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9月29日星期六

那麼地不幸

過去幾天,我一直想著另一個男生,很不幸的,他又是我的同事。

為了抑制自己,我決定不要再這裡再書寫這些故事與狂想了,也不會為他起名。這個同事會像我過去的歷史記錄一樣,是我會錯意,是我表錯情,或許自作多情。

但是就是不自由主地想起他,只有他一出現時就會全身充血、只要他在我身邊走過就會用眼角去偷瞄他、只要他在桌上專注工作時就會轉頭去望他、只要他站在尿盂時,我就會站在其身旁,然后看著他大方地掏出子孫根小解…

我覺得自己卑微得,不及一枚塵埃。

我再細細地分析著自己,為什麼一次又一次重覆著這些過錯,為什麼自己一直走著這些沒有結果的單思、為什麼老是認為欣賞的直佬是同志?

是不是愛情空窗期作怪?

我要裝作理智與成熟起來。所以,我還是不能再去用文字來剖解自己的異想世界了,我需要自閹幻想與狂想的能力了。

但沉澱過后,原來如此索然無味。

9 口禁果:

肥仔 說...

這篇文字,讓我想起一個朋友。
他總是容易愛上。
不管該愛的不該愛的。
他總是輕易愛上。

這不損甚麼。
受傷了,找朋友聊聊。
然後好起來。

我老是對他說。
你會恢復得越來越快。
真的。

IHI 說...

很能體會那種感覺。
是不幸,但是若有意外的互動,
對我來說卻也覺得幸福。
矛盾,活著的死結。

Lifebook 說...

I think we are the similar person, maybe we should find a day and come out for a drink.. :)

I always fall in love with someone I should not get involve in the first place. Sometime, it is an accident. I do understand how you feel.

IceAce 說...

真的真的没有想到你还那么纯情,我都已经很久完全没有爱上别人的感觉了。
永远都只能告诉你一句:半直男,直男和假直男都一律不可爱上!

匿名 說...

One must not confuse between love and lust……

Sexual desires only last until the ejaculation, maybe longer if the ‘package’ fit one’s requirements, then compromising.

Aren’t we all looking for our prince charming along the way?

Red x

Hezt 說...

red X:你說得對,我就是察覺自己往往都是將色與愛混淆在一起,往往對別人的好感都是因色相而開始,與其說是濫情,不如說是貪戀,所以覺得自己很不幸地會一直墜入如此的旋渦中。

iceace:有時讓自己麻木后到連純情也沒有,會不會很恐怖?

lifebook:大家都是如此容易喜歡別人的人,若是碰在一起,是否就意味著會有火花?:)

IHI:我喜歡「活著的死結」這譬喻。很有意思。我們似乎就是打著死結,但是相信這死結是活的。

匿名 說...

i know wat u did last summer

IceAce 說...

我不懂该如何说。。。目前有两个人好像对我有意思。。但是我得到的感觉是只有害怕,我害怕会改变现在的生活状况,我怕负责任。
对爱情麻木不是恐怖,而是悲哀。

Hezt 說...

ICEACE:若是有人對你有意思就嘗試打開心扉一下吧,但貓貓之意類的就免了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