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1月28日星期日

羚羊掛角④

接前文:羚羊掛角③

楷恩的嘴唇停留在我的頸側,我以為他是吻的,但沒想到,他開始啜吸起來,像一個吸盤一樣地,我開始感到的我頸側有被吸盘吸空的感覺,而頸項是如此不長肉,我也感受到那股扯力。

我突然想起洋片裡的吸血鬼故事,恰恰好都是頸側這裡被那些吸血鬼一口咬下去的。我意識到我的頸應該可以開始有些刺痛的,但沒有,反而,下半身後庭汨汨泉湧似地傳來一陣拍岸沖擊。我摟得楷恩更緊了,他也啜得更用力。

我想他是要給我種紅莓印。我告訴自已,等下完事後一定要查看是否有什麼印記。

我記得椰漿飯當年也這樣啜吻過我。

但是是否成功「打印」,我倒是不記得了。

楷恩的肉感很好,可能是年輕,就是肥得不會惹人厭。而且,他的肌肉彷如都被脂肪裹藏著,就像他的肉莖子,其實那一股「骨氣」就在沖刺中才能感受到的。

突然之間,楷恩好像被絆倒了。他輕輕地「哎」一聲,聽起來有些意外。

I dah cum」(我已經射了)楷恩聽來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倏地感到後面一空,因為楷恩已隨手扯莖,並將安全套撕出來,丟在床外。

他走下床,背對著我。

看著這樣的背影,彷如有些落寞,而且,我一個人被丟在床上,真是有些冷清。

我也隨著他下床,在他身後抱著他,只見他在搓擼著自已的肉棒子。而且,他的挎包裡溢出了一些安全套和75ml的潤滑劑,原來他也自備了自己的工具。

看見楷恩這樣賣力地擼著,我想他該是覺得是早射而有些愧疚,而想盡早補償給我。

於是,我將他的身體轉過來,馬上為他含棒來助他一臂之力。

楷恩鬆手,為我送棒。這時我發覺他其實還有「骨氣」的,而不是爆漿後馬上變成如同多擠出來搖搖欲墜的牙膏,反之,他像一條用剩60%的牙膏,擠下去時,還有一些飽滿度,更重要的是,以那些假正經的話來說,「還有進步的空間」。

所以,我想他是意外失手爆汁了。可能我的扣夾功夫過火了。

因此當我的舌頭開始在楷恩的龜頭冠位往上捲時,他開始呻吟,然後不讓我離開,捂著我的後勁,深深地嵌在我的嘴裡。我的舌頭開始飛快地翻山越岭,撩撥勾旋,只求他的龜頭得到200%的快感。

我們很有默契地,為下一局做好鋪路。

我們這時的操作,已有了一定的概念。所以,吹著吹著,又重新回到床上。這時楷恩已重新硬起來。他叫我趴著。

我照做,但迅速地轉頭看他,只見他已拿起安全套,慢慢地套捲在他的陽具上,打算重新出兵了。

我想起應該像A片裡的做法,兩手往後伸,扒開自己的蘋果臀,方便楷恩行事。那種感覺像被人制伏後趴壓在地,兩手反扣。但我是開關讓清兵入侵。

果然,楷恩觸摸著,我感覺到熟悉的質感頂了進來,接著,他破關而入,我開始感受到那種抽拉的物理作用。

我看不到他,只覺得他不著痕迹地就沒根進來,而且開始蠕動性的抽插。

而且他的上半身已開始壓在我的背肌上,前傾著的肉體,在我的耳畔傳來一句話,像一種宣示,聲音很細。

You're mine。」

我是有些意外,因為楷恩是個寡言的人。但怎麼他會說出這一句話來呢?我漸漸感覺到有一種飽滿感覺。

我想起那一年在三溫暖中,有個偽直佬小卡在後面抽插著我時說,「You hole is sealed。」

這些雄性獸性動物,往往喜歡用一條屌來佔據零號,或女人,他們覺得這是佔有和擁有。但佔有只是佔據,不是擁有。

但在炮房上的一張白色床褥上,我被一個23歲的男人佔據了。

就這樣被他壓著了,楷恩真的是很紳士,我難以想像他這種斯文動作怎麼打橄欖球來沖鋒陷陣?因為他就只是那種小幅划動的動作。

我很不是味道。

於是,我反客為主,將他壓倒,然後坐在他身上去。

楷恩並沒有反對。他可能更省得功夫,我可以看得出他有一種鬆口氣的感覺,因為終於可以仰躺。

所以他是動也不動地,任由我宰制他的肉體。


將他逐吋吞噬,直至他整根肉莖子深埋在我的內裡。


待續:羚羊掛角⑤

0 口禁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