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0年4月1日星期三

我的北京故事②

(接前文 我的北京故事①

這時我又得經過一個燈火通明的長廊,由於是在負一層,天花板感覺上是非常低沉。而這長廊的兩側其實是一間間的小室,看來是儲物室,但雜亂無章,而且長廊兩側都是貼滿紅色的浮凸暗花的牆紙 ,感覺上非常艷俗而破舊。

走著十多步,終於來到儲物格區了。

眼前的一幕,我是有些傻眼。

因為這儲物格的破敗的程度,比我想像中還糟糕,地板是一大灘水漬,彷如哪兒漏水而淹沒了地面,但烏黑鞋印處處。地面上該是有零零落落地鋪上一些塑料防滑墊,也是污印斑斑。

而儲物格七零八落地,有些是打開了,有些是緊鎖著,那種狼藉的場面,有些像家裡被爆竊一般。

而且,是有一些裸漢在那兒抽著煙,那種瘴氣特別污濁,特別劣質煙噴出來的煙特別的臭。

這些裸漢,就有一種勞工的模樣了,有些是瘦骨峋嶙,有些則是腸肥腦滿,總之就是超乎標準體態,或遠低於標準體態,又或是帶有些紋身的花豹。

我找到了我的儲物格,馬上脫衣準備沖涼,我想將自己躲在這儲物格裡。

我裸著身體,化成他們的一部份,雖然我的樣貌是那種典型的東南亞人,肯定不比中國人那樣普遍的白晢肌膚。

原來所謂的浴室,就是一個如小客廳般的花灑淋浴區,無間隔,燈火通明之餘,也因水氣氤氳而顯得迷朦起來,至少有5至6個花灑可供使用。

而那兒也有一張如同廢置的躺檯,我想是供搓澡而用的。

在淋浴區的後端,就是一間熄了燈的汗蒸房。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與適才那位鴨舌帽男生並排站著。這時的他,已一絲不掛站在花灑下。

我偷瞄他的肉體,他該是天生瘦子但中年發福,所以挺了個恰恰好的肚腩,不至於梨子肚,但也是有福泰之狀了,在寸縷不掛的情況下,完全看得清光了。

當然,還包括他身上的體毛,如我所料,是一個毛茸的熊,兩乳像是野生叢林般長了一堆毛,從胸毛延伸到肚臍之下,更是一片翻墨瓶似的雜草叢生。

但是,他全身這麼多毛,頭頂卻是頂得一片光──這也是中年男人的現實寫照。

我望著他的小屌幾眼,就覺得「嗯 原來是這樣」的那種感覺,沒有輕視,也不會太重視,就是非常平常心地觀望了幾眼。

然而再望多幾眼時,由於我們如此地親近,我竟然發現他的下半身出現一些變化。那條細幼的小屌,開始像吸血的水蛭一樣漲大了。

我沒甚再理會,逕自完成我的沖涼儀式。而即然大家都全裸了,我也順便在打量巡察全場的情況和質素是怎樣。

因為我發現漆黑的汗蒸房真的人影幢幢,我該要啟身完成我下一段的探險了。

沖完涼之後,我動身到汗蒸房裡去。

一置身入內,你才發現原來你彷如進了地球的核心。因為這裡奔騰著的是看不見的性的火焰,儘管你是全身濕透的。

裡頭真的像個小舞廳,我可以聽見有人喘氣,有人嬌吟,隱隱約約聽到一種啜麵食式的呷食聲響,還有聽到一些澎湃的肉撞啪聲。

但也實在太漆黑了,我的瞳孔瞬間無法適應,只覺得自己落入一個聽覺世界。像一個獵物掉入一個滿是古木參天覆蓋的荒山野林,我只能本能地伸手摸索。

然而只是一臂之遙,就可以摸到另一個男人,每個都是裸體,再往下探,就可以掂量到這些男人臭皮囊下的精力最旺盛的一具器官。不論是粗的幼的直的彎的,一律可以在掌心上摸捏搓撚。

而且,這些濕透的裸體,有些你還感受到他們的高體溫輻射熱感,散到你的身上。

漸漸地,我「開眼」了。我可以目測到底汗蒸房裡大概有多少人了。

現場該是有至少20人,而且各自站著圍合成成群成堆的。有些人是搭著肩,有些人則蹲下來,進行著一種祭禮似的儀式。

在這樣的場合,全場黑漆漆的,身材已不重要了,即使我該是全場練得最有肌肉感的人,但是一切都打回平等競爭的平台。而即使長得較為俊俏的,在這兒也只是一爿輪廓,一弧身影而已。

每個人都變成了黑影。每個人都沒有了自我。每個人都合為一體──肉念上的一體,就只有一個目的:發洩。

地面上還有一根水管在噴著水,以便持續地沾濕地面及降低汗蒸房內的霧氣,它像被硬抓上岸的泥鰍掙扎亂蹦著,但也像人人隱形的情慾尾巴,就這樣四處蔓延著。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