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5月17日星期一

寵兒(五):閉幕

接前文:

■寵兒(一)

寵兒(二):衍先生

寵兒(三):著迷

■寵兒(四):肉色



一切,就是圖窮匕現了。

果然,他的乳頭如此亮麗,原來是他的肉慾快感穴位!如此散漾的乳暈,都是淫樂的機關。這樣的乳頭在你的身上擦拭時,會是怎樣的感覺?這樣的乳頭被含在嘴裡吮與舔時,會是怎樣感覺與知覺?

那會否像掏了一口芝士蛋糕,放在嘴裡咀嚼著,才能細細地品嚐著它的百味交錯?吃蛋糕總是要先含在口裡後來享受的,而不是馬上吞嚥下去的。

真的是nipplelicious

衍先生的搓撚乳頭的手勢很自然,而且他的拇指是飛快地彈撥著那發亮的乳頭,顯然地,他已飛上天堂似地爽快著。

他的手掌虎口就是托在他的胸廓下方,這就是鍛鍊胸肌的重要性,因為有地方可以讓你附託,勾勒出那方塊的形體。

即使他撫摸乳頭的姿勢非常撩人,但最吸引我的是,他在我面前展示著開拓南方的墾荒動作。

當我如此專注在他的乳頭動作時,再來一個掃瞄時,我就看到他手中的那根柳枝條,突然間加碼巨碩起來,像股市的熊市變牛市,V型反彈的韌拔力,在他的下半身展露了出來。

你可以看到他是如此地粗大、肥碩,感覺上厚甸甸地,因為他需要把持著它,我有些意外這麼快速與差異之大的變化(盡管我上過生理課,即使我含過無數個男人的屌)。

那樣粗大張狂、放蕩的性器官,散發著一股野心勃勃的意味,那我可以說它是一條雞巴了──是的,知名人物的陽具,也可以粗俗地稱之為雞巴,而是沒有什麼階級之分的。

衍先生的雞巴已褪下了包皮,就像一個戰士拋下披甲赤身上陣,來吧,來鬥我吧,他的龜頭的光滑面,映照出一種挑釁的意味。

沒有包皮的雞巴最漂亮,你可以看到那圓潤的線條,那飽滿的張力,冠蓋頂那內歛的刻度。

他是雙手齊下,在我面前攻克著他肉體上的快樂堡壘,他的動作是俐落地輕快地,然而他的表情是渴求與挑逗的,他在望著我,不斷地微笑著。

我比著手勢,我也放蕩地示意:「我要!」我指著他的下半身,然後比著手勢說我要過去他那兒。我欲想幻化成魚群一樣,喋唼著它給我的釣餌,而我是甘之如飴的,我也要飽啖一頓他那身上的每寸肌膚…

但衍先生搖搖頭,很善意地以一張英俊的笑臉回拒著,他的兩隻手動作並沒有因此停下來,他只是用力地握攥著他巨粗的肉棒子,在水花下不斷地搓撚著,另一隻則撥弄著發硬的乳頭,水珠四濺,但他彷如是在磨著石塊般生火燃燒著自己。

在水花下,他全身滴流的水路阡陌縱橫,如一張地圖,他背靠著一片水色,四射著一片白耀耀的肉光,水乳交融…那是色淫之樂的表征。

我受到他的刺激,也激起了肉慾之海的漣漪。但我恨不得跑過去,將他擒下來,鎮伏著他,然後觸撫著那滑柔的肌膚,將他細細地叼含起來,蘊釀著他的激情,抬起他的靈魂浮上半空…

但衍先生還是說「不」,似是擔心著外圍的干擾。

但那時,我真的遵守他的指示,事實上我是尊重他的想法,我不習慣強人所難。

然而,衍先生大力地撼動著他的巨棒子時,在不到一分鐘後,他停留在乳頭上的撥弄手就停下來了,接著放在他的巨根的下方撮合起來,形成一個匙狀。

他似乎痛苦壓抑著呻吟聲,然而滿臉咬著牙,快要發出滋滋聲似地,像一條亂彈跳的鞭炮,就要在他的下半身燃放了,他一臉都寫上快意淋漓、卻是一種又快樂又墮落的表情,仰頭啞然長嘯著,緊接著他很用力地從他肉根子擠啊、挼搓地…

就形同擠牛奶一樣的動作,他擠壓著他的膨脹,我則被眼前的一幕吹漲得發熱。

衍先生的全身肌肉已緊繃著了,他夾著兩片胸肌,他的乳頭在晃動著,他是如此地用力地在勞動著,像孔雀在開屏前那種振翅欲飛狀,我才忘了原來我對著的是一隻爭妍的孔雀。

然後,衍先生在他的掌心上噴射了滿掌的精液。他小心奕奕地盛著,掬著,不給流逝一涓半滴。他狂熱的臉上,帶著一絲邪惡之意,抬眼望了我一眼,又有些自詡似的笑意,像是給了我一份獻禮。

看到他盈掌掬著一痰白色糊狀液體,我訝然。

如果你為這種人口交的話,恐怕他就是要你吞得一滴也不剩。他射精在掌心上,其實是展示著他的「份量」與含量,那是一種權威的展現。

而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是射精在掌心上,之前不少次都是那些傢伙自爽地射得漫天滿地,像開香檳一樣地散落,有些狼藉,但是灑脫;但衍先生的動作是──他似是為你盛著一杯滿滿的美酒,他要展現的是他的凝聚力,他不愿花灑的清水沖散的激情的凝聚。

如果,如果我們是在床上,他是否也會噴射在掌心上,然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要一滴滴地為我掬飲,灌流到我口中?那麼,他真的當我是一個饑渴之輩了。

我的動作也隨著他結束而戛然停止,我沒想到他如此迅速,原來我們玩了捉迷藏遊戲,是玩斗快鎗遊戲,但我這鑊熱湯還未煮沸啊!

我在回想起來,整個過程應該只是少過一分鐘。

恰恰好在衍先生終結時,有一個人影倏忽掠過!原來又是那個程交金印度大兄!衍先生如驚弓之鳥(他的鳥還在振翅飛著的),他彆腳地「刷」一聲,迅即掩上了浴簾,一切宣告閉幕。

那印度大兄該是知道我倆的勾當,他也該認得出是我們。

衍先生恢復了敬業自覺,他的秀演完了,我這個同台演出的參與者,卻被扔在台上兀自發呆和「半天吊」(literally and physically!!),我懸在一半的高潮還未來臨,但我的情慾已發芽了,但我面前只有一塊深藍色的浴簾!

我再掀開一浴簾一角,衍先生的沐浴間已密封,如同一個牢子,他將自己退回到一個方寸空間,如同他在熒幕上的角色一樣,變回了另一個空間的物種。

當浪子不回頭時,只剩下我自己。



沒有衍先生的延續篇,後來會是怎樣?

我還殘存著激昂,又有些渴求。我跑去掀開那印度大兄的沐浴間浴簾。他並不詫異,只是對我微笑著。我想我那時什麼是殺無赦了,饑不擇食了。

然而,我看著他黝黑的肚腩時,我反胃了,旋即離去。

我在蒸氣房外的木凳子上坐著歇息,回想著那麼的一幕,然後那印度大兄又湊近來對我說幾句話,但我沒有理會他了。

馴不到乳牛,我也不能隨便找隻山豬來狩獵。

那天過後,我仍是意亂情迷,抱著心如鹿撞的心情,當晚我還發瘋似地上網到各聊天室內去結識別人聊天。我像中毒般地需要一個吸管,來讓我繼續沉迷在那種意象、形體與感官上的快感。

當然,我是毫無斬獲的。這種no string attached的歡愉,就只是一場歡愉,到最後也是會被懸在半空中的。

後來,我一直在回想,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衍先生看上的是我?

他是熒幕上的男主角,就是形同王子,林夕寫給王菲的那首歌《香奈兒》歌詞唱著:

王子挑選寵兒
外套尋找它的 模特兒
那麼多的玻璃鞋 很多人適合
沒有獨一無二

──或許那一刻的我,只是衍先生毫無選擇下的寵兒。



後記:

我上網去尋找衍先生的相片,不外是他的笑臉。平面的,沒有一絲荒唐的。關鍵的是,我看到他同一根手指上的戒指,儼然就是那天我所看到的那一枚。

所以他是否真的是衍先生?連互聯網也多得是他的相片。

幾年前我說過:形象是假象,身體是真相。 還有,身份比身體重要、名譽比名字重要、裝飾比掩飾重要…

從虛幻空間轉變成幾乎是可觸及的真實,衍先生活生生、徹徹底底地展露出另一面,不是肉體上那下半身的巨根尺碼、包皮垂掛或乳頭晃蕩,而是他那種追求情慾、刺激狂野的神情,迄今我猶是難忘。

我不知道會否再重遇他,如果他有讀到這篇文章,我想他日後都不敢再去那間健身中心了,或許日後不敢再如此放浪。

但其實公眾人物,也是一個人,但背負著身份、名氣,這層光圈彷如是要守護、緊鎖著的資產,所以你享有榮華富貴;也像是無形的負資產,你都是要戰戰兢兢背負終生去redeem救贖著自己,不能稍有差池,所以你需展露出非人的一面──包括你不能走出寢室享有性愛。

我有幻想過,再重遇他時,會向他示好,或是再怎樣以智謀,能否交往等;然而如今仔細回顧從開始我見到他的第一眼,他是幾乎累得睡著的那張酣睡臉孔,我在臆測可能就是職業上的忙碌,以致他在緊箍著自己時,需要一個破口來疏洩著壓力,所以,他對我展翅開屏了。

(又或許,他本性上是如此放浪的人?)

所以,他並不是真正地對我有意思吧,我並非是他的寵兒。

再回歸到理性思考上,我們需要漂亮臉蛋的人上熒幕,長得有美貌與生理上的天賦,說到底只是一個傀儡,一個扯線公仔,我們是看不到底下的那束靈魂的美麗或醜陋,我們愛戀的只是如電如露如夢的鏡花水月。

即如那一刻我見到衍先生時,他是否知道我不是一般的乳牛,不是弟弟型的小男生,他是否感應到我思想上的深邃?

所以,我才詩情壯麗地,沉浸了良久,寫下這段奇緣。


(完)



13 口禁果:

nicholes 說...

也许你们还是有机会再次遇见的
只要你继续守着那健身室
有些情缘也只能靠等待再等待
什么都做不来
努力,只适合在性欲上
根本不适合用在爱情上

scott 說...

我想我应该晓得他是谁了。。。SY
一个压抑以久的人,有时候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疯狂的事。。。。

Hezt 說...

●Nicoles:那麼多健身室,一天漫漫長的營業時間,這種等候豈非是守株待兔?

這太過被動與消極了。

Hezt 說...

●scott:我不知道你指的是誰。但別在這裡指名道姓任何人。

如我之前所聲明,我不是要掀起什麼是非八卦圈來猜測是誰不是誰,因為這不是重點。

我要帶出的訊息是衍先生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都會有這樣的沖動與即興的時刻。

有時我想,或許之前我接觸過的其他陌生人,在真實生活中可能在某一個領域也薄有名聲,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無他,同志都有突顯出的才華。:p

nicholes 說...

那你打算采取什么样
“主动又积极”的行动呢?
^_^
anyways 加油罗

衰仔 說...

真的是驚心動魄的經歷,感同身受,因為自己也曾在gym見到心儀的類型,被挑撥到慾火焚身卻無處發洩,那種經歷回想起來還會有反應。Hezt,謝謝你的分享,希望能夠讀到更多你的好文章。

pojaya 說...

Amazing story! Thank you.

Hezt 說...

●Nicholes:其實關鍵是「時機」,時機到了,所以我與衍先生有機會「交流」。

我沒有寄望什麼了。若有好時機時再見步行步。

Hezt 說...

●衰仔:你的心儀對象是怎樣撩撥你?說來聽聽。那麼你的經歷也會成為好故事。


●pojaya:謝謝。:)

W 說...

Hezt,衍先生的佈局和文字舖陳,真花了你一些心機啊,可見他撩撥到你的癢處和回味無窮。我猜,衍先生是個壓抑型並享受別人對其雄性肉體崇拜的人,所以一分鐘他就噴發了。
衰仔:你有沒後悔為不主動呢?

Hezt 說...

●W:你說得沒錯,我確是花了一些時間去梳理著整個經歷的經過,然後回想著他的一點一滴、肢體語言與心情狀態,務求讓我自己明白那麼奇妙的過去,理性一些,就不會讓自己發那麼多的白日夢告訴自己:原來自己也會被美麗的孔雀盯上,一切只是一個機緣巧合的算計而已。

然則,做演員或是享受鎂光燈的知名人物,或多或少慣于都有一種接受膜拜的高姿勢,所以他才如此興致勃勃地做著秀給我看。:)

是我的功夫到家,還是他真的壓抑太久了,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猜做為公眾人物的,的確無法享受太多的隨心所欲,但只要一個火引,他們就引爆了。:)

不過這是難得一次的經歷。所以那天事件後,我無心工作,一直在思索著…

但另一邊廂,看來迄今只有少數人,包括你明白我的苦心,其他讀者一直寫信來問:「衍先生是不是XXX啊?」等的,十分膚淺與八卦。他們真的將明星或知名人物捧上了天,以致在階級觀念下不自由主享受著一種偷窺明人的快意。

另外,歡迎你加入寫部落格。我有去捧場。不過是「偷偷地」,因為有許多不能當眾瀏覽的相片。哈。

Jackjack 說...

就是这种明明已在眼前但还是未到手的感觉才能叫人心动吧!(原谅我文笔粗浅,希望没有词不达意吧)

能被美麗的孔雀盯上,Hezt应该也修炼有成了吧 :)

Simon Jim 說...

看完這篇,最大的驚喜居然不是那色欲橫陳的片段,而是林夕先生寫給王菲那一段歌詞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