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11月26日星期三

如何讓你遇見我

風花雪月是很遙遠的事情了。可是,有時還是會想到這首詩。在夜晚時,映照著自己的心情。

我恨自己不是一個詩人。今晚只有怠懶地,抄了一首情詩給自己。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原詩:「一棵開花的樹 」 席慕蓉 

8 口禁果:

Stevie 說...

如果他是与他的他一起走过,你要如何,掉下花瓣还是掉下树干砸在另一个他头上?顿时一部凄美的文艺片转眼变成套黑色喜剧,应该不赖! :P

Hezt 說...

天啊Stevie,這麼美的一首情詩給你想像到這樣,你可真沒有一絲詩意。:)

George (aka Seroquel) 說...

Hezt,
我大学的时候读过这首诗,好喜欢。
尤其是后面的那一段,想象自己花枝招展在他面前摇前扭后,结果他却无视你的存在而从容而去,好无奈!

Stevie 說...

Hezt, I merely think out of the box. 就如,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P

ペイン 說...

哈哈...
有人开始要找男友了...
不过这样也不错嘛...
人总需要一个归属...
祝你好运...

Hezt 說...

●George:原來你比我早接觸這首情詩。
但是我不會想像自己是「花枝招展」地對他搖前扭後,這…這未免太花旦了吧!

●ペイン :人總是要歸宿,不是歸屬。你打日文太多了是嗎?:)

當然我一直都在想找男友的。謝謝你的祝福。

匿名 說...

哦,记得在我一个被遗忘的 blog 里头,我的第一篇就把这首诗给抄了上去。超喜欢的!难得在这里看到你也把它给post了上来与大家分享。

Straydog

Simon Jim 說...

佛教看來是寬容的,當然出了家便要守誡,對俗家弟子的情情愛愛,看到無限的包容。(前陣子,台灣一對女同志在比丘尼的見證下完婚)
馬來西亞拿督楊紫瓊主演的那部(劍雨)有段佛家故事,異常感動,就那短短不下三行字。
佛陀弟子阿男出家前,在道上見一少女,從此愛慕難捨,佛祖問他:你多喜歡那個少女?阿男回答:我願化身石橋,經歷500年風吹,500年日曬,500年雨打,但求此女子橋上走過。
(為忠於原文,特上網搜尋摘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