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2月16日星期四

兀自荒涼

一連幾天去了健身中心,雖然知道對身體與肌肉的建造不好,然而我還是去健身中心消遣著放工時間。

椰漿飯對我說,他在本週面臨著「Energy危機」。原因是他在本週特別多公事要辦,分身乏術之餘,也顯得特別勞累。

相對地,在本週我已將手頭上的公事清完了,也還未接獲新的企劃案,所以顯得特別輕鬆。那種輕鬆感是有憂患意識的,因為不知道下一刻會有怎麼樣要命的差事在等候著

所以我就沒有法子見椰漿飯,除了在情人節前夕的那個晚上

我對他說,其實我可以來找他聚一聚,可是他說,他很累,第二天又要開會奔波等的,所以無法做些「什麼什麼」。

我們之間真的好像只有「嘿咻」,即使是我對他聲明,一個擁抱的夜晚、一場電影的共渡時光也是足夠的,但椰漿飯以為我只要肉體對話而已。

床第與歡被,是我們之間唯一的載體


所以,我今夜特別早回到家裡,沒有去健身中心消磨,但這並非是一件好事。

我發覺電視機播映著的港劇特別的陌生,可是母親和姐姐看得特別投入,但畢竟那只是發霉了的劇種──永遠的男歡女愛大交戰。

然後我又與姐姐一起爭廁所,因為兩個人在放工後滿身黏稠而恨不得洗去一身勞累,但事實上我的肚子是隱隱作痛著,而姐姐甫放工回家就貼在沙發上看電視。

然後姐姐說,「你就先沖吧!」我就跑進廁所裡了,然後姐姐又在拍門:「你會不會用很久的時間沖涼?如果是,我要先吃晚飯。如果不是,我就等你後才吃晚飯。」

我無法用我的肚子來告訴她,如何精準到計算出完事的剩餘時間。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連沖涼和如廁也要對人報告,就像我要報告我到何人家處投宿過夜?

到後來我在廁所「迎新除舊」了,在芬芳沐浴露的氣味下出來後,姐姐對我不理不睬,就因為我阻礙了她沖涼的時間,還有她看電視機的時間。

然後,我就自討沒趣地走進房裡,關上了門,對著電腦寫下這篇文章。我覺得我目前剩下的只有電腦,我可以在電腦上聽歌看戲與上網,還有記下現在的混帳心情。

我只能用文字來抒發,就像我的姐姐雖然已「一把年紀」了,還只能用小女生般的嗔怒來抒發她的情緒。

有時我真的覺得城市人的家是沒有一種真正的歸屬感,你要坐下來看一套自己要看的記錄片,電視機播放著是女性的美容化妝節目。想要與母親好好地談天,她在忙著她的連續劇。或許要享受家裡的播音系統來聽歌,空間也被電視機殖民了。

想要坐在柔軟的沙發上看一本書,但是,在噪音下是無法成全的。要到別人家過夜,會被仔細地盤問到底是否有了女朋友。每天一定要交待是否會回家吃晚飯,否則母親會埋怨:「早知你不回來我就不用特別去買菜煮飯了。」

想要與姐姐聊天,分享一本好看的書籍,她會對著你說哪裡有大折扣或是「金城武真的真的很靚仔啊!」的話題。

我只能說,太多的交待、責任、角色期待與制約,讓家庭生活並不是事事如愿。

是不是同志要注定一個人生活、逃離正常國度的收編與歸化,才能自得其樂?我或許真的要考慮一個人生活,然後孤獨終老。

看來我還是要這裡止住我滿桶的苦水,免得像上一回寫了一篇與家人相處的文章,遭到一位朋友在她的部落格裡狂轟狠批…

這裡敘述著的只是我非常零碎的生活片斷,當然,若要被斷章取義地去解讀,我也沒有辦法了──就像被人解讀成是荒淫骯髒、被人解讀為只是性愛萬歲的人。

可是我只是一個卑微生活著的小人物,兀自荒涼。

5 口禁果:

王永正 說...

王永正想起最上一次和姐姐争厕所,恐怕是十年前的事。
后来出来做事,离开家里,姐姐则结婚生子,俩姐弟渐行渐远。有时想起儿时胡闹趣事,无限唏嘘。
一个人生活也许是必然的,孤独终老则见仁见智。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处。放工,回到家里,快乐与伤悲属于自己,无须向任何人交代,即使那人是亲爱的母亲。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处。

匿名 說...

It's time for you to look into perhaps a weekend house at least, a space you declare independence. With that space you create for yourself, 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have a totally private time, private space and no explaination required.

My weekend...
I can put on my jazz tunes, play my not so popular DVDs series, read my books, make my own meals, do my laundry (the way I want it), bring up the volume and make my funny dance steps while mopping the floor.. having a few friends home for dinner and wine.

Of course, on the weekdays, the usual homecook meals, their nags, parents sitting infront of the tv with all the remote contols, updates me about the relatives, neighbours, news around the world... it's still pretty much "quality" family time.

It's been 6 months + now, and I must say it's really going on very well for me.

匿名 說...

Opps.. forgotten to sign off properly.. it's agian from...

yF, the weekend loner

n70 說...

Em.... That's good, because you still have a sister to fight with you. Appreciate that, u will smile once u think back in old time.

My weekend. I have my own room, so, i still can read a book in a silent environment, althought my family is watching TV outside. I may masturbate, watch porn or even take nude pic myself in my room when i bought a new underwear. hahh...

my advice:
Put whatever(If it is allow) u want into your room, decorate it as it is your empire, make sure u feel confortable, then u will not bother them anymore. hehh..... cause u r in ur gay room now, hahh...

Hezt 說...

weekend house?聽起來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建議。不過這樣的空間,是需要付出許多成本。至少對于現在的我而言。

yf,你所提的那幾件事正是我有時想到的。而我母親在我今早上班前吃著早餐時的話題,就是我一位親戚的家事。我只是「唔…唔」地聽著。

其實你不用sign in,我一讀字裡行間,已知道是你了。:) 謝謝你的意見分享。


n70:其實我的房間就是我的王國了,為所欲為,但不是與另一個人一起「為所『慾』為。」

但是我還不敢放那份猛男台曆,直至現在還放在我的抽屜裡。

永正:其實我在昨晚下筆時有些猶豫,是否要將爭廁所這般的糗事攤出來寫。

然而,原來會引起你的共鳴。:)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