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8月8日星期六

索然

(我不知道你是否有察覺到我的分別?我覺得我已喪失了以往對一些人或事的熱情。)

當我凝望著一個我曾經很迷戀的男人時,我在尋找著那份已失去的知覺與意識。怎麼我對這男人沒有了任何感覺?怎麼他頸項的紋理原來是如此地顯眼與突兀?怎麼他的皮膚不再如起初般地明亮?怎麼他的談吐不如前?

我感覺不到他的光與熱。他的存在,擺放在我眼前的,只是一個路人而已。

然而過往我對他的種種情愫是依稀間的,像朦朦朧朧地看著相片底片的輪廓,捉不到具體。

到底還是存在過的好感。現在回想起來,這種感覺的美好,只是讓我覺得曾經戀過一個人,原來是如此地美好。

原來自己曾經在隨隨便便的一個時刻,就會想起這個人到底在做著什麼?或許又想像著他衣服下的軀殼到底是怎樣的,還有他對于未來與希望又有怎麼樣的響往?然後,還有會在這部落格裡多次提起他。

又或者,當他進到廁所的尿盂時,會鬼祟地張望著他怎樣掏出他褲襠裡的工具出來。

因為不知,所以對著他會有一束憧憬。

現在事過境遷了,他重新回來我的生活。我很慶幸能重新詮釋我對他的定位與感覺,現在我們是夥伴的關係一起出發,彼此的關係是平等,沒有高低,沒有予求形式的施捨或禮讓。

但是,我對他不再有任何想望了。即使一起進到廁所裡,我也不愿與他一起小解,而獨個兒轉身跑到廁所間格裡。

我希望他沒有察覺到過往的我與現在的我對待他時會有什麼差異,否則雙方就存有一種無形的芥蒂了,這會影響我們的互動狀況。

剛才我再回想著自己,到底我是否失去了什麼?否則怎麼會覺得對一個人,或對一件事的執著會減緩了?是我放下了這些包袱?

像融化的雪花,如激起的浪花,似朝起的露珠,就是那樣地稍縱即逝。

我在檢討著時發覺,可能是我知道這男生不可能是愛男生了,因為原來他是一個異性戀者,而且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這可是一個非常有效的慾望鎮壓。第二,我當初戀慕他的動機不正確,因為只是建立在性的層面而已。

或許真的看淡了。是看得通透了,還是覺得咀嚼得索然無味了?現在經歷一些事情時,過往的經歷會浮現出來,如看著肯德基家鄉雞的招牌會意識到咬著腐軟般的雞肉、汲著某家餐館的咖啡時會知道那是苦澀無味的有色飲料,看著一個喜歡的男人時,也會覺得──不過是有一支dick的生物。感官觸覺似是麻木了,還是自我意識已麻痺了?

(這是否是憂鬱症的先兆?我不知道。我的生活好像沒有什麼火花了。到底怎樣才能找回那抹燃燒的火焰?)

3 口禁果:

VenusC 說...

人事已飞 沧海桑田 没什么好留念 淡淡地 酸溜溜 遗留一丝丝不舍

yong 說...

人事已飞 沧海桑田 没什么好留念 淡淡地 酸溜溜 遗留一丝丝不舍 却希望你回到我身边。。。

圣人 說...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