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9月3日星期一

我可以為你的兒子...嗎?


在小販中心拿著一本書,戴著耳機,就是我自己的天地。

然而與世隔絕時,眼睛還是很跳躍地觀看四週。包括我鄰桌的一個馬來男子。皮膚黝黑,長得肉肉的,但樣子不錯,眼睛有神;只是臉上長了些痘痘。

他是帶著貌似其父母的老夫婦,剛坐下來,他就安頓好兩人,然後逕自去點食物。之後我沒甚留意他,就打開書本,刨著在海外書市裡剛買到而讓我引人入勝的書。

我點了一碟炒粿條,那華裔小販端上桌來時,隔壁桌的這位馬來男子就順道對這位小販說,他也要一碟類似的炒粿條。

我有些奇怪,原來這檔炒粿條可烹煮回教徒可食用的食物(在馬來西亞,回教徒可服食的食物必須經過「考證」後,才能讓回教徒食客食用,造成非回教一走與回教徒更加疏離)。

之後我偷瞄這男子。唔,有些野性的獵人之美,如果他稍微再鍛練一下身體,例如舉重等的,該可冒出一副好身材。可惜他的下圍囤積了太多的脂肪,以致看起來下身臃腫。但我看著他的樣子,不知怎地有一種與他說話的沖動。

看見他黝黑的膚色,我想起了那位故人…哎,還是別想了,名字也抹去吧。反正都是往事。

後來,這馬來男子為其父母點了許多小吃,也端上茶來慢慢地享用。

我繼續看我的書。

直到最後,這一桌人用餐完畢了。他的父親該是去洗手或是什麼離席回來的,我恰好我抬頭,看著他的體型──梨子形,心想,即使怎樣年輕,老了就是這副模樣。他是頭戴宋谷的老人家,或者有六十歲了吧,白髮嶓然,還蓄了鬍子。

此際,我與他的眼神交會。

我可確認他們真是父子了,因為那馬來男子樣貌幾乎是他的翻版。

這老年人看到我,問我:你看著什麼書啊?

奇怪,怎麼會這樣問?或許他沒甚看到有年輕人會捧著書在小販中心來閱讀吧?所以覺得怪異而好奇?因為人人都在開著手機?(事實上我是一邊捧卷,一邊開著iPhone的Grindr)

基於禮貌,我就展示我手中的書給他,那是一本管理心理學的書籍。他「哦」了一聲,然後「哈哈」,彷如看透一切。

我有些好奇問,你看這本書啦?

事實上這是去年才出版的新書;或許書名過於普通,又或許他確己捧讀過,他就依循著書名,開始分享他的高見,寥寥幾句,但精簡有力。

就這樣搭訕起來。他一邊與我聊著,一邊與他對答。然後我瞄向那位仍坐在桌上的年輕馬來男子。但他沒有望過來,我「掃瞄」著他下半身。那是一條緊身的牛仔褲呢。

這位老年人與我說著他的人世觀察,英語有紋有路;同時我希望他的兒子會望向來,那麼我想對他展示一個微笑。

但沒有,他依然側身對著我坐著,與他的母親聊著話。

聽著他的父親與我對話,我心想這老人閱歷蠻豐富,而且有教養,我起著一絲敬意,而且也很appreciate他會主動搭訕一個像我不起眼的華人來聊天。旋即我又想,如果日後我交到一個巫裔男朋友,我是否可以與他的父母好好地溝通?我開始對他產生一種難以言解的好感。

但望著他的兒子時,我突然好想對老年人說:我想為你的兒子口交,可以嗎?

這真是太跳躍與無厘頭的想法了,但在0.0001秒內我腦袋翻飛著的是與這位肉體纏綿的畫面。但我望著那舒泰坐著的身影時,我燃起一股衝動與慾望來得到他那副肉體,或許因為我知道我這老人年華已過,所以將我的慾望投射在另一個年輕的他?

如果這是科幻小說的情境,那麼就是相逢恨晚後,再乘搭時光機等回到過去,去會見年輕的意中人。

我一邊想像著捧著一根熱騰騰的肉棒子,一口一口地吃進口裡,一邊裝作認真地聽著這白髮斑斑的老人說話。

但我已在想像著他的兒子,身上肌膚的色澤,他的體毛綣曲的紋理…

只是與一個陌生老年人交談,就讓我腦中火花四濺,看來我真的太久沒有「開齋」了。

後來那老年人與我終結話題,他的兒子還是沒有望我一眼;我想可能這老人慣於與他人搭訕;以致妻兒也見怪不怪了。

這種隨機遇到的人緣與際遇,說來說去,是緣份吧。我望著他們三人離去身影,還有那年輕男子扶老、為母親拎購物袋的背影,我發覺我對平凡的渴望。




1 口禁果:

Simon Jim 說...

這篇好像之前也讀過 是de javu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