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8月18日星期四

縹緲孤鴻影



前陣子,我在面子書與Grindr封殺了一個我有好感的人士──原因很簡單,從對方冷漠的言行中,是根本沒意思要聯繫或互動。我以為投石下水總會有些水花或漣漪,然而什麼都沒有,我才發覺我是投石到一堆泥坑裡,連回響都沒有。

而我就這樣自陷得滿足泥濘。

所以我抽身而退,只是一個按鈕,只是一念之意,我就知情識趣地抽離如斯狼狽的窘境。不必反問為何對方沒有回應或沒有好感,也不想過於妄自菲薄地自責著自己的不足,所以我想要體面地退場。

我想,如此靜悄悄地轉身離去,對方不會察覺吧,反正我在時他不在乎,我消失時他怎會在意呢?



然而對方出其不意地投函過來,他非常神通廣大地讓他找到了我的電郵地址,大意是說,他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封殺了他,若有何冒犯之處,敬請原諒,他會尊重我的選擇云云等的客套話。

當時讀到那電郵的我第一個感覺是:是你自己愛理不理嘛,我掉頭就走掉也要與你打個照會嗎?

之後我奇怪他怎會找到我這一個電郵地址呢?

他說是透過朋友,一位有讀我的部落格的朋友得悉。因為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盡述傾慕之意的情書文章。他的朋友就轉告他,讓他讀了那篇文章。

我說,怎麼你知道我開著這部落格卻沒有知會一聲?

他反問:你要我怎麼說?我沒話可說。難道你要我說「嘿,我不知道你喜歡我」、「嘿,我早知道你傾慕我已久?」、「嘿,為什麼你喜歡我?」

我覆函寫道:其實收到情書,你不必多說什麼,只需要說「謝謝」,一切盡在不言中,況且那篇文章我並不是致送給他的。

鑑于對方有歉然之意,詢問著為什麼我會封殺他,這是我頭一遭遇著這樣的事情,我覺得我有需要交待。我就坦承相告:因為你的冷漠,我覺得沒甚意思。

(有一句老話:久別情疏。兩個人沒見面,感情就疏遠了。更何況,我們兩個根本不曾見面、素昧平生之輩?過去年餘來只在聊天室上作疏疏落落地進行文字交流?)

我也補充,因為他在冷待以對之際,則對我另一位朋友則顯得興致勃勃地留言。而恰好當時另一位朋友就在我身旁,出示著他寄送的留言短訊。

那一刻我覺得就是一種反諷,也是一種強烈的落差──本是想著對方是在忙碌或無暇回應,原來他還是得以抽身去留言給我的朋友。我的身價何在,自己也心知肚明了。

當然我是委婉地交待緣由。但對方再回函稱,我是反應過敏了,而且可用同志圈常用的一詞來一言而蔽之:「戲劇」。

或許你們以後都叫我為Drama Queen了!然而這當中複雜迂迴的心思與情緒,有誰會明白?

他說,他非常讚賞我那位朋友的才華,雖然他未曾與我朋友見過面,只是相識未相見,但在某一個程度上,他寫道:

「如果我要選擇與你那位朋友見面,而不是與你見面,我想也是很正常的。」

這句話鏗鏘有力,不停在我腦海中迴盪著。我捫心自問著…

hezt啊,因為這是選擇的問題,別人有權選擇。你無權選擇,因為是你一廂情願去暗戀別人。當你被別人相比時,你只是一個Nobody

後來對方也宣稱,Grindr等常發生故障,即使已寄發留言對方也沒有收到,而且當時他的Grindr出現問題,etc。他還寫說:不信你可以問問我的朋友,我給你幾個名字 。

我連你都不認識了,難道要當一個查案官般去盤問你的朋友?

他也補充,我與他初相識時,他已清楚說明,通常他不會去會見聊天室的朋友,因為一般上見面後感覺就改變了,不如保持線上聯繫的狀態。

到最後他說,他的覆函寫得夠冗長了,足以回覆我之前冗長的電郵。



後來後來,我有些恍惚。怔忡地想著這是我第幾次自作多情,卻無疾而終?而且此次還是未真正表白,只是表達好感就碰釘的情況。我以為自己年紀大了一些,可能會有更大的免疫力去承受,我也以為自己有了一些閱歷,或許自己可達觀一些。

似乎沒有。

因為如果對方所說的都是正確的,如果我要保持客觀,那麼要歸咎的,就是因為我過于「戲劇化」、反應過敏了?那麼這些年來我是否有成長與改變?

我以為自己可以瀟灑地轉身撇掉一個對我沒留戀的人,然而對方一聲呼喚說了一席話,我又開始自傷身世。

我以為自己已是一湖死水,波瀾未驚,然而依然做不到清心寡慾。我以為守候著,或許就會有隻兔子撞上樹來。我不想如同過去在慾火焚身時,就飛蛾撲火般地沖上別人的家門就「炒飯」,然後壯烈地犧牲自己的尊嚴,所以改變方針,就以電郵、留言等聯繫。

我以為即使情根暗種,可以呵護備至期待有朝一日萌芽結果,然而自己已拔苗助長了,一切都給我掐死了。



當然我對這位仁兄是沒有恨意的,至少他在回覆中祝福說:希望我倆盡早找到真愛。他還是像港劇《宮心計》女主角劉三好那種「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的特質的。彼此素昧平生,能激起一場虛幻的火花,也是緣份。

後來我也想,或許我會陸續碰到類似的情況,或許也不會,到最後是縹緲孤鴻影,揀盡寒枝無處棲,那麼唯有繼續飛吧。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就當對方是那葉小舟吧!而我的心海,早已過盡千帆了。

16 口禁果:

nilaomei 說...

不如不見的好,真的,如你傾慕的他所言,一旦見面,感覺就會不一樣,是變得更好或更坏而已。一如我昨天經歷的,一直在面子書互動的網友,因一時性起就約見,他說我長得帥(看照片時)但一見面,我敏銳的從他的面部表情就察覺,是有失望的神情掠過,也許是我敏感,其先我也這樣認爲,後來,我建議囘酒店,他起先抗拒,慾言又止,但最終還是答應,我們做了愛做的事情,他就走人,過後我捎了一封問候的sms給他,音訊全無,與沒見面之前的熱誠回應天淵之別,我就心裏明白過來了,其實我也沒糾纏說要儅他男友,只是保持朋友關係都那麽難嗎?需要那麽現實嗎?其實他也不算很好看,頂多“順眼”而已,我都不嫌棄他了,爲什麽還要那麽現實?我不會刪掉他的聯絡方式,當作紀念吧!體面的悄悄退場是我此刻該學習的。

justin net 說...

如果換成是我,我會給他標籤為attention seeker。擺明不要人了還要人家繼續往他那裡拋魚餌。

justin net 說...

我是xtra用戶,想說可以load more,但都沒有一次load到你。

nilaomei 說...

他只是想證明“自己是正常的,而不正常的是對方,因爲他那麽有條件你也刪除他,而他刪除你是理所當然的,因爲你沒好條件。”他只是不服輸自己先被刪除,而非他先刪除對方。典型的公子病態。

Hezt 說...

@nilaomei:「公子病態」?哈,這是我首次聽到這用詞。蠻新鮮的。是「公主病」衍生過來的嗎?

我不知道他的心態是什麼,可能他真的沒試過無端端被人刪除吧,所以心生疑竇。

但我想,即使是萬人迷的偶像,少一個支持者和多一個粉絲,對他而言是沒有差別的。

另:希望你別再去碰那位男生啦。不值你去傷神。

Hezt 說...

@justin net:唔,我不懂得怎樣標籤呢 。

對於一個你曾經有好感的人,無論怎樣的標籤,都好像玷污了自己當初的眼光。

ps:你另一則留言是提及什麼xtra的,我不明白。

nilaomei 說...

我不會再招惹他了,怕了,像這種事我又不是第一次遇到,應該要麻木了,只是我害怕自己這樣“不要臉”的行徑又再次死灰復燃,我到底要傷害自信到什麽時候才真的達到心死的階段?清心寡慾確實是很遙遠的一段距離吧!我的“不甘心”以及“屢戰屢敗”的精神到底還要放肆到什麽程度呢?這些問題都沒人能解讀,哪怕我自己,很無奈啊!

有時候,很難遇到一個有類似經歷又能敞開心懷暢談的朋友,哪怕大家都曾被嫌棄過,有些人就是會礙于面子不但隱藏自己過去慘痛的經歷,而且還反過來嘲笑那個願意分享的人。


真的很可悲,同志何苦爲難同志呢?

Hezt 說...

@ nilaomei:對,你說到「嫌棄」,就是這字,我找不到這字來表達整副心情都給你鉤了出來,而我正是很討厭這種被嫌棄的感覺。

所以一直告訴自己:自己不要再為難自己,更不能嫌棄、嫌惡自己了。自愛、自信與自己最重要吧。

Retna 說...

我喜歡你最後那句:而我的心海,早已過盡千帆了。
感同身受。

justin net 說...

我是說我在grindr很想load到你,但從來沒有,即使我用的是升級版。

nilaomei 說...

大概我会越来越对人性存疑,对一段关系缺乏安全感,对人际关系是致命的伤害,对自信更是频临破产的阶段。

这个圈子真可悲!心灰意冷了。

kaka 說...

突然想到一首歌“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明掠影 說...

我block你, 你Block 他, 他Block我, 常事吧。 不要介怀:)

沉默天使 說...

很久没上你的blog了!原来你们称这种人为公子。我则称之为王子。还是孤傲的王子。

Simon Jim 說...

有時我在想,那些情緒會為自己切身之事而為之波動的才是正常人,會痛、會悲,會喜,畢竟人心肉做。
對於那些冷峻的人而言,冷眼觀事,是否就是最佳的自我保護方式,我仍舊懷疑著。
以前懵懂期求愛不得,不曾撕心裂肺的痛過,那時還能推說因為愛的不是女生。在之後的路上,淡然的面對傷害過我,或我傷害過的男人們,已找不到藉口去述說不愛男人那一套。
套一句她說過的話:我不曾付出真心去對待一個人,所以我不會對一個人有太多的恨或太多的愛,所以也不會讓自己有太多的悲或太多的喜。這可是否是一件好事?
細想,會對張藝謀我的父親母親這電影掉淚;會為電影當幸福來敲門,男主角終於熬出頭而獨自奔向紐約街頭,那釋懷、激動的、卻無聲的悲喜交織的一幕而激動掉淚;會在第一次聽謝和弦的柳樹下掉淚;會因看著中國好聲音參賽者唱著為愛癡狂那緊握的拳頭掉淚;甚至在看金曲獎林俊傑演唱拋物線時,為蔡健雅那副表情而掉淚;那種稀里嘩啦的那種掉淚卻歷歷在目。
很享受這種事不關己的那種情緒渲洩,事後會感到心靈有如被洗滌過般爽朗。但回望10年,我幾乎不曾為自己的喜事、悲事掉過淚、激動過。這是否也是種病態?我不知道。

余重立 說...

愛過了才知道痛,痛過了才知道珍惜,得不到的未必是最好的,擋掉的或許才是真要的,人啊~就醬矛盾而不自知,是緣還是份,總儍儍分不清,真正明白了也就隨風而去囉~let it be~let it be~let it be~就醬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