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9年8月24日星期六

時間標本的歌

由於近來都得困在辦公室裡聽著四週人群吵雜,我不得不開著耳機來聽歌避難,就隨手在youtube上點歌,然後一邊工作,雖然我覺得這樣長期聽耳機對耳力有損,但是逼於無奈。

耳邊突然響起一首好久沒聽見的過氣流行曲「No Matter what」,由Boyzone所唱。那一刻真的突然毛骨悚然,像一個久違的回憶赫然閃攝入腦,我記得在大學宿舍時與其他屋友同擠一屋時,在佈滿桌子的客廳溫習功課時開著微小聲量的收音機,那時沒錢買cd,沒錢買耳機,收音機還是那種扭轉調頻道的基本款,電台一播起這首歌時我就很興奮,因為太愛這首歌了。

我會湊近收音機去聽,然後一字一字地聽著裡面的歌詞,還有那旋律會久久不散地縈迴在腦海裡。而那時我另一位女屋友也是很喜歡聽這首歌,她是一個不諳中文的香蕉人,她只會用半咸不淡的廣東話說:「好好聽」。

那時的讀書生涯是很苦的,現在想起來,或許那時沒有想像到20年多後的我們有這麼多的物質上的便利。沒有電腦(那時一台桌型電腦要價3000馬幣,那已是一個學期的學費了),沒有自己的空間與世界,但現在要確切地的定義,是那時沒有自己想要的自由。

而自由這回事,是可以用金錢買回來的嗎?至少你現在有了一台智慧型手機,插上耳機閉上自己的耳朵,那就是歸還自己一些自由。而金錢, 是可以買些填充你孤單生活工具的介質。

在逾二十年後重聽這首歌曲,驀然覺得好像發生在20分鐘前的事情,那時沒有獎學金,快要假期時我就煩惱,因為我知道假期結束後我又得為找學費而煩,那時我更想有一輛車,讓我脫離那一間八個人擠600方呎的學生租屋。

但那時什麼都沒有,而那時的目標,就是考完大學, 拿到一張文憑,得到一張通行證,或許我就有機會順利些進入職場,然後我或許可以賺多些錢,脫離貧苦,為母親掙些好日子過......

彼時的心境與苦悶歷歷在目,我那時在大學是如此逆來順受的乖乖牌,我怯弱地連夢想的勇氣也沒有,當時真實的性啟蒙也是零,而四週的朋友都比我更前一步在開拓著內心的肉慾市場, 但我的心就是非常純粹的上課與考試,快步走完這些路。

一霎眼,這樣就來到了中年。我現在有自己的一間臥室,我有一輛汽車可以讓我自由出入,大學文憑也有了(但現在來說這大學文憑根本沒人當一回事,甚至沒人有興趣我當年在大學時做的學術研究範圍是什麼),當然是沒有任何男人在身邊,但歷盡千帆,什麼男人也就是射精前的玩具而已

所以,曾經追求變成已擁有,也不過爾爾。我想起我母親對我說, 我們在發育期間時非常好吃,一個星期可以吃完三隻雞,以致在菜市的雞販也訝然怎麼我的母親會頻密光顧。我當然忘了這件事情,更不知道自己那時是如此旺盛的吃貨,青春荷爾蒙發作起來時,就是有一種想,想吃想做,想睡想幹。

現在你叫我一個星期吃完三隻雞,我真的沒心沒力。

還有什麼可想的嗎?(除了出版了兩本書、作品重新回到了馬來西亞出版、寫上了整合型的小說、夢想變成乳牛.....)

所以那天聽完了No Matter what,想太多也沒意義, 現在聽回這首歌,沉浸在回憶不可自拔猶如跨了無數光年,但其實醒來時,還是在當下。 No matter what生活還是要過,眼前要顧的就是,幾點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