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9月20日星期日

塵世絮語

馬路上空蕩蕩時你會覺得不習慣。平日車水馬龍時你厭惡得不得了,然而假期時還原成一條條寂靜的馬路時,你覺得自己不知所終。

街邊的店舖都打烊了,街燈像眨著惺忪的眼睛,鬧市成為一個溫馴的豢養寵物在你的控制中,你患得患失一樣。這種異常就像你在冬天時看見太陽、下雨時見到陽光。

所以難得,難得在鬧市飛奔而過,呼嘯的背後,你覺得身心羈絆著,無法逍遙與灑脫。



那一年送我香水的一個女生,她即將從國外回來了,回流大馬,因為在洋人國家失去了依據。

我第一次收到女生送給我香水,日前我還在用著,其實那也是九年前的事情了,沒料到這瓶香水還可耐這麼久,或許我真的不是一個喜歡香水的男人,所以可以晾著如此長久。

其實並沒有特別喜歡那香水的味道。她送給我了,所以就存著。

那時她對我說,那是她男朋友錯買的香水,所以就轉贈予我。我沒有考究,也不會鑑賞,但是看著那香水時總會想起這個快樂幸福的女生。想著她如意的家庭生活,想望著她那種美滿人生──有兒有女有個帥氣丈夫,那是童話故事的翻版。

有時我在想如果我不是同志,可能我會去追求她。她是那種適合當妻子的女生,不會特別漂亮,可是可以伴隨過人世。不過我與她僅停留在朋友階段,儘管在大學時我們走得很靠近。然而那時人人都彷如感覺到我是女生不會過電的男人。

所以那時她應該很放心地與我走在一起吧。當我是一個知己一樣,對我訴說著她與她男朋友的甜蜜史。

而且,她從未問過我是否有女朋友。

現在她隨著丈夫回流大馬了,她說「你要來找我哦!」。我答應了,其實也很想見見她,還有她的新生兒。我不知道在相隔數年後,我們是否會互滲透彼此的生活,像以前大學時一個電話,彼此就跑出來一起進餐。

但她已是一個母親的角色,我想我們的歧路越來越大了。她負上了人生的很多責任,而我覺得我在卸下很多責任。


然後又看見那個人的部落格。我想他不會再重返我這個部落格來閱讀我的文字。所以可以在這裡放肆地沒有顧忌暢言。

他將寫給某人的情書刊載上網,文字浮泛、無力、有痴情沒激情,有矯情沒詩意,不是鏗鏘有聲的承諾,只是肉麻的囈語。但我讀著那痴情的字句有些不可思議,原來他是一個多情種。我誤以為他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

我不知道痴情會改造一個人,或許將他內心隱密的那一面顯露出來。我嗤之以鼻,但若是我如此做,我也嘲笑著當年的我,曾經滄海難為水。或許真性情流露出來時,我們無法接受這是他外在形象裹藏的另一面。當一個人的面目已是如此虛假時,你是無法相信他的真情會有多真實。

只是看著那些情書,原來他也是被情愛折騰著。我希望他可以從這些經驗找到很好啟發,或許嚴格一些是教訓。

或許當年我真的錯愛了。兩個不同世界的人要在一起,在同志世界中只靠一條勃起的陽具來作駁接與滲透。那是物理上的黏貼而已。



幾個星期前接到小葉的來電,竟然與他聊了四十分鐘的電話。說著電話,講著無聊的情話,相隔一個海洋,說什麼情話也只是符號而已。他說他記得我,但只有我提醒他我們是在一年前見面後他才完整地記住對我的記憶。

他連他的中文原名都對我說了。他覺得他為我付出了最坦誠的一步。那晚我們彼此只知道捏造的名字,但原本的身份是沒有曝光。

我那時在電腦前馬上鍵入他的中文名字,竟然可以找到他的身份。當然他不是什麼名人,只是當一個人的身份可以在一些普通文件裡出現而上載到網上時,可以顯見出他是後生代的人士──至少是互聯網時代崛起後的那一代。

至少我的成長年代,電腦還是奢侈品,只是在出來社會工作時才見證到互聯網資訊霹靂大爆炸的盛況,但現在連一個中學生做的功課也可以在網上找到。

我又覺得我們的距離更加遠了。我在迷戀著四大天王郭富城的肌肉時他可能還在牙牙學語。

然而巧妙地我們結合在一起,只在一個晚上。

到底這樣的結合有什麼意義?所以我們分開了。他說他想念我,想要回來大馬來看望我,然而工作是他的人生,我的人生也只有工作;一個晚上花40分鐘來交談,能敘舊以外,也不能做什麼激動的壯舉。

徒然讓人感到更加虛渺。



為什麼母親一直架著老花眼鏡看著日曆?原來她在愁著幾時要回家鄉去喝她妹妹兒子、我表弟的囍酒。她說我的阿姨是首次娶媳婦,我們應該全家捧場。

我說我不要回去。那地方讓人毫無生氣,我不如留在吉隆坡睡覺一晚。

母親說,那麼她就搭巴士坐幾小時的車程回家鄉。我聽了蒙上一層壓力。要讓一個老人家搭巴士回鄉,有些費周章與辛勞。

然而母親加上那一句:「你阿姨家有好事當然要去,有朝一日我們家也會有喜事的,將心比心,那時恐怕都沒有親戚要喝了。」

赴喜酒一席,也是一種未來的投資。只是母親永遠都做不到這席喜酒的主人翁。我不言,也拒絕作答。眼光投放到另一邊,閃過了那一束熟悉又熱衷期盼的眼神。

抱歉了。希望我的額頭上會打出這樣的字幕讓母親閱讀。當你看到我別過臉時,不是我不理睬你,而是我不知道怎樣面對著你了。



開齋節來臨了,想起遙遠的一個人,他也在慶祝著開齋節吧。他人是活著,可是他帶給我的記憶其實是一個故人的回憶。他只是活在我自己塑造中的美好感覺中。

在公共假期駕車在空蕩蕩的鬧市時,沒有了塵世的洗滌,這種異常特別易于讓人胡思亂想。

5 口禁果:

aa 說...

你和椰浆饭还有后续故事吗?

KiDult 說...

非常喜歡你的文章。你的文筆犀利,一針見血。描寫起來非常生動。。

這個周末我都在瘋狂追看前些日子的文章,加油。

eason 說...

佳节会让孤单的人更孤单,单身的人感受更强烈,是不是这样,Hezt?我是的,我以前就不喜欢过年过节(就算是友族的节日),现在更是兴趣缺缺。

无法逍遥与洒脱,是真实的感受,真到像背中刺眼粒沙。如何安身立命,你如何生气自己呀生气别人,都没用,自求多福才是归途。

哈,不想说教,又说起来,其实最真实的,是还生着自己的气。

阿管说,幸福是什么呢,他想是做个从容自在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那是最棒的事。

而我,真的感觉是相反的,——不幸福!

也许,目前生活不算太坏,幸福与遗憾,偶尔总有几个意外落下,平凡如铁轨的生活状态,应该知足?

我又想得到更多。

母亲的心思,孩子是猜不到的,上次跟你说的人生剧场《艾草》,结局是...我想跟你说,可是你看了吗?上youtube可以看,一段一段的。不然,我借给你看咯。:)

Hezt 說...

aa:有,只是在聊天室碰著。不過不再見面。我們的交談內容相當有意思,然而不值得一書了。至少在現在。

KiDult:謝謝你。只是一種表達而已,沒有什麼。我沒甚看我過去的文章了,往往是不堪回首。

觅己天 說...

人與人之間的聯係,有時就是那麽的簡單,但是簡單的關係在現實中很難找尋了,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夠說做就做的,人活在現實中,很難找尋一個平衡點,面對家人、朋友、自己也是一樣的。。。
塵世面對的都是一樣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