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2月25日星期日

聖誕奇遇記

今天是聖誕節。午後我從椰漿飯的家裡出發到健身中心去,然後擠入了人潮洶湧的陽光廣場,廣場內只能用「兵荒馬亂」來形容,各色人種與臉譜在眼前飄過時,簡直會讓人暈眩。

後來我陽光廣場前,在細雨飄搖中要越過馬路時,見到身邊出現兩個馬來孩童,身段矮小單薄,一臉膽怯地正要過馬路。

他倆的個子實在太小了,像是洋娃娃一樣,要在車水馬龍的馬路前飛越,這是一件「恐怖事件」。我阻攔著他們前進,並詢問他們要去哪裡,怎麼沒有大人陪伴。

身子較高的孩童閃著亮晶晶的眼睛說,他要回家。我瞥一瞥那年紀較小的,已經哭得止不了地抽搐,泛著淚珠的大眼睛,說不出話來。

我問他,你知道怎樣回家嗎?家住在哪裡?

他用小手指著遠邊說,我的家就在那邊。我認真地看著他們兩人,看來不像外勞(現在有許多被不法集團操縱的外勞來做討乞工具)。然後我問他,你跟誰一起來?

他答稱是母親,乘搭著德士帶他來的,可是他找不到母親,「mak dah hilang。(媽媽已不見了)」

真糟糕!竟然與母親失散了!我再問他,在哪裡與母親失散了,他說在陽光廣場,而且找了很多遍都找不到母親。

怎麼會有這樣粗心的媽媽?

後來我想到,索性帶他們回去陽光廣場裡的詢問處處理就算了,我可以立即離開。所以拉著他倆回到廣場大片人潮前的大門處,每個人都在等著雨停歇下來,可是沒有人會理會兩個身影單薄的小孩。

我再問小孩,這小弟是你弟弟嗎?他說是表弟。「你幾歲了?」我再問。

他也不知道年齡,「我三年級。」

我繼問:你知道怎樣聯絡母親嗎?你有沒有母親的電話號碼?

他點著頭,還好他唸得出來一組手機號碼,我馬上撥了起手機,讓他對著手機對講。還好電話有人接聽,我也緊盯著拿著我手機的小孩,深怕他驀然轉身逃跑(我對小孩竟然也有提防之心)。

收線後,他說,他的母親叫他去陽光廣場內的公園裡找她。

天啊!這是什麼母親啊?!她應該親自來接孩子啊!!我問他,為何不叫母親來接他們?他不會答話。後來,我問他,你知道如何去公園嗎?他說知道。

我再問他,要不要我陪他去呢?他又點著頭。

所以我又領著他們去陽光廣場的公園。我本來已想擲下這兩個小傢伙了,可是還是送佛送到西吧。這時心底裡暗罵著,這母親真的太過份與粗心了。

到了偌大的公園,我問男童,你媽媽在哪裡等我們?這時電話又響起,一把女聲回撥給我,我告訴她我的位置所在。未幾,就見到一個身材臃腫的婦女,懷抱著一個嬰孩,還曳著一個小女孩出現招喚著我。

我的馬來語已退步許多了,說出口時非常生澀,以致要刷她一輪也無從著手。這馬來婦女有失而復得的狂喜,除了一面道謝以外,她的馬來語我也聽得不大明白,似乎是帶著一口印尼口腔。

但是我叫她千萬別再這樣丟下小孩。

她說,因為剛才下雨,小孩玩到瘋了,她要召喚他們離去時,一個轉頭,兩個小孩子已不見了蹤影。

她還說,她只能想到孩子會主動撥電聯絡她,可是又想到孩子身上沒有半點兒錢,怎樣去打公共電話呢?(在大馬你千萬不要寄望在急事時可以撥通公共電話,因為全都被畜意破壞了)

我只是搖頭嘆息。我不敢想像如果自己的孩子迷失了,那種心焦如焚的感覺會是怎樣──事實上我在小時曾經在超級市場因亂闖而和媽媽失散過,那種感覺真的像盲了眼一樣。

我在公園的巨型噴水池邊送走這個糊塗的媽媽後,也在奇怪著,怎麼我幾乎每週都來陽光廣場,可是都沒有真正地踏步在這池邊,原來池畔是這般樣。

然後一個轉身,雨開始大滴地淋灑下來,公園的人都作鳥獸散了,我再撐起雨傘時,發覺身旁不遠處一個馬來婦女緊緊地擁著懷中的一個嬰孩,頭側向一邊,像以最大的面積來遮蔽懷中的孩子受到雨淋,她的腳步踉蹌地走著避雨。

我問她,要不要來傘下避雨一番?

她馬上步前我身邊了,一臉狼狽,她懷中的嬰兒已披上帽子,裹得滿身不見樣貌的,十分微小的身軀,應該是一個十分年輕的媽媽,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卻是已為人母者。

我問她,你要到哪兒去?

她說,她要找她姐姐──(又是尋人記?)

由于路面滑,我不得不謹慎地步走著,同時還要保持著恰當的距離,以免過于接近這位陌生的年輕媽媽,所以就隨便問問,你的孩子嗎?

「嗯。」

「幾大了?」

「六個月了。」她的神情十分自豪,而且帶著些亢奮的。

「是男的還是女的?」

「男的…」

我說,以後你出街要記得帶傘啊!

她笑得很開心,「是啊,也很少男孩子帶雨傘出街的。」

「我怕生病啊。」

未幾在雨中,另一個女人迎面而來,原來是她的姐姐了。她的姐姐老實不客氣地叫我把雨傘給他撐,我只好將雨傘遞給她,然後狂奔著腳步到遮蓋底下。

後來,她們將雨傘還給我。

你會以為我在虛構著故事嗎?

我之後是踏著輕快的腳步踏上回途,心中飛揚著一種莫名的輕盈,腦海中掠過那句非常老套的老話「助人為快樂之本」,原來以前讀過的道德教育裡頭的小故事,會出現在自己的生活身上。

我以為道德教育裡的美好價值觀已是被人遺忘的事情,還有,道德教育已是一個「透支」的科目。

這是我第一次去幫人家的孩子去找媽媽,第一次為一個攜著稚子的媽媽撐傘,這種瑣碎小事在電影、小說或他人的口述中都是老掉牙的故事,然而成為自己的遭遇,竟有一種迷離恍惚的錯置感。

──是啊,我沒有試過攙扶一個老人家越過馬路(因為沒有遇過一個過馬路時踟躇不前的老人家)

──是啊,我曾經在巴士裡見到樂齡人士上車時,會裝著閉目養神不讓位(那是我拖著幾公斤重的書包補習後苦掙到一個位子坐著的時候)

──是啊,我幾乎沒有在街邊施捨過一分一毫給乞丐(因為許多都是欺騙公眾良心的騙子。)

在短短的五分鐘內,出現我人生的兩次真實助人的第一次。而且發生的時間是在聖誕節。一個美好感恩的節日,真的太像童話了…

我幾乎相信今晚會有聖誕老人會飛來窗前派禮物給我。

後來我回到家對媽媽細述這故事時,我媽說,你應該去買彩票,明天一定中獎。

椰漿飯在電話中聽了我的故事,他說,「You’re sweet。」

我已像一個中頭獎的幸運兒了。謝謝你,2005年的聖誕節,至少你讓我記得了我曾經做過了什麼。

4 口禁果:

兵 說...

当你发现对于你来说道德教育里的例子不再是纸上谈兵,这城市,因为你所作的(及将再作的真實助人),不再是你想象中枯萎的。

匿名 說...

you are such a sweet & kind young man.

max.

Hezt 說...

兵:這個聖誕確讓我有「溫故知新」的感覺。不過,如果生活中常出現這樣粗心的母親,旁觀者看了也會覺得「枯萎」!

Max:謝謝你。相信換作是你的話,你也會像我這樣做吧──因為我相信你也是一個好人。:)

王永正 說...

阳光广场,林荫深处
王永正在这里附近工作已有好一段日子,不但未曾发现免费的停车场,就连近在咫
尺的公园也不曾到过。
好不容易偷得浮身半日闲,乘着午饭的空档,王永正溜到公园散步。
早上下过一阵及时雨,此刻天气晴朗,流水淙淙,和风然然,在极度污染噪吵的大
都会里,这里有难得的一片宁静。
太美了,美得不像真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