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11月7日星期五

冬眠的心事

母親在香港匯豐銀行的存款戶頭因太久沒有使用而冬眠了,銀行致函通知要去提取款項來重新開啟,否則繼續凍結。

母親說,你可以載我到吉隆坡總部的香港匯豐銀行去辦理嗎?

只是冬眠的戶頭,其實只需到任何一間分行就可以辦理解凍了,何必驅車到鬧市去辦?我解釋著,她不聽,偏執著認為應該到總部去辦理。

我說,你不相信我所說的,那我打個電話到客戶服務專線去詢問。

說是國際銀行怎麼樣也不同,我告知客服員母親不諳英文或馬來文,對方就換了一位諳中文的客服員接聽,解釋說只需到櫃檯處填個表格來做象征式地低額提款,就等于重新開啟凍結的戶頭了。

終于,母親點頭了。她說,好吧,就到附近的銀行去辦理吧!

接著,母親又說,看找一天,你再載我到總部的銀行去。

「為什麼呢?」我真的納罕了。明明是說好了在任何一間分行就可辦妥,為何還需多此一舉驅車塞車進城呢?

母親答不出。支支吾吾。我一再解釋,「剛才不是對你說清楚了嗎?不必去到總部的…為什麼?為什麼你不相信我說的話?」

姐姐在一旁看著我們母子倆在說話。她沒有插口。

母親卻被我問得急了。她最後竟然提高聲調說,「你別多問,總之我是你媽,我有我做東西的理由!」

我只是感到莫名其妙。有些自討沒趣。想到要驅車到瑪士吉德回教黨附近的香港匯豐銀行時就頭疼,那兒是塞車黑區,而且附近沒有停車場!(難道你要我搭公車去?No way!)

後來,我上了房間。母親要入房就寢了。

她走進了我的房,坐下來說,你知道為什麼我要去提款嗎?

我不知道啊。

母親說:
「近來我看到金價跌到很厲害,
我就想要打條金鏈手飾來,
買給你的姐姐做嫁妝,
也買給你未來的老婆,
我這個做老人家的,
也要這樣做的…」

母親的聲音一句一句,鏗鏘有力擊入我的心坎處。未來老婆…這句話讓我如雷貫耳。

啊…

我心裡說不出話來,有些尷尬與詞窮。但是,心底深處卻是感到感動與心疼。

「不用,媽,真的不用。」我說著。

「以後你也是要用得著啊!沒有一些金飾給我的媳婦,我怎樣做人家的長輩呢?」

但是,我的另一半是男人啊!即使我未來幸運地,找到了一個相識相知的生活伴侶,但他是一個男人吶,他怎麼會接受女性金飾?

我停頓著,裝著傻笑說,「不用吧…可能 她不喜歡呢!別這麼老套了…不如我買一些金飾送給你更好吧!」

「我知道。你老婆可能不喜歡那款式。買給你姐姐的可能她也不喜歡。但這是一份紀念…不過呢,看來你的姐姐還是…不知道幾時可以用上場。」

「媽,真的不需要這麼做。」我堅持著。

媽,我只希望得到你的祝福就足夠了,為我的未來生活祝福,不需要任何物質上的紀念來作祝福,但首先你得接受你是不會得到一個媳婦的了…你需要接受你的兒子與其他男孩不一樣…

母親接著說:
「哎,你不知道,這就是為人母者的心事啊!
剛才我就是說不出來…
你姐姐就是在場,我不想讓她知道。」

即使母親真的打了一件金飾,我們真的用得著嗎?姐姐云英未嫁看來近年來都不會出閣了,我呢?我能以傳統的方式循規蹈矩找到另一半嗎?

我不知道如何再解釋。我只想到母親完全沒有思考過我是一個同志。我想,她還寄望著我有朝一天會擺酒廣邀親朋好友來見證我找到另一個女人的那一刻,然後她要看到她的媳婦在婚宴上穿戴著她送出的金飾。

現在我連要對她坦告一切的勇氣,也沒有了。

但是,我不知道怎樣做來實踐她的心事,為她圓一場夢。我的人生日後怎樣過?

母子倆同時間都有心事湧上心頭。長期冬眠著,每次一想起這些事情與願望,就像等待著冬眠後的春天到來一樣,滿眼綠意。

只是,心事會繼續冬眠、消沉下去了。直至,我也忘了我是否還抱持著這份憧憬。

16 口禁果:

介 說...

HSBC HQ 那边只是比较塞车,但还不至于堵到动也不能动。。Parking 只要愿意给钱也不是问题,那边有很多停车场啦,不然mydin或是法庭附近也不会太远。
要不然,再打个电话给汇丰,让他们对你妈妈说要解冻要提款都可以在任何一间分行。。
至于要买金飾的事情,就平常心看待吧!这不过是传统,当成是一种美。就算我们知道长辈的那种期望会永远只是一个梦,但我们也不用狠心去粉碎它。
因为生命中有些脆弱的地方,就是要靠这样的想望来支撑,那么,就算只是浪费,也会有等待的意义。

高中生 說...

之前总觉得怪怪得!
原来博客是位同性恋者...
那一切就明朗化了.

FoonG 說...

唉,父母心总是希望儿女长大、赚钱、结婚、生子,然后就是希望子孙满堂。

每次听到妈说起以后要好好赚钱养他们,或者是那些交女朋友和结婚的事,心里总是会很虚。

到底要完成妈的心愿,还是自己的心愿?

没有人可以给这个问题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答案吧...

匿名 說...

写的真好让我很感动。。

JACKJACK 說...

好久没留言了!喜欢看你写有关于你母亲的文章。这篇真的令我感同身受,仿佛也在记载着我母亲对我的期望。。。虽然我们只能活一次,但我很老土地告诉自己,只要父母还在世,我就算不结婚,也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同志的事情。令他们伤心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事情。。。

大衛 說...

高中生入世未深,誤闖禁地,這也是少部分假裝不是同志的一貫作風.
我的同事明明常上同志夜店,在辦公室的同志傾向都是一直以來都是公開的秘密,最近還搞上女同事,看來這類人士的偽裝,下了地獄才知道自己的壓抑及偽裝有多枚愚蠢!

myles 說...

看了以后很感动。 真的是天下父母心。我想你母亲一定会明白的,但是得花上一些时间。 船到桥头自然直。凡是都会有个出路的, 只是可能只有在 真正的透露事实的当儿, 你才会确实地走在出路上。祝你好运。

kopitiam83 說...

对妈妈而言,
那是一种习惯吧~

匿名 說...

Maybe she is providing you with the perfect opportunity to step out from the 'closet'?

I wish I have the chance to tell my mum about me before she's gone; it is often 'too late' before the chances vanished right before you eyes.

Red X.

安东尼刘 說...

大家都面对同样的问题和难处,实在是无奈无言啊.......
昨晚才在已嫁的妹妹家和她的两个可爱孩子玩时,我妹夫的妈妈突然一句:“快点结婚吧,不要再选了,快快生几个小孩让你妈妈不用那么空闲,又有孙子可以照顾陪伴,家没有那么冷清。”
我听了真的答不上话,我不想说慌,也不想说出真相让传统的他们伤心和害怕,只静静的继续和两个小顽皮玩着.....
人类是万物之灵,为何思想却那么的窄小自私只能接受一种生活方式,只有一条路走到底,让万万世世“非我族类”活在痛苦和无奈当中,甚至牺牲生命换来一般人的放心和满意?
我 不 懂。

高中生 說...

或许我还年轻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请允许我给一些意见看法.
大卫:众生物皆是上帝创作.众人皆是天父的儿女.若我是在这里又何须隐藏抑压呢!现今社会已经够多法令,规则压力枷锁的了.算我直言其实根本没有人抗拒或歧视你们,只是你们自己怎样看自己罢了!

介 說...

dear高中生,
我想大卫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也赞成他所说。
但是对于你的自我辩护,我有些意见。

你在前一篇文章的留言写道你是在第二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湧進來的,我想在对于网站的介绍已经很明确特别声明这是同志部落格。而你也写到,若可以也希望能拋下一切枷鎖,釋放抑壓已久的自我。(请问对于一个高中生在读了那样子露骨的文章之后,是哪一方面的认同?那是怎样的枷锁和自我的压抑?)

而你在这一篇文章才“恍然大悟“站长是一个同志,难免让人难以信服。如果你真的不是一个同志,那么你就是一个白痴了。

就是像你这样子的人才会让我们感觉被歧视,这和曹格不经大脑的言论惹火了台湾同志的事件是相似的。

anthony 說...

母亲的心事就是要看着子女成家立室……毕竟身边姨妈姑姐个个已经“升级”当奶奶了,也难怪她们那么心急。说真的,我是长子嫡孙,我也爱莫能助,巧幸还有个能传宗接代的弟弟。我常在想如果家中就只得这个儿子,那该怎么办呢?

直男对同志总是有很多怪怪的见法,当中也穿插了不少歧视的成份。怪不了他们,毕竟他们真正接触的同志实在有限。我们常说直男庸俗,无品位。直男则常说同志是怪物。只要河水不犯井水,大家仍旧可以相安无事的。

女爵士 說...

你的妈妈真的很爱你。
我想,你应该苦恼着不知如何让你妈妈谅解你吧?

Hezt 說...

想不到這篇文章引來這麼多的迴響。
只是隨筆幾句。但千言萬語,凝結在心頭。
謝謝大家的鼓勵。

●高中生:唔…覺得你的現身有些莫名其妙的矛盾。

你的留言讓我不知道怎樣回應你。
希望下次再看到你的留言時,會發覺到你的思想層次有躍進,而非停留在永遠的高中生。

●Red X:我不知道我媽是否在試探著我。但當時她說起這份意愿時,她的眼神是很真誠的,她的語調是帶著一些哀傷與憂患的。

我也不愿在那個時候粉碎她的幻想。

Simon Jim 說...

天下父母心,尤其是媽媽那份對子女的無私付出真的很動人。越是賢惠的女人,越會事事遵循傳統來做,也讓我越是不忍戳破她的期望。
看著你描繪著你的母親,想著我的父母,滿腦子還是出櫃與否的思考。我覺得認同子女出櫃,父母入櫃這話。我絕不出櫃,除非能有完美的方式讓父母不受壓力不感尷尬。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