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2月14日星期三

沸點

前年的情人節,我還記得自己在出席一項晚宴后,去約見一個新加坡來的漢子。后來我們在酒店相聚與分手,我在酒店樓下大堂與他說「再見」后就沒有再見了。不過當時我們沒有脫褲子,因為整個聚會只是在一家餐館,然后在酒店大樓而已。

去年的情人節,當然那時是與椰漿飯一起過……歷歷在目,重讀去年今日的心情時,像看著立體電影。我會奇怪為什麼記憶會承載著這樣多的東西?今年椰漿飯又與哪個霧水情人一起過?

可是今年的情人節,我十二小時是在公司裡渡過。那位經典女上司早上對我說,「你在開會時做那個presentation時有提到一個字眼,唔,我覺得有問題。」

「什麼問題呢?」

「你用的字眼太深奧了。你應該口語化一些。」

「我覺得那是一個相當口語化的字眼了,只是沒有太多人用吧。」拜托啦你的語文水平和辭藻不強聽不懂就不要企望別人與你一樣低下平好不好?我不是要曲高和寡但也不至于要做像你一樣的庸脂俗粉!

然后我看到九厘米先生,他今天回來辦公室。我的怒火又來了,他在七情上面地談是論非。接著又見到達夫對我的指示愛理不理,給了他一份文件后,竟然理不理地說不知擺到哪兒去,不負責任的態度簡直不將我放在眼裡。我大動肝火刷了他幾句后,我在下班時才發現沒有多少個下屬敢走過來和我說話。

原來,我在他們的眼中,我在發脾氣了。

可是我不能討好所有人,我只有專心地討好我的工作。工作還有一大堆,我不知我是否能趁農曆新年收工前處理完畢,可是文件是右手搞掂后左手來另一堆,這種生產線上的業務,你如何能停止下來喘氣?

后來,就下班了。夜間的吉隆坡沒有一絲涼意。這是一個讓人抓狂的天氣。回到家后姐姐又與我討論一件家居出狀況的課題,她覺得很棘手,從A到Z說了一篇后,還做了很多假定狀況,不知怎樣應對。

我就建議不同的方案,她說,「可是…如果…」

我說,「可是,如果你說的『如果』不會發生,那又怎樣?」

「可是,我們總得要設想,我是為這個家付出。我知道你怎樣想,你總是那樣不屑一顧地…」

我說,「為什麼你也主觀地將你所想的,就當成我怎樣想?如果我不關注這件事情,我也不會坐在這裡聽你說話。你假設這樣多的狀況,我也可以假設很多不同的狀況,最終可能什麼也沒有發生。我的意思是,如果面對不同的情況,我們總得有辦法來解決的,許多事情可以彈性處理的。我覺得你太過杞人憂天…」

我一邊說話時,姐姐也一直想插話搶白,最后她說,「有一些事情我們總得能預測到的。」

「但是你不能預測風險啊,每個可能性都有風險,你怎樣可以預測所有的東西?」

「你看你,剛才你說話時好像要吃人這樣。」姐姐說。

「我不是一個演說家,不能將所有的話都說得很動聽,還配上合適的表情來取悅聽眾,我只是將我的point說清楚就是了。」

她最后又囉唆了一大堆說出她對我的主觀看法,聲稱覺得我看不起她,不敢與我說話等,又說自己已不是當年愛好管事的姐姐了,越說越離題了。我說,「那似乎是第二層次的問題了吧!」

我們的談話沒有戛然而止,不過還是結束了。我回到房裡,覺得我今天整個流程都很混亂,即使在家時,也得像開堂授課一樣地說話。

2007年的情人節,我覺得我的人際關係跌入冰點,但是我的負面情緒高漲到沸點。為什麼情人節一定要標榜幸福與甜密?為什麼情人節一定要兩個人過?為什麼一定要將2月14日詮釋成滿足愉快的日子?

10 口禁果:

徘徊 說...

情人节倍感孤独。
唉,我也是上了一会网,没有多少个人在QQ群里,只能一个人去家对面的沐足店了做了70分钟按摩。

nicholes 說...

我在這個情人節里認識了不少網友
當然都是在聊天室內聊
一大堆你是不是top或bottom或體毛或男人或身高體重帥哥什麼的字眼一直在我的腦袋我的手指我的電腦鍵盤上縈繞不停
我重復着回答初相識的plu網友千篇一律的問題
也重復着發問處相識時問他們的千篇一律的問題
好無聊的一天,越聊越寂寞的一天

Hezt 說...

徘徊:你上回不是告訴我,你已經有了BF嗎?家對面就有沐足店,連歇腳的地方也那麼方便,不是也很幸福嗎?

stevie 說...

People,

Life isn't always happen to be as what/how we want it to be, well, that's life. As French man says "c'est la vie".

傑爾1102 說...

豬您新年快樂咯2007~~
心想事成~


Ps:其實沒有什麽企圖的啦~
只是想留言給我曾遊覽過的博客主人
你給我的感覺真的很像nicholes

Hezt 說...

傑爾1102:
我像Nicholes?唔…謝謝你給我這樣一個讚美的企圖,奇怪的是,我也覺得Nicholes像你。我們應該請主人翁Nicholes出來評評,到底誰像誰?:)

IceAce 說...

你在情人节吵架,我未尝不是,跟一个幼稚的万人迷吵,不同的是他有很多FANS很支持他,我只是一个人而已。
有些时候很多人都是不讲究问题所在,而是只讲究面子或自己的喜好来判断,问题的本质已不重要,它只会变成一种作情绪发泄的道具。
我也是跟我姐姐开始有距离了,因为我们遇到的人不一样,使到我们之间的世界也开是分离,话题不一样,观点不一样,自然争执也会开始多了。
一个人永远不能了解别人的问题与痛苦,除非他自己也尝试过那种滋味,不然的话再多说也没用。

Hezt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nicholes 說...

我誰都不像!
我像我自己好了!

koonlim 說...

你好,無意見在網上找到你的部落,好奇心驅使之下溜了進來。很喜歡你的文字,乾脆俐落卻不乏文學的味道。知道你是同性戀者,我並沒有任何意思,只是很欣賞你的剖白,想交你這個朋友。我是芙蓉的女生,23歲,文字工作者。寫部落也好幾年了。真的很喜歡你的文字。尤其這一篇,我從你的文字中看到了自己。我也是為了工作,不曉得討好人的那一種。對了,我的部落是http://cblog.cari.com.my/index.php?action/space/uid/50135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