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8月8日星期一

走不出迪斯尼樂園─阿尼記

「Hi, makan aledy.?Don’t 4get 2 do ‘pumping’ 20 times b4 sleep,ha ha.……」

這是我第三次聽到阿尼對我說這樣的話,在一則問候的手機短訊裡,在我們認識不到3天。在M記見到他時,他在黑暗中捏著我腰間的(贅)肉,問我的體重與身高,還給了我很多減肥貼士(都是不科學的方法)然後「批評」我不應再肥下去。

他在今早打了電話給我,說是給我morning call,哼了一小段我手機裡的caller ringtone旋律出來,他說,這首歌是他那個年代的歌曲:”I just call to say I love you”.

阿尼的年代。他說這是70年代的歌曲。(我印象中是80年代中期的,他像宮雪花一樣有間歇性失憶症)
而那天我們在M記的黑暗房間內,他說有人覺得他像宮雪花,當然不是外貌,而是他的年輕。
他已經50歲。我的心裡聽了抽搐了一下,我還是半信半疑。因為他至少輕20年。


50歲的人啊,為何對愛情還是抱著那樣的憧憬?為什麼在活在半個世紀後還會癡人說夢?

──他對我說,他要的理想對象是比他矮的、單眼皮的、身體很瘦小的。

我聽了直接告訴他,我已不符合他的擇偶條件。

他不知道是否聽明白我的話,他還是那樣地雀躍地說,我知道理想對象不會出現的。

世上沒有理想對象的。阿尼,你還是活在自己的迪士尼樂園中?

對不起了阿尼,我不會因你來遷就、刻意改變自己。至少,對于一個認識不久的「朋友」,你還未資格要求我做這樣多東西來符合你的要求。我還不至于變成一個聖誕老人。

還有,我要重申,我絕對不是一件貨品。(阿尼在第二次致電來時突然將電話轉給他的朋友阿呂接聽,像是要分享一樣新發現的商品)

然後阿尼覆述他對阿呂說過的話:阿呂喜歡胖中帶瘦,他就喜歡精瘦的,所以我肯定合適阿呂的TASTE。

天啊!我適合誰的口味,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我還有選擇權。

我在考慮著明天是否要接聽他的電話。至少,現在我已沒有回他的短訊。

31-7-2005

29 口禁果:

bravingkl 說...

這種賤人見得太多了。。不想聽就別再接他的電話。。

匿名 說...

我更加衰囖

前幾年,遇到一個很會幹人的。被他幹到我 jjyy 的。每一次他需要發洩就打電話給我,book 定房間。我就好像雞那樣,送上門給他幹 cb 。他也是個比我大的大叔,可是保養得很好。有點臭錢。吃飽有閒專門玩弄男人。

誰知道這次,他book 個破爛的雞竇酒店。我感覺好像他已經認為我不值得了。那家店連冷氣機也沒有。房間簡陋。下面還有熱鬧的路攤。

開窗看看,對面也是那些雞竇酒店。他竟然要我趴在窗口,他在後面幹我。我雖然是赤裸裸,可是窗口只看到我的前面到肚臍。

我彎向前,他在背後慢慢地幹我。我望下去,人來人往。偶爾有人會看上來,尤其是那些對面坐著等食物的就無聊地望一望。這種地方見到裸半身的男人他們不感覺奇怪。路邊就有好幾個這樣的男人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我正在被男人幹 cb. 偶爾他的手會來前面捏我的大塊胸肌。下面的人也沒有反應。我就很享受。臉部的表情應該看得出來。

這種偷偷摸摸的淫盪只有他才能夠想得出來。我也感覺刺激,特別爽。就是喜歡他那種很會找淫蕩玩法所以我很樂意被他當貨物來玩弄。

這個已經很刺激了,誰知道他還有更多的把戲。

我只是注意下面,沒有想到對面三樓的窗口有兩個人在探出頭來偷看我們。我不經意地發現一男一女,我整個人嚇到跳了起來。

我喊他看看對面有人偷看。他按住我的背說,”不要緊張啦,那是我的朋友和他叫的雞。”

“什麼,什麼,你。。你。。是什麼意思啊”

“他說玩男人有什麼好,他凌願花錢玩女人。我說玩男人更刺激,所以就請他來看看囖”

那個朋友竟然打電話給他,他們的談話簡直是把我當貨來玩。可是我一一照樣做就是了。
沒時間寫,改天再寫下去。

咸濕佬

匿名 說...

快告訴我們電話內容啊?

被人看不要緊啦,我也被人看過,詳細內容叫版主找出來吧~

bottomhh@hotmail.com

harragoth 說...

好刺激,等不及下文了。

我也想知道bottomhh被人看的詳情。

Hezt 說...

●Harragoth:來,看看bottomhh當年給我的留言。:) http://bit.ly/1hvYLoi

Hezt 說...

●咸濕佬:在沒有被操的日子,請你來這裡喂一喂對你很饑餓的讀者。哈哈。

harragoth 說...

謝謝hezt把那留言給找出來。

我是一號,所以會想要知道零號的喜好。畢竟最重要就是兩個人都開心嘛。呵呵。

匿名 說...

嗯⋯⋯希望能和Harragoth切磋⋯⋯

bottomhh@hotmail.com

harragoth 說...

bottomhh: 看了你的經歷,應該容人無數,我擔心會餵不飽你,呵呵。

我個人比較喜歡和40多歲的大叔交手,尤其是那種有點胸肌和有點肉的。當用傳教士姿勢插有胸肌的零時,可以邊插他邊用雙手把玩他的胸部,那手感讓人回味無窮。插到激烈時,還可以把他雙腳放到我肩上,雙手就放到他胸口當支撐,這姿勢最容易把我那根插進他的最深處,狀態好時還可以把零幹到求饒。

在你那個被操時被人偷看的留言裡,你提到你被操到自射,如果不介意,可以告訴我你操到自射時,那精液是強勁的噴射出來還是泊泊的流出來?

hezt:對不起,感覺好像把這裡當成性愛交流區了。

匿名 說...

首先,我相信hezt是絕對不會介意這裡成為性愛交流區的,是他開這個部落格的啊~

其實我還擔心harragoth插人無數,恐怕我達不到你的要求呢。電郵我吧,成事後我們再來這裡向大家匯報。笑。

我被插到自射通常都是非常亢奮,是射出來,不算是“強勁”噴出⋯⋯就是射出來,當然也不是流出來,難道你沒有把零號插到自射的經驗嗎?我就不信了。

以前我一直覺得一號都很喜歡我自射,在比較後期一個一號跟我說,一來這樣一號會很有成就感,不如你跟我們談談這種成就感?

二來零號射精時肛門會收縮(其實是男人射精都會收縮的啦),會給一號極大的快感,這個我明白,哈。而且射完後肛門肌肉就開始很敏感,如果屌插著就會覺得有點痛,為了減少痛的感覺,我就會出力的收緊,這就正合一號的要求。其實這時憐香惜玉的一號應該儘快拔出,但是,哈,一號都是抽插直到完事的吧。

bottomhh@hotmail.com

Harragoth 說...

呵呵,下次我去首都時,如果時間上能配合,或許真的可以來一場友誼賽。不知你會否介意把你的裸身照電郵給我?

我沒你說的那麼厲害,插人無數。不過的確有幾次把零號插到自射的經驗。那我就粗略地把零號插到自射的經歷說出來,希望能拋磚引玉,讓其他的一號也能和我們一起分享。

那零號是和父親一起居住,當時他老爸正在樓上睡覺,而我們就在樓下的房間暗地裡苟合。前戲沒什麼特別,所以就略過不說了。當我用傳教士體位插他沒多久後,他就開始低聲呻吟,雙手緊捉枕頭,頭部不停左右甩動。

我停下來問他,“怎麼啦?”。

“好爽,好。肉。酸。。。啊”

我笑一笑後就繼續。沒多久,他右手開始把玩他的吊,“應該是想射了吧”我想,但我可還沒插夠啊!我可不想他射了後,自己還硬邦邦,得用手打出來。所以就把他右手撥開,他換左手,我就直接把他手腕分別扣在他左右耳邊,把他雙腿跨在我肩上繼續插他。這時他緊密著嘴唇,好壓抑叫床聲,那悶哼聲讓我更加性起,就壞心的加大力度插他,想讓他不由自主的叫出來。可能他怕會吵醒他老爸,不敢叫出來,只好緊密雙唇,頭部急速的向左右搖擺,好像對我求饒般,過後還咬着旁邊的枕頭一角低聲哭吟。沒多久,他聲音微顫地低聲吶喊,“啊,啊,我出了”。當時我只顧著插他和看他那淫蕩的表情,而沒注意到他自射了。

後來,就沒後來了。他說不行了,讓我拔出來。雖然他過後有幫我口交,但因為他口活技術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所以我就說沒關係,洗一洗後就駕車回家。當天雖然沒射,不過能把零號插到自射,的確挺有成就感的。

eRiC 說...

哇,公然约打友谊赛!@@

Hezt 說...

●bottomhh& Harragoth :祝福你們聯誼成功!:)

余重立 說...

hezt啊~你真是功德無量噢!這麼的一篇經歷文,而且是這麼久的,還會激起如此漩漪,又暗蘊著一股雲雨將至態勢,真是出書後的另一大成就呀"卜sno"

匿名 說...

其實我很不好意思寫這麼淫蕩的東西。文采又不好。可是看看 bottomhh 和其他零號他們的留言,感到大家都大零號無所不言。

好吧,就真真實實說下去。他們是開著電話的麥克風交談。

異男當然沒有好言。

第一句就是,” 哇你怎麼找來個嘛叻佬。我還以為你要給我看美美的阿官哦。呸呸呸,我要去洗眼了。哇濫吖,他還比你壯的大男人為什麼你們能夠交配啊”

我這個炮友叫DP。以前我們找人很難,能夠找到好的我當然不放過。他有老婆,有二奶,也有個帥哥的老三。他有錢,雖然要到五十歲了樣貌好,皮膚滑。第一次被他強姦因為沒有想到他會喜歡我,所以沒有防備。那是另外個故事。感覺到這種性慾很強的男人屌男人特別有勁。普通的性交已經不能夠滿足他的如狼似虎的性慾。

以前我們沒有互聯網,沒有同志的信息所以都以為只有那些娘娘的阿官才有男人喜歡。我們這種壯壯嘛叻佬不像女人那樣美所以沒有人要的。

所以他的朋友的話不奇怪。

DP 就說,“別看他男人樣,他很聽話的吖,怎樣玩他的嗨也可以的。所以你要看,他也聽話給你看。”

我也以為他的朋友不喜歡我,那麼可以結束了。

忽然間那邊的雞喊,“吖他很像我以前的契咖佬。現在還在坐牢。你們男人沒有個好人,看到這個嘛叻佬被屌我感到心涼咯。喂喂,問他的嗨會不會好像女人那樣爽啊?”

DP 就說,“AK 你答她吧”

我那裡好意思說。只好低頭。DP就說,“啊喲嘛叻佬怕羞喔。不如你們看看我怎樣玩男人,你們就知道我的厲害了。”

然後我們退後一點讓他們看清楚我趴在地上,他爬上我的背後,把我壓制,他狠狠地屌我。他還要我大聲淫叫。

電話那裡他們在罵粗話。DP 竟然叫他們過來4P。男的就呸呸呸,女的就菜菜菜,不肯過來。女的開始說她濕了,他們停止看也在做了。

兩個公的在罵粗話,我跟那個雞就在淫叫。因為太過刺激了,所以很快大家就一起射了。

DP 是我第一個很喜歡的男人。那個時候能夠釣到他,我以為自己很好彩。當時很希望他給自己個名份做他的老四。不要整天都是說屌屌屌的。可是我明白我比雞還不如。是我自願被他玩弄的。

咸濕佬

匿名 說...

咸濕佬,為什麼後來這個這樣優良的壮一跟你分開了?

告訴我們你第一次被他上的來龍去脈吧。

果然我的經驗是對的,男人無論是幹女的或零號,只要有人看就會越戰越勇—除非是自己的老婆或同志愛人才不准人看。都是被人看就証明自己是能幹的男人哦。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bottomhh 其實他不是壮只是普通身材的生意人頭家。白白嫩嫩皮膚很滑。

我是身材很壮。以前沒有互聯網,同志的信息都是偷偷摸摸地打聽來的。那個時代,只有那些娘娘腔的阿官最明顯。我的很困惑我自己到底是不是基呢?

那個時代最活躍的基地是MEDEKA STADIUM的附近。在那裡我有時候下面給人吸也很爽。那個時候聽人人罵粗話都罵“屌你”所以感覺被男人屌很衰。只有那些阿官,娘娘腔那種才甘願被人屌西。我們堂堂男子漢絕對不可以給人屌西。

雖然有時候好奇,不注意時候也被人摸過屁股,但是都趕快拉開他的手。可是感覺有點癢癢的感覺。實在想試試10 的玩法。

所以說,上得山多終遇虎,他終於出現。那天晚上,我發現一個很帥的熟男人帶著個年輕的阿官在談話。我被他的高貴的裝扮吸引所以就湊近看看。他也對我看看。那種同志互相放電勾引。

後來我們談話。那個年輕阿官竟然是他的BF.我感覺失望。他也沒有進一步行動。

過了幾個星期,又遇見他。這次沒有他的阿官BF。那個時候我認為他喜歡的是那種娘娘腔的,我們這種粗壯的沒有希望了。所以也沒有期望什麼。

那個時候我已經發現其實我這種粗壯的男人比那種娘娘腔的更加受同志們歡迎。所以我的自信心很強了。就算他沒有喜歡我,我也不在意。後面還有很多人追我。可是我偏偏就喜歡他那有錢人那種帥氣。

這次我們去喝酒。哈哈,我的酒量很好,跟他比酒到他翻到座下。我把他扶到他的車上,還趁機非禮他。當然他沒有出,但是我竟然出了。

過後下個星期又遇見他。他也知道我非禮了他。大家都是成年人,他也很豪爽地說他不介意。這次他還是要跟我喝酒。我們又去喝。看來他是喜歡被我非禮。

這次我竟然感覺不對。喝慣酒的我感覺頭腦不對。這絕對不是酒精的昏,這是藥物的昏腦。我根本就可以立刻停止或責問他為什麼要用藥。可是我忽然也感覺有春藥在裡面。要是他不懂用藥,我會很危險的。

鬼叫我喜歡他啊。還是趕快假裝藥性發作 讓他停止加藥。我就假裝醉倒。我還以為他會扶我回車上。誰知道他竟然扶我進旁邊的雞酒店。說實在的,那些藥也蠻厲害的,雖然我沒有昏倒,但是還是全身無力和搔搔的。要扮醉倒也是很自然。

看著他把我拖上床,把我的衣服脫光光,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忽然間感覺有濕濕的東西在我的屁股摸來摸去。啊喲不好了,他。。。他。。。要來那個啦。。。

想起那次他談他怎麼屌他的BF那種津津有味的描述,我害怕起來。他也問過我是不是乸的,當時我很正氣地說我屌他更好。

他要是真的要屌我,我現在就立刻跟他翻臉 不要再裝醉了。所以我就張開眼睛望著他說,”我沒有醉,你騙不到我的。“

誰知道他嘻嘻地笑,”你沒有醉啊?果然厲害,可是我很喜歡你,想要屌你。。。你會喜歡的。。。“

我立刻想要坐起來,竟然發現我真的沒有力氣。他的手在我的身上也感覺到我沒有力氣。雖然藥性沒有全力發作但是也是有效的。他把我按下去,我們鬥力氣,我竟然輸給他。

他的臉立刻淫淫地笑。 我想反抗也推不開他的手。頭腦在昏轉。。。只好眼睜睜地看著他把我的大腿分開然後慢慢把他的男根插進來。因為他的春藥在他以手指挖我的淫穴已經在發作,我沒有感覺什麼痛就被他霸王硬上了弓。

以我的酒品,頭腦昏我人還是清醒的。所以在春藥和他的技術之下,我竟然感覺到下面那種酥酥麻麻的快感。天啊,那是我的第一次,我竟然還會享受做女人的滋味啊。我不甘心就這樣被他強姦了。以後我怎麼辦啊?

所以我還是盡力地要推開他。想要把雙腿合起來。他也很發力地強來。也很粗暴地幹我。我們鬥力地翻來翻去。最後他沒有辦法只好把我壓在床邊然後從後面征服我。我還記得他那啪啪啪的幹我的聲音然後他在我的菊洞的快感。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哭還是在淫呻吟,可能兩者都是。

後來他終於在我的體內噴發。那刻,當他喘氣地倒在我的背後,我感覺到他的精液緩緩地在我的屁股流出來,我想什麼都是事實了。只差在好像電影那樣風雨雷聲交加。。。

不要笑我笨,那個時代 我們真的對性很保守。我想都沒有想到要被男人屌西。我們玩只是偷偷摸摸。

第一次被男人屌,我很害怕我竟然會很爽。。。我怎麼能夠這樣啊??

當他把我翻過來對他時,我的眼睛已經濕濕好像要哭出來。( 那是過後他說給我聽得)。他就替我抹身然後穿衣服放我走。我就迷迷茫茫地回家。

說實在的, 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怎樣形容當時的情緒。當時實在很亂,驚慌又性欲交加。好像在發場春夢那麼樣。好像真又好像假。

可是這春夢就永遠地纏著我。氣他無情。也開始挖自己的西,又幻覺當時的情景。。。也為了那個感覺也多次自己手淫。

我不想見他,卻不能不見他。要他負責嗎還是要告他強姦?我很想他。。。可是他有老婆也有二奶也有個BF。。。我以為他沒有喜歡我才明知道他的詭計也跟他玩玩,被他非禮身體而已。。。沒有想到會被他屌西。。。是我發出的身體語言引誘了他嗎?他也說過他喜歡那種女人的溫柔。。。我怎麼可能是呢?

一個星期的等待我已經手淫了三次,終於等到星期六晚,我去老地方很提心吊膽地等。其實他竟然已經比我更早在等。我們對眼無言。他拖我的手,我感覺他的溫暖和心跳。他問我,”你的後面有沒有痛?“

我羞答答地點頭。他害我下面真的痛了幾天。可是那種痛反而令我更加想他的。。。。他很溫柔地摸摸我的後面。我見有認識的人走來 就趕緊坐開。

待續

咸濕佬

匿名 說...

那時你幾多歲了?

bottom@hotmail.com

匿名 說...

那時候還不到三十。

咸濕佬

匿名 說...

後來他叫我把車留在哪裡,坐他的車去酒店。
哇,他的超級豪華馬賽地,我看到都爽死了。然後他竟然把我載去5星級酒店。

到了裡面他就命令我脫衣服去洗屁股。我還是照做就是了。

我還沒有準備他已經插進來。
那是傳統的教士交配。
然後又換去我趴在鏡子面前。他從後面插。

那時我已經快要到30了。他也接近40,正是狼虎年華,性慾最茂盛的年齡。他把我屌到天翻地覆。

我們在酒店裡過夜直到星期天傍晚才退房。

被他屌完,我們也不必穿衣服了。他看看他的生意的東西。我裸體懶洋洋地看電視。房間有我喜歡的很貴的洋酒我都不客氣地拿來喝。

吃飯有豪華的食物送上門。喝完吃完,他有需要就將我壓住好好地玩,然後大家睡個懶覺。起來他又要。花樣百出地玩我的身體。整天那種赤裸裸地,懶洋洋地趴在床上等他。喝喝酒,運動運動。。。喔太過幸福了。。。

他就有時候忙他的生意,有時候來玩我。有時候看看電視的電影。我看得出他也很放鬆自己來享受著。

過後我們每個月都去5星級酒店偷情。那時候,我感覺自己的人生就是等待他的電話來。他還會買很貴重的禮物給我。第一次他給我帶上ROLEX 金表,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愛死他了。

匿名 說...

這個男人把我的人和心都擒服了。
他的人特別精明。迷藥是他的中醫生朋友替他配的。
他很有錢擁有幾間大公司。這種成功的男人,精力充沛,性慾旺,性交交也有奇怪癖好的.

他的老婆是來傳宗接代的,二奶是花瓶去應酬的,年輕的男人老三也是花瓶去應酬的(那個時期他們這些有錢的GAY也好像安華那樣),他也有服務他們。可是我才是他能夠真正性發洩的性伴侶。她們不做的,他都發洩在我的身上。

因為我身強力壯,所以受的起他的踐踏,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如魚得水,我們性交到每個家具都用過。

我還以為我們去酒店的泳池玩,他會趁機會幹我。其實在公共場合,他變得很嚴肅和正經。所以就算泳池的三溫暖沒有其他人在,他也沒有碰過我。

只有在他的一班秘密同性朋友他才會帶老三去。我就是出不了臥房。好像我跟他那種性交不可告人。還是我們站在一起,讓人以為他是0我是1。

可惜那個時候就是同志都沒有什麼信息,所以他自己也奇怪為什麼會喜歡我這種粗獷的嘛叻佬。現在我們同志才真在反以前的潮流,而正流行熊或乳牛。

我們這樣都玩了兩年,只有幾次他敢在外面玩我。那次在雞酒店玩給他的朋友看,實在出乎我的意料。原因好像是他跟我的秘密被別人發現了。同樣的問題,好像有人懷疑他是0因為我太過嘛叻佬。就因為他是雙性人是半公開的秘密,所以他不是怕人家知道他玩男人,他最怕別人以為他是0,好像阿官那樣。

以他的好勝的大男人脾氣,他死都要證明給人看我才是被他幹屁股的0。而異性戀最容易認為同志都是0。所以那次他威風威風給那個叫雞的異性戀朋友看。

那個時候起,問題就開始來了。我才明白為什麼我出不了臥房。先是老三來找我發威。然後在他的面前搬弄是非我跟什麼什麼男人好。我承認我有去公園找過男人,那只是摸摸而已。被那個老三拍到。我立刻就停止出入這些地方。

可是性的飢餓難耐。我對他提出名份做老四然後我們可以多見面。既然我們的秘密已經公開,我要他帶我認識他的朋友。他當然拒絕了。他說名份有什麼用,那老三他已經換了三個了。二奶也換了三個了。他隨時可以換掉我。罵罵到我狗血淋頭。我很傷心。

待續

咸濕佬

匿名 說...

咸濕佬,那後來呢?

匿名 說...

後來,我的心充滿惆悵。這樣下去到底我算什麼?我應該找愛我的男人嗎?可是我又捨不得他的物質享受,更加迷戀被他屌到死去活來的淫樂。

那個時代,認識同志不容易。這種男人那裡找啊。可是我的心裡就是有個結。酒是我的最好朋友,那就借酒消愁,反正酒店的貴重酒太好喝。

沒有他的時候,我飲酒為樂。以我的酒量,我很少會醉倒。但是有時候胡思亂想,喝多了也偶爾會醉倒。那時候酒亂人性,想想可能去公園能夠遇到比他更加優的男人。

有幾次就敢敢去。本來以為只是摸摸或給別人口交,但是有時候被人騙去酒店,半醉半醒中被男人屌屁股。雖然我心裡想為DP守貞操,其實我自己也是半推半就,我的欲迎还拒弄到他們只好霸王硬上弓。慢慢地我就養成這種重口味的交配。不需要前戲,不需要溫柔,抓住,按住就直接插,我越掙扎就插得越狠。

很多時候弄到滿身汗精和愛痕。那麼就於那為藉口說他姦污了我,以後也不睬他了,不想跟他們有發展。

我也很聰明,算定DP幾時會找我的一個星期前不會去找男人。一個星期夠那些愛痕消失。尤其是我的菊洞被辣手摧殘後,留下很明顯的鬆弛和皮肉外翻。雖然我已經不是什麼處男身了,但是很少被男人交配所以下面也算是緊。只是每次都被強暴地交配弄到菊洞暴開,很明顯的。要擦DP給我的藥膏來收口除痕。

當然紙是包不住火,終於發生兩件事情令他跟我分手。

待續

咸濕佬

匿名 說...

第一件事就是有一晚上,在街上忽然遇見他,被他拉上車才發現那天是我的生日。他帶我去晚餐然後自然是回酒店那個那個啦。他就是那樣喜歡給我幸福的驚喜。

上了酒店,他當然送我很名貴的禮物。竟然是十萬元的股票。那些是他擁有的幾間公司的股票。我還沒有看清楚,他已經色飢餓地把我壓在大廳的鏡子面前開始脫我的褲子。

我還沒有準備他已經進了我的身體裡。只聽到他忽然間,“噢怎麼你好像很鬆喔?”

那片刻的幸福令我忘記了昨晚又喝醉酒被人屌到翻天。醒來後沒有當作一回事。酒精就是容易令人忘記需要忘記的事情。

現在才忽然間記起來,嚇到我趕快想穿回衣服。我這樣的心虛的動作立刻被他覺察到。他立刻把我脫光光。要死了,昨晚的男人已經在我的胸部留了個齒印。這種齒印他也經常在性激烈的時候在我的身上留過。

我被嚇到腦袋一片空白。我想狡辯說那是上次他留下的。他竟然沒有說什麼,就照常把我屌到翻天。然後沒有說什麼就把我送回家。我感覺這一次沒有可能騙過關因為他有檢查我的肛門。那紅腫沒有可能那麼快消掉的。我心虛地假裝逢場作戲。

他的大男人主義沒有可能接受我被別的男人玩。他沒有跟我在酒店過夜說明他在意。可能他只是默默地記我個小過吧。

待續

咸濕佬

匿名 說...

哎呀,咸濕佬,你也真是的,偷食就要記得最少隔三天才可以給自己的佬插的⋯⋯不然,在他插入時就要緊縮肛門,好像忍大便一般,待他進入後幾分鐘才慢慢放鬆,假裝是他插到鬆軟的。

不過,齒印就沒法,只能等到消退了。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bottomhh 老弟啊,那個時代我們對同性戀做什麼都是聽來的。
聽說被男人屌屁股很衰,被別人罵。只有阿官和PONDAN 才願意做女人。也聽說被男人屌屁股後會好像PONDAN那樣扭屁股。
那裡像現在什麼信息都有,還有動態影像教你怎麼性交。

你說我怕不怕呢?可是遇見DP我有這個莫名的慾望要試一試嘗禁果。給他屌也值得。哪裡知道竟然被他調教成上癮,比喝烈酒更加刺激。他也很坦白說他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只把我當女人那樣屌竟然把我屌到比女人更刺激。我知道他需要發洩他的野蠻獸性不必溫柔地隱藏心裡的狂野。

那時候我只能夠買到一本男女的性書來研究。從哪裡的圖片學性交的體位。最羞死人的就是那個女人形容男人插到她的花心的淫樂歡愉竟然好像我那種感覺一樣。DP也跟我討論過,他也認為我可能是男人樣但是裡面有隱藏的女人性器官。後來才聽到男人也有G點,哇鬆了一口氣。

我還笑他說,要是他沒有錢玩女人和男人,他可能只好做強姦犯。他的性慾就是很旺盛。遇到他,我的性飢餓就被他餵飽飽。他有四個人給他發洩,我只有他一個,所以我以為不公平可是他還是能夠跟我決戰到地。可是過後我很渴望他的約會,欲火難耐所以偶爾偷吃。

可是那個時候我已經認命我已經是裡面是女人。所以我很想被男人屌嗨。可是笨笨地認為也要為DP守貞節。不要笑我喔。。。這個秘密我到現在才敢敢說出來因為實在很笨吧。

那時候我不知道如何像你說那樣隱瞞他。每次被他屌,一個禮拜就緊回來了。我很少偷吃,還是會出事。過後我兩個月都不敢偷吃。但是性慾難捱,終於還是借酒壯膽又去偷吃。。。呵呵。

待續

咸濕佬





匿名 說...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recommend/20140722/437834

前面我說過我故意假裝醉酒被男人強姦。。。哈哈。。。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看到這個新聞,我感到鬆口氣。原來那個女人也有用我的這一招喔。過後我也不可理喻地強指他們強姦了我。那些男人也罵過我是自願的。當然我不是想報警,只是找藉口嚇嚇他們以後不要再來找我。很笨但是實在難接受自己那麼隨便就被男人屌嗨。很矛盾啊。

那個時期,大家很少玩10的。那些男人也很意外我這個粗壯男人竟然那麼容易脫光光在床上任由他們屌。他們也沒有什麼經驗。所以也有點心虛。。。呵呵。

唉,那個時候沒有艾滋病的信息所以是真槍實彈把我的屁股裡射到精液都流滿大腿,濕到大床一大片濕濕的。因為我接受自己是裡面女人的器官所以可以接受他們拿我的屁股裡面的精液玩弄我到全身腥味。

匿名 說...

第二次真的感嘆這個同志世界實在小。

經過那次,我盡量克制我自己。說說容易,可是有時候莫名其妙地騷。越是克制,越是難受。所以只好又偷偷地試一試。結果第一次就遇到個強悍的一號把我屌到死去活來。竟然比DP更加厲害。隔天拖著滿身傷痕累累回家。可是心裡面有點害怕會出事。

可是那次偷吃沒有出事,感覺幸運。又開始更加騷。不久又出去同樣的地方找他。真是幸運,竟然又遇見他。這次雖然我喝了很多酒,不用假裝醉酒。他看我一眼,我就頭低低坐在他的傍邊。好緊張。看來他並沒有要帶我回家的意思。

我們談談那天的性交。他當然趁機會調戲我被屌到翻天的淫蕩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個人站在我們的後面偷聽。那個時候,我當然不知道他們認識的。原來他在等這個人。可是那個人聽了後很生氣。他們走開在一邊大吵,看來他們是有關係的。

後來那個人很生氣地跑掉。他好像要追可是又罵,“臭雞擺,你爺看你的雞擺沒有我幹到你流血可以不可以”, 又轉回來。我傻傻地等。他望過來,也罵我,“臭雞擺,你看什麼,想要被幹啊?”

我個大男人,雖然被他屌到呱呱叫,可是他的這個口氣很三星流氓。所以我兇巴巴地瞪回他就走了。我的車是帕在靠近中學那裡。半路上,他忽然把我拉住然後拖我進個暗處。

我。。。我雖然被驚嚇但是又感覺刺激。他把我推到叢林裡面的樹下就強行脫我的衣服。我配合地脫光光然後趴在樹幹上任由他屌。他瘋狂般地發洩他的憤怒。那個時候已經是凌晨2點了。所以雖然人很少但是肯定有自己人在找男人。這次是我第一次那麼大膽在這裡脫光光被男人幹屁股。好彩當我們在前面談話的時候已經有蚊子咬所以已經抹了風油。所以蚊子不多。

那涼風吹著我的赤裸裸加上風油味,很淫盪的。我的強壯的大男人肉體後面有個精壯的男人瘋狂地抽插。我已經興奮到頭昏腦脹。雖然忽然有個陌生男人站在我們的面前,什麼也欲罷不能。也歡迎他來見證我被男人交配的淫蕩。

那個男人越屌越狠,又捏又打屁股又踢又撞。我只會更加爽。只會低吼。。。我們十多分鐘後就射了。連這個我刻意看手錶也記得清楚。又一個新奇的刺激。

誰知道那個人跟他吵架。啊喲,原來又是那個人。怎麼我沒有想到。後來他就跟著那個人走了。我就得意忘形地乾高興能夠引誘到他的男人還在他的面前交配。哇,很刺激刺激喔。

真的是不可以得罪小人和女人。他為了報仇,很努力地查我的底。沒想到這個同志世界那麼小。她竟然跟DP也認識的。所以不到一天她就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

待續

咸濕佬

匿名 說...

當然那個時候我沒有什麼經驗,所以也不知道她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

所以沒有多久,我又碰到她的老公SAM。我已經認定,既然DP有老婆,二奶又加個老三,我偶爾有另外個男人玩玩也可以吧。這個SAM就是比DP還要狠,我對他已經無法抗拒。所以被他看不起也臉皮厚地跟他去個便宜酒店玩。還要我請他喝酒和還酒店房錢。

想起以前跟DP在酒店玩,我跟SAM玩得更加瘋。他把我當妓女還不如。他足足屌了我一整晚到天亮,還出了四次。我也出了三次。果然年輕的SAM比DP還要有力。

不必說,隔天我傷痕累累地退房。那晚我們隔壁房的男女竟然同個時候出來。天啊,昨晚的激烈搏殺,我聽到所以知道他們在隔壁房也床頭響,他們也聽到我們。只是沒有想到會同時碰面。就聽到那個女的竟然小聲說,“哪哪,我說啦那個是男人咯”, 然後淫淫地笑。害我臉都紅。我猜他早上也性飢餓地把我屌到砰砰砰砰響也把隔壁的人吵醒了吧。

經過那次,我本來應該知道在這種酒店玩沒有隱私。可是被性沖昏了頭腦。他不肯給我電話號碼,我主動地給了他。看他那滿足的臉,我知道他還會找我的。

待續

咸濕佬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