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5月15日星期六

寵兒(四):肉色

接前文:

■寵兒(一)

寵兒(二):衍先生

寵兒(三):著迷


衍先生,一個陌生人,但有著一張大眾熟悉的臉孔。我不知道他真的是否是一個演員,至少我沒有在熒幕上看過他裸露身體或多一吋的肌膚。

然而在吉隆坡城中的一間健身中心內,我看著他挺著兩片有線條的胸肌,他的乳頭如此耀眼地閃亮著,我們彼此呼吸著一個空間的空氣。

只是他在沐浴時,選擇我隔壁的那間沐浴間。其實,顯然地,他只是當我是一個友善的搭訕者來處理。

我回想起在蒸氣房中,除了衍先生拘泥的舉止外,我看到他的右手的無名指上,套著一個戒指;他還戴著一個防水手錶進蒸氣房。

無名指上的戒指,表面上是一個很明顯的訊息──婚戒,而那時我有一些猜疑,難道他真的是已結婚?但別忘了即使是同志,或是一些異性戀者,他們會為了表示自己已找到另一半的忠誠與承擔,他們也選擇套上指環。

結婚只是一書婚約,然而一個戒指是公告著天下:那一個人的心,愿意受捆綁。

然而鳥可以關進籠子裡,心是無法困鎖在籠子裡的,但是,一個男人的鳥和心,是否都可以受困?

那麼為什麼進蒸氣房也要戴手錶呢?我是除了毛巾與鑰匙以外,其他一律是身外物,統統戒除。

一個走到哪兒都要戴手錶的男人,又是怎樣的男人?

第一,他可能是戀物癖,對手錶是愛不釋手而隨手佩帶,充作飾品;
第二,他是不能脫離時刻,他不能沒有時間感,喪失時間感就是沒有了結構感,那會讓他潰不成軍,因此這是一個自覺性很高的人──因為他要在任何一處都感應著時刻的變化。

而衍先生,儼然是後者。因為看起來他是需要更多時間,來不斷地提醒著自己。那麼,你可以說他是一個相當有紀律的人。

那麼,他豈會在公眾場合放肆呢?即使他真的是一名同志的話。

我的心是緩緩下沉。我只是從他的肢體語言與動作、交談來揣測他的心意,而當時他則在我隔壁相隔著的沐浴間沖著涼。

即使他未敢放肆,我也未放棄。我在種種的假設情況下,我再踏出第二步。我離開我原有的沐浴間,再跑到對面的沐浴間,而且是斜對著衍先生所在沐浴間。

如此一來,我們即可以浴簾半掩地以斜角來看到對方,而若是正對面的話,則是無法半掩浴簾來對視的。

我跑到對面時,才發覺衍先生不知何時已離開了!

我的心一冷!怎麼這個人幾時離開了?帶著失望的心,我扭開花灑,將自己再次淋濕,清醒吧,清醒…

我再轉身時,驀然看到我的對岸閃進了一個身影。我的心又狂跳起來,但再一望,原來是剛才那位印裔老兄──

他挺著一個圓滾滾的大肚腩,整個沐浴間似霎那間闃黯起來,他在對望著我,然後解開他的毛巾,我看見他半勃起的陽具… 像一截粗短的火炭,他的包皮已後褪,露出烏黑黑的龜頭、整根陽具都是如此均勻的墨黑,在燈光下閃著非常亮眼的反光。

這已不是我第一次看見印裔的陽具了,只是每次一瞧,我都有一種很「化學」的感覺,因為我很難想像自己怎樣去咬火炭,因為那是Carbon啊──對不起,我不想種族歧視,但我始終過不了自己的那一關。

我沒有理會這印裔老兄,沒想到他也是如此狂放在這裡露寶。我也沒有去想像他是否是同志,那時我以為他只是一般的直佬,因為不去料想,偏偏他就是我的同道中人。

然而,我轉過身去,拉近可對望到他的浴簾一側,繼續面對著牆壁,讓淋漓的水奔流在我的赤裸身體上…

接著我再轉身,這時我才發覺,衍先生已出現在我斜對面的另一個沐浴間了。

你可知道那種感覺像電視機突然換了畫面一樣,因為我一個轉身,看見印裔老兄,再一個旋身,衍先生在另一個方格出現了。

他,與我進行了一場捉迷藏後,終于登場了,粉墨登場在我的「電視熒幕」上。

衍先生對著我微微一笑,這時,我意識到他的笑意,有些玩意了。他似是在示意著,也似是在作一般的照會。

他已多了一包網狀透明的沐浴包,裡頭有一些小罐罐外掛在沐浴間外。(你看,他是一個多麼懂得打理自己的人,連沐浴都要攜帶一包私伙好好地安頓與呵護自己)

我將我的浴簾再拉開一些,讓他可再收看我多一些的肌膚。衍先生並沒有完全蓋上浴簾,他也是半掩著。

然後,我看見他解下毛巾,再將毛巾捻著,小心奕奕地伸手到外面掛著,而就在那時,他邀請我的目光遊逡著他神秘基地。

在白花花的節能燈下,照耀著他的下半身。那是一個男人的精魂所在,可以躲藏著一個偉大的巨人,也可以收納著一個作惡的魔怪,只是看你是用它來繁殖,或是來享受性愛。你可以用頭腦去管轄它,但有時無法用本能去制伏它。

這片幽深畛域是不為人所見的,特別是一個知名的公眾人物。而多少人為了這些知名人士的私密之處,而極盡幻想著那形體、那區塊,以及一切一切自我的編織與想像。

而我,就看到了衍先生的私處。

他的家傳之寶,柔柔貼貼地緊貼著他的蛋蛋,像個小嬰兒一樣地沉睡著,過長的包皮裹藏著那魔術棒,任何天賦都會被這一層皮所隱藏了,由于是吊揈揈的,你還可以意識到那束長垂著的靈魂,勾出一個嬝嬝的曲線。

而我沒想到那片畛域是如此地潔亮,我一直以為那會是較為深色的。

我依稀記得,即使恥毛,衍先生也是修得乾乾淨淨的。

那一剎那,我確實感到駭然與繁雜。為什麼他這樣明目張膽露出他的下半身給我看?難道適才我所作的種種假設都是錯的──他的確是一個同志?

男人的下半身,是攸關尊嚴繁雜的密碼,你公然秀給我看,就是放心地讓我去開啟你的尊嚴保險箱是嗎?

我看著他,眷戀地,不愿眨眼不肯放過任何一瞥。我也將我自己的一面,坦誠地相對著他,肉帛相見,他看到我的裸體了。這時候,我看著他另外有一個動作──

衍先生一手捻著他的乳頭,撫搓著,然後,一把手握住了他的柳枝條…


5 口禁果:

沉默天使 說...

那个印裔老兄真是个障碍物,阻碍着这段肉情的发展。

Wilson 說...

好精彩 .. 如梦如幻!

W 說...

衍先生真是個令人玩味的性感尤物!

nicholes 說...

这是否证明着
你已经开始迈进“型男”的行列?
被其他型男物以类聚化了?
还是衍先生只是太饥渴又没有更好的选择?
也许你会客套的认为是后者原因居多
但你健身已经不少日子了
甚至还上瘾了,肯定看到不错的成效
才会觉得无法从自己的生活习惯中被分开来吧
愿祝你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能及早遇见你的幸福

Simon Jim 說...

從以前就愛看歌唱類節目,當時的歌唱類節目單調極了,不外乎介紹歌者出場,演唱,評分,頒獎。但這純粹聽歌的娛樂節目,漸漸有了新意,那是超級星光大道開始的,評判不再說些無關痛癢的讚美之詞,反而巨細彌儀的點出歌者演唱的亮點,也點出歌者可以精進,可以更優化的方面。對於觀眾來說,這同時是提升本身對音樂鑑賞能力的know how教程。
同樣的,你這些異常寫實的潛詞用字勾勒出的一幕幕場景,與那些詞襙華美但飄渺的文章最大的不同是,讀者真的可以由字裡行間汲取可應用實踐的撇步,換言之,這可是一部工具書啊。
一路讀來,會發現在這些場合眼神交流的重要,也了解場地挑選的用意,連方位的搭配都不容小覷,而至此篇,更看到了有如垂釣般的恆心也是至關重要的一環。
我忽然在想,那種封面滿是乳牛男子搭配薄紗女子的露骨愛情小說,儘管也都描繪得讓讀者血脈賁張,都能堂而皇之的陳列在書架上,為何一本禁果在相對開放的島國卻求而不得。也許關鍵在於乳牛薄紗女之書是fiction. 禁果屬於non-fiction, 甚至在某方面更屬於reference類別。這才讓把關者惶恐吧,我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