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8月21日星期二

天涯人

我這幾天起來時,總是怪夢連篇,深深地烙在自己腦海中,揮之不散,縈迴心頭。我希望可以找到解夢的方法,可是連找不到一個脈絡連接起來,這些夢境似乎在告訴著我一些生活難題的提示。

我只能說,自己的睡眠素質不好。

我的床是臨窗而倚。夜來風雨聲,這幾天都是遭夜半的夜雨吹襲而醒來,在睡夢中將窗關上,然后再倒頭睡下。

然后,醒來時,會有一種嗒然的惆悵。為什麼天氣那麼地寒冷。為什麼醒來時是孤獨一人的冷被寒枕。一朝醒來,卻是千古悲秋。

我不能不想起在椰漿飯家裡醒來的時候,有時會想起他枕在枕頭上的手臂,觸摸起來的質感,或是陽光照進來時的溫熱,又或是看著他為我熨衣服,或是在倦眼惺忪時他吻著我的額頭說,他要上班了,記得弄熱著早餐自己吃。像一場夢一樣,迅速地停格,又快速地閃過。

反而,我們怎樣在床上瘋狂浪叫的感覺與心情,卻漸漸地淡下來了。

然后,我又記得他要我將他的家鈅匙交出來、還有他對著他的前男友說著手機的樣子,還有我怎樣將他最后一次的電話一個按鈕間滅掉。他從此就消失在我的世界裡。

我只用記憶去懷念他,用仇恨去埋葬他。

昨天亂按電視台時看到張曼玉的一個訪談,她說最重要的是「活過」。她也說她的愛情觀很簡單,只要兩個人一起做晚餐、一起睡覺、一起醒來。

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情調是很愜意的,但簡單得來,我們卻無法達到。



然后,九厘米先生真正地脫離我的世界。我在三年前祈禱時,說如果我有三個愿望的話,我希望他會消失在我眼前。

現在,他真的消失了。

我並沒有再聯絡他。一想到他的名字時,浮現出的是他的樣子時,我覺得全身一寒,雞皮疙瘩,可能心理上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屈辱,在生理上那一顫抖來襲時,汗毛要全豎起來保護自己,讓自己取回一些溫暖。

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走過的路途,竟是這樣曲折幽微。如果我當初沒有意亂情迷,可能我不會對世界多恨一個人。

他也不過是健身中心裡,或是三溫暖裡的霧水情緣,又或是同志圈裡典型的人格縮影寫照。

只是為什麼人際之間要放得如此輕微、萬事之間竟是如此虛渺?

九厘米先生后來有一次在同事都出席的餞行會中,他將適合我的飲料遞著給我時,叫了我的名字一聲。

我已沒有勁力去回望他。但是,我會記得他這樣叫著我。因為,我們已沒有真正地呼喚過對方的名字很久了。

當然,我相信我的名字在他的唇齒間,已成為他的一個笑柄,成為他征服他人的一個話題。



今天早上我對母親談起昔日的一位舊朋友。我提及為何與這位朋友不再聯絡,主要是一小樁的錢財問題。因為當時這人事不得已要求我代工為他辦一件事情,他承諾代工費是數百令吉,到最后諸多推搪不了了之。我有追問,但苦無答案。

然后,他就不再聯絡我是逃避我?我也不知。,我也亦然。我想如果是幾百令吉可以看得出一個人對金錢觀與對友情的看法的話,這幾百塊錢是花得值得的。

母親說,怎麼沒有聽你提起這件事。

有太多太多的人與事都無疾而終,我真的不愿提起。我就想起昔日種種的情事。這包括一個只與我承諾要情訂「終生」,但在48小時內燃完熱情的男生。我到現在還未將這故事寫出來,似乎都提筆無力。

我想到為什麼我每一段故事都不得以善終。對于這樣的結局,我感到歉然,我也感到內疚。

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想法。我總找不到一個最完美的句號去放在應該結束的地方。

我那天泊好車子時有想過去找椰漿飯,好好地說明我們分手吧,讓我瞧瞧他現在是過得怎樣。或許他已新歡連連痴情忘返,那麼我也甘心死心,就狠狠地將他連根拔起,哪怕那會刀剜般地痛。

但是,我又怕那一股疼痛,眷戀的又是那股薄弱的醉生夢死。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怎樣與自己的過去、傷心的回憶與遺憾告一段落。在一段曲折迂迴的句子放句號,也真的是一種叡智。

3 口禁果:

傑爾1102 說...

歌仔都有得唱~
同是天涯淪落人
在這傷心者通道上同行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再度再度苦淚~
Hezt同路人總會各各東西~
熱情後退你依然是你
我依然是我~我們彼此間都沒有糾葛~
這就是情感的殘酷~歎人生無常~

Lifebook 說...

What had past just let it be... keep it as a memory. It is part of life.

Simon Jim 說...

那天在臉書看到朋友轉載張小嫻的幾段文字
要忘記舊愛,只有兩個方法。新歡和時間。如果還是忘記不了,原因只有兩個,新歡不夠好,時間不夠長。

說到張小嫻,就讓我想起坐我後座的一個女同學。高三那年,出現了班對,令人心生羨慕,於是和她曖昧了起來,也因此分享了很多彼此的喜好,而接觸了張小嫻,記憶中我送了她三本一套的3個Acup的女人 (以前覺得a cup其實也可以拿來說男生,但乳牛當道的今日所有cup也終於適用與男生身上了)她幾乎有所有張小嫻的小說,我也就看遍了張小嫻的短篇、長篇,那是除了衛斯理系列外,我看過最完整的小說系列了。我們會談論人物中的八卦是非,還會因觀點不同而鬧彆扭。是一段那些年的回憶。也讓知己驚覺,除了性事,我是有和女生曖昧甚至拍拖的能力的。
就像很多的班對一樣,一同升學的,撐過幾年。沒一同升學的,幾個月就無疾而終了。說起來班上的班對,沒一對修成正果,包括我這早不被同學看好的非班對。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