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1月13日星期日

心靈的貞操帶


~不插電:拉闊交流/毛巾俱樂部part II


那時我還是無法掩飾自己的饑餓。後來我再去沖涼間洗滌,看看外頭有燈光的男人,在「真實世界」走一圈後,再回到暗道裡閒逛。

這時我是抱著蹓躂心態。經過兩場插掣但不插電的拉闊交流後,我已沒有什麼期望了。這時我大膽地跑入黑暗迷宮裡。在這些迷宮裡,就像墜入深淵般隨時會被人抓走。

後來與另一個體型看起來不錯的乳牛一起搭上了。我們先在黑暗一隅廝磨一陣。他的體態廣與寬,但觸壓下去時是肌肉感鬆軟,他全身像一塊蛋糕。

但叫我感到有些好奇的是,這塊蛋糕上綴著的兩枚「櫻桃」,有一種迸發的含苞感,挺而尖,相當奇趣。所以,我的舌頭捨不得放下,繞著圈,打著轉,手部推拿著他的下半身,他就運血通行起來了,成為另一塊勃發而起的小骨頭。

當時有其他人趨前來摸索著。可是在暗色中,統統給我們推開。他後來拉著我進房。就還給我們私人的空間了。

而這時,正開展另一場交流起來。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的。

他以熟稔的手勢,以掌心,以指尖,翻摳揉搓撫成無數的變數,在我身上運走著。而那根舌尖撩撥著,他也徘徊在我的胸膛上。

他的那份投入,似乎告訴我:他要給我百分百戀人的感覺。

(在那一刻,我想起了椰漿飯。而現在,我想起小岩說的話。)

而眼著這莊稼漢般的男人,也是一個銀樣蠟頭。他始終硬朗不起來,他是一個泵風汽球,只要一離口,就洩氣了。他就像一根棉花糖一樣,外表是豐碩膨漲的,然而實地裡是輕盈虛無,泡在水裡一切就完了。

後來我觸著他那朵後庭花,嫩柔粉團,我有些恍然,探勘著我們彼此的異同。

可是,他顯然非常喜歡那種戀人的廝磨感覺。在頸端、在耳珠、在胳肢窩、胸部、在小腿,他都十分陶醉地施展著口藝。

但是,我們並不認識的啊!我們理應只來一場激烈運動,然而就拜拜了。只有肉體磨合,沒有舌尖與手的愛撫熱吻。

後來,他對準我接吻起來。我實在無法抗拒,如果我推開他,我會像潑冷水。那時我真的有一種背叛椰漿飯的感覺,因為不接吻,是我設限的底線。但那時我像在酬酢般與他接吻著,我變賣著我的貞節。

但是我完全沒有戀人的感覺。我的意識與情感上完全無法投資在這幅男身上。

(小岩你明白嗎?我們只能在心靈上保持忠貞,在肉體上我們是解放的。我想你不會明白,你只承認自己是一個半直半歪的怪人)

對于那些已有伴侶的sauna遊客,你們會否在sauna裡為自己戴上一條貞操帶?你的貞操帶不是捆綁著下半身,也並非絞縛著慾念,而是鎖著自己的意識,還有自己的愛念?

後來,我們大家都一起完事了。他還是抱著我不放,像是擁著抱枕一般。我們開始聊著天,用英語。在吵雜音樂的背景下,我聽不清他那口矯枉過正的英語口音,那種語法句式鋪排工整、用詞非常嚴肅近同商務英語的溝通,我覺得自己說話說得十分出力,對著一個地道的南端島國男人。

我隨口為自己捏造一個身份,(身份比身體重要,這是第一條同志dating的原則與守則)虛假的名字,虛假的出處。不過我直言我是大馬人。

所以,在肉體交流後,我們就進行文化交流了。在外頭色慾橫流的景況下,我們在私房裡進行著正經八百的文化傳播,交換著兩地「基」地的活動情報。

我也沒有多問他的身份與工作等,還有他的私人生活等,因為我知道此後大家各不相干的。而談到這些私人事情時,彼此反而不自在起來。

(在sauna裡往往就有一種非常諷刺的怪象,你可以與一個陌生人分享最私密的肉體;但你日常的生活作息與規律,反倒變成私隱)

後來出現了冷場。也不知多了許久。他又意猶未盡地開始行動了,他此次專攻我的胳肢窩,讓我像插電般一波波地震抖著,畢竟那是我身體中被開發最少的部份,那是一種新鮮與陌生的快感。

他只是以一根靈巧的舌尖撩動。後來我對他坦言,我剛才已瘋狂了兩次,所以有些虛脫感覺,無法好好地侍奉他。所以無以回報。他也不介意,繼續活動著,在我身上遊花燈般地摸覽著。

經過他舌尖的峰迴路轉後,我不得不第二次沖上高峰,兩人一起解放慾念。

我想,他的男朋友一定會被他的吻融解。

可是,我不是他的男朋友。

我們只是一場沒有苟合的萍水相逢。在sauna裡真的可以像戀人一般的擁抱、熱吻與感覺彼此嗎?只是片刻的相遇後,就能像放在微波爐裡的食物霎那間後而轉為熟食?

或許,這裡只屬于慾火慾念的微波爐,裡頭只有肉體熱能的幅射,而不是愛情的微波爐。

你真的相信在sauna裡能找到愛情,能找到幸福感嗎?


1 口禁果:

Simon Jim 說...

新國男人們會因你的這些篇文章而自卑吧!(吐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