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9月7日星期四

明月照溝渠

交通圈就在眼前,轉旋,再轉旋,圓圈,始終有東南西北的方向。

我在交通圈轉了一個九點鐘,去到半途時才醒覺自己轉錯了方向,那只是半分鐘的事情,已將我帶離原來的路途一段距離了。

我才發覺自己走向椰漿飯住家的方向。

是的,如果往這條路再直走,轉右,我就可以見到椰漿飯的住家,過去我幾乎每個星期都會渡過一個春宵的地方。

即使那條大道上的廣告牌也給我留下了記憶。因為,在椰漿飯的家中是可以望見這幅巨型廣告牌的。在他家的窗口看著廣告在夜色亮著燈,現在是在我的車窗中見到它在白天中豎立迎空。

我不能阻止自己去想椰漿飯。

所以,本來要上班的時間表,延誤了,因為我走了冤枉路,兜向椰漿飯的家附近,最後才轉了一個大圈子回來。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如此地心不在焉。

我在走回正軌時,沿途中想起了椰漿飯。熟悉的路途及交通情況,我知道這段路在白天與夜晚時的車流量,我也可以掌握交通燈轉燈的頻率。

因為,過去一年多以來,都是慣常使用的道路,為了椰漿飯。

為什麼我們到最後不了了之,同志之間真的沒有關愛只有性愛?我和他之間只有謊言沒有真情?

我還想起他談話間的種種:他說他還和前男友做愛,他說他不信任愛情了,他說我生活作息和他出現時差,他說他沒撥電給我談情是因負擔不起電話費用,他說他是野巷裡的野貓,他說…

他抓著我的胳臂說,「你deserve一個比我更好的男人…」Deserve,什麼是deserve?──為什麼我deserve不到我要的東西?難道我真的不夠優秀?deserve是「應該」得到,還是「活該」失去?

為什麼我只想deserve一個對我坦白的人,都無法實現呢?

我抵達公司未幾後,我收到了椰漿飯的手機短訊。手機上是出現一組陌生的電話號碼,細讀之下才知道是椰漿飯的。那是一組在我手機中已刪除名字身份的電話號碼。

這也是他在我們三個星期沒有見面後,第二封寄來的短訊,他始終沒有再撥電話來了。

那只是一封轉發的短訊,祝福語連串,末句附上要我們成為朋友。

他還是叫我保重,最後一句是「沙央」。

世事是否有巧合呢?我是在今早誤闖他平時居住的地區後,之後就收到他睽違一個星期的手機短訊了。我們是否在同一個時空下出現相同的意念?

我沒有回那封短訊。我一想到他那炮製的謊言時,我有被逼退到邊緣進退兩難的感覺──那是我容忍底線的邊緣,那是我們必定要分開的崖壁,我只能縱身一跳…

我在晚上放工驅車回家時,又見到那廣告牌了。今晚是十五,月色朦朧昏黃,但可見圓潤的月形。

圓月總是人團圓嗎?月圓總是花好?

我想起那句老話:將心托明月,明月照溝渠。

幾時會有明月投影在我的波心?

7 口禁果:

深渊 說...

对于这些人,绝情是保护自己的最佳武器,就算你找会他,我也不觉得你会好过,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你都会听不进去,因为你已经不相信他了。
如果你是那么心烦,建议你去旅行散散心,对你帮助很大。

n70 說...

Forget someone is a very hard work, it take long time to do it.

However, forget someone that is not worth while to love, then you should try hard to achieve it.

Treat yourself better, go SPA or some place you like for relax. You will found that world is big enought and you can get someone who is better than NL.

石頭 說...

拿一点时间吧 ~ 过后他应该也会如九米厘般慢慢的在你心中失去重量

“活着就总是会有好事发生的”

阿凯 說...

当你越要忘记一个人的时候,你就越会记得他的一切。努力吧朋友。

匿名 說...

因為認識網路世界以外的你
所以膽敢建議,可別介意
不妨轉換個環境
生活也好,工作也好
(后者尤其重要,無謂繼續留在那無甚發展空間的環境中,那是個會吞噬活力的深淵,你知道的,看看你周圍那些死氣沉沉的衰老面孔即知)
嘗試認識新的朋友,新的生活圈子
什么椰漿飯九厘米……
他們還要繼續糾纏你多久?
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
好好做一個正式的告別吧

Hezt 說...

無名氏:

如果認識網絡世界以外的我,請撥個電話給我來慰問一下吧!:)

徘徊 說...

其实爱情和面包一样,总是会有的。不再值得留恋的人,就渐渐淡忘吧。时间可以抚平伤口。有空聊聊天。
可以把邮件寄到hzey@hotmail.com
或者在MSN里聊天。MSN也是上面的邮件地址。
现在可以收到信的。
祝福你早日找到真正的爱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