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9月22日星期六

別消費你的同志朋友

我真的遇過不少直佬或異性戀的朋友,與我談起他們有一批同志朋友。他們一邊談論著這些同志朋友,對我誇讚著這些同志為人很好、與常人沒什麼兩樣。

這些話語,也是我在讀娛樂新聞時,一些欲蓋彌彰的同志藝人歌星時常用的一種掩飾,聲稱自己認識到很多很交心的同志朋友,以顯示自己的豁達與包容開放。

當然,前提是我並沒有真正地pecah過,在這些朋友的面前直言,我就是其中一份子,不論他們知道與否。

其中一個學術派的直佬朋友說:「我認識很多人,我對事物的看法是很多元的,包括我明白同志的心情是怎樣的。我知道他們怎樣想事情。」

另一名女性朋友則說她被蕾絲邊「追求」過,最后落荒而逃。

有一些麻甩佬則以炫耀的口吻般,透露過自己被男同志動手動腳等,然后聲稱自己有「慧眼」,可以分辨出誰是同志等。如阿活。

我所遇過情況是,這些人是沒有帶著任何批判色彩來述說著自己的同志朋友,他們的要突顯出「你是gay,I’m fine with that」等的調調。當他們聲稱自己有同志朋友時,這可意味著他們是追求多元化精神、尊重他人的為人品性。

我還記得幾年前,有一位女同事對我悄悄地耳語,她當時說,她有一名認識多年的男性朋友對她出櫃了。她對這名男性朋友的勇氣很光榮,也很意外這位朋友看起來沒不妥然而卻是只愛男人的同志。

當時我問她,為什麼她要對我這樣提起?

她說,她從未認識過同志朋友,那位對她出櫃的朋友是第一位。

如果當時我與這位女同事是朋友階段的話,我則是她不知道的第二位同志朋友。

但是,當時我覺得她給我的感覺是,她不是為那位出櫃的朋友而感到光榮,而是對自己的生活與朋友圈子多了不一樣的人與事,而感到榮耀。

或許,她將自己的同志朋友名單是一種獎盃,可以在談吐間當成櫥窗擺飾一樣地說出類似的話:

「喏,我有認識到同志,他們告訴我說,原來男人與男人是插肛來性交的…原來同志不一定是娘娘腔的 …」

一切有關同志的話題,在這些人的口中,只是淪為話柄或笑柄,或是言談的「味精」,其實這些同志八卦課題,是思想上的糟糠。

同志朋友,成為這些圈外人在知識認知裡的一個很好玩,很新奇的「動物園」。

然而,你可以知道當一個人刻意強調自己在同志朋友中探索到什麼新奇事情時,你有時可以了解到他/她的愛情觀是那麼地膚淺、對性愛、身體的認識是那麼地薄弱、對感情是那樣地輕浮、對真正的愛與人的尊重,有那麼深的謬見。

事實上,這些人覺得自己的人生與生命豐富、有了不一樣的光彩,因為他們接觸到不同圈子的人。

但對我來說,認識到一個同志朋友,不需要大驚小怪或四處宣傳,這種話語等于:「各位,我今天剛認識到一個用左手寫字的人!」、「各位,我今天認識一個姓黃的華人。」

這真的是很可笑的。

當人們對一種未知的事實處于混沌的狀況時,或接觸到小眾、少數群體時,就會擅于區隔別人、標籤來簡化自己的認知,這是相當可悲的,因為他們忽視了世間繁雜的存在。

或許,當你今天聽到一位朋友對你說,他終于接觸到一個同志朋友時,希望你可以用「哦,原來你認識到一個用左手寫字的人」來回應他,除了讓他覺得自己是無知地大驚小怪,更重要是,同志與非同志之間,並非什麼大不了或大異同的事,更不需要消費同志話題。

現在,我選擇不會再向其他再好的朋友來公佈自己的身份了。即使他們已知道我是誰,知道我是佯裝,可是我覺得沒有理由來出櫃,就好像我沒有理由告訴你我上廁所時用的是什麼牌子的廁紙一樣無聊。

更重要的是,我也不想讓自己成為別人口中的話題消費品,讓自己蒙受不必要的傷害與麻煩。

13 口禁果:

直人 說...

"你可以知道當一個人刻意強調自己在同志朋友中探索到什麼新奇事情時,你有時可以了解到他/她的愛情觀是那麼地膚淺、對性愛、身體的認識是那麼地薄弱、對感情是那樣地輕浮、對真正的愛與人的尊重,有那麼深的謬見。"

纯粹讨论
当你为同志申冤时
在同一时刻
你何尝不是带着主观的认知去看直人?
难道只有同志才懂真爱?

Hezt 說...

直人:ok。我也是純粹討論。很感謝你提出你的問題。但是,你的問題似乎是質疑我的立場是主觀與否,而不是我所提出的疑問的本質。

每個人對一件事有看法時,就是帶有主觀的成份去認知,這才有立場。所以,這是不需要質疑的吧!

我在此反映的,是一部份直人的看法,或許真的有很多直人由衷或公開地接受同志,我不知道。因為我不是在這裡做科學研究,所以無法詳細舉證。但我在抽樣式地抓到一些浮光掠影,就是一些直人的佯裝與偽開放的面貌。

提到一些直人提及同志種種謬見時,我說:「.....你有時可以了解到他/她的愛情觀是那麼地膚淺、對性愛、身體的認識是那麼地薄弱、對感情是那樣地輕浮、對真正的愛與人的尊重,有那麼深的謬見。」我是指一些直人對同性戀抱殘守缺的看法,但並不意味著同志就懂得真愛。看事情不是如此簡單地二分法,不是那種「哦,如果A不是黑色的,那一定就是白色的。」

事實上,我不得不承認,同志圈裡有更多、更多心酸的虛情假意的故事。但我回到問題的本質上,我想這是個人的本質,這是人性的陰影吧!只是有時,我不明白為何直人會五十步笑百步去抨擊、歧視同志世界而已。

PS:此文也是回複一名匿名讀者在我上則文中的匿名呼籲。他說:「Come out to your closet, breath the fresh air and live a new life! Maybe you will suprise by her opesite reaction,.....」

Mixer 說...

你好,我們是一個華文聯播網站www.mix-blog.com,誠意邀請你加入我們的聯播大家庭,有空請來看看啊!^.^

push-you-away 說...

我以前也像那位舊女同事一樣,對同志視為很新奇的動物園裡的動物,也覺得如果能夠接觸到他們是一件對自己的生活與朋友圈子多了不一樣的人與事而值得感到榮耀的事。也會把有關同志的話題,變成有趣奇聞一樣和朋友一起高談闊論。在討論同志的話題時,我總會為同志們說好的話來,如「我覺得他們的愛情比男女愛情還要真摰,因為他們要提起勇氣來面對常人的眼光,然而他們一起逛街時也要遷就常人的眼光,不能在街頭熱烈的來個擁抱擁吻,總是把自己的熱情壓到最低才能出街。」之類的話。
以前以為自己這樣說,便不算是嘲笑同性戀。總覺得就算討論有關同志的話題時被同志們聽到時也不會同感到難受。
原來一開始把他們的感情、生活當作一話題,已經是一種傷害。
我也以為自己沒有常人的有色眼鏡來看他們,原來我是一樣膚淺的。
真的要說句:「對不起!」

匿名 說...

this is a great article.. thanks push-you-away.. we plu/gay sincerely thanks you.

to Straight Man, thanks for your opinion and definitely to Hezt, you have great vision!

匿名 說...

I felt rage and rather defencive from your 2 previous posts.

Hypothetically, these could be a conservative expression of ‘It is okay to be homosexual, I suspected (usually they can tell and know) you are, it’s no big deal, nothing will change and I love you as always. Beside, you needed someone to talk to……’

To be or not to be, if one is not at ease, so be it…….

The question is, can you accept yourself in the first place.

Red x

直人 說...

赞同楼上的,之所以我说“当你为同志申冤时,在同一时刻,你何尝不是带着主观的认知去看直人?”,是因为我从HEZT文章感觉到当他驳斥直人如何鄙视同志时,他也同时用这种直人对同志的敌意加诸在直人身上。

一直以来我很想问HEZT,你本身是否已经接纳自己是同志了?

我认识的同志朋友,我在他们身上找不到敌视直人的元素。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完全接纳了自己是同志的事实,他们甚至会拿自己是同志的事实来开玩笑,例如有时对我摸手摸脚说“当我的男朋友好吗”,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而我就会吆喝他们说“滚开啦!!”当然也是开玩笑的。

我觉得,当一个同志能够以自嘲方式嘲笑自己的性取向,他已经能完全接纳自己是同志的事实,当然这并不表示只有懂得自嘲才算接纳自己。

相反在这里,HEZT在别人有意无意提及同志时,就像一只刺猬。HEZT在现实中将自己隐藏得很好,但这么做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不是表示连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

Hezt 說...

直人:

你對我的指責是:「我用這種直人對同志的敵意,加諸在直人身上」。然后又延伸到問我是否接受到自己。

第一,我覺得你沒有立場,在樓上一名匿名一提后,就牆頭草般地迎風擺,見縫插針。
第二,如我上述所說,我在這裡所提及的直人可笑的面貌是浮光掠影,只是片面式的,但是你自己斷章取義、硬硬對號入座之餘,認為我是一竹竿打翻整條船去敵視所有直人。

minority有這樣地本事去敵視majority嗎?為什麼你一定要搞到兩個世界成對峙?

我當然接受我自己是誰。但是,我認清的一個事實是:你接受你自己,與別人接受你與否、接受的程度有多大是兩回事。

這種自我認知的情況就等于說,你對著鏡子時看到映像接受自己是單眼皮的,你認為單眼皮是ok、很動人。但是,在外面的世界中或許很多人認為,單眼皮的眼睛不夠亮麗,甚至出言抨擊,因為他們用自己一套的價值觀去套在你的身上。即使你反抗,即使你覺得不在乎。

所以,如果是面對這樣一個群體(majority),有時多作辯解也無謂,甚至聽到他們無知膚淺的討論時,也不想一般見識。所以,我在這裡是直陳這種現象。

而當你說你從你的同志朋友身上找不到敵視直人的元素時,是因為他們「動手動腳」、以自嘲方式來表達自己時,難道給你吆喝一聲「滾開啦!」等的玩笑就代表他們接受自己?答案當然如你所說,是否定的。

但被人吆喝一聲自討沒趣地走開的局面,就意味著這些同志接受自己?這裡是誰敵視誰啊?

或許你不知道有時自嘲,也是一種心境上無奈的樂天知命。當你說:「我覺得,當一個同志能夠以自嘲方式嘲笑自己的性取向,他已經能完全接納自己是同志的事實....」我覺得這真是很可悲的現象。

你為什麼不會去了解一下,為什麼你的同志朋友要以這種自嘲的方式去接受自己?但你自稱「已感覺到他們完全接納了自己是同志的事實」,這也是你主觀的認知。

但你只是隨意一提,就以你那些對你毛手毛腳的同志朋友來作例子,來舉證,或許,你遇到的只是那麼一丁點的同志朋友,以致你以管窺豹。可是我想告訴你,同志世界不只是有這樣的一種同志而已的。

我覺得,接受自己是什麼,是怎樣的一個人,是心智趨向成熟時的探討與反思,也是一種心靈探索的成長,而非胡胡鬧鬧地四處吵嚷敲鑼打鼓地說:「做我的男朋友啦!」

而且,接受自己與否,還有自己如何與整個環境互動、較勁,這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有時輪不到你說你接受自己,然后人人就可以淡然處之。

或許,身邊真的一些朋友已知道我是誰,我是怎樣的一個人,或許他們真的是關心我,要我對他們敞開心扉傾訴,可是經歷幾次的出賣后,這種掛在唇邊的「關心」,我覺得只是一種話柄而已。

你說得沒錯,當有人提起同志課題時,我會像刺蝟一樣地去防衛著。當然,沒有必要時我不會多加回應,可是若是真的是荒謬得離譜、誣衊同志到讓人覺得難堪時,我一定會出聲駁斥。重要是:我知道我是誰,但是討論事情時,請以事論事,不要就事論人。

我始終相信,互相尊重的基礎是不可或缺的。不論你是直人或是同志與否。

肥仔 說...

是的。別消費你的同志朋友。

他們的自嘲,
大概建立在對於現實社會的無奈。

正如肥仔常常自嘲,
是啦,我很肥啦,怎樣?

肥仔接受自己是肉包子的事實,
然後地球不停轉動,
世人繼續停止不了地嬉笑,肥仔一個。

自我接受與否,
並非建立在別人的眼光上。
別人的自我接受與否,
並不在於你的三言兩語。

每個人的接受,不一樣。
刺猬也有刺猬的接受方式。
我不否認。那又如何?
無需大費周章討論去。
好累。^^

Hezt 說...

肥仔:有時一些立場在千頭萬緒下是需要大費周章去整理出來的。

無論如何,希望大家不要離題討論啦。
我的初衷只是要傳達一個很簡單的訊息:即不必去將同志話題當作話柄。

只是遺憾地會被扯離了注意力,成了人身攻擊。( ad hominem argument)

肥仔 說...

hezt...

或許大家就愛發表吧。
說著說著就扯了一堆。
我不喜歡大費周章。
我很懶。

今晚,有一點不舒服。心裡。

IceAce 說...

一切问题都是来自"无知"所至,只有通过教育和讲解才能让对方了解仔细的情况。
无论如何,如果一开始就要别人了解你的全部是相当苛刻的,如果对方想要了解,不如就尝试去教育他吧,如果他的态度是不屑的,那么就不需要浪费时间了。
其实同志不同志都是一样的,直男笑同志爱美,同志笑直男不修身,女性想要追求同志,有些同志也想尝试改变直男,其实都是同样的道理---我们都是根据大众的价值观来批评对方。

Hezt 說...

iceace:我認同這是無知所引至的謬見。教育當然是一個管道,只是我質疑這些人是否會反思能力,去質疑他們這種價值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