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6月4日星期三

走入高「燒」油價的血盆大口



晚上10時許從公司驅車回家時,捧著饑腸轆轆的肚子時,我的惡夢才開始──因為凡是有油站的地方,都成為交通打死結的地方。平時沒有發覺歸家途中如此多的油站,然而今晚卻是每個油站幾乎有50輛以上的車子在排隊等候添油,造成車流瓶頸而癱瘓起來。

一片刺眼的車後紅燈在耀亮排著隊時,那種爭先恐後、兵荒馬亂的景象,有些像荒城前的末日。

當然不是末日,只是我們活在通貨膨脹的夢魘,正式揭幕。


印度在今日也一樣宣佈汽油起價,可是印度的汽油價漲幅只是10%,可是馬來西亞卻是高達40%(汽油)、柴油則是63%,簡直貴得離譜。2006年時汽油只漲30仙我們的物價已如同海嘯般被掃得七零八落,現在無法想像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們的消費市場會否潰散。

不僅如此,連電費也漲價了。但首相說全國有59%的用戶是每個月只耗用200千瓦用電量,因此近半電戶是不受漲風所沖擊,可是偏偏我們不是受惠者──別忘了現在隨著城市化後,中產階級是越來越多了,但最窮的也是都市裡的中產階級──正如我。我們不是最貧困的一群(thankfully),但也不是最有錢的一群(unfortunately),優惠甜頭又輪不到我們來嚐,我們如何能抵擋這股漲風?

雖然剛加薪了,但加薪幅度會隨著通膨的到來而完全抵銷了實得收入,我們現在每出外行走1公里的哩程,到外頭上館子或消費等的,會形同燒鈔票。

我的心情很沉重,漲價的壓力像瀰漫在空氣中每一份子,似乎連呼吸也要付錢。

最反感的是我今午在緊張兮兮看著電視直播,要確定這不是一個來真的晴天霹靂消息時,我看到我們的豬頭 首相頭低低地照紙宣科,只是將準備好的文告照讀出來,他以一頭灰白稀疏的頭顱對著鏡子,偶爾抬眼望人時,架著一幅低垂的眼鏡似要昭告天下他是頭昏眼花,但事實上是滿臉昏庸。

所以,我們還是調漲汽油價格了。

另外最搞笑與無厘頭的是,上週吵吵鬧鬧說邊境油站不准出售燃油給外國汽車,北馬一帶原是在週一時就實行禁油令,現在竟然又取消了。如此反複無常的政策改變,是否是因為向人民開刀吸血了,所以也不必向外國人討回公道了?而政府是否會去捉緊邊境走私漏油的情況?

其實看回這幾天的報章,就發覺政府的對外宣佈模棱兩可,含混不清,因為本來大家都以為今年8月時隨著廢除統制石油產品後才會有起價,哪料一夕之間就如此大幅度地起價,這種開玩笑真的要讓我們大罵「屌」

我真的不明白大馬是石油生產國家,明明在國際原油價位節節上升時,理應每售出一桶的油就會有錢賺,但為什麼到最後還拚命喊窮,拚命說會破產?其他石油生產國的油價是多麼地低廉,但為什麼我們會入不敷出?而賺取暴利的國油,是否有繳足暴利稅來貢獻國庫?可是基于這是企業公司,我們老百姓又無法檢視其帳戶,當然國油也不會公開這些字面賬目出來。而事實上我們也不懂人民每年進貢的所得稅等稅收收入後,還暗地裡為這個國家的貪污腐敗、無能執法來買單,甚至要集體養活一些貴族家庭!

至于我國的石油生產量還有多少庫存,更是天下機密。我們只知道在幾年後馬來西亞會像其他國家一樣變成石油淨入口國。丁加奴有油田,可是錢是否都花完在辦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季候風帆盃或是建什麼水晶回教堂?到底平民百姓有享有到多少的甜頭?

其實如果燃油起價,我們可以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出遊,減少使用汽車出門。可是馬來西亞的公共交通系統如此惡劣敗壞、班次不足、候時長久、鐵軌與陸路交通銜接點斷層、銜接站不全面等等的不便,我們連另一個替代方案也沒有。吉隆坡還剛推出了一個2020年大藍圖呢,可是幾年一次的大藍圖只是鬼話連篇。現在我每次看到巴士車站與電動火車站擠滿的人潮時,會覺得這是打不開的死結。


我想,接下來將是一場大災難。

想想之下,現在全國大選後還未到100天,阿都拉的政府就搞出這種如此不體恤的政策出來,可說是大選前的甜言蜜語,也露出了餡底出來了,說什麼懂得民情、體恤發展等的空頭白話,到現在也形同失信。

如果現在有什麼閃電大選,國陣政府一定也會大輸,最好輸到褲子也不見。我喜慶上回我是投反對黨一票,現在我當然不會再投選國陣政府,還會丟一枚臭雞蛋!



6 口禁果:

安东尼刘 說...

所以为什么前首相马哈迪要他滚下台。

安东尼刘 說...

还有,不只我国,新加坡油价也升得很高。我新加坡的朋友向来以的士代步,现在都乘巴士了,因为现在在那儿乘的士,一上车就是$8, 大约RM20!!
都是因为石油贵的原因。

安东尼刘 說...

在此纠正。

$8是繁忙时段去city的时候,平时却是一上车介于$2.80-$3.20之间,看你去哪里。

Beautiful Tonight 說...

I 屌 Bodowi!

Seng Leong 說...

原本已经很郁闷,读了这篇文章后更加的郁闷
生活日子越来越难过了,我还真需要感慨自己:生不予时啊~
会很天真的希望明天会更好,也只能希望还有生存下去的条件 >.<

Hezt 說...

寫這篇文章本來也是要抒洩一番的。不過若是從留言回應來看,不知各位是否是因為苦悶得說不出話來,又或是根本不哂一提了?

seng leong:大家都過得很困頓,說得俗一些就是「逼仄」。

現在我們應抱持著怎樣的心態來過世?或許及時行樂,是一種救贖的方法吧。

Beutiful Tonight:你要干,也別干這位阿伯啦。:p

安東尼劉:新加坡都將公車依階段來收費了,但如果有效率的話其實是付得心甘情愿的。可是我們這裡的公車環境~我已不敢想像要回到那十幾年前搭巴士的苦況。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