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9月10日星期三

一朵過眼的雲彩

剛才看電視時很偶然地看到《馬上大搜尋》的節目邀請了90年代初期的歌手獻唱,包括曾淑勤與黃舒駿、周子寒、東方快車的姚可傑。

老實說,周子寒與東方快車,是我今天第一次聽到他們的名字。

我聽到曾淑勤緩緩地唱出《魯冰花》與《客途秋恨》,然後一邊看著歌詞,我覺得《客途秋恨》的歌詞寫得好極了,有押韻,有詩意,有意境:

『秋天的風 就這樣吹了一生 憂傷的味道嚐到現在
生命是一條任性的河川 急急緩緩 甜甜酸酸
秋天的恨 躲在他的群擺 憂傷的眼神藏到現在
命運是一粒客途的塵埃 朝夕不定 海角天涯
啊~沉靜與落淚 祈願與等待 都是宿世的無奈
啊~青春的恣意 美麗的眷戀 只剩下一種期待
秋天的夢 醒在斑駁歲月 憂傷的字眼寫到現在
鄉愁成了一朵過眼的雲彩 留也無言 忘也無礙』

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如此認真地去聆聽這首歌,領悟這首歌的意境與心情,就像讀著一首詩一樣。

我甚至忘了這首歌的旋律,只是在chorus那一段依稀記得。

我看到曾淑勤的臉頰干巴巴的,她已是40歲的女士了吧!她捧著吉他彈唱時,歌聲充滿了滄桑,跨越了近二十年重聽,不復以往了。

我想起我的初中年代。那是讓人感到陌生又期待的時候。一切處于未知數。捧著當年紅火極的《偶像》雜誌追看哪些歌曲的排行榜,注意一下有什麼新歌詞刊登出來。

然而當年我並不沉迷于校園歌曲、民謠等的,我對台灣的歌曲有一種排斥感。總覺得旋律難以朗朗上口,編曲不精采,而且當時拿到那些歌詞時,真的看不明白,無法體悟。反而當時對香港的粵語才有一種沉迷。

例如這首《客途秋恨》,我知道這是一支膾炙人口的歌曲,然而我並沒有真正地聆聽過。我現在還是哼不出那旋律出來。

同時,當年的家境並沒有太大的零用錢供我去購買卡帶,我通常都是收聽收音機或看國營或私立電視台罕見的中文歌唱節目。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真的是資訊封閉,沒有選擇的年代,但卻培養出一種如今已找不到的惜福感。因為現在的唾手可得,成為無價值的年代,連人心也失去了價值觀。

我剛才看著那歌詞時覺得詩意極了。如果當年我有多看台灣歌曲的歌詞的話,或許我今天有多一些的文藝。那我到底是如何蘊釀我的文字與文學修養的呢?我到現在仍然覺得,我的文筆仍是不夠精緻,用詞不夠暢快。

現在讀著這首歌詞,覺得依稀間映照出自己當下的心境出來,萌生出一絲絲的感動。當年是少年不識愁滋味,如今要年過三十後才有所感悟。如今不想強說愁,卻在眉宇間寫了出來。

或許當年我真的沒有什麼黑暗的陰影吧,除了被人嘲笑娘娘腔、被人譏為「死肥仔」、考試時的擔憂、或是喜歡的電視機男主角沒有在銀幕上出現赤膊鏡頭。

基本上,我的少年時期聯想不到秋天的灰暗、塵埃的飄零、憂傷的期待。除了在投稿時矯情地將一些不存在的愁緒編織成為文字。

我甚至不知道什麼是同性戀。確實而言,我不知道喜歡男孩子的名堂,就是同性戀這名詞。

或許當年我只是專注地將中學時的上課時代,放在功課上,落在考試上,我是那樣地板直沉滯,不懂得如何開拓更多的冒險途徑,包括更早地認識什麼是愛,什麼是性愛。

電視節目結尾時主持人說,這是精彩的1988年時代。倒數一下,就是20年了。我上網查看曾淑勤出這張唱片的確實年代,應是1990年第三張唱片。

但也是近20年了。

一朵過眼的雲彩。我喜歡這句,像是悼念著走過我身邊,遠去的一切。

16 口禁果:

Seng Leong 說...

前几天发了个恶梦
忘了内容,背景是中学的时代
一觉醒来,发现一切都已逝去
像过眼云烟
然后醒悟,最纯真懵懂的岁月已经消失

曾经痴迷无数的爱情故事
期望遇到心仪的男生,谈场甜甜的爱
然后偷偷许愿把第一次给他
一生就在无数的电影对白,浪漫的月光下和油烟飘散的厨房里和他慢慢偕老

以前充满幻想的日子
在无数的外国影片前编织未来,现都不再
啊,被 Hezt 唤回了很多
同志的心绪都这么细腻吧

当了解失去的岁月,决定不再让生命留白
要燃烧自己,在青春完全失去前
淀放出全部的色彩

retna 說...

真奇怪,你看的竟然是剪剪贴贴的《偶像》杂志,而不是当年颇有质素的《生活电视》。

安东尼刘 說...

喔,我们都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我当年也是整天在看《偶像》,《生活电视》和《录影电视》的小伙子。
还有一本超精美的香港音乐杂志,好像叫《新时代》,不懂你有没有看过,都是报道一些香港,欧美和日本东洋的音乐娱乐。当时买才RM2一本,是全色彩的(当年来说已经很不得了)。我想是时候将它整理起来,放在我的blog上和大家分享。

SEBASTIAN 說...

嗨!你好。首次在这里留言。

曾经欣赏潘美辰或方季惟的人,都应该对“蓝白唱片”的周子寒有些许印象,他们还曾经共唱一张合辑《动力加速度》呢!(我大概记得她好像唱过一曲《交换给你被你宠坏的心》,哈~~~~)

我也是《偶像》的支持者,那里更是我来KL的事业起跑点,也因工之便,访问了曾经欣赏的一些90年代初期的歌手。如今看到它的“没落”(乃至面临停刊的危机),还真不胜稀嘘呢!

匿名 說...

我昨夜也在无意中观看了"马上大搜寻", 看得真过瘾! 可能那是我所怀念的年代.现在重听"客途秋狠"真的是别一番滋味, 以前看张曼玉演的"客途秋狠"就听过这首歌, 但不明白, 没共鸣!20年后, 这首歌在简单的吉它伴奏下,竟然让我感动!
还有黄舒俊...哈哈!我向老天祷告,如果不能给我一个胡军似的型男, 就给我一个才华洋溢的黄舒俊!

Dessmond

一閃而過的流星 說...

我曾經也有過一張她的卡帶,
只是忘記什么名字了。



你的文字很好。

Leon Koh 說...

we all have charming memories and when we looked back on it, it always brought us a sense of nostaglic and sadness.. but life's about collecting memories.. no?

oh.. how about doing a happy event for the next blog entry?

Stevie 說...

哈哈,你学生时代的黑暗阴影其中一项竟是喜歡的電視機男主角沒有在銀幕上出現赤膊鏡頭? 太可爱了吧? 俺错过了你们说的节目,不过《客途秋恨》是俺小时蛮中意的中文歌曲。

Hezt 說...

《錄影電視》或《偶像》是我初中時看的娛樂雜誌。《生活電視》則是我小學時的接觸到的雜誌。當時《生活電視》還是大本裝的,畫頁很多,圖片很大張,我與姐姐買來都是要收集那些偶像照片而已,而且生活電視裡有香港無線劇集的介紹畫頁,看得十分過癮。

我想起當時老爸時而載著我們去書局看書時,我們都會買這本雜誌回來看。他竟然允許我們買這些精神「垃圾零食」。

去書局成為我們一家吃完宵夜後,非常罕見的家庭活動。

然而現在我沒有再看到《生活電視》了,是不是已經停刊了?

而我的老爸也永遠消失了。他只活在我的記憶裡。

後來,中學時就看《偶像》,因為文字比較多一些,不那麼容易看完。至于什麼《新時代》,我可沒聽過。那是高檔的雜誌吧?

說到台灣在90年代的流行歌曲,似乎歌名都是特別地長,我現在又想起另一首《是不是這樣的夜晚你才會這樣想起我》─吳宗憲的歌曲,還是伍思凱的《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等的,現在回想起來會有特別的雞皮疙瘩。

然而,那是青春的幻想期,如果我們陷入永恆的憧憬,就像不會醒來的宿醉。

●Leon :快要中秋了,要不要我blog一篇中秋的快樂時光出來?或許我考慮像你那樣,放多一些圖片出來。

●Stevie:以前真的很天真吶。沒有看到一個男主角赤膊時,心裡會覺得錯失一樣東西一般。那種失落感,那種期待真的是非常地幽微。

現在我看到一個男生赤膊時,我卻研究著他是做健身時欠缺那些動作,以致哪些肌肉塊發展不均。或許再以他的肌肉塊來作假想敵。

現在那麼理性的我,真的是可悲。

Nishiki 說...

雖然小學和中學的時候鮮少接觸流行歌曲,對你提到的這些歌手也有些陌生,不過卻想起了小學的時候,由於那個時候才剛念中學的姐姐喜歡巫啟賢和梁文福的歌,偶爾會買些他們的卡帶,開始記得這些在我記憶裡已經封塵的歌聲。

另外,雖然一直都不是香港音樂的樂迷,這個時候竟也想起了我還在小學的時候,郭富城那首紅遍大街小巷,又十分肉麻的《對你愛不完》。哈哈,那些音樂,就當作我平淡無奇﹑樸實無華,沒有什麼驚濤駭浪的成長歲月的背景音樂。

開始接觸流行音樂,是高中的時候,那個時候才開始接觸英語流行音樂,等到進入中六和大學的時候,才去稍微留意中文流行音樂。

現在想起,仿彿聞到來記憶裡的往日氣息,有點懷舊的感覺。

現在聽的一些音樂嘛,恐怕告訴你了又會說我曲高和寡了,呵呵。

安东尼刘 說...

hezt,
《生活电视》还有,但现在叫《life tv》,而且是小本了很多,封面都在学香港那些八卦杂志的设计,所以不细心去找肯定会漏看它。
《新时代》对我来说不算高档杂志,它只是比起本地娱乐杂志来说,用的纸张比较好一点而以,还有封面也是用较硬的纸张,所以当年小小年纪看到这样有素质的杂志,自然会欣喜若狂,将它买下。加上rm2不算很贵(因为都是过期的),那时资讯又不发达,能有一本将殴美港台东洋的音乐娱乐集合在一本的杂志,每期又有精美拉长海报送,真的是读者的福音,不过在90年代初已经停刊。

Stevie 說...

太理性的成年人,是还蛮可悲的。

关于你说的那两首曲子,瞬间勾起了一些些俺小时回忆,你记不记得以前有一阵子很流行一本歌书叫《好歌大家唱》,在小六毕业旅行前,俺买了这一本书,在旅游车上与同学斗谁懂得唱的歌较多,你所说的那两首伍思凯与吴宗宪的歌当时候是爆红的,而吴宗宪的漏网之鱼《生》则是比较被冷落的,俺当时还因懂得这歌拼赢了同学,想起来还挺幼稚的。

Stevie 說...

既然大家都在谈流行音乐,有人听“苏打绿”吗?

teru 說...

我想就台灣音樂提點意見

或許因為時代背景不同
在我國小的時候
最流行的都是四大天王的粵語歌手
但在往前推一點
那是個台灣民歌的黃金時代
膾炙人口的歌根本數不完
台灣音樂的創造力從那個時候開始
雖然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台灣流行樂一直有日本(偶像派)及歐美(R&B)的影子
直到最近這十年來
周杰倫方文山 陳珊妮 陳綺貞 蘇打綠 等輩
或許跳脫流行 或許創造流行
席捲華人圈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台灣音樂市場由於具有前瞻性, 試煉及指標性

更是大馬 新加坡 從樂手的試金石
只要能被接受 通常也能通吃華人市場
主要在於消費者有華人口味 更有挑剔的品味

我曾經拿一首周杰倫的 "東風破"給一個四十多歲媽媽聽
她還沒聽完就流眼淚了
她說一直以為流行歌很淺
沒想到配上歌詞 讓她想起她年輕的故事
之後她就喜歡上周杰倫了
所以我想只要你都聽過
再說排不排斥也不遲

ps. 以上我提到的歌手你可以聽聽看
個人偏愛陳綺貞啦~

東風破歌詞:
一盞離愁孤單佇立在窗口
我在門後假裝你人還沒走
舊地如重游月圓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燭火不忍苛責我

一壺漂泊浪跡天涯難入喉
你走之後酒暖回憶思念瘦
水向東流時間怎 偷
花開就一次成熟我卻錯過

誰在用琵琶彈奏一曲東風破
歲月在牆上剝落看見小時候
猶記得那年我們都還很年幼
而如今琴聲幽幽我的等候你沒听過

誰再用琵琶彈奏一曲東風破
楓葉將故事染色結局我看透
籬笆外的古道我牽著你走過
荒煙漫草的年頭就連分手都很沉默

Stevie 說...

Hi Teru,

俺也蛮喜欢陈绮贞的
也许俺都听那一挂的 陈绮贞 青峰 杨乃文 雷光夏 莫文蔚 卢廣仲 (还不错的新人但有点kuso) 但陪俺最久的 则是俺心中永远的天后——林忆莲

Listen up~!
Stevie

Simon Jim 說...

林憶蓮真的是很多同志的女神。近期大夥的女神應該是張惠妹了吧 一曲獻給同志朋友的彩虹。
今年在新加坡的ameizing演唱會中,唱著一首(一想到你)突然從身後抽出一幅彩虹旗,邊揮舞邊往台下握手致意,場面異常轟動。
我聽歌很愛留意歌詞,對我來說歌詞是歌曲的靈魂。所以聽到某些胡亂把詞塞如旋律裡的歌很是反感。
陳綺貞、蔡健雅的詞曲,梁靜茹、孫燕姿的唱腔。都是我喜愛的。最近的曲婉婷很是讓人驚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