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4月19日星期六

Life─ Dream= Job

快凌晨三點了。我還在案上將公司的企劃案忙得昏頭轉向。可是我的眼皮快垂下來。剛才喝的那杯咖啡似乎無效。

但這份企劃案必須在明天就呈交,否則客戶就彈回來。

我能維持這種生活到多久?



上司拿著一封信給我說:你升職加薪了。但隨之而來的壓力會更大。

我打開信封一看,有些錯愕地看著那加幅的數額。有一絲絲的亢奮,也有些鬱卒,原來之前我的薪水是如此地低。

我點頭,裝出心神意會的模樣,deal or no deal?心裡經過一番掙扎:因為我值得這樣的薪水?因為我值得這樣的付出?

所以,我只能對他說:謝謝。非常例牌地回應,因為我得到了合理的待遇,還是我要由衷地謝謝你給我的人生再給一些我不能預知的壓力?



我現在每一天上班時,我都是在倒數著還有幾天,才到我的休息日。我在望著錶匆忙地驅車上班,總會想到「啊,待錶裡的時針多轉12圈時,我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我在家中凝視鐘錶面是一樣的,因為我知道我將會花12個小時在公司裡、在上下班的路途中。吃喝拉都會在公司裡渡過,除了睡覺以外,當然,有時我會躲在公司的廁所裡閉上眼睛歇一歇,神遊。

我每天都告訴自己:開心些吧!振奮一些!你是敬業樂業的人。你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我只是讓自己的內心,發出啦啦隊般的聲音,對自己呼喊著加油。

可是,這種只是一種自我麻醉的手法。

這是企業職員的生涯吧──還包括要聆聽是是非非。你能對這些是非裝聾作啞嗎?你能置身于辦公室政治之外嗎?不能,因為在無法掌握公司形勢與變動時,你可能會誤踩到地雷。

所以當有同事或上司走來對我說話時,我就「嗯、唔…」地回應著,掩藏住自己的情緒。要作一個敏感、步履從容,更要裝作無邪地,行行走走的.人。

很微妙的是,竟然有上司在我的面前,指責著另一個上司的不是。而兩個人都是我的直屬上司──他們招聘我進來,不是只是要一對耳朵而已吧?可是他們對著我互吐苦水時,訴說著他們工作上無法解決的問題時,我應該怎麼做?

我還未到那個層次與境界,去承擔他們的問題。若是如此的話,坐在那位子的應該是我了,領這麼高的薪水,應該要承擔更多的責任與煩惱。

我今天還遇到了一個不成熟的下屬對著我耍脾氣。她反問我:為什麼你要我做這麼多東西?你知道別人怎樣評估你嗎?……blah blah blah。

我的耳朵又再打開來了,像缺堤的洪水倒灌進來,我覺得我真的像處于一個荒亂的災場中。

這是我逃不出的連場災場──你不能對生活其他的財務負擔一走了之,你不能再像當年脫彊的野馬般,要奔逃就奔逃,30歲的人生,不再有流浪的優雅,而是內心亡命般地追逐著人生與社會既定的目標。

再回眸時,才發覺覷盡紅塵。



我的白髮也越來越明顯了。有一次我在健身室裡照著鏡子時,竟然看到頭側爆出一根白髮來。我環視四週是否有人,之後就速戰速決,馬上拔除殲滅。

所以,我舉手拔白髮的動作是相當地明顯,指頭伸進了髮際裡,那根白髮就與我玩起捉迷藏起來了。

我慌了,心裡苦喊著:快快現身讓我拔掉你。就在這時,已見到有一個男生拖著半裸的濕漉漉身子走出來,將我這身動作盡收眼帘。

他不會聯想到我在捉頭蝨吧?我望著他,他也回望著我,不語。

我很想告訴他:我在找回我失去的青春,我在拔除我的衰老。



幾週前我在聊天室上認識了一個男生。對方沒有真實名字,沒有具體臉孔,只有一幅半裸照片。

通過了電話,還未見面。不過,他已開始寄短訊給我:開始說著一些「你吃飽飯了嗎?」般呢噥的情話。

我禮貌地回應,但不敢逾界。如果我要flirt起來,相信我是一個野馬,簡直會跑到你的心底裡去。

但是我沒有。累了,已沒有這種勁兒。

到最後,他問我幾時可以見面。我無言以對。我還沒有告訴他我真正的行業,以及我的工作需求。

接著他再問我:太夜不用緊,你可以在我家過夜。

我開始有一個不祥的預感──我想碰上了一個自認是全宇宙最孤獨的心靈。他要的只是一個抱枕來相擁,或是另一幅肉體來契合他的心靈。

這是聊天室裡其中一款典型的痴情種子。他可能長得很抱歉,也可能長得過于俊美,只是心智與理性不足。

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有如此大的空間,去包容他的寂寞。

我還未敲定相約見面的時間。或許,到最後與他上床一次後,永遠不相見。

反正,他好奇的只是我一幅肉體。

他現在還是繼續寄送著:「晚安、美夢」等的短訊,如同以前椰漿飯一樣。可是之前我與椰漿飯之間雖然是懸浮著半空,然而我們至少有一定的感情。

但是這位陌生男孩,沒有見過我,我們還未接觸過,他就將希望繫在我身上了──希望我們能成為愛侶?還是希望我們能一起渡過人生?

我感到那一絲絲的沉重。

我還抱著一絲靠岸、定錨的希望,只是不大敢奢望了。



我剛才又重看新任占士邦Daniel Craig的《皇家賭場》,這齣戲是我分了幾次重看,每次都是在下班梳洗後,在夜半電視機前亂按遙控器時看到的電影。

每次都是從不同的片段看起,剛才才正式從頭看起。

占士邦色誘著一名梟雄的妻子時,那女人伏在他胸前問他:為什麼你總是喜歡有丈夫的女人?

占士邦說:因為這沒有這麼複雜。

那就是說,跟一個單身的人混在一起,當然是比較複雜。我是戰戰兢兢地,深怕我再愛上另一個單身的伶仃人,因為到最後,情況會複雜起來。

他能體諒我的工作環境嗎?他能忍受我因工作關係所造成的罕見人生嗎?



我還是很想去流浪。但在近期內恐怕還是不能。不能。因為我的工作,我無法在這裡再多說。

當人生減去夢想時,就剩下工作。

12 口禁果:

Wilson 說...

Although I can't exactly comprehend your current working environment, but I do hope you can 爱情and事业两得意..kekeke

Dennis 說...

Hezt,
两年前就看过你的文章,难以相信你才那么年轻,
你的文字,拳拳到肉,很酷,也很触动人心,我认为你比那些大马文坛的许多作家专业得多了!
加油!

Edsam 說...

我对你前面提到加薪那段很有同感!近来上司才给我加薪了,但跟着来的工作量竟然多了30%左右,连原本不用工作的周六都要做工了!算起来都不是加薪了,像做OT。。。。

JACKJACK 說...

因为不抽烟,所以没有藉口‘蛇‘ - 躲在厕所里,坐在盖了的马桶上神游或思考,也成了我的习惯 。 小小的格子里,就成了让紧绷的心情放松的空间。(幸好公司里的厕所是五星级地清洁兼没有异味,但早上的时段厕所较繁忙,所以不适宜,下午或下班前才是最适合的时段 - 好象有点离题了,呵呵)

Stevie 說...

Hezt,

C'est la vie, this is how life goes, when you are getting higher pay, it simply means you are getting greater responsibility.

I believe this concept applies to everyone at work & I think it's a good thing to be able to take up greater responsibility as it also means one's capability is being recognized.

Think positively,
Stevie

Jeff 說...

加薪同时等于加辛呢!
对于感情的渴求,也许是一直缺乏的关系吧!
加油!

安东尼刘 說...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加油。

世上也没有免费的爱情,加油。

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加油。

N73 說...

Congratulation!!! Not sure what kind of job you are working, but you can work for so long, think should be suitable for you.

I also feeling the same, what should I do so I won't feel regret when I look back.. This question has been bugging me for long time..............

Wois 說...

原来你我的近况也差不了多远。只是我的假期要来了,比你幸运多一点。

忍吧!百忍成金。。。祝福你!

nicholes 說...

通常我都会告诉对方
我长得很丑很肥
只要对方不嫌弃而继续跟我保持联络的话
那这种人值得你继续保持联络
要是对方忽然变沉默了
你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通常属于后者的比较多
他们可以前一刻跟你热情洋溢的谈笑风生
后一分钟却冷若冰霜的完全是两种模样
在这个圈子生活久了早已见怪不怪了

安东尼刘 說...

因为这圈子很多都是”外貌协会“一分子。

那些开始有身材,外貌却长得很抱歉的,也会学人开始选人来交往,一副自以为是super model的死相,真的是令同志们蒙羞。

性只是一时的欢乐,爱才是真正永恒。为何还是没人懂得?不敢去懂?还是懒得去懂?............

Simon Jim 說...

目前,看博客文是讓我暫時抽離工作的鬆弛劑。忙裡偷閒看一篇、上廁看一篇。還好博文不太長,還好博文還很多。
Hezt, 給你加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