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9月26日星期五

蒸發

那是清晨時分來的一個短訊:「嗨,你好嗎?我最近過得很好,對于新工作,我仍然在適應著。身體與心靈都很疲憊。你呢?

我終于盼到熙哲的手機短訊了。我想,他是在搭著輕快鐵上班。或許,在一個寂寞的候車時刻,給我發了短訊。

我馬上給他回了短訊。我喜歡這種淡淡然,這樣是否可證明他在某一個時刻,特別會想起我?



我們通了幾則短訊。後來就相約在週日時出來見個面了。

週日早上,我先是撐著惺忪的眼皮,去陪遠地而來的外婆去喝早茶、吃點心。外婆是難得來到吉隆坡,我們一家大小就出動陪著老人家,之後還到吉隆坡遊了一陣車河,讓外婆見見吉隆坡的鋼筋森林及烏煙瘴氣

我在下午時,才約了熙哲一起吃午餐。他是在週六晚爽快地答應了可來到雙威金字塔來。我比既定的時間早來抵步了,于是便去大眾書局去逛,也發了一個短訊給他。

等著。等著。我早到了,所以只是痴等著。再等著,等著。他遲到了。

後來,他終于到了。

我是在書架徘徊著,深恐他找我不著,一邊不專注地看書,一邊留意著身邊走過的人。我處于一個戒備的狀態中,只是想見見那張已有近一個月沒有看到的臉孔。

我終于看到熙哲了。他穿著一條及膝短褲,上身是有領的T恤,突然間亮相在我眼前,可是他是一邊撥著電話,他第一眼瞥見我時,看起來有些意外,但依然是捧著手機,然後另一隻手搭在我肩膀上輕輕地揉了一下。

然後,他又走開了。他需要一個沒有我的空間談電話。而我淹沒在絡繹不絕的訪書客中。

遲到了,亮相了,又走開了。他在十分鐘後才以完整赴約的狀態出現在我跟前,說「剛才我媽媽撥電話給我。」



「你要到哪兒去吃午餐?」熙哲問我。我們一起走出重重人潮的書局時,我還拿不到主意。後來我提議到大人餐廳。

我們就一邊在商場中走著走著,一邊分享著對方的近況。熙哲述說著他上班的情況,還有他剛加入了健身中心,還付了逾2000令吉來接受健身訓練。

熙哲可真是富足啊!我想到我自己這麼久以來不愿簽購健身教練,我就是捨不得花幾千令吉來培訓。我總覺得那筆錢太昂貴了。

但他說,「我是要讓自己下一個決心,給了錢,就得去健身中心。」

所以,熙哲說他是在清晨先去健身中心接受鍛鍊,然後再去上班。

「哇,你真的很有毅力。大清早要我起床,我動不了。」我說。

熙哲說,「沒有法子。我要練肚腩。我的肚腩太大了。」

我望著個子不高的他時,發覺真的是有一個小肚腩。「沒有人會看的啦。」我說。

「我自己看自己!」

我想像著他在我面前赤膊的情況,我反之覺得那小肚腩相當可愛。可是,熙哲還未在我面前脫過衣服。只是解下褲襠



我們在餐廳坐下後,就一邊在聊著。可是我總覺得自己投入不到狀態之中,我心想應該是我的睡蟲在呼喚著我。而我發覺我平日喜歡吃的麵食捧在面前時,一點也不可口。

接著,我就開始沉默著。我與熙哲,一起對外看著餐廳外的流動的人影。幢幢的人影,時間一點一滴地似在凝結了。

他問我「過得怎樣?」,我也草草回答。總是覺得工作的煩囂,不想在休閒時間再提起,免得傷神。

接著熙哲談起他的工作。他說他要轉行,因為對目前的工作不滿意。「那轉來做我這一行吧!」我開著玩笑說。

「不要,你做這一行薪水太低了。」

我支吾了片刻。他說中了我這行業的要害。是的,我的薪水太低了。但我該怎樣體面地否認,又不會妄自菲薄地說承認?

「那看來是我要轉行了。」我說。



話題就這樣走著。我也擔心他會向我提起他上那激勵課程的種種好處。然而,他只字不提那經歷與內容,反而是告訴我說,他有意要去上第三階段的課程。

那肯定又是花另一筆錢了,據我所知,那至少也是三千令吉以上的。

但熙哲告訴我,他是上了那激勵課程後,就馬上向兩名弟弟出櫃了。

「你怎樣告訴他們的?」

「就直接說,『我不喜歡女人的,以後你們別問我結婚的事情』。」

「他們的直接反應是什麼?」

「有點驚訝。然後就沒有再問什麼了。」

「為什麼會想到要出櫃?」

「很厭了,那些一再重覆的問題。」熙哲答得干脆俐落。似乎不當一回事。「我快要告訴我父母親了。」

我內心有些詫異。這可能就是熙哲通過幾千令吉的學費找到了自己?但如果藉此獲得這樣的能量,也不會是一件壞事。

談起健身時,熙哲說,他要教練將他塑造成平腹、翹股的人。「這樣就比較好看。」

他已成為健身中心的一份子了,那麼,熙哲也被收編成同志圈主流裡的一份子了,就是朝著乳牛主義去朝聖。然而對外的社交方面,他更處于半出櫃狀態中,其實他已不折不扣地是──一般的同志了。

當他是一般同志時,就沒有那種與眾不同的純樸了。或許在四個月後,我會見到一個壯壯的小乳牛現身在我面前,屆時,他就比現在更有資格去遴選他喜歡的菜色了。

而我,還不是一個乳牛。



用膳完畢,我們又再去逛。他說,他近來忙著工作與健身,根本沒有時間去逛街。「我們就去G2000吧!我要買上班的襯衫。我沒有襯衫穿完了。」

好。我就陪著他去。他的方向很準,似乎對G2000的位置胸有成竹,而我來這商場多次了,依然沒甚印象。

我們一起踏入G2000時,他馬上就跑去衣櫃台上瀏覽了,繞了一個圈,再折返,然後又逆方向繞一個圈,在短短幾分鐘內,熙哲已瀏覽完畢。

「這些顏色的衣服,我都有了。」

我一看那些襯衫,其實男裝襯衫的顏色選擇不多,除非是再加上條紋格子等作背景暗花設計有差而已。

我跟隨不上他的步伐,他就像走馬燈般地繞著、走著,節奏明快。當我走到過去挨到他身邊時,他又走去另一端了。他的目標,就只是要買一件衣服。他看起來不懂得如何趁著買衣時,一邊分享著心得或說話。

我又聽見他與售貨員支離破碎地說著話,「…哦…6點?…」

不消一回兒,熙哲就拿了一件白襯衫,他要到試衣間去了。我尾隨著他。然後在試衣間前就有一個售貨員有意無意地擋著廊道前。

我以為熙哲會對我說,「待回兒我穿給你看看。」或許,他會讓我站在他的更衣室前,趁無人注意時一把拉了我進去,我想起Sex and the City裡的Samantha經歷過的情節。

其實一起進更衣室試衣,我也試過一起跑進去看我的大學室友書維試穿泳褲啊!如果兩個男人一起跑去更衣室裡,不會有太大的疑心吧?!

但是,沒有。

他試了兩件白襯衫。我在試衣間前走著走著,佇立著,看著最靠近的女裝衣服,心中描摹著那些塑膠模特兒的姿勢來打發時間,我將自己僵化了等待著熙哲的一聲呼喚。

但是,沒有。

我靜靜地在守候著。突然回到在書局等待熙哲談完手機電話時的那種感覺。我聽見孤寂的聲音。

然而,我是那麼地期待著他會和我一起分享試穿新衣的感受,我也多麼希望會看見他穿著襯衫的畫面是怎樣。我兩次見他,他都是穿著休閒裝扮來亮相的。

不過未幾,熙哲拿著其中一件白襯衫走出來時。他就朝向收銀處付錢了。

「為什麼不買一件長褲?」

「他們剛才說剪裁要等到6點。我等不得。」

原來剛才的6點,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看著他簽信用卡時專注的情況,再三地檢查著帳單上刷卡的數額是否正確。覺得他真的是一個擁有非常強烈自我意識的人。

所以,這樣的人,才能保護著自己。

那麼,他需要別人在也身旁倚仗著他嗎?

我就站在他的身旁看著他落筆簽賬,我發覺他的鼻子的剪影,竟是帶著一股尖削的冷傲。



後來,我們又跑回大眾書局了。因為已沒有地方可去了,我們也沒有共同的目的地。

熙哲說,你去看你剛才提起的那本書。我等一下再找你。

我又回到書架堆中。幾小時前徘徊在等待他的地方。看著,看著,我覺得自己有不耐煩了。那已是半小時之後了。

熙哲還是沒有回頭來找我。

到後來,我又找遍了整個書局,甚至連文具部也走遍了。我都找不到熙哲。

我再上廁所一回,走在書局的透明玻璃前,看到熙哲是躲在雜誌書架裡。我看到那背影。

我回來後再到雜誌書架中找到他。他還是那樣專注地翻閱著中文雜誌,我挨近他身旁,他只是稍微抬眼一下,然後就繼續「鑽研」著那頁娛樂新聞。

那是介紹《畫皮》這齣電影。「這齣戲看來很好看。」熙哲說。就這麼一句,就不搭話了。

我過後就站在他身旁,拿起雜誌來看。然而,我對雜誌沒有多大的興趣,就作著狀在翻閱著。

是否約會就是這樣的逛街、又吃東西的模式?一個在守,一個又在走?兩個人在一起時,除了在床上,就是在廣場裡?

但是,我與熙哲是不是在約會呢?我摸不清楚。然而,這是一場無性愛的約會。

又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熙哲說,「走吧,出去打個轉。我口渴了。喝杯東西吧!」



我們去到Wendy's前,熙哲看起來很有興趣。然而上回試過一次後,我對這快餐店沒甚動情。然而,我又隨著他步進去了。

「真的如你所說,這裡的食物一般。」熙哲吃完他叫的薯泥後說。

我沒有再怎樣說話了。我的身旁緊挨著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在注意著剛學會走路的孩子離開桌子走動的情態。但他們的所在,卻讓我感到有些拘泥,也讓我沉靜下來。

異性戀怎樣都可以一起經營一個孩子,經營著一個家。維繫著一段感情啊,但同志又會是如何?

我們只能在公開場合像普通朋友一樣,有距離地,裝作一般人在約會著。

我與熙哲,都在衣服的包裹之下,還原成循規蹈矩的社會人士。我們沒有像上回那樣暗中胡天胡帝,我們只是在進行著普通人的約會。

我突然覺得,再見面的話,我們也是如此地在商場會合,然後一起做櫥窗血拚,然後再分道揚鑣。

是不是時候我們要好好地上床干一回,然後在性愛退潮後再來聊天?就像以前我與椰漿飯一樣,一起在床上相濡以沫時,才能好好地拉近彼此的距離?

我不知道怎樣突破我與熙哲之間的過程。我們現在欠缺的,是一個行事的地點。然而,那是偷情,那是暗度陳倉。那是將兩個靈魂幽禁在一個空間裡一起結合。

熙哲只是在初見我時輕揉了我一下,之後整個約會時就沒有再出現任何親密的動作了。這是不是叫做Discreet?而這種特質不就是我一直以來都希望出現的嗎?

可是,我卻希望我與熙哲之間不純粹是親熱,也不只是親近,而是能有一種意會到彼此的親密。

然而,我在驀然間覺得,對著熙哲,之前的一切一切,都已像蒸發掉了,或許對他而言,經過我上次寫的那種「拒當性玩偶」的手機短訊,他也是蒸發了。

或許,可以說,我對同志的兩個人世界的憧憬,也漸漸地蒸發了。

8 口禁果:

Lifebook 說...

Good or bad sign?

介 說...

無論怎樣,一個簡單的問候,
這樣的一個出發點總算是好的開始!

不那么容易得到的東西,還是比較矜貴的..唉!

匿名 說...

get real...he is not into you!

When he become a peacock (when his body is dairy cow), then u think u still appear in his eyes?

U like to dream right? then dream on... u r just a sex toy.. play and throw supposedly.. however he is a very self defeat guy, so he might need to drag it out and use it again if it is not too dirty...

I am sad for u.. u r plu but u never think..OMG... u only love sex, admit it... and be sex maniac,,then forget about love life lah...

杰尔1102 說...

性爱=有性才有爱 VS 爱情=爱才能情愿

无论人在任何阶段都需成长,
管他是什么阶程的人,
是孔雀还是滴油叉烧,
也许你们都介于在未踏出所谓阴影的过程,
“我不是性偶“,
有时候我会想男男之间的性爱只要做足安全,
当激情后退,只要他不是立刻松人就走,
仍然与你相拥,交替体温,留下温纯感,
证明他的确是对你有意思,也许性爱,
有性才有爱得定义就是如此吧~

如果他是在找性伴侣的他就不浪费时间出来和你‘约会’,可是另一方面去想。也许他得圈子很小,除了你就没有其他人,也不懂如何向你开口要性,所以才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因之前他直接被你坚决地决绝过,现在用了另一种方式接近你。

人的确是难以捉摸的神物,
也是一个有趣的东西,
心理战术看你怎么玩咯!

anthony 說...

我觉得很多的时候,结局如何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也许爱让你无法放弃这张原本就是touch-and-go的路费卡。痛了,挣扎了,才会慢慢醒过来。爱一个人是没错的。也许一天,这张touch-and-go会变成你的永久会员卡,只是属你一人使用的永久会员卡。

还有一点,雄性动物喜欢做爱,根本无分直的,还是软的,所以别乱把sex mania这个称号套在人家的身上。

Emo-Happiness 說...

坦白说,

我说,
好好认识一个人,
先认识,
然后才有性,才是君子,
不是吗?

匿名 說...

Don't expect too much from anybody.... then you'll be getting lots of surprises.....

If you are expecting very intimacy type of relationship, talk to him... tell him what u think.... and what's your view about a relationship...

Maybe he's waiting for u 2 break the ice. Wish u all the best...

介 說...

人生難免有挫折,一時的失敗不代表什么...
每個人的見解都不同,做個參考就好.
就照自己的想法去追尋自己想要的吧!

肉體上的滿足和心靈上的滿足,
有時候還真的是魚與熊掌無法兼得.
從基本做起,也許是很難,
但勝在可以更成熟的掌握,
也有更大的空間去包容與了解...
加油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