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2月6日星期三

裝飾的新年

到底新年的意義是什麼?

看到中國廣州工作的人們在雪災中,拚了命也要回老家過年,他們歸家心切的心情,我一直在想,到底家是什麼?到底為什麼要過年?

今天是除夕。我的家人又盲目地投入在裝飾家居中。又一年──像往年一樣。她們喜歡在除夕時,將家裡弄得一團糟,翻箱倒篋將去年、前年、大前年封塵的新年裝飾品掘出來,然後四處點綴。

我想獨善其身。但是我看到兵荒馬亂的家裡時,我感覺到自己是在戰場裡。

每一年我都被這種情景煩擾得不能自己。我會在反問:到底為什麼要這樣過年?為什麼每年都要過這種臨渴掘井的新年?

我的姐姐會對我的無動于衷惱怒。我堅持著自己需要在除夕休息的主張,所以我置之不理。我寧愿不要那些流于形式的新年飾品來裝潢心中過年的氣氛,而是要讓自己的心情調適在新一年的規律,思考重新出發的靜態中。

我希望新年前的一刻,可以讓我真正地休息、調養心神。

而且,我投入職場以來,幾乎年年都是年初一或年初二就開工,難道我沒有選擇休息的權利嗎?

為什麼我無法珍貴地把握屬于自己的休息空間與時段?

可是,我家人要的新年的慌亂、倉卒的,我在我家的除夕裡,就像捲入一個流旋渦一樣。

有好幾年,我與姐姐為了這種急就章的大掃除大吵了起來,吵得不可開交。她在大掃除時將滿屋子的舊東西全都翻倒出來,塵煙滿天,她發瘋了似地要抹地、掃地、洗抹窗口,她也要與時間競跑,整個情態就像要讓自己搞得透支了,然後過年。

當我拒絕她的步伐與規律時,她吆喝著我,怒斥著我是懶蟲,將我的慵懶看成罪惡。她一直認為,男生是天生要擔擔抬抬做勞動工作,那些攀高懸掛的功夫就一定是男生做。她又一直說著為什麼人家的弟弟都肯這樣做,而為什麼我拒絕做這些功夫?她以為天下的男人都是勞力動物。

她一邊唸唸啐啐著我的不是,我解釋不了,這已是看待問題的原則。三言兩語之下是無法解釋,難道她不了解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嗎?我如何解釋?

給我選擇的話,我寧愿捨棄新年飾品,只是簡單地開一張賀年歌曲唱片,愜意地感受著那新年旋律。我寧愿在平時收拾,也不愿在年關時將自己弄得滿身塵埃。

可是,我需要配合她們的步伐。因為,這是我的家嗎?因這裡是屬于我的地方嗎? 有一年我們在大吵後,在團圓飯時姐姐大發脾氣,拒絕與我同桌吃飯。當時我們是第一次嘗試在團圓飯時吃圍爐,母親千辛萬苦準備的菜餚與熟食,姐姐就隨意地抓起幾拈,就去到客廳裡看電視。

當時她已經三十歲了吧!我與母親默默地吃著這餐團圓飯,看著一個三十歲的女人在耍著脾氣。是因為我按捺不住與她吵架在先,所以開罪了她?是因為她不滿意我這個做弟弟的,一直頂撞她?是因為她希望每個人都像她那樣勞動──這樣才叫一家人?

母親沒有責罵她,只是一直在打著圓場,哄著姐姐過來吃飯。

後來,我們那餐飯如鯁在喉,此後我們不再以團爐方式來吃團圓飯。當天晚上,我載著母親在外頭遊車河。她落寞地望著車外,掩不住的憂傷。

我再問母親為什麼即使她如此氣怒姐姐的不成熟,她怎麼也不開口說幾句斥責的話?

母親說,你姐姐有甲狀腺啊!她的情緒是荷爾蒙問題引起啊,如果我罵她她又會氣上心頭影響病情…哎,如果她有男朋友就好了…

同樣的籍口,同樣的理由。我告訴著自己,這是我聽到多少遍母親寵愛女兒的故事?

我也望著街道兩旁的紅彤彤燈籠,覺得自己是一個懸浮的燈籠,冷冷地只能看到光,感受不到熱。 但同時,我也懺悔著為什麼自己不能啞忍著姐姐那種脾性,按照她的意思去做,那麼我們可以完成那一頓飯團圓飯,如此一來母親就會喜悅,不會如此地哀傷。

當時我們來到一家快餐店坐下,已是近凌晨時分了,再過十分鐘就是年初一了,可是我與母親因為家裡的一股怨氣,而挨著冷氣坐在靜寂無人的快餐店裡。我叫了兩杯咖啡,捧到餐桌上,手機的祝福短訊就源源不絕來了。

我一邊開著手機來閱讀時,一邊將咖啡遞給母親。可是母親恍惚地心不在焉,沒接得著,整杯咖啡倒瀉在她的身上。

我還記得那隻短訊是寫著創意的賀年句子,但同一時間我看到母親茫然的樣子時,以及濕漉漉的衣褲時──直到現在,我還記得當時那種惱恨,對自己的惱恨,因為母親臉上那股複雜的表情,就是對自己最大的懲罰。

恍然又是一年,又一年。我在昨天替母親炸著蝦餅與魚餅,母親對我說,明天我們要好好地休息一下…我覺得自己很愉快,今年一定是一個不一樣的新年。

今早起來時,我的姐姐又醉情在新年裝飾中,她們這次問我:待會兒你有什麼事情做嗎?

我說,我只想休息,什麼也不做。

她說,那你可不可以將那些舊床褥等的雜物載送到循環回收商?

我望著她,無法拒絕。我保持著沉默。望著外頭熱辣的太陽,我只想躲在家裡,但見到家裡渾濁的一片,我又有被驅逐感。

她說,你要看電視也可以。我們忙我們的。

我站在客廳裡,看著雜亂無章的地面擺滿假桃花與一片紅艷艷的布料,舉步維艱,似乎覺得自己沒有立身之處。我不屬于這裡。

我對母親表明,可不可以不要再像過去一樣過新年?母親卻為女兒護航著說,你的姐姐一直都沒有時間去收拾、去裝飾,她們都忙著啊…

是啊,忙著去做臉部美容、去各大購物廣場搶購新年衣服不果,平時卻又不照顧自己的身段以致買不到合適的尺碼

這時姐姐又插嘴了,以她一慣地潑酸似的口吻說著話:「我也想休息啊,你以為我不想像你這樣什麼都不用做?你以為我不想好好地坐下來?」

我沒有再回應她。你可以的,只是你選擇不要,但為什麼你看起來是認同我的做法,卻又矛盾地否決這選擇,反過來在指責著我呢?

我知道,這又是另一個與往年都一樣的新年,只要我一朝在這個家裡頭。 我無言地,心裡焦急著自己要怎麼過2008年的除夕?我要被馴服去發瘋地收拾、點綴著家居?

我盤算著要跑到健身中心裡消磨時間,但到最後我也不是一個人六神無主地在廣場裡,讓時間消磨著我?

最後,我默默地躲在這裡,寫下了這篇文章。

Ps:祝福大家 新年稱心如意

17 口禁果:

nicholes 說...

我也很搞不懂為什麼要過年
每次看到那些紅咚咚的新年裝飾品
每次聽到那些吵到半死俗得要命的新年歌曲
我就是煩倦
以前小時候對新年的渴望已經逐漸消失得
無蹤無影了
新年
就是快樂不起來
每次看到母親翻箱倒柜整理這個打掃那個時
我就有一股莫名的窒息感
為什麼非得整理得那麼干凈不可?
過年有什麼意義
我完全沒有了再見到久違的親人的喜悅
也開始有一種躲避人群吵雜的狀況
可是最近那個首相好象說要到我們新村拜訪
我的老板要求我們眾動員一定要去當布景板
~迎接他老人家
真要命
我希望場面不會熱鬧得叫我落慌而逃

Stevie 說...

The matter of fact is that, I too had a fight with my boy friend this morning over some silly matter. I've arrived to my mum's home now, but the broken heart remains broken. This CNY, isn't so nice for a start. Just hope it gets better. Happy CNY.

Stevie

匿名 說...

hi hezt, have u ever watched the ads from petronas during commercial breaks in tv? It describes the loneliness of an orphan, pity him speechless and no idea about the reunion dinner picture. The most touching part is that seeing him sitting alone at bus stop, the upset face really made me ponder a lot of thing. Can u imagine a little boy never stingy to give his smile when facing with friends even how upset deep inside his heart...I know it may not be related to your blog but just feel to share with u the feeling... Wish you have a nice chinese new year. Be cheers !

best regards,
brian bluesky

仁煌 說...

今年是生平第一次没回家过年,心里纳闷得令人窒息。一直觉得长大后,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淡。没想到三十出头的人,竟在这个白人的国度里此时如此想家。不知老妈今年吃团圆饭的心情是否不同。

懂得珍惜家人的亲情,就不难体会新年的意义。团圆的日子是有限的。

Jason 說...

4年没有回家过年。
高中开始突然讨厌过年。也算是懂事的时候。自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家里每个人节日的笑脸。感觉孤单。
今天打电话回去拜年。老妈唠叨电视节目无聊。我说新年愉快,她说你都不在,快乐什么。于是沉默。
就是一瞬间的感觉,希望自己还能在初一早上睡大觉的时候被老妈吼醒吃中午饭。

键立 說...

你好,无意间流浪到你这边。简略的阅读过你的文章,挺有感想的。大家都是同类人,共勉之吧。我在首都工作,想着回乡总可轻松,却回到家中,依然需要我打扫整间家。常年在家的老大却是“栋”在一边,真是。。。。。
仍是单身,回到家中,还是被问东问西,虽然他们基本上都懂我的取向。 烦

重慶 說...

hezt, 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們多數會孤獨終老,而家人終究會是我們最后的依靠。換個溝通的方式吧。

Hezt 說...

●各位:我收到你們的好意了。謝謝你們有不同的方式來勸慰。

到現在為止,感覺是好多了。年就這樣過了。今天是年初三赤口,還好沒有發生什麼口角。

bryan 說...

hezt, r u the one driving nissan camry? if yes, i wish to meet u up next time in cali. I m bryan.

Hezt 說...

bryan:你怎樣知道我是誰?哈哈,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對我的「認識」還有哪幾樣。

我也很想駕camry。不過,我還努力存錢中。:)

你遇到那位camry車主是長得怎樣的呢?怎樣感覺到他「應該」是我?愿聞其詳。

ps:很高興原來有人在加州中尋覓著我的存在。我不再是「遊魂野鬼」,只是我們彼此可能擦身而過。

Wilson 說...

Happy Chinese New Year to u and your family. Avoiding conflict sometime will make the situation become worst,try talk to your sis for letting her know ur wish to rest during the new yr, i think she will understand.

Edward 說...

Hezt and all,
说实在的, 我也有如此的同感. 不过想深一层.这都是因为那是因为我们的自我为中心让我们不能有礼让.
口角发生往往都是因为您有您的原则,而她也有她的原则.而大家都因坚持与执著着自己原则不让步所以就发生了口角...
试试从她的出发点想想. 也许您会觉得让她一步大家就不都可以开开心心的过个好年吗? 您帮她, 那么就是分担了她的工作. 缩短了完工的时间.那么双方都可以休息休息...也好让家中光鲜些...人也精神些...快乐些...不是更好吗? 不过说是容易, 我现在也只是在努力中...

在此祝大家新年快乐

匿名 說...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共勉之。: )

anthony

肥仔 說...

年初七了,我的年過了。
一個星期的休息,今年第一回。
或許,也是最後一回。
明年,我想換個方式。
換份工作,至少。

家人,因為在家的時間太長,
讓他們逮到機會問了,姻緣。
放屁。別讓我罵人。

chloevv 說...

可怜..

介 說...

我贊同重慶的說法,
家人,始終是我們最間接的依靠!!

也希望大家可以對家人多一些體諒和包容,
很多與家人不能和諧共處的原因,
其實都是來自我們的自私...

匿名 說...

现在的人到底是回家过年,还是过年回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