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4月12日星期四

消失與從一

我的手錶停止了。我才想到要去哪兒去更換電池。過去我是去谷中城等購物商場裡的鐘錶店,因為平時出入最多的地方就是趁休閒去健身所在的購物商場。

然而我發現更換電池真的太昂貴了,要價50令吉,當然這是包含了商場租金等的隱形營業成本在內。

所以我決定要去我家附近的那些店舖逛逛,去找看是否有鐘錶店。

然而我左思右想,在我住家附近的華裔商圈區,好像沒有鐘錶店,「好像」的意思是因為我沒有留意到,又或者數量已大大減少了。不像以前,你要找一個什麼店,你總會記得守於一隅的,總會有這樣的一間店。

這一次再度提醒我現有的事實,在租金較為便宜的街道,我們早已喪失了(或流失了)真正逛街的習慣,當店舖失去了客流,小本生意就難生存了。這也造成馬來西亞的小型生意沒立足之地。

我記得有一次不知從哪兒讀到的是,連一把雨傘壞了,都可以在台北的街店找到專店來修理。可是在馬來西亞,有修理雨傘的專店嗎?我這一生倒是沒有看過。

這也是為什麼我愛去香港或台北,或是泰國等,他們的街道隨處可見都還有生氣、人氣和活力,也有一些步行街,這些在馬來西亞已很難得所見,即使是有,也是苟延殘喘生存。而我們只有去購物商場,去尋求生活便利與服務。

後來,我苦思著哪裡可以找到那些還在營生著的鐘錶店時,特地開車出去找,下車之後在打聽之下才找到一間,但只是半爿店舖在營業而已,店面是賣著一些手錶,但摸上門來的是外勞(印尼人)等。

那師傅說,「你這種手錶,只是圖個美觀,其實很不耐用。壞了就修不回了。」

這時我才發現,我只有一隻手錶。所以我才會那麼著急,當電池停止時我就必須更換。



在奉行「多元伴侶」的雜食口味生涯中,或許你會以為我在挑選私密個人用品時,也是多元選擇。

不,我只會在同一時間裡,使用一件物品。我只有一個手機、一台電腦、一對工作皮鞋、一對拖鞋、一對球鞋,一個公事包、一個背囊,還有一個手錶,即使是香水,我同一時間只使用一瓶。

衣褲那些不能相提並論,因為在不同場合,總得要有餘件來更換,因為工作襯衫等那些是穿給人家看的。

但是選用手錶等這些物品時,我不會讓自己有多餘的選擇,又或是看心情使用或搭配。又或是逢週一、三、五配戴A款手錶這種替代性的方案。

我要的,就是唯一。

因為我知道,當我慎重地做出選擇後,我就會從一而終,因為從來沒有最好的選擇,只有最適合的選擇。

不適合的選擇,就如同鞋子一樣,穿不下或是擠腳傷自己的,最終是不適穿而必須拋棄。

我寧愿選擇少好過選擇錯。

或許就這樣,我買皮鞋的頻率蠻高,最多三年就得換一雙。

所以我聽見一些朋友說,會有至少七、八雙皮鞋/球鞋/休閒鞋子時,我真的覺得不可思議。到底要怎樣挑來穿呢?

或許多一個選擇,也是當作後備時,我會覺得對那個後備很不公平。厚此薄彼,好像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或許,這些理念都在影響著我的擇偶觀,所以我才單身隻影這麼久了。寧愿單身,也不要找個不適合的,選擇對了,寧愿只守著唯一,不作他想了。



2 口禁果:

Alfred X 說...

寧缺勿濫

匿名 說...

有時候,明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後備輪胎而已,有點無奈。
畢竟他是年輕又帥,
我自己年老大叔,

第一次被他看上,哇高興得不得了。開始對自己有了信心。
下來之後就沒有消息。
臉皮厚地打給他,竟然被他拉黑了。
原來的信心又感覺沒有了,又恢復在桑拿期待。

第二次在桑拿又見到他,不敢對他有期望。
見他跟別人進房間,偷偷在外面偷聽。
可是那房間門忽然開,他的砲友跑了出來。
看來沒有完成任務。

他看到我在外面,拉了我進房間,就這樣被他肏了。 我們也有互動的交流。

過了,他的態度又是不溫不熱的,
"拜拜,改天再玩。"

第三次,也是一樣。
聽到他把個壯漢在房間裡肏到叫天喊地的。這次任務完成,那個壯漢像被打到落花流水那樣,疲憊不堪地出來。我又臉皮厚地看到他在房間裡疲憊不堪。他對我招招手,我進去,有個一起抱抱也好過沒有。

以後每次都是做後備輪胎。如果他出了,只有個抱抱。如果他還有剩下的精蟲,就施捨給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