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2月9日星期四

羅賓.情人節.自由餐

走在鋼索上,履在邊緣時往往會不慎墜下。但我還是墜在椰漿飯的溫柔鄉中。

我在晚上時摸上他的家門,他已準備了兩份新春大禮給我。一個zorro戴的眼罩,還有一件與他身上穿著同款但不同色的背心,然後就要求我穿上了。他說,要我扮成「羅賓」。

那麼,他就是蝙蝠俠了。(羅賓與蝙蝠俠之前也不是一直被描繪成是擁有同志情愫的漫畫人物嗎?)

然後,我們就成為現實中一對逾界的蝙蝠俠和羅賓,在床上互相對對方行俠仗義。像玩著電腦的角色扮演遊戲(RPG),他一直拍打著我,然後就開始對我說起髒話來發出指令……這是一對反常失智的拍檔。

可是,我成為一個淪落的羅賓,在他的指令下落難。

當來到顛峰時,我的手機響了。響得沒有止境地轟起來。可是那時我們都忘我了,雖然眼罩還是披在眼上,還有穿著一致的制服,我沒有接聽電話。

後來才知道那是九厘米先生撥過來的。可是我沒有回他的電話。(我們似乎沒有義務去理睬對方)

多麼諷刺的事情:午間他在我的性幻想中出現讓我有暗爽地有虛幻的性高潮,晚上我在經歷著高潮時他以另一種方式來侵入我的時光。

到了尾聲時,椰漿飯的慾望快車先行到站,可是我還在半途迎頭趕上著。這時候,大門又啪啪啪地響起來──是誰呢?椰漿飯已彈跳起來,「我的屋主來收租了。」

可是他怎樣去開門迎賓呢?他還在充血狀態中,一幅硬漢子的樣子會嚇壞人,後來只見他拿起一條厚厚的毛巾圍住下身就半掩著大門來交租了。

他回到床上時對著笑得十分傻氣地說,他向屋主詐稱自己正好在廁所裡。「希望他接過我的鈔票時不會發覺有何腥異味…可是在廁所裡我也搞到如此多汗。」

我再望著他的「槍械」,在用盡子彈後及經過這一輪的反高潮後,馬上「繳械投降」了。平時他是需要一段時間後才會頹圮下來,否則還是會「春意盎然」。

我那一刻才察覺到,原來椰漿飯還是會有「謙恭低頭」的時刻,還有隨時「能屈能伸」的能力。那麼,當他的慾望來時,而我又不在場時,他是否會為自己救火,然後就會減少在外速食



事後椰漿飯問我:我們怎樣慶祝下個星期二的情人節?要不要到酒店去吃大餐?

他說,他研究了幾家酒店的收費做對照,但又喃喃自語說,「我也想到你是否敢與我一起去吃情人餐。」

人家會怎樣看兩個男人在情人節時一頓燭光晚餐。我也沒有主意──我的心裡想著:我們會是名副其實的情人嗎?

今早的電話通話還是讓我耿耿于懷。椰漿飯叫我不要再「折磨」他,而問他那些與這些sauna歡樂的事情了。「你在折磨著我,又在折磨著自己。」

可是他最後還向我糾正今早在電話中提起的南端烏國sauna的實情,這都不是我自動提起的,為什麼他要對我這樣誠實呢?他說,「我不是年初一去sauna的,而是年初三去。」

「那晚的主題是『停電夜』,每個人都在熒光管下照得熒光四射,人流多得很……」

赤裸的身體,橫流的肉慾,荒誕的搭配,我在椰漿飯的口中成為一個不存在的參與者。然而,這也是一個荒唐的事實。

我像在聆聽著他怎樣去吃一頓自由餐的經歷,在秀色可餐前,他到底拿了多少次的「食物」?

「只是三次,但cum了兩次,第一次只是熱身。去sauna嘛,第一次就不應該先cum,那不值得…」

就像吃自由餐時,應小酌為前,啟開味蕾,之後才充飢嘗飽。

我真的希望椰漿飯在南端島國只是吃自由餐,而不會忘記了家煮菜餚。當然,他應該只會約我一個人在情人節去吃酒店的套餐,我是否應該特別感動呢?

7 口禁果:

lifebook 說...

Ha ha.. May I know what you really want? you are starting confuse yourself.

Today - "我真的希望椰漿飯在南端島國只是吃自由餐,而不會忘記了家煮菜餚。"

Yesterday - "椰漿飯繼說,他有去毛巾俱樂部 .. 我當時的反應是有些憤懣,但是我就掩著自己的怒氣.."

Hezt 說...

LIFEBOOK:
很簡單。情況就是如此:

昨日:我以為我們是一起在家吃飯,你卻跑到外面吃,你別忘了我也會到外面吃。

今日:你去外面吃,也不應該忘了我們是應該可以在家裡吃的,可是你要堅持外面吃,我還是無法反對的。

Hezt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匿名 說...

Ask yourself a very blunt question. Are you able to see yourself being happy in a "commited-but-play-together" relationship with NL?

It seems that, fast food will always be on NL menu, and loving you doesn't stop him from stop or hiding the menu from you.

yF, the blunt needle

n70 說...

I use to have an idea:

I hope to get a bf that allow me to eat fast food(so to him), and we loving each other at the same time. I even wish i could have 3 or more player in the sex party with my bf. What a silly thinking??

Hehhe.....however, now seems like I dun wish to get this wish come true anymore, sound scary for me now. hahh....

lifebook 說...

Are you both in a non-mono (open) relationship? If so, you should already know the rule of the games. Why you need to get mad and jealous? :)

王永正 說...

都没有人要呆在家为另一半煮饭了吗?王永正愈来愈觉得自己老土。

过了红日炎炎的新年后,王永正很高兴地回到有冷气的办公室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