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5月16日星期六

每段回憶都有一段尾巴

你回來了。這是天意弄人嗎?

我不知道為何我們會再次安排相遇。我不是在心裡暗暗對你說過「生不相見,死不相送」的嗎?

九厘米先生,我的一切是從你開始,包括在這裡開始書寫的一切。在我漸漸淡忘你的時候,你卻回來我的生活。



人會走過他走的路,例如犯禁與犯錯。但是這是命運的安排,有時是否可以躲避?

當我知道公司調派我到海外出席一個為期數天的研討會時,我是帶著半分雀躍的心情,畢竟可以出國透透氣是一件好事。然而主辦單位的負責人與我接洽時對我說:

九厘米先生也有去參加。他是代表另一家公司出席。

「哦。」我的眼眉一揚。

「我們安排你與九厘米先生一起睡,你有沒有問題?」

「什麼?」

我故作鎮定。眼前這傢伙是一個表達能力不佳的偽知識份子。他是意指我將與九厘米先生同房,但為什麼要說成我與他一起睡呢?難道你知道我與他一起睡過?喔不,我們沒有同床共眠過,我們只是上過床

可是,為什麼那麼巧合會安排到我與九厘米先生同房呢?「因為出席者的女生是恰好足夠了,而男士不多,A、B公司的出席者有兩位男生,他們都各別編在同房,那你就與九厘米先生一起睡了。」

他再次用「一起睡」的字眼時,我的心就燃起一股恨,滿腔的怒氣與疑惑,還有一種誠惶誠恐。

我,竟然要與九厘米先生一起同房!



當年,我們在車上狎鬧得興起時,我們快要完全全壘打了,可是空間不足,無法行事,那時我記得九厘米先生筆挺著一根三兩肉時,他氣吁吁地說,「我們可以開房。去酒店…」

但是,最終沒有。然後我卻那般地愚昧,我有想望與他一起共渡良宵。

我也摸上他的家門,然後在他的房間裡胡鬧過,但我們並沒有到一起入眠的地步,因為那句話「射精穿上褲子就無情」。而一起睡覺過夜,真的是一種要一起修來的緣份。

至于在公司廁所的時光,更是一場沒有營養的性慾發洩速食。

所以當時我們表面時同事關係,暗地裡是炮友關係。目前
彼此是前同事關係,而且是形同陌路人。

因為,自從他離開公司時,我們不再聯絡。即使我手機裡還存有他的手機號碼,但明確來說即使是我刪除掉他的手機號碼,但那8個數字已嵌在我腦海裡。


可是,我倆是不會再相見,視對方沒有利用的價值。我也沒有想過要撥電話聯絡他。因為…為什麼需要呢?

除了年前
我出席那場婚宴時,看著他上台獻一曲,我在宴席散會後落寞逃離,就是不想與他再有交會的一刻。

然而,這是命運的安排,還是一場黑色笑話,在兜轉那麼多年後,我終于得到與他同房共眠的機會。若是幾年前的我,我肯定是會覺得這是一個天降的禮物。

但我卻憂心忡忡起來。我只能說,冤家路窄。在搭飛機
前的幾天,我心底每天都在打翻著五味瓶。



有時我一直相信,人在進化後依然是存有一條晃盪的尾巴。而一個人歷經風霜的洗禮,即使已經進化、成長了,但是仍像懸掛著一條尾巴。

而九厘米先生,就是我在同志圈裡的一條想要割除,也視作不存在,卻隱蔽在我意識裡的一條尾巴。

當然,那條尾巴,落在他身上,就是那根九厘米,那曾經是我自己也欲拔不能自灌的砒霜。



我們在海外的機場見面時,那是我時隔1年半後與他重逢。由于彼此乘搭不同的班機抵達異鄉,他就隨著大隊一起來到機場去迎接我們第二團稍後抵達的團友。我告訴著自己──別東張西望,不必要,也用不著放眼放心力,九厘米先生已在你的附近。

果然,我見到他了。

他剪了一個頭髮。身材明顯地發福了,那是比一般同齡人跑得更快的軀殼──一個青年人不應該有一個大伯的滴油身材。他還很年輕啊,至少比我年輕,怎麼他變成那樣地滄桑?

這份滄桑,也讓他更抹不掉身上的那股老油條味道。我知道,這是他的生存之道。沒有人會想像到他是一個剛過二十五歲的青年,可能乳臭未乾,但事實上他形同35歲。

我們一起上了巴士送到去酒店。在下巴士時,我才與九厘米先生真正地會面,因為主辦單位的負責人在分發每個人的鑰匙時,他就走到了我的臉前,對著我說,「你的房匙在我這裡。」

我拖曳著行李,隨著他一起穿過酒店大堂,乘搭著升降機。我們亦步亦趨。若無其事,也似是云淡風輕,我們如同過去很久很久以前的裝扮,我們之間就是一個彼此認識的人。

但我們還是朋友嗎?我記得他在一封電郵裡說「我不會再當你是朋友」,我也記得我在一封電郵裡向他道歉,然後示愛,他媽的,這可真是咸豐年代的糗事

由于他比我早抵步一天,因此他先了解了這個陌生土地的環境,在升降機裡他略為向我提及這地方的情況,然後我們就一起進入房間。

他打開房門。我步後。明確來說,我們一起開房了。終于。

這是一個相當寬敞的房間,內置兩個單人床,他已將衣物擺滿整個單人床,寫字桌上放著他的手提電腦。我們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passively一如以往去到牆角的那張單人床,放下我的行李。

我們小休一陣子,就回到酒店大堂,展開了密集的研習活動。



未重遇九厘米先生之前,我在猜想著我們之間會有怎樣的互動?我只希望大家像朋友一樣,有說有笑,談一些天氣啊的普通話題。讓我們的交會,就停留在浮淺的階段。這總好過大家暗地裡不瞅不睬,一如以前仍是同事的時候。

但當年我對他是抱持著不實際的想望,並希望得到他全幅的關注力,以致自己真的想歪了,鑽到死胡同裡,甚至陷入了盲區。所以那時即使是看到他與其他人士熱切交談,而對我是平平淡淡地答話時,我就覺得被遺棄等。又或者我會常寄發手機短訊給他,奢求的就是他會回應什麼。但那是如此的無聊與白痴。

一切一切,導致我自己捲入哀傷的愁思裡,甚至,在夢中也會為他掉淚。

但如今我豁然了。

為什麼?

因為這些年來我陸續聽到不少有關九厘米先生職業操守的問題。原來,我們仍是同事期間,他曾經收取賄款、吃兩三家茶禮「秘撈」,明確而言是使用公司名義、職業便利,而破壞著行規為自己找外塊。

然後他找到更好的門路,躍出去了,現在成為另一家公司舉足輕重的人士。但是據悉業界對他已有評價。

九厘米先生不知道當我聽到別人對他的評語是:「喔,他是一塊腐爛了的肉,救不了,只等待幾時被扔掉」時,我的感受是什麼──我似是越看清這個人,但更是花糊的一片視覺印象。九厘米先生不是我印象中的他,而他也不是我腦海裡塑造出的他。

這是甜蜜的熟悉,卻是殘酷的陌生。

但我知道,九厘米先生是知道怎樣爭取他要的東西的人,他可以不擇手段,厚顏無恥所以他會光著身體不穿內褲,然後在公司廁所裡對我「舉槍」 他是那種豁出去的人。



但是,我們兩人在房間裡時,也有一如以往地交流。我感覺到他仍是以前那般,對自己的生活仍是保留著。譬如我詢問著他:「你的公司怎樣了?」他顧左右而言他,事實上我對他的公司狀況略有所聞。

然而他卻吹捧著其公司的另一面火紅業績給我聽,講述著其公司的產品銷量等節節上升,當然他低估我的批判能力,他的評述也忽視客觀環境的推動力,我沒有馬上噎回去──你的公司產品行情好,不是因為你的產品好,而是整個市托出來的假象。

我們也聊得以前的前同事去向與情況等。他提及某某女同事時,又故弄玄虛對我說「對不起,作為她的朋友,我不能告訴你她最近發生什麼事情。」

我反問一句:「她不是在部落格有交代他發生什麼事情嗎?」

然後他重提他離開公司的原因。他在我面前討伐著某某上司的不是與過失,然後批判著舊東家的機制與人事結構等。

然而,他忘了我還是在這家公司服務著。我無法回應他,我只是保持著商務性質的笑容,不語,用沉默來表示我的不認同。用假笑來否決著他的觀點。

人各有志。你家裡的dirty laundry還未揚出來,已聞到了臭味,我也還未張聲呢!大家各就各位,各司各法吧!我也不想阻你發達。

所以,我們的話題就是「他」、「她」、「他們」。就是沒有「你過得怎樣?」、「我們…」類的話題。

我們之間是沒有「你」、「我」的。我們都是憑借著其他人與事,來建立彼此的互動。



但直至那晚,在忙完一整天的上課、小組會議等研習活動後,我們回到了酒店房間,又得撰寫報告來作明日的呈獻時,我們各自開著自己的手提電腦。

九厘米先生是那種奮不顧身的人,他在回房後就馬上打開電腦來打報告,他是那種先做完重要事情才去放松的人,而我,是先想到要沖涼,泡杯咖啡調整心情後才投身動作的人。

所以,我就先沖涼。沖涼完畢後我披著浴袍出來,他喃喃地說,「咦怎麼突然間上不到網呢?」

我趨前去,檢查他的電腦設定…一切辦妥後,我們就各自對著電腦「做功課」。

我聽見九厘米先生問:「你最近還有去gym?」

這是我們在相處兩天後,我第一次聽到他以我作為問題的中心點來發問,他沒有顯示過他要知道我任何事情的意愿。我提高了防備,「還有。你怎麼知道?」

「我聽說。」他沒有直視著我,目光停留在他的電腦上。我怔忡了片刻,原來我去健身中心也成為他人話柄?還是他只是用「聽說」來作為藉口來掩飾他剛才有偷窺到我軀體的舉動?

……

待續

5 口禁果:

the happy go lucky one 說...

ohhh my goodness, how small this world!

Night Tale 說...

Just "enjoy" de trip. U haf nothing to lose. Hehe.

飞飞 說...

你好,

谢谢你到我的部落格留言,那是一篇很有力,以及很用心的留言,我获益良多。

我很喜欢你的文字,真的。很美,很有生命力。但是,我真的还不敢乱来。

写那篇文章的原意,也是要告诉自己,记得把心放宽,就那么简单。没想到,会惹了那么多麻烦。

很抱歉,给你添了麻烦,也让你见笑了。

我虽然不才,但是真的还不敢埋没良心。为了不再掀起更多不必要的风浪,我把那篇文字拿下了。

就如你所说,我勉强也算是一个努力书写的部落客,我会再努力一些,像你一样能把文字的美,写出来。

如果可以,希望你也看看我其他的文字吧。应该还能证明,至少我还能写,哈哈。

祝,心怡。

gardenofadam 說...

不知道九厘米会对你再次开展他的‘枪’ 吗?期待结局。呵呵

Emo-Happiness 說...

你的生命真精彩!!加油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