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2月28日星期二

The Missing Piece


昨晚無意間在Cinemax波道看到了一齣以前看過的驚悚電影:《The Relic

我在想著那個以前,到底是幾時。我沒有忘記,我只是記不得是中學哪一年看的一部電影。可是對于電影的一些特技和驚悚畫面還是歷歷在目。

我知道那是我自己一個去看的電影。我中學時常常獨自一個人在吉隆坡的戲院遊蕩看戲。說到這些戲院,每次都會湧動著一種物是人非的嗒然。所有的大型戲院都走入了歷史,例如茨廠街的柏屏戲院、武吉免登的光藝和國泰戲院等,現在已不知人面桃花何處去了。

這齣戲我只看過一次,之後就沒有再看過了,對劇情的詳節記得不清楚。還是處于蒙昧的狀態般。

但我昨晚出其不意地在公仔箱見到畫面重現時,彷彿自己被帶回了以前的時代,我給了自己一個機會去重新解讀每個畫面,還有劇情脈絡的發展。我終于看得明白了──怪獸是怎樣變身、酵素是什麼一回事…

以前的我,到底是怎樣看戲──怎樣去過活的呢?都是渾渾噩噩地混著。

我一直記得自己是在初中時(90年代初期)看這齣戲,它成了我初中記憶的一個地標。我幾乎是沒有懷疑這是我初中生涯的一份電影回憶。我還對我姐姐說,這是我十多年前看過的電影哩。

我那時還有些沾沾自喜:我已有了十年的電影記憶。

可是最後我在網際網絡找到的資料是,這是一齣1997年出品的電影。那意味著:那是我20歲時面世的電影,距離現在只不過9年光景。

如此倒數推算的話,我看此戲時是我的大學時光。我的大學生涯要倒回退時,竟然也邁入了雙位數的單位計算了。

有時,我們的記憶拼塊往往都是自己胡亂地拼湊了。然後要循著一些標記和線索去回溯、重溫。回首的目光,有時也被記憶欺騙而迷矇起來。

有沒有這樣的一種經歷:我們會去找一首流行歌、一個名人的去世事故,或是一套電影來標記一個年份,來刻記自己的心情點滴?我們在大眾流行歌影視文化裡,為自己找一片碎片來綴飾。

可悲的是,我對這幾年光景所發生的事、人、流行歌曲和電影,都沒有留下多少印象了。我好像沉淪在自己的孤島世界裡。

因為生活過于單調和忙碌嗎?因為感官知覺在退化了嗎?我自己成為被遺漏的missing piece。

2 口禁果:

nishiki 說...

The Relic…并不算是一部好看的電影,充其量也是一部馬馬虎虎的怪獸片。我看過的最爛的怪獸電影是Yonggary,那也是我一生人之中所看過的最差勁、沉悶、幼稚的電影。

Hezt 說...

真的不好看嗎?怎麼我總會記得那些不好的東西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