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7月13日星期三

沙央椰漿飯(一)

我儘管叫他是「椰漿飯」,第一,他是馬來人,椰漿飯是地道的馬來食品,最具馬來風味代表性;第二,椰漿飯是份量大而油份重,但還有帶著一絲絲椰漿的香甜(我還記得第一次時他那份熱切的需索,有一種飽膩的感覺)。

而椰漿飯總喚我是沙央(Sayang)……那我是他的甜心嗎?

但他說,他像一個乞求者,每次都在求問我幾時有空去他家找他。

每次聽到他這樣的話語,我總是答不出來,那份猶豫與舉棋不定,讓我知道我對他有一份虧欠。

他剛才作出了同樣的投訴:我很少撥電話給他、我一直撥不到時間「帶」他一起渡假、我沒有帶他一起健身。

椰漿飯在我每次臨走前都說,他感到自己像一個妓女,他又說自己像我的一個情婦。

(我竟成了嫖客?可是我沒有付錢的,嫖客的說法不成立)。

椰漿飯前天在我的胸口嚙了一口印記,說要給我一個Love Bite。這是我平生第一個LB。

我以為愛的痕記是淡紅色的,可是細細地看,那是一個沉烏色的印,像抓傷的疤痕。只是兩天,就漸漸消褪了。

用嘴巴撮成圓形啜吸肌肉,形成真空狀態後可導致皮膚底下的微紅血管破裂,繼而會衍生出微型的溢血現象,這就是所謂的Love Bite了。

可是面對著這塊痕記,我覺得那是椰漿飯對我錯愛的疤痕。

***

今日是週三,戲院有折扣價,還有連串強勢猛片一直在播廣告。我在今午完成手頭上的任務時非常空閒,想到許久都不曾看戲了,很想找人來陪伴我一起去看戲。

我撥電話給人,但許多人都看了最近新上映的電影,他們不要再作第N次的觀眾。

因此,留下我一個最寂寥的觀眾。

如果椰漿飯真的是我的男朋友,我應該找他出來陪我一起看戲。可是我沒有。我總怕有一雙雙眼睛,在沉暗漆黑的戲院裡,看見我與一位馬來中年人形影不離。

我沒有自豪的感覺,原來我自己是那樣地膚淺。我與他的交會點,只是床上,我們的溝通只是肉體語言。

椰漿飯要的似乎不止這些。他要我成為他生活上的伴侶,還有他失眠時可摟抱的一個安眠抱枕。

我感到真正的矛盾。我能付出這樣多嗎?公平交易的法則,是give & take,我取其肉體,可是我付出不了自己的靈魂。

4 口禁果:

r. 說...

這讓我想起朋友下午對我說,他覺得我和某位體育老師的關係就像你和椰漿飯的關係。體育老師也想我能當他的抱枕,然而如果是那樣,或許他可高枕無憂,但我卻得在他的鼾聲中度過每個失眠的夜晚。而他沒有我這個抱枕,大概會有幾個睡不好的晚上,而我則能從空曠的單人床上換來完整的睡眠。值不值得呢。
九釐米有你,你有椰漿飯,我有體育老師,不過我還沒找到九釐米。

yong 說...

i love ur blog !
this article reminded me of my best friend too......
'nasi lemak' also ; )
i love the way you explain why you not going to watch movie with him...
same thing happen to me... ... ...
it is weird but that true...
miss him a lots........

Hezt 說...

YONG:其實回頭看,這已是我4年前的文章與心情故事了。我幾乎忘記了我彼時的心境。

謝謝你牽引著我,讓我回首,驀然地。

yong 說...

just keep the sweet part in your heart... ; )
cheer up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