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6月24日星期二

恰似幽深的秋天

他用那對圓滾滾的雙瞳凝視著我的時候,我已在第一時間給他打了一個分數。

我們是在健身中心的沖涼間格相遇,那是一個深輪廓,毛茸茸的印裔,但我知道他應該是外國人,因為皮膚較為白,而且是那種偏向于中東人之類的。只是,他比不上兩年前我所遇見的那位印裔中東混血兒

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就叫他阿叉好了。

我沒有掩上簾幕,阿叉在我對面除下毛巾,露出了一片如荒蕪草地的下體,他的那話兒是肥粗、筆挺、不會過長,但即使是萎靡不振時形狀很好,他割了包皮,袒露出一枚泛紅的龜頭,我猜想他一定是一個回教徒。只是,他的陰囊像裝了水的汽球一樣,低垂欲跌,我覺得有些奇怪,怎麼會垮拉到如此的長度?

不消一分鐘,他已向我舉槍致敬了,我看著他的陽具浮升起來,像是充了氣,在水中飄浮著的屍體。沖涼間格的燈泡是採光良好的,可以看到他的龜頭在翹首起來時,折射出一抹詭異的晶光。

阿叉不是什麼巨頭,然而一筆直挺,那種角度,教人逼視。

但我再望一望他的身體時,他是一個弓腰駝背的中年人,體形是瘦削的,但是腹部鼓漲著一個大肚腩,怎麼會有這樣的腫脹?這是最矛盾的一種體態,因為表面上你是一個排骨精,但若是以科學算法的話,這種人可叫胖子。

總之,我看到他胸膛延至肚腩與下腹,都是一撮又一撮的濃黑體毛時,覺得很難接受,就是有一種污穢齷齪的感覺。你不知道這些毛髮之間的污垢與味道是什麼。

所以,我對他微一微笑,搖著頭作了一個拒絕的動作。

我走出去沖涼間格後,再步入桑拿室裡。阿叉尾隨而至,這時我更看清楚他步行時的型態,有些老態龍鐘,他的步伐是沉緩呆滯的,腰際捆上了毛巾,是遮蔽住了肚臍,但白色的毛巾更反照出那粒圓滾似水腫、看起來又突兀的肚腩。

阿叉在我對面前坐下來,純熟地拉開了毛巾,這時他的那話兒又疲軟下來了。他用一口捲舌英語問我:「喜歡嗎?」

我只是微笑。接著他與我聊起天來。他說,他是來自巴基斯坦。在大馬已有5年了,住在八打靈再也一帶。

我問他是干哪一行的?看他的樣子,與地盤上看到的外勞,或是餐館裡的清潔工沒甚兩樣。不是我種族歧視,而是大馬的政策所故,導致我們對這些巴基斯坦等的印裔模樣,會有一種僵固的刻板印象。

不過,阿叉不肯透露他是做哪個行業。他只是說,他與朋友打工。

他還問我是否有駕車、平時是否常來嗎?類似的禮貌問候語。然後,他就站起來,趨前我的位置,他在我面前再脫下他的毛巾。

「你喜歡嗎?」他又問。

我說:你常在這裡玩樂?

阿叉:沒有。

「我不習慣在這裡玩我知道我在睜著眼睛說亮話,這裡太多人了,不安全。」

「如果我們被人發現,會怎樣?」阿叉問。

「或許我們會被人趕出去吧!」

他繼問:「不如我們去沖涼間格。」

「不安全。」我堅持。

「去你的車子做?」他建議。

我失笑了起來。那真的是太大膽了吧!盡管我是試過 我還是拒絕了他。

我是坐著俯視著阿叉那幅下體。他就形同博物院裡一件陳舊的雕像,他的軀體是多麼地蒼老,我無用平時慣用的方式來探測他的年齡,因為平時只要一窺一個人的皮膚肌理,就可以對生理年齡有一些頭緒,但是他的體毛過盛,遮掩住他的肌膚,加上他鬆垮耷拉的肌肉,他整個形體就像一個五、六十歲的老翁般。

我再定睛望著他的眼睛與五官。才發覺這阿叉擁有一對很幽深的眼睛,那雙瞳幾乎佔了他那瘦小的臉龐三分一的面積,以致十分不搭配。他的眼睛是眼白多過眼球,眨也不眨時十分哀怨,在桑拿室燈光不明的情況下,像兩顆放射著燐光眼睛的野獸,虎視眈眈。

我與他對望近一分鐘。他的眼睛真的不會眨動,臉部是不帶任什麼表情,但是再望下去很深邃,因為你一直捉摸不到他的目光裡的訊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眼睛?我感受不到他的熱情,縱使是大眼睛,但不見得烱熔有神,因為那眼白的部份太多以致有一些冷峻之意?他是那樣地死寂地投射著目光。

但我還是紋風不動,用手緊捂住下半身的毛巾。他的手伸進我的大腿撫著。我告訴他停手,然後再閃開一旁。

他再問我:「你幾歲了?」

「你說呢?」

「26、27歲吧!」他說。

「答對了。」我不會沾沾自喜,儘管這是虛假的告白。只是在這個時刻誰會計較你是多少歲呢?因為偽裝就是面對陌生人最佳的防備。「你呢?」

阿叉有些遲疑,「30…」

那豈不是與我同歲?但我覺得他在撒謊──或許他真的只有30歲,是因為他們外國人總是早熟早蒼老,可是不致于如此大的差距吧!

如果我在30歲時已是形同50歲的樣子,那50歲時是否會衰老得什麼模樣?

後來我還是不理會阿叉了。我照样去沖涼間洗澡,半掩著簾幕,他在我對面間格鬼鬼祟祟地窺探著,然後又回蕩踱步在沖涼間格的廊道上。

他捂著毛巾走路的模樣,有些蕭索,像秋天裡一片殘枝梢末的枯葉,飄零得無地無根著落。

我看到是有些於心不忍,但這不是人道施捨的童子軍日行一善。我看到阿叉時是完全high不起來。我只是感覺到那股秋意來襲,我有些寒意了。我不知道何時我才能走出這廊道,而我會否像阿叉一樣在若干年後,弓著背,挺著大肚子繼續徘徊遊晃。

5 口禁果:

Beautiful Tonight 說...

u still give chance for him to talk to you? u never choose what u eat?

Hezt 說...

beautiful tonight:首先要聲明的是,我沒有與阿叉進行任何性器官接觸。所以正確而言,這不是一場速食。

同時,在這種你想迴避三舍的時候,但不想那樣突兀地離開,最好就是開口說話──當他們甘于冒險裸露出自己的身體給陌生人時,一般人開口說話時反而多了些防備,因為他需要暴露出更多東西,例如言行舉止、身份等,這是他們不大想要冒險的。

而這時候就是沖淡他們色慾燻心,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所以,與他們開口交流談話,是一種計謀。

安东尼刘 說...

哈哈, 有心机到.......厉害到......... : )

IceAce 說...

在sauna的时候我是不介意个别人聊天---除了那些小男孩,那也是一个收集资料的过程。
很多大马的sauna里面不是很胖,很油完全没有修饰过的身材,就是非常瘦,身材看起来很干的男人,每一次我看到他们都会激起我去健身的欲望,我不想变成他们那样因为自己懒惰而导致自己以后没有选择的权利,而且也不好看,看起来也不健康而且有种令人讨厌的感觉。

HR 說...

心情有点低落,到你的网站看你的故事,希望自己会尽快好起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