...

IceAce 說...

有时候你要看他们花多少时间在健身房里面。
有些人用一星期6天来塑造自己十分完美的身材,还有多少时间来培养自己的文化修养呢?
不过老实说本地就算不是乳牛他们的文化修养和智慧也不代表高到哪里去,本地的教育水准那么差。
如果说大马是第三世界最多肥人的国家,那么把大马男人跟那些充满乳牛的国家来比较,是否大马人就比较有智慧点呢?

Hezt 說...

這幾天太忙了。無法及時回應。
※Lifebook:我們是哪一類的人?喝完咖啡後,接下來呢?:)

※Passerby (aka過路客):唔,人生的定位有太多了,看時機,看心境,看境遇。

※ kong:首次留言吧!但看不到你的部落格。1號與0號都是要尋開心啊,你以為別人主宰是很開心的事情嗎?

即使是0號,我認為床上的互動是平等的,大家是equal Partner,不是什麼高低尊卑的,而且每個人都應有追尋快感的主權。


※ iceace:乳牛佔優勢,可能是第一次的眼緣。但眼緣不代表日後的好感。我也看過很多乳牛,五官端正,但就是沒辦法看到「順眼」。

而且,做乳牛可以拒絕對方,這話也不全然對。因為若是對方對乳牛沒甚崇拜,他是不會對乳牛痴狂的。因為乳牛不是每個人口中的那杯茶。

或許我遇過的乳牛都是沒甚良心之輩,而恰好遇上的非乳牛都是稍有「人情味」,所以我才得出非乳牛較體恤的結論。

不過我知道你的經驗比我豐富。所以你的結論會豐厚札實些。:)

※ 安東尼劉:是的,我蠻享受那過程。:)

※ Nishiki:你挑起的課題,我也有與你私下討論過吧。:)

※ jie:如果你有遇過那些有腦袋又有肌肉的男士們,不妨介紹幾個過來。

Dessmond 說...

可能是当局者迷吧!但我觉得你还是不直觉地迷恋着和椰浆饭的那段时光. 如果这已经是过去式了..就放手让他过去, 迎接新的生活, 新的人和事!
如果这小叶跟以往的炮友不一样...何不尝试发展...我想只要双方有心,距离应该不会是个障碍.现在交通, 通讯科技如此发达,更何况大马能有多大??
我知道说总是比做的容易, 我们都努力吧.
愿同志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Hezt 說...

Dessmond:與其說迷戀,不如說是懷念那一種親密關係。

很久都沒有與一個人如此親密地交流,你會有興趣知道他的事情,生活,還有身體。

可是你會不自由主與過去的一些經驗與認知來作比較。所以我還是提著椰漿飯,其實是懷念著一些細微的舊情。

小葉不可能與我發生遠距離愛情的吧!我對此也沒有信心。

今午他有撥電話過來給我,但我在忙著公事,也無暇聊天,就草草地聊了幾句。

這種情況下,是無法維繫什麼情感的。

所以那天我們連什麼承諾也沒有許下來。彼此都畏懼無法履諾的難堪。

如果我要找他,是需要乘搭飛機跨山越海的。

介 說...

不好意思哦!
这篇留言和本主题无关。。。

hazt,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the love of siam",可能有点迟了!但只是因为刚刚才看完,觉得是值得推荐的电影!

很难说为什么要看完之后就想到来这里告诉你,想知道你看过与否?以前看完一部喜欢的电影都是先写下影评的,但这一次,只是想在心中慢慢的用思绪去回味!!

如果说喜欢盛夏光年是因为张孝全,欣赏断背山是因为李安,那么,推荐暹罗之恋,纯粹的是因为我自己了。。。

Hezt 說...

介:
謝謝分享。其實我還沒去看這套電影,但已看到幾個部落格在介紹、寫著影評了。真的很好看嗎?

我不懂我還可以有心情去感動自己。希望會吧。可能我受到當年有一齣叫做「十七歲的XX」(忘了戲名,但是楊估寧主演的)影響,那時我看了那戲後雞皮疙瘩。

老實說,我沒有去看「盛夏光年」這齣戲。儘管那時上映時我人在台北,但我還是選擇不看。我以為可以回到來這裡看DVD。

但還是沒有。反而我讀到該戲的編劇許正平與劇組裡的人大鬧新聞時,我才覺得看許正平的書、感受他的文字好過看他的電影版的文字表達。而知道這齣戲的另一幕內情,也讓我對這戲打了折扣分。

但當然,張孝全很CUTE。在「孽子」時已驚鴻一瞥。

所以,我可能對這些泡泡糖式的愛情電影設下了先見。無論如何,謝謝你的推薦。

斗鱼 說...

Dear Hezt,

工作郁闷,看你的博客让人心情愉快。谢谢你。

说起这些同志电影,你提过的这几部我都看过,跟你分享一下。或许对你有用处。

没有想到你第一部看的就是《十七岁的天空》,可惜它坏了你的兴致。

我前年看完后很不忿的说过:我不会再看第二次。算是给这部电影最大的侮辱。

《盛夏光年》的氛围拿捏很好。我很喜欢。有一种悼念青涩时期的美意。更不用说两个小男生多么让人心动了。

我可惜《孽子》没有电影版,但是我喜欢白先勇的文字多过改编的作品。

至于《暹罗之恋》,可以跟《盛夏光年》比拼。暹罗的结尾让人幸福感慨,盛夏收尾太荒凉,两部都值得一看。

心中排名第一的是《蓝宇》。它的原著更精彩,当年看文字让人哭得不能自己,我想《蓝宇》也是第一本。也许因为它让我想起那些让人心疼的朋友们。

电影和文字各自精彩,我喜欢两样都来。哈哈。

Emo-Happiness 說...

帅的男人,
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乳牛?
更是。
今天见了一个大帅哥
他真的拥有了整个世界。。
------

你也拥有了很多。
是时候找一个定下来了
别要求太高!!!

Hezt 說...

斗魚:喔,不,我第一次正式看的同志電影應該是《藍宇》,我還記得我特地去香港旅行時去搜尋的,當時大馬還沒有這片光碟,儘管盜版光碟已是很猖獗了,只是在猖獗中沒有高格調。

我記得我是看到那齣戲的最後一幕時,特別是陳悍東經過建築中的馬路欄柵,《你怎麼捨得我難過》的音樂響起(應該沒記錯是這首歌)時我的心是顫抖著的。

那種感動到現在還記得。

我也有讀過其文字版,當然里頭的性愛場面是很精彩,只是電影版裡沒有那麼多的詳節(不論是床戲或是故事情節)

說到《孽子》,其 實我也是沒有看完。我嫌它太悶包了。

《邏羅之戀》是那種少年不識愁滋味,卻來風花雪月的戲吧?

唔,或許有機會的話,會借來一看。

當然我忘了補充是《斷背山》,我想這是真正感動到我的電影。我現在看到已經有一部A片以斷背山做故事背景,改為什麼Bareback Mountain時,我真的是失聲笑了出來,但就絕對不會下載來破壞我心中的那份美好感覺。


EMO-happiness:啊,你以為我不想安定下來停泊在一個碼頭嗎?
我擁有很多什麼?經驗?或是傷痕?

Beautiful Tonight 說...

Hetz,

i just came out to parents....

not that hard actually./..

介 說...

Dear hazt....

放心吧!
暹罗之恋不会是泡泡糖式的爱情故事,
当然也不会有那种天塌下来还当棉被盖的幼稚。

断背山对现实有细腻的陈铺,
世界如此辽阔,他们的爱情确实如此卑微!
盛夏光年背负太多“蓝色大门”的影子。。

但是,暹罗之恋保持着让人眷恋的童稚,
即使不能在一起,你也不会觉得痛心疾首。

因为同性间的爱情,只是布景,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才是真正的主题。

Emo-Happiness 說...

Hezt:
我相信你不但在财务上拥有很多--钱
连感情
也非常的丰富

经验更加不用讲了。。性经验啦。。。xx经验啦。。
总觉得,
虽然感情不能够勉强,
不能够草草了事找一个人
但是
我深信一定有一个你‘干’完
留恋的一个

可以开始锻炼自己讲出这些话。。

‘我们开始吧, (深呼吸)
也许我们不能够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但是,
我愿意用我的生命,
我的身体

来维持这份感情。

我不是全世界最完美的。
但是,
我能够尝试成为最完美的情人。’

然后抱着他。
一起看星星

如果某某一天一个人跟我那么说。
我能够考虑

一个人
太孤单了

两个人
也许会找到幸福

你。。
幸福了吗?

Simon Jim 說...

讀著看著,心頭居然哼起小情歌來
這是首流行類中文歌曲,是台灣樂團蘇打綠與青峰之成名作
#這是一少簡單的小情歌 唱著人們心藏的曲則
我想我很快樂 有你的溫熱
腳邊的空氣轉了
#這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 唱著人們心頭的白鴿
我想我很適合當一個歌頌者 青春在風中飄著

你的博客也像首小情歌吧 像只白鴿 寫著曲則 讓人快樂 也偶爾感覺溫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