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8月28日星期二

十五十六

剛與一位中學舊同學呂培喝茶回來。我與呂培是那種三幾年在舊同學喜酒時見說一聲「嗨」,然后「拜」的互動。

由于他要求我為他代辦一些事情,所以我們這次的喝茶,除了正經事,也有機會敘舊。聊著聊著,我才知道原來我與他之間在中學過后就沒有聯繫了,完全是斷層的那一種──我不知道他后來到海外升學,然后回來后在從事什麼行業。

過去曾經擁有的,只是微風往事。段段前塵記憶彷彿拂過鼻尖后,只剩下涼意。

呂培說,中學畢業后他選擇到私人學院深造,當時與幾個校友一起到那間數一數二的名牌貴族學院,就是唸創意科系類的課程。

他點了幾個名字,恍惚間,我才記得原來還有他、他、還有他。

包括一個我對他很有好感的男生。

我竟然不知道這名男生,榮熙,也到那間學院深造。他的名字在呂培的口中說出來時,像一個憑空而降的跳傘兵一樣,降落在我的廣漠記憶。

榮熙就是那種有些像獨行俠的學生。他長得不高,但很精壯,然而有一股傲氣,他似乎自覺自己的才情,也自覺自己擁有的是哪種特質,包括繪畫的才華,你可以從他的眼神中感覺到那股優越感。

我記得初中第一眼看到他時,就會有一種不能停止張望的沖動。我想我當時每個眼神都是深意的凝望。

可是,很明顯地他不是同志。他有自己的想法。后來我們同班幾年,因座位的關係,都有聊天互動,可是不致于到那種放學后還撥電話的朋友。我們就知道對方是不同圈子的人。

他在中學畢業后,就完全消失了一樣。

沒有在相熟的舊同學前聽聞、不曾在街頭碰面,甚至沒有向他人打聽,就是因為有意無意地淡忘他了。

呂培對我提起他與榮熙是一起升上學院時,我就很好奇,榮熙的家境清寒,他怎會有財力支持他選修這門經費昂貴的科系呢?

呂培說,榮熙真的捱到很苦,家住人民組屋,空間不大,做功課時就得佔完整個客廳,家人就一起看著他做功課。

后來,他們畢業了。榮熙千辛苦去了英國唸書,家境相對良好的呂培則到了南北球的一端。
我問:榮熙現在怎樣了?

「他畢業了,工作很順利,剛在當地結婚了,娶了一個華裔新娘。已經有7年沒有回來馬來西亞了。他也打算不回來了。」

7年了。

原來他在英國安居樂業了。我想像一下他現在變成什麼樣子──還是有那股帥氣嗎?從之前英語不流利的傢伙變成滿口英腔的紳士嗎?

他已換了身份,但我對他所觸及的身份是遙遠的回憶,現在的他是我感到陌生與神秘的。我們過去共擁的一個脈絡──校園、學校老師,現在是彼此微小的關連而已。

呂培說,榮熙與另幾位舊校友因為捱過太多苦日子,到海外發展后際遇不錯,待遇當然比大馬好,所以紛紛留守當地落戶了,是苦盡甘來的回酬。

我想,我沒有機會再見到榮熙了。

有一些黯然。但聽到一個自己很響往的男生過得很好,會感到舒慰。闖蕩與耕耘的故事人人不同,一想到自己時,覺得自己的人生未免太掃興了。



后來,我們談到其他舊同學的際遇。有很多是小時了了的個案,有些則是未婚生子,有些則是改頭換面了,呂培也讓我知道,他當年暗戀幾個女同學是誰。

我們聊起一個在初中時突然輟學的女同學。那是一個成績頂尖的學生,但在偷嚐禁果后,匆匆退學結婚。之后消失校園了。

我還記得她小學時那種慧黠幹練的樣子,我一直相信這名女生是做了糊塗事,如果她繼續用心上學,她將是一個優秀生。

我后來陸續聽到她的消息。對我轉述的朋友,包括呂培都說,重遇回這女同學時,彼此都很尷尬,也沒有交談。

這女生現在是做著藍領階級的工作。

呂培說,「她的孩子都很大了。而且聽說生了很多…」

當時她懷孕時只是初中──我心裡在想著,那麼,她的孩子現在豈非已15歲了?

我與呂培同時「哇」了一聲。呂培說,他現在還是一事無成,可是我們的舊同學已經擁有15歲的孩子了。在那一剎那,都覺得這是一個很遙遠的事情。

呂培似乎別有用意地問我:「你也不打算結婚了吧!」

我說,「是啊,現在太忙了。」

15歲的孩子、家庭與婚姻,不曾出現在我的人生規劃了。沒有成家,只求立業而已。



林森也對我談起他最近碰到了中學時的老師。他說,這些老師樣貌不變,而只有學生認得老師,老師無法認得學生。

當然,那是90年代初的事情。青春期的男生變化是天翻地覆的。我們現在更是滄海桑田。

但是時空的距離有多少呢?現在的我與初中的我,是怎樣的一個距離呢?

我用2007減1991,是16年。那是日曆的數字差異。初中時的快樂痛苦與青澀無知,原來是16年前的事情,只是一個鼻息,只是一個眨眼,就流失跳躍了,但感覺歷歷在目。

然后,在這幾年裡卻過著像小說般的人生,為自己的理想殉道,為自己的幻想流浪。

過去熟悉的人與事,變成了沒有意義的數字與名詞。

如果30歲是一個定點,回頭一望是15年,我的人生是走到了一半。15年是一個跳躍單位的話,我再前瞻時,是我的45歲。依照世俗的職場生涯割劃,應是我退休的時候了──但是那是否是我享福的時候?

到時,我會在哪裡?我那時可是理直氣壯地說,「想當年啊…」

囤積的第一個15飛過,鏡頭拉遠后又拉近,第二個15年再飛過、一點一點,有些色彩,有些重量,再一個恍惚,就咀嚼著更深的曲折。

過去曾經擁有的,只是微風往事。段段前塵記憶彷彿拂過鼻尖后,只剩下涼意了。


獻給小巧子、大釘、林森、二色老馬

4 口禁果:

Yukimachi 說...

我认识呂培和榮熙吗?猜来猜去也猜不到。还有林森、二色老馬?希望尽快能偿还欠你的回信。

IceAce 說...

如果说到中学同学,说实在的我不太想见他们,从中学开始他们的想法和智慧带给了我太多的不满和辛苦。
我最后一次去的同学会是在3年前,也就是在他们带我去那些拉拉舞庭之后的一次同学会,我发现他们毕业后思想和智慧也没有改变很多,可能他们很多都只是劳工阶级(虽然赚钱多过我),我也跟他们没有什么话可以说。而那些我以前爱慕的同学。。。也因为他们的身份和想法而不再有什么遐想。

Hezt 說...

yukimachi:你肯定認識呂培、林森、二色老馬。:) 呂培還叫我問候你呢!

iceace:這些中學同學其實也有帶來一些美好的回憶吧。我到現在還記得一些同學在班上的位置…

匿名 說...

hi hezt:

i've been reading your blog for a while,,, i have read all your journals and it is quite fun to kill time,,,

and i think i will keep reading it while i am in malaysia,,,

erm,,, according to one of your posts,,, you said: rarely to find out a NICE MANDARIN blog to read, especially some malaysian local blogs,,,

so lately i found two blogs which are in mandarin and they are just nice to read in my eyes,,, i'd like to introduce them to you,,, hope you can like them too,,,

one of them is: http://iloveleo.blogspot.com/

and the other is: http://www.divisty.com/ (this host got his own BBS as well which is for mandarin educated people in malaysia) i have seen him in gym for many times,,, quite mascular n cute,,, okie,,, i've said too much, right?

maybe you've read these two blogs already,,, but still,,, i just feel to let you know,,, maybe you can make more friends,,, to communicate better?,,, who knows?

if i bothered you,,, sorry for my enthusiasm,,,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leave a comment here and i hope it will be useful,,,

it is not about "advertising" or something,,, personally i dont know them in the reality,,, i just feel like to do this,,, to let you know someone out there who can make friends,,, comunicate with,,,

:) cheers!

merman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