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11月4日星期二

肉身菩薩:朵蓮

中文裡有幾個詞可以形容光著身體。赤裸、赤裸裸(加重了語氣)、一絲不掛、絲毫不掛、赤身露體、裸體、赤光光。但如果用在我那天所看到的情況時,「赤條條」就是最佳的表達詞。

在吉隆坡的健身中心的沖涼間格裡,你很少看到有人會全裸上陣,完全不遮蓋毛巾的情況。這裡不是西方國家,我們對身體仍然是抱著「戒嚴」的情況,即使沖涼完畢要穿回內褲,都是在毛巾底下「鬼祟」穿上的。下半身的一吋肌膚是不見天日的。

然而,我則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如此,光著身子在沖涼間格裡走動。



首先,在重量訓練區時,我已聽到一位中年仁兄在高談闊論。抬頭一望,是一位束著及肩長髮,但沒有絲毫飄逸感的乳牛,還好他束起了頭髮,否則我以為我誤以為見到菜市的大嬸蹿了出來。

這隻乳牛穿著一件背心,身形依然是保持著乳牛狀態,不過可以看到腰際的贅肉擠了出來,看來是偷懶後的結晶。我也看到他的胸肌顯現鬆垮塌陷的「墮奶」的情況,所以,他是一位「Doreen」「朵蓮」(用粵語"duo Lin"唸的話,你就從諧音抓到是什麼意思)

只是你看到他那粗壯的手臂時,我就知道這是一頭舉重狂牛了。他在指手劃腳地教導著另一位仁兄作健身。

我聽著Doreen談話的語調,他又不像是花旦,因為他並沒有散發出妖嬈邪艷的語調,而是相當陽剛味的。所以,我且稱他一位朵蓮大叔,因為當時我完全沒有聯想他是一位同志。

「…Forget about it, don't waste your time on this…」朵蓮阿叔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示範著動作,叫那位仁兄不必使用桿鈴。我受到他的聲源所牽引。

我那時還在思想著,怎麼在英文裡叫人家「別做了」、「別妄想了」、「停止」時,會用上 「Forget about it」這詞,用中文直接翻譯時很奇怪,你叫別人別做特定的事情時,難道你會說「忘記它吧!」,若是我得用英文遇上這種情況的話,我會不會用上這詞呢?但就是要這樣說英文,才會地道一些。

所以,我就分心了。

後來,我也沒有多理睬,繼續我的活兒。只是我看到朵蓮阿叔並沒有舉重,他像遊魂一樣四處轉悠著,或許他已完成了舉重了吧!



然而,當我進到更衣間格時,那麼恰巧地,我就見到朵蓮大叔與我30cm之遙更換著衣服。

他已赤著膊了,沒有穿上衣服時,他的肌肉還算是不錯。至少,「朵蓮」的情況並不那麼嚴重。他還是具備倒三角形的身型。

接著,他將短褲剝掉。

再將內褲扒下。

他完全赤裸著身體,站在我旁邊,我一邊在間格裡整理著我的東西,他也做著同樣的動作,只是我還不致于一絲不掛。朵蓮大叔的裸體無處可逃是跳入我的眼界範疇裡的,我不必大動作張望,就瞄到了他的下體。

說的也奇怪,他的下半身就像…

怎麼形容呢?我先是看到他的蛋蛋,那是粉紅色,粉嫩嫩地下垂,看起來很潔淨,有些像初生的感覺。他的陽具是委靡不振,但服服貼貼地勾貼著蛋蛋,過長的包皮退縮著,露出了暗沉色的龜頭。然而整體的長度是相當不錯的。

可能是他的下半身皮膚相當白晢,加上那地方並不是熱帶雨林般的毛髮叢生,因此他的下半身看起來,就像一幅屬于少年的下半身。

這與他臉上的皺紋有些有極大的落差。

少年般的性器官、風霜臉。卻有一幅壯年般的乳牛身材。

朵蓮大叔並沒有任何閃縮,他就這樣光著身體。那時我們的更衣格是在梳理檯前,因此他那兩爿鼓翹的屁股,都反映在鏡子上,每個人走過的人都可以看到。

接著,朵蓮大叔就拿著小毛巾,走到了沖涼間格。他連大毛巾也省掉了,就是赤條條地晃著他的那幅雞巴,隱身在沖涼間格裡。

在幾分鐘後,我也準備妥當要沖涼了。于是我走到間格裡。

這時,就出現了一幅奇景。

我經過其中一個間格時,驀然看到朵蓮大叔已在裡頭淋漓著身體,奔瀉溶漾的水光反映出他肌肉的堅實度,他在慢動作地撫擦著他的肌肉,蓮蓬頭下水珠四濺,他似乎陶醉在他的沐浴中。

要在這裡強調的是,朵蓮大叔是拉開簾幕,將四方間格的沖涼格攤露在每個經過的人士面前。

而事實上,在我加入健身中心以來,只有一兩次遇上有人是不拉簾幕沖涼的,即使有,也是背對著廊道,以背影示眾,而不會如此正面又突兀地展示著他的「胴體」。

我在朵蓮大叔的間格右邊的間格安頓自己,所以,隔著一幅磚塊牆,我是無法看到隔壁這一場免費的水花秀。

然而,朵蓮大叔的「創舉」,卻掀起了一陣看不到的騷動。

我沒有將簾幕完全拉上,然後我就看到我斜對面的沖涼間格已有一位排骨花旦,將簾幕拉上30%的覆蓋面,他已全然勃起,但是兔尾般的肉棒子是躲在包皮裡,顯得有些猥瑣。他的目光如此地狂野與妖艷,就望著對面朵蓮大叔的方向,我看到他指手劃腳地,示意著是否可以與朵蓮大叔玩一手。

可是,朵蓮大叔似乎不為所動。排骨花旦則努力地打動著朵蓮大叔。他那股飛擒大咬的慾望已表露無遺了,因為朵蓮大叔已「拋身」出來換個赤條條,花旦也不理會眾目睽睽而露出了身體,動作大膽、意識淫邪。

如果朵蓮大叔ok的話,排骨花旦看來就會躍身過去拉上簾幕蹲下身來了啜吸了。那時健身中心的沖涼區就成了炮房了。

但,這樣豈不是人人都知道內有乾坤?

在健身中心的沖涼間格要狂歡與偷吃速食,最忌的是「張揚」,沒有人會如此明目張膽給人家知道,裡面有兩個人在糾纏進行身體膜拜儀式。

我再放眼一望,在排骨花旦隔壁的有另一位乳牛,也拉開了簾幕,對著朵蓮大叔放媚眼。而這位乳牛平日我已有注意到他,長得一臉傲氣,但身型練得不錯,白淨粉嫩,是名符其實的擠奶乳牛。

但平時他趾高氣昂般的模樣,目中無人,而在那一刻我就將他的裸體盡收眼簾了。事實上,我發覺他的雞巴長得蠻漂亮的。

然而,這種乳牛只是會對意中人開屏求歡,與這種孔雀糾纏是自討沒趣。

所以在那時的情況,朵蓮大叔不遮蔽地沐浴,是同時吸引到兩個「美媚」乳牛要送上門獻祭。而且,在那夾道對立的沖涼間格裡,已有3個是完全明目張膽地上演著一場三角拉鋸戰,朵蓮大叔就是裁判決定哪位進場,哪位出場。

而我,就是一個觀眾。看著有人乞討,有人迎拒。

朵蓮大叔將整個沖涼間格炒熱成皮肉「炮房」氣氛,每個人似乎都蠢蠢欲動。

當中也有不少包著毛巾的男人們經過,無不對朵蓮大叔行注目禮,另兩名獻媚的花旦與乳牛,成為這場如同A-GO GO BOY的沐浴秀的配角。




我淋濕了身子後,再跑出來去桑拿室坐坐歇歇。經過朵蓮大叔的沖涼間格時,赫然發覺他已肥碩粗壯起來了。

在0.01秒的時間裡,我看到他一手捂著乎肉棍,露出了其根部。我那時才恍然大悟,難怪另兩個美媚如此放浪極盡色誘,原來看到朵蓮大叔已血氣賁張了,大家就一起劍拔弩張。

我隱身在桑拿室時,沒多久就從小方格的玻璃窗,看到朵蓮大叔經過桑拿室,走入了隔壁的蒸氣房裡。而排骨花旦則是緊隨其後的,真的招搖過市。

看起來朵蓮大叔對兩件肉身都不為所動。

我暗暗吃驚,谷中城的加洲幾時變得形同新加坡的加洲?──竟然如此肆無忌憚。

片刻,另一位要獻身給朵蓮大叔的奶牛也出來了。他闖進了桑拿室裡,我看著他一身滴著水珠的寬肩束腰之筋肉軀殼,叉著腰,煙視媚行地抬起了臉,似是俯瞰芸芸眾生般地,將自己抬高到清高莊雅的位置般,那種姿態彷如要桑拿室裡的其他人,包括我,要跪地膜拜。

但不到一分鐘,他擺出一款難耐燠熱的表情,就自行離開桑拿室了。



我沖洗完畢。又回到了更衣格換上衣服。

朵蓮大叔已在那兒打點著。

同樣的,他是赤條條的,慢條斯里在整弄著衣物。我又再偷瞄他的下半身,已還原初生狀態,非常植物性地吊垂著。

我就是好奇,為什麼在人人都不敢放膽裸身露體時,朵蓮大叔卻大刺刺地晃搖著他的雞巴四處走動?

他最後還赤身站在梳理台前吹著風筒,梳理著他的及肩長髮。他的裸影經過反射映照,讓每個人似乎都變成了不自由主的戒慎、閃爍,因為在場者都知道有一個男人在裸體著,他們想瞧瞧,但礙于非禮勿視的心理約束,以致都是鬼祟地瞄瞅,眼角與肢體的移動角度,莫不像向日葵般地朝著陽光行禮。

朵蓮大叔就像一具肉身菩薩,普渡著在場與剛進場的饑渴眼睛。他所站的位置更與桑拿室外的木板凳遙遙對望,不少從桑拿室裡走出來的半裸男子,遠遠地就看到一具赤裸筋肉擺置在一端,全都佇立不動了。

我看在眼裡,對眼前這堪稱為罕見的情況嘖嘖稱奇。原來,加洲健身中心真的是同志天下。

當我裝束完畢時,朵蓮大叔已吹好了頭髮,他已穿上衣物包裹起他那幅過氣乳牛軀殼,但他一再對著鏡子打點著不經意放任出來的瀏海。

離開前,我看著他那專注照鏡的模樣,發覺這位朵蓮,應該貼切地稱為Auntie Doreen。

15 口禁果:

Seng Leong 說...

乍看题目,还以为佛教偏神佛里真有一位肉身菩萨

没进过大型健身房,你还真让我期待我的第一次
以前中学时期在冰城 Permatang 游泳[戏水]
每次进厕所都目不斜视,座危襟正的
那时没真正看过一个男人的武器,除了 porns
那里游泳的男人,无论年龄大小老少
冲凉时都在没有门廉遮拦下进行,赤裸裸的上演喷鼻血的镜头
冲好后就大摇大摆的走去换衣服
我可不敢,只是穿着泳裤专心洗澡
还要努力平息心跳[和激动]
因为和一班直佬去的,总是规规矩矩

中学时期就是这么纯[蠢]
即使躲在房间偷练 Dancin Queen
也只幻想可以出夜街看看 bar 是怎么回事
不是妖冶弄姿的让男人们拜倒我石榴裤下
也是到了去年,才知道 Permatang 原来就是同道兄弟的会见所
就这样错过了提早接触同道的机会

其实健身房里都是这么大胆的吗?
不怕其他人发现?

Brian Chen 說...

Once again, your article keep me laughing at all the way through.
You're a funny man.
I suppose that it is a good thing at times to have such a 'Conservative' environment in the gym shower room.
At least, you get some surprises once in a while.
This thing never happens to the gym that I visit because most of the time there are naked guys, either in good shape or not, either with good package or not, lurking around in the gym shower room.
There is no more surprise...So not much excitement, I suppose.
Just like typical horror movies, you know when something jumps out at you.
Anyway, thanks for sharing such a funny story.

高中生 說...

我的天呀!大马尽然有这种地方!!你尽然写出如此大胆的东东!!蛮露骨的叻+_=!!!
别告诉我这里是伊甸园...

ペイン 說...

はじめまして!

現在...
健身房...
依俺來看...
變成了一個花花世界...

裏頭...
有太多的可能性...
也有太多的 "可能性" ...

現在俺好奇的是...
健身房只有同志而已?
據你以往所寫的...
遇到的都是同志...
那麽,你有失敗的例子嗎?


(題外話:你曾經深深地愛過一個男人嗎?無法自拔的那種...)

Hezt 說...

致各位:近來發覺我的部落格多了許多訪客過來。包括高中生。這是一件好事,我不知道他們怎樣湧過來,但是來這裡瀏覽的話,就當作是一種自我開發的過程。

就是自我開發視野與思維。我不會寫灌水文章。我只是寫我所見所聞與所思。

這一些的確是在發生著的事情。或許對于乳臭未乾的高中生來說,他們被嚇倒了。

不好意思,我細路仔不識你的世界有多大。你若是還未識路看著這大千世界,我這裡有更露骨的東西。請自便。:)

●匿名者:我不明白你寫的日文。什麼意思?

健身中心裡當然不只是同志,還有女人的。還有滴油叉燒啦、孔雀、排骨精、牧童等的。各式各樣的都有,如同霸級市場。

針對你的題外:深愛過一個男人?唔。

這是一個省略號的答案。

●Brian Chen:你是去哪一間健身中心呢?
其實我知道一些泳池的沖涼間格也是如此的,不必大驚小怪。只是當每個人都是死守著自己的下體時,我卻覺得朵蓮安娣有些刻意地暴露著自己──是否需要一邊勃起一邊拉開簾幕一邊給人家看?作秀嗎?

●Seng Leong:健身中心是否那麼大膽?這得看情況。

在不同的情況下,你需要使用不同的招數來速食。

很多經歷我以前都寫過了,你慢慢找回來讀吧!

阿毅 說...

是今天发生的吗?

我好像没看到有一位长发朵莲大叔的........。中午/下午?

倒是有好多孔雀。特别是下班时过后。

Hezt 說...

阿毅:不是今天發生的。我不是CNN可以即時傳播。咭咭。

有緣自會與朵蓮大叔相見。

way 說...

你说 "..... 另一位要獻身給朵蓮大叔的奶牛也出來了。他闖進了桑拿室...... 叉著腰,煙視媚行地抬起了臉,似是俯瞰芸芸眾生般地....... 不到一分鐘,他擺出一款難耐燠熱的表情,就自行離開桑拿....... " -- 你怎知道他也是要献身于朵莲哦?

我也试过叉着腰在桑拿房....... 也有过难耐懊热的表情而走出去...通常也不会超
过一两分钟。

最近也没了,因为好热,又黏黏湿湿的。

IceAce 說...

既然那个堕奶怪叔是如此的炫耀,实在不明白那两个家伙要跟随到底那么明显呢?几乎有点不顾面子只为得到堕奶怪叔欢心,如果是sauna还可以了解,如果是在健身室那么就有点荒谬了。
那个堕奶怪叔。。是不是头发都点波浪型,长及肩膀哪个?不会就是那个我朋友说他在镜子面前不理会别人眼光在那里吹阴毛那个吧。。。
那些直男一旦有了肌肉就不可一世,认为自己在这充满肥人的大马特别高贵,有时候实在可笑。

ペイン (佩因) 說...

有缘自然就会明白了...
放心, 它并不带有贬义...

那两位跟随那名大叔的男生...
俺能理解为何他们会有如此行径...
因为, 俺曾经也疯狂过啊...
只不过, 那是在和谐世界里发生的...

花花世界, 对我来说或许是太遥远了吧...

Hezt 說...

Way:請從頭再細讀我的文章。你就可以找到答案。

ICEACE:我也不知道你形容的那位就是朵蓮大叔。我但我確實見到他的頭髮是波浪型的。

佩因:你是一位男同志,還是一位女生?(SORRY,你的名字讓我覺得很雌性)

阿毅 說...

在健身房总是来去匆匆的。下回会留意一下是不是有那么一个“波浪形及肩长发兼堕奶”的大叔。-- iceace提到:他在镜子面前不理会别人眼光在那里吹阴毛那个..... -- 天啊!!! 那可是共用的吹发筒哪~

很多乳牛都是自视甚高择样貌而行动的动物--其实十之八九的P包括如何文采飞扬道岸貌然的也不外如是-- 如果那位仁兄真是“波浪形及肩长发兼堕奶”,那么想来应该也有其某方面“过人的吸引力”吧。


但都不外是一副副披皮带肉的骨骸。除去爱的性,高潮又是什么。

高中生 說...

其實我是在第二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湧進來得!您寫文章時確實沒有抑壓自己和大膽的寫出來!若我也能拋下一切枷鎖,釋放抑壓已久的自我那有多好呀!

ペイン 說...

哇...
这个问题太直接了...

在Google Images里的搜寻栏目中键入 “火影忍者 佩因”...
是前者或后者...
到时就真相大白了...

知道了之后, 要 "嘘~~~" ...
(掩脸害羞中)

介 說...

那个仁兄常常会出现在谷中城的加州,
除了喜欢裸体示人,也没有其他过分的动作。
记得有次我在sauna里,他就那样的走进来,
还面向我站,还能若无其事,
结果,不好意思的倒是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