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6月14日星期三

飄渺得如此虛無

椰漿飯昨早還是有撥電話來,可是我讓那特別為他而設的手機音樂鈴聲響了一陣子,馬上按熄,免得在公司裡吵得突兀。

後來他寫來一封手機短訊,說他困在雨中無法走動,他說他很想我,但撥了兩通電話都沒有回音,問我「過得好不好,沙央」,還透露自己的血壓高。

我就將這封手機短訊收在收件匣中。沒有回應。

這只是我第三天的充耳不聞、不聞不問的方針。

我堆砌不到什麼理由來與他「談判」。我現在採用的迴避方針顯示出我的無能,也是無力感,但我可能剝奪了他解釋的機會,同時也可能讓自己喪失了一個被關愛的機會──因為我仍有一丁點的希望,椰漿飯本質上是對我好的。

在這裡寫了這樣多的故事,聽到不少的意見,我不得不坦承是受到左右與影響,特別是作出重大的決定時,人多聲雜,心神也被分散了。但是若憋在心裡,卻是很多的「自以為是」。

椰漿飯是否與前男友解決了他們之間的事情?他下週會不會再去找前男友?他是否在劈腿?這都是我想知道的答案。

我也不明白為何椰漿飯以前對我提起他如何鬼混時,我還可以接受,那是麻木嗎?還是因為我也與別人在分享著軀體?

但現在我才發覺我是無法與別人共享同一間心房。我是多麼地低調卻霸道地希望能全幅擁有一個人的心與關懷。這是我一份華麗的奢想。

電話還是會響嗎?

椰漿飯會來找我嗎?

我在想著想著時,才發覺他不知道我家地址(他不曾來過我的家)、他不知道我的真實名字(儘管我有告訴他我的原名)、他沒有我家裡的住家電話(我不曾用家電聯絡他)、他不知道我任何朋友的電話(我們是玩地下情,可是我與他的友人通過電話)、他沒有我的電郵地址(儘管他曾經寄過電郵給我,但那電郵戶口已遭凍結,我也忘了密碼)、他不知道我的聊天室掛號名堂(除非我將照片擺放出來)。

除非他來到我的辦公室前等候我。但我也不確定他是否知道我的辦公室在哪兒。

我才發覺,或許我可以像空氣一般地,從他的世界裡蒸發。我可以輕輕地被抹去,像偷吃禁果後的不留痕跡。

我與他之間,原來飄渺得如此虛無,隨時都似不曾存在過。但是,我現在還持著他家的鎖匙

3 口禁果:

nicholes 說...

我有時會想
在異性戀里
女人往往會以
那種O LEVER的性欲要求
來束縛男人A LEVER的性欲饑渴
當男人按耐不住誘惑
出軌的戲碼就隨即發生
我以前常天真的以為
這種狀況大概不會發生在同性世界里
因為大家都是同性
擁有同樣LEVER的性欲要求
大概不會無法理解彼此的生理舉止
可是,原來還是沒多大差異的
當愛情降臨時,你還是會面對所謂忠誠的問題
你希望對方能為自己守身如玉
同樣的你也必須要做到這一點
不然的話,你的要求無法成立
而這個原本是屬于維系一段愛情最基本的條件
最終卻只會淪為一種既苛刻且霸道的占有而已
你當初之所以對椰漿飯如此寬容
除了有愛之外,最重要的還是你也沒辦法完全
百分百的為他從一而終
在男男世界里,這樣的做法似乎是太不可思議了
即使在異性戀里,女人可以容忍男人偶爾性的越軌
只要在男人心里,還是把唯一的位置留給女人就好
所以,在男男圈子里,尋花問柳是等閑事
我們沒資格要求唯一,我們只能要求“之最”
你也許可以愛上很多男人,但是你最愛的人要是我
我不能被取代,不能被比下去,不能被忽略,
我還是最主要的,我還是要排第一的
這不是霸道,相反的是在愛情里最卑微的懇求
你離開椰漿飯,原因是你實在沒把握,也沒保障
自己會不會有一天被取代的危險
愛情沒辦法買保險,(即使是有保險賠,卻還是沒辦法保障我們出入平安)尤其是男男間的愛情
隨時都會岌岌可危。
你沒有讓他知道你的全部,
也許在你的潛意識里,
早已認定你們不會在一起很久,
應該說遲早也會離散。
如果你對提出分手這種事情產生恐慌,
逃避也不見得是很好的方式吧?
會否把事情弄得更糟糕?或一切就此安靜地結束?
還是一個未知數。

nicholes 說...

我有時會想
在異性戀里
女人往往會以
那種O LEVER的性欲要求
來束縛男人A LEVER的性欲饑渴
當男人按耐不住誘惑
出軌的戲碼就隨即發生
我以前常天真的以為
這種狀況大概不會發生在同性世界里
因為大家都是同性
擁有同樣LEVER的性欲要求
大概不會無法理解彼此的生理舉止
可是,原來還是沒多大差異的
當愛情降臨時,你還是會面對所謂忠誠的問題
你希望對方能為自己守身如玉
同樣的你也必須要做到這一點
不然的話,你的要求無法成立
而這個原本是屬于維系一段愛情最基本的條件
最終卻只會淪為一種既苛刻且霸道的占有而已
你當初之所以對椰漿飯如此寬容
除了有愛之外,最重要的還是你也沒辦法完全
百分百的為他從一而終
在男男世界里,這樣的做法似乎是太不可思議了
即使在異性戀里,女人可以容忍男人偶爾性的越軌
只要在男人心里,還是把唯一的位置留給女人就好
所以,在男男圈子里,尋花問柳是等閑事
我們沒資格要求唯一,我們只能要求“之最”
你也許可以愛上很多男人,但是你最愛的人要是我
我不能被取代,不能被比下去,不能被忽略,
我還是最主要的,我還是要排第一的
這不是霸道,相反的是在愛情里最卑微的懇求
你離開椰漿飯,原因是你實在沒把握,也沒保障
自己會不會有一天被取代的危險
愛情沒辦法買保險,(即使是有保險賠,卻還是沒辦法保障我們出入平安)尤其是男男間的愛情
隨時都會岌岌可危。
你沒有讓他知道你的全部,
也許在你的潛意識里,
早已認定你們不會在一起很久,
應該說遲早也會離散。
如果你對提出分手這種事情產生恐慌,
逃避也不見得是很好的方式吧?
會否把事情弄得更糟糕?或一切就此安靜地結束?
還是一個未知數。

ryuwo_79 說...

come back to the question i asked when i first read your blog: do you believe in love? can u share people in love? where are you going from here?

it is obviously you and nl are not in a relationship.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dunno your lover's full name, his house address (even if he never go to ur house) etc.

but i think u have to give him one last chance to explain. and tell him not to go to penang anymore. if this time he said things are still unsettled, i think in your heart you know it is a li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