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9月17日星期一

嘛嘛檔的狗

我第一次感到那麼地不自在。在午夜十二 時之後。

坐在嘛嘛檔中,我與她聊個天南地北。大家久別重逢,話題是不斷地,從晚餐聊到宵夜時分,從餐館坐到路邊攤,似乎要從會話中彌補過去的交集的空白。

後來,我與她分享到一項很罕有的個人經驗,她也很好奇地說,她也碰過面對類似我經歷情況的一個人。因此,她開始對我發問問題,她說,這樣她可以在下次面對類似的人時,會如何著手。

接著,她開始觸談到另一個話題,幽微不經意地,然而我卻看到了一道明顯的斧痕。

她說:「我也很好奇到底同性戀是怎樣的一回事。」

為什麼她如此詢問呢?為什麼她會對我發問這項問題?事實上,我並沒有真正地在她面前pecah過自己的身份。

「你沒有碰過蕾絲邊嗎?你自己向她們了解啦!」我說。但心裡面已覺得很突兀了,開始萌生一種排拒之心。

她說,她有認識到蕾絲邊的朋友,而且是「一大群」。她覺得她們的裝扮很酷。可是,有一次她碰到了一個對她有意的蕾絲邊,再與我分享那位蕾絲邊所謂「追求」的過程,以致她到最后疏遠了這位蕾絲邊。

我不記得那個追求的詳情,可是經她的描述,我覺得那位蕾絲邊所作的簡直是含蓄間接,根本不值得她大驚小怪,甚至戴有色眼鏡去區隔、疏遠蕾絲邊。

她向我懺悔似地告白,聲稱自己好像傷害了那位蕾絲邊。

「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同性戀的這種歷程、心情轉折。如果讓我明白的話,我會有身同感受的去了解她們。」

我建議她:「你自己嘗試去愛一個女生更好。」我設法將自己置身事外。

當時我的話已開始減少了。我默默地聽著她在闡釋著自己為何要去了解同性戀,而當時只有我與她,她是以旁敲側擊的手法,暗示著我,我就是最好的同性變代言人,我就是她最佳的疑惑解答信箱。

她答稱自己無法愛女生,可是之后又自相矛盾地說:「我知道愛情是不分性別的,但我就不是那樣地一種人。」

我當時很想問她:為什麼你要問我?難道你覺得我是同性戀嗎?但我將這疑問句子卡在喉間。我知道接下來的答案會有兩種,一就是她繼續撒謊,二就是我撒謊,我一定會在她面前否認我是同志。

事實上,我覺得當時如果她沒有突兀地將話題轉入同性戀課題,然后沒有以如此婉轉卻綿裡藏針的發問有關同志的一切時,我可能會全盤托出。

而且,我與她相識已久,即使她早已知道我是同志而沒有聽到我親口告白的話,我覺得她是不必如此兜大圈子來「盤詰」我。她對我有答案,或是對我是同志有何想法的話,那是閣下的事。

可是,她主動、刻意提起有關同志的課題,她對我已預設了一個前提:因為我是同志。

當她將其本身的蕾絲邊經歷說出來時,我覺得她還是一個守舊與狹隘的人,而且她的每句闡釋,總讓我感覺到,她像徘徊在一個熱帶雨林的入口處,偷偷窺看的人,卻不愿進內一覽,然而聽著別人道聽途說。

這是一種閒好奇而已,或者說,簡直是獵奇。

而我,只是像一片樹葉躲在熱帶雨林裡,張著蠻荒的眼睛來看著她。



后來,整個餐聚氣氛轉冷了。

我躲在我的「衣櫃」裡聆聽著她的述說,事實上當我聆聽著時,其實她已是發覺了我的衣櫃存在,而且還硬硬地將我的衣櫃之門打開。

我冷冷地回應,沒有答重點,沒有將意見的主體放在我的身上。我突然覺得很膩、很倦,我不想隱瞞著自己的良心說謊話,否認自己的同志身份,但也不想在她面前承認我是同志,因為她並不懂得真正關心一位同志。

可是,她將我粗暴地置于一個默認的境遇裡。

就在這時,嘛嘛檔旁突然來了幾隻野狗,我看到有兩隻雄的,一隻是雌的,三人行地在磨蹭著。其他食桌的食客並沒有為意,而我環顧週遭並沒有任何馬來同胞在場,否則的話一定會聽到有人離桌的聲音了。

但這幾隻野狗,似乎就要當眾交配了。我整個人像呆了一樣,不敢想像這些畫面。

她看到我失魂般的模樣,她問我:「你很怕狗的嗎?」

我答是。我真的很怕狗,這些毛茸茸的東西,我在想像著它們的狗蚤一蹦一跳到我身上來。

我又看到遠遠地也有幾隻野狗在走動著。

未幾,一隻野狗就蹲坐在我們的桌子旁,懶洋洋地不知要干什麼,我更是無法專心了,整個人就挺直著身體,我就是怕這些野狗會撲身前來咬扯我的肉。

她又將話題轉到了狗的身上,但我隨便搭腔。只期望這些野狗速速離開我的身邊。但是還是沒有,到最后我們不得不離開餐桌,結束了這次冗長的會面。



那次是我第一次在馬來西亞的嘛嘛檔範圍裡看見野狗。這是一件新奇的事,因為馬來西亞的回教徒不准接觸狗,在出入吉隆坡多個不同地點的嘛嘛檔以來,我都沒有見過那麼多的野狗趨近嘛嘛檔的範圍。

這真的是一場突兀、怪異的遭逢。

同時,那天晚上以后,我決定疏離這位女性朋友了。

情況就像嘛嘛檔的領域裡,不應該出現狗一樣。我覺得,這是一種「入侵」與威脅。

不是因為我歧視狗,而是我覺得,是這些狗戴著有色眼鏡來注視著我,有一句俗語說:「狗眼看人低」,我無法了解一隻狗是怎樣地看低別人。

然而心底裡我有一絲絲的悲壯,我們在苟且偷安著生活在衣櫃裡,但是,有人已將你看成是一隻狗了。

8 口禁果:

猫 說...

我也不清楚明白何谓同性恋,但却早已接受那也不过是人类的一种感情而已,只不过因为数量少而得不到应有的正视罢了。就好像非法移民,数量少就总会被歧视。再加上人类就像动物一般需要繁殖下一代,所以自然而然就会抗拒了。

猪 說...

你不把自己当狗的话
谁也当不了你是狗的

同志=人 說...

给楼上的猪,

你不把自己当成猪,
我已把你当猪了。

Hezt 說...

想不到寫了狗,還有貓與豬都出來了。
ok,在此真的不是想要挑釁地撩是斗非,只是將當時的境遇寫出來,還有心底裡的一些細微的感受而已。

希望阿「豬」能讀懂我的意思。(如果你能的話)

猪 說...

可能我表达能力不好
我想说
人家怎么看那是人家的事
只要自己没那么想
那就大可不在乎人家怎么想
就像上面那位说我是猪
我可没那么觉得
所以我也没回应他(只在这里举个例带过)

肥仔 說...

這回有人用了豬。所以,我換名。
別讓大家撞在一塊兒誰分不清誰。

前陣子看了星洲的有志一同系列,
一直想來這兒說說話。始終沒有。

嗯,臨睡前的呢喃。今天有點累。
明天,怎個明天。還是一樣的累。
我想,是吧。
你呢?

同志=人 說...

嗨,阿猪,
是我太敏感了。
索里。

匿名 說...

Come out to your closet, breath the fresh air and live a new life! Maybe you will suprise by her opesite reaction, why not semm you already given up the friendship...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