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8月18日星期六

Package & Context

有一陣子,我覺得自己的視覺生活是很肉慾的。肉慾的詮釋不是要進行一項行為或活動而已,但是牽涉到不少肉體的東西。

明確來說,是男人的下體。但在肉慾的背后,讓我體悟到更多東西。

首先,去健身中心時,你會看到很多人在一件小背心下,袒露出他們苦練過的堅實肩膀,還有突挺的兩爿胸肌,甚或是他們在仰躺舉重時,熱褲會揚起來而看到褲襠裡的東西。

然而轉個腳步來到桑拿室裡、浴室間裡時,你會見到更加原始的畫面,他們愿將自己僅有的毛巾除下,然后躲在沖涼間格的簾幕后,若隱若現地將自己如同擺列品一樣展示著。

他們將充賁漲的陽具,硬挺著,像把一隻梅花鹿的角切割下來移植在自己的下半身,儘管是傲枝獨立,但那樣地囂張狂野,也毫無生氣,因為你會覺得,不論是以什麼角度仰首或是千形百狀,那根陽具是虛假的,那是佯裝出來的張狂。

那根在指掌裡搓揉著的陽具,其實是一個工具,是他們在展示著自己的陽剛的工具。

可惜,那不是一條武器,他們以為每個人見到他們的工具,就像見到武器般屈服嗎?

然而,不管是一個全身瘦削的排骨阿炳,或是渾身是脂肪的滴油叉燒,甚至是一身暴漲肌肉的乳牛,挺著這樣的單角梅花鹿陽具,那真的是很肉慾的視覺畫面。

肉慾到會讓人覺得,為什麼會如此不協調,甚至是怪異?然后就會燃起你多望幾眼的沖動──因為他們的陽具,在視覺上與他們的身體肌肉、脂肪不成正比。

例如一個晃著肥肉的滴油叉燒,他竟然會有一根結實的陽具;一個似乎毫無元氣的瘦骨嶙峋軀體,竟是殘菊仍有傲霜枝;而一個肌肉結實的龐然乳牛,卻掛著一根不顯眼的小尾指。

當然,這只是他們的身體結構在某一時機所表現的畫面。他們的陽具多半是懸吊在褲襠裡的,總不是成天倒晚都如此猛漲著來散發性訊息吧?



所以,在一個人進到廁所裡小解時,你就會看到很多更有趣的畫面。

例如,我在公司的廁所裡,就涉獵到不少這樣的春光乍洩。平時與你交談有交集的人物,他們一解下拉鏈,掏出了工具,對著尿盂時也會對著你說話。

我的目光就會很肉慾地,瞄到了他的下半身,會進一步了解他們的身體。

有一次,又有一個平日我覺得蠻帥,但帶著一絲憨氣的小伙子走進來,我就瞥到了他另一套傢伙。

我需要強調的是,我是無意中看到的,因為這小伙子的站姿很奇怪,他是立足于尿盂前的五十公分距離小解,在這樣寬敞的空間裡,他是不打算遮掩他的傢伙。

所以,我就看到了那一幕,他的陽具像一個溫柔的小綿羊般,如此順貼,拈在指頭尖時,你幾乎分不清是指頭,還是龜頭,因為它還是擁有一層包皮裹著,也因此蓋住了棱角,而帶著一絲纖柔。

我是有一絲絲的驚訝,原來這小伙子的傢伙是babydick。而他與我的預期情況是有出入,他應該擁有比較「大規模」的傢伙,而以他當時如此的狀態來看,即使有生理變化,該不會是翻天覆地的大伸展…想著想著時,就變成很肉慾了。

后來我也漸漸地想起,在許多人的傢伙在「一般作業」的情況下,也不是babydick那般嗎?但這都是因人而異。

然而我會進一步地想,對于這些日常生活中接觸的同事,我們是互相認識的,只要聽到聲音,或腳步聲;就知道他的身份。只要聽他述說著某事的觀點,就可以知道他有著什麼樣的想法。

有些,甚至讓你摸透了他的思想與靈魂,在某一個程度上,當你掌握到一個人的價值觀或性格時,他就是赤裸在你的面前了。

所以,他們的下半身是怎樣的結構,只是一個非常額外的裸露。他只是增添了我對于他們另一層的「體認」。當然這些對他們來說是無傷大雅的,只有對于同志,才會化成另一番肉慾的解讀。



可是,話說回頭,在健身中心裡,招搖過市的孔雀開屏,你完全不知道他的身份,沒有聽過他的聲音,不知道他的思想想法,你不知道他在日常生活中,是怎樣的一個人。

他們是如此陌生的人,但是他們卻對著陌生人展露著自己平日躲藏的軀殼,他愿意攤展出來供你認識的,就是那一斤兩血肉;而非整個配套的他。

他們要別人認識他們的地方,就是從下半身的尖端開始。但他們完成射精時,又像一根萎靡的陽具一樣將自己收縮起來。

所以,不論他們是滴油叉燒、龐然乳牛或是排骨阿炳,他們愿意攤開給他人看到的,只是千形怪狀的陽具。

這也是為什麼每個人都說同志情慾是如此虛無飄渺。因為,我們的互動,不是配套式的。



不管怎樣,每個人都選擇配套的。當一個同事或一個認識的朋友是怎樣的性格,我們還是接納他的整體,(即使那是一個你對他存有性幻想而他卻只有一根babydick的男生),而非只放大他的缺失。

相對的,配套理論有時無法套用在這些健身中心的春光艷遇,因為你可能碰著一個很驚心動魄的乳牛,但是你無法接受他只有一根不起眼的小傢伙。

又或者,你瞥見一根混身是勁的陽具,但你赫然驚覺原來這人滿是蒼老頸紋的阿伯時,你會掉頭離去。因為這不是你要的配套。

因為,你只拾到一片拼塊,而不是整個配套。

我想,我真的是配套主義。我的選擇套餐是,擁有至少半乳牛型體、勁道充沛的「工具」,這是床上情人的肉慾條件;但生活伴侶的條件則複雜得多了,因為我在乎的不只是一具軀殼,而更是一幅有智慧的靈魂。

當然,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完整配套,我已從過去年少無知的我,調適過來去接受缺了幾角拼塊的配套。(是的,我碰過不少babydick,但我仍然從容接受與享受)

也因此,我在這裡寫下了如此多荒唐的故事。所以,配套主義只是理論,實踐時,只能如此破碎零殘。

3 口禁果:

n70 說...

Yes, I am same also, it is babydick before erect. If needed, it can have a big changes. hehe....

It is true that, sometime we dare to nude infront of stranger but not our closer friend or colleagues. I am one of them...hehe..

Charlie 說...

人類就是那麼現實,總是要尋找一個十全十美,完整的配套,幾乎肌肉與外貌好像完全脫離不了.
也許平凡的我,沒有像大多數的同志,有肌肉般的身材,只有普通的臉孔.幾乎很難尋找自己想要的同伴.

Hezt 說...

n70:謝謝你的坦白。我明白你的處境:大丈夫能屈能伸!:)

charlie:是啊,所以我才覺得乳牛主義已成為強勢。

我們是否要為乳牛干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