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2月2日星期六

麵檔裡的男人

我很少來這麵檔吃東西,第一,我嫌這地方有些不衛生,在路邊的攤販,能要求多高的潔靜環境呢?而且有時還得裸露在陽光底下,快成為烘乾的烤鴨。第二,這麵檔的麵食的味道也只是一般。

可是那一天,我別無選擇之下,來到這麵檔,坐下。有一種久別重逢的感覺,但也是豁出去的一賭的情懷,反正也是裹肚的一餐,即使是麵食的味道不合口味,也只有得過且過。

我趨近那麵檔時,才見到一個陌生的身影,周旋在各桌的顧客當中。

那是一個看來已來到三十歲尾聲的男人。穿著一件緊身白T恤,一身牛仔褲,還梳了一頭油亮的尖錐型髮型,他的耳環在閃閃發亮,整個人的打扮就像剛從購物廣物回來,又或者是上了迪斯可。

他為我點了菜,我也為他寫下了保單──他肯定是一個同志。他一身時髦的外觀,或許是通宵達旦在LQ迪斯可出來般。

可是,這真的是格格不入啊。怎麼如此隆重其事地穿梭在一個簡陋的麵檔裡呢?

我選擇了一個可以直接張望他的位置,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看起來他也是一個過氣的乳牛吧!

他讓那件緊身的T恤傳達著一個訊息:我也是玩舉重的,而那兩條手臂是孔武有力般地粗壯,依稀還可以看到肌肉賁漲的曲線。只是整體來說,我還是可以看到他微凸的肚腩。

他是熟稔地燙著麵,將麵條沸水,一邊用勺子浸入熱湯內,一邊用筷子攪拌,轉身又將麵條乾撈起來。然後攪弄成清湯,或是乾拌麵食。

我點的麵食很快地端上來,我再繼續觀察他。

他的臉上在朝著滾湯時,是皺起眉頭的,當然,誰也受不了那種沸騰的熱氣拂臉。可是,當有顧客前來點食時,他就迎笑相對,熱情地招呼。

我看不到他翹起蘭花指,可是他還是有一種跳脫的孩子氣。他這一身豪邁的打扮,就彷如叫一個棒球手擠在一個麵檔裡碌麵,整體感覺很怪異,因為他彷彿不屬于這裡。

但是,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呢?我知道這麵檔是一對老夫婦經營,時而有見到另一個看起來較呆樣的年青人幫忙,可是這次是首次見到這男人。

他看起來是整個麵檔的靈魂人物。負責弄菜,那對老夫婦就在旁收賬,或一邊張羅著麵食的配料。他還負責記取每個顧客所點的麵食,依序呈上餐桌。另有一個較為糊塗的伙記不停地犯錯捧錯了麵食,以致一些食客開始埋怨。

我聽到他篤定地對那伙記重新發出指示,語氣沒有任何不悅。這時,有另一個看來與他相熟的安娣來到了,也點了麵食,一邊與他聊著天:「…明仔,你來幫你『老母』啊!」

「係咯…」他一邊答著,沒有放下手頭上的功夫。原來他是老夫婦的兒子,或者是其中一個兒子。

我沒有仔細去留意他們的對話。只是我細細地看著他,這是一張有歲月滄桑的臉。你可以找回當年這是一張英俊臉孔的痕跡,可是他的笑容是不真誠的,因為你可以看到他的右臉頰刻著一道皺紋,那是常年堆起笑顏後,所出現的摺紋,這是一種皮笑肉不笑的笑顏所致。

不過,他就是掛著這笑臉,讓人看起來,他似乎很快樂。

但是,他是否真的很快樂呢?這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我不知道他的全職是否就是在這個麵檔裡工作,又或者這只是一份臨時工,為了孝道,為了減輕父母的工作重擔,他寧愿廁身在一個看起來沒有事業出息的麵檔裡。

這也是典型的祖傳父業,沒有薪火傳承的寫照。現代人有多少個年輕人肯繼承祖業來過活?即使那是一份苦心經營的企業,又或者那是一門精湛的工匠手藝,但下一代的香火,不會珍視祖傳的事業。

我很想知道這男人,是否就愿意屈身其中,他整個人的打扮看起來就是一個幫手的過客。又或者,即使他遵奉父母之名來幫手,但從他的衣著打扮,已是一個無言的表達:即使是在一個燠熱的麵檔作一個小販,我還是一個保持自我瀟灑態度的同志。他還是需要時裝來表達他內心的另一個形象。

我一邊吃著他準備的麵條時,真的感覺到他是臨時工,因為那客麵吃起來沒有一份精熟的手藝在裡邊,這不是出自一個專業及長期工作的熟食販。

但是,他整體人站在麵檔裡時,卻挑起我野性想像的味蕾,我嘬著一口麵食,想像中口裡嘬著更有質感的肉棒子。



接著我再設想,如果,他是我喜歡的一個男人,那我可以接受嗎?這位「明仔」在外型上吻合我所需要的條件──他有肌肉,他是乳牛,他的樣貌不錯。可是,他對我的吸引力,只是性與外表上的磁力。

我想起達賴喇嘛的那句話:「以性或外表的吸引力為主的關係,其主要的目的是肉體的滿足,這只是兩個物體之間的吸引力。這種肉體吸引力會造成緊張。」

這種吸引力真的很強大。就像兩顆桌球互相碰擊在一起後,只是迅速地黏貼片刻,之後就會彼此彈開。

我們同志之間的真心交集或是色慾尋覓,都只是形同物體般,遵循著這種物理道理來發生?

我是否可以接納他外表以外的條件與狀況?他可能是一個市井之徒,或只是一個空有其表的窮光棍、他可能是狗嘴裡長不出象牙的傢伙,那麼這種特質與內涵,是否我也需要全盤接受?

這真是一個很大的矛盾。如果我在三溫暖裡碰上一個像這位明仔的赤裸男人,我們或許乾柴烈火燃燒了起來,但大家穿上衣服還原成真正的身份時,大家是否能彼此接納?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同志關係,真的可以很原始及很野性,我們對另一個男人的吸引力,是要展示外在的肌肉,或是硬挺著一根陽具來表達自己。一切是從肉慾出發的驅動力,我們對另一個男人的需索是是獵取,然後是佔據。

但是,在這層原始的關係中,我們還有另一層互相競爭的張力。男同志在射精前是獸性慾望,在射精後則是原始的慾望。

所以,男同志得到的性快感與滿足,往往是痛快但短暫的、飽足卻是不圓滿的。我們為了發洩寧愿捨棄尊嚴,我們為了快樂而不惜墮落。

我吃著那碟麵食時,頓時索然無味。

吃一餐裹肚,其實也只要求解決饑餓感而已,可是我們要求色香味俱全。所以我們加了調味料與味精,我們另加裝飾與色素…

到最後,我們要的是什麼,自己也忘記了,只知道這樣就得過且過地,完成了一頓膳食。



後來,我還有第二次去光顧明仔的麵檔。他對我視為一般客人般招待,他也不知道我是來觀賞他,思考著這麼多無謂卻又傷神的問題。

我依然不解一個乳牛為何愿意做一個小販,我也無法解答在外表與內涵之間應做怎樣的取捨來達到平衡。妥協與放棄原則就是愛情嗎?胸肌與手臂就是性慾望的唯一呼喚嗎?

我望著他,怔忡著。我最後付賬,他佇立著收款。我將掏出的錢包放回褲袋時,發覺他還站立在我面前,我閃過一個念頭,心一喜,難道他要搭訕了?

然而當我望他一眼,再起身時,他就伸手將桌上的盤子收拾起來。

在那一刻,我才有一絲醉後夢醒的感覺──醒悟自己只是一個食客,他只是一個熟食小販,我們的關係就是老闆與顧客的關係,我們之間只是一場服務與交易。

至于那一連串的思考問題,隱然也有了答案,因為兩者之間的相對關係,也需視當時的外在情況而定,就會有不同的變化了。

5 口禁果:

tj0951 說...

我们为了快乐,不惜堕落...
我们为了快乐,不惜堕落...
我们为了快乐,不惜堕落...

有了快乐,堕落又如何...

真想除去这该死的想法

美男死罪 說...

男人间的爱情
始终是而且必然的从外表着手
不管你文笔再好
外表还是男人们择偶的首要条件
所以你会看到文笔好的帅哥
会得到一窝蜂的追求与爱慕
文笔再好却其貌不扬的人
可能只看到读者一般的意见回应
爱慕的表达可能只是在还没彼此相见前
还具有幻想空间时的"一时冲动"
当然我不完全否认还是会有纯粹内在欣赏
的爱情的滋生
可这比例在男男关系上实在是少之又少了
男人都是视觉系动物那是无需质疑的
不管是异男还是男同都一样
所以曾有一个传闻说
一个男人死后土葬的话眼睛会先腐烂
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男人的眼睛所造下的孽实在够惊人的了

介 說...

無論他是什麼,
但是我想願意委屈(?)自己來幫忙父母的人,
都是值得我們尊敬的...

Hezt 說...

●nicholes:不介意我稱回你的名字吧!
你說的那個傳聞,我沒有聽過呢。只是覺得有些可怖。

●介:對,我也欣賞這種孝道。只是…還有很多「可是」。

chloevv 說...

哇塞,你只看打扮就可以判断对方的性取向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