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1月5日星期一

守護天使

FYI,這是我第501篇文章了。

沒想到我在這裡斷斷續續地就寫了500篇文章。寫了4年多,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會繼續寫下去,寫到幾時才罷休。

我的生活看起來是平平靜靜地,在這一兩年來。上班、下班、去健身中心我真的有用心地鍛鍊地。這種恬淡,有些平凡,我看不到自己何時還會轟轟烈烈。然而會守盼著生活會出現一些些的驚喜。

年關過了,我在這新年的交際期間,與超過5個以上久別的舊同學敘舊。有的是通過facebook聯絡上了,有些則出來見面了,而今天我才去會見了他──榮熙(還有讀這裡)。

我們也是透過facebook取得聯絡。甫聯絡上後,榮熙就告訴我,他下週就會返馬迎新歲,建議就不如出來見個面。

我馬上答應。在他抵馬的第二天,他撥電話到我的手機裡,我一聽到另一端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我們也有超過10年沒有聽過彼此的聲音了。

他用粵語與我說話,語調中帶著亢奮,還說「啊你的聲音成熟了!」我有些不習慣,因為以前在中學時,我們都是用華語來交談,我記得他的粵語並不是很流利的。

然而,此次榮熙的粵語卻是大反轉了,帶著港腔,摻雜著英文單字,而且還是咬字清晰與音節發音準確的那種。總之,就是那種典型的華洋交雜的香港腔。

他的聲音與表達腔調,完全不是我當年認識的榮熙了。





已超過10多年沒見面了。我與母親提起這次的會面時,母親問我:「你又去見舊同學啊?(她知道我剛見了那位新加坡工作的大學同學)你與這些舊同學會面,有什麼利益?」

我怔忡了一下,沒料到母親會用上如此市儈味道,但又是如此正規的字眼──利益,來向我提出質詢。

「唔,就是聚舊啊!」我說。然後沉默了一下,利益?為什麼母親會這樣問?

「不過你喜歡,我剛才這樣說,只是隨口說說。」母親還是有補充這一句,她真的是一個會察言觀色的女人。




所以我們就見面了。特地驅車到市內一間廣場。

在人潮中,我見到榮熙走著過來…抱著他的女兒,背後是他的新婚妻子。

看著當年你有些傾慕的男生,如今已成家立室了,還帶著他的家庭來一起會見你──這是多麼賞臉的行動啊。

我一看到他的女兒時,我忍不住叫了出口,「哇,你的女兒很可愛!」

有多可愛?圓滾滾的眼珠,粉裡透紅的膚色,還有一節節粉嫩的肉團…我似乎也太久沒有見過嬰孩了。她挨在榮熙的懷裡,眼瞪瞪與憨氣地望著我,我看到榮熙就像她的守護天使一樣。

在中學時我當然沒有想過我會看到這一幕,看著他抱著一個小嬰兒在懷中,如此溫柔與體貼,然後喃喃自語地說,「daddy疼,別亂動哦…」

整個飯局就是他與妻子輪流看著這小嬰兒,我們的聚舊很大部份都是受到這小生命的一動一靜所牽引的,我望著榮熙在聆聽我說話時,眼梢不經意地張望著就在他身旁的嬰兒車子,再望望車子裡熟睡的女兒。

然後,還有嘴角那抹彎彎的微笑。

那種愛,是全副精力與百份百專注地。

榮熙的妻子是個標致的女性,可能是剛生育,所以散發出一種母親的韻味出來。她幾經辛苦地哄著女兒入睡時,我看到她飽沃的胸脯多像一隻乳牛男人掰開的臀頰啊!

我再看看這小精靈,原來她的美麗是繼承了其母親的基因,如同烙出來的刻印一樣。

當時的心情很複雜,這是一種難以言狀的心情,我們大家當時都沒有真正地專心在敘舊,加上榮熙一家因為水土不服而生病了,所以我沒有真正地與其妻子談話,而榮熙也因喉嚨痛而吃力地說著話,談著他在英國的生活,浮光掠影地提起一些片斷。

基本上那像一場地理與人文環境的交流,我也順道提及大馬的情況,而他對大馬竟是如此陌生了,連回到「祖國」也會生病。

雖然我很感動他們一家即使抱恙也前來會面,然而我在內疚與不安,加上其女兒不斷地感到不適,這是一場並非相當順利的聚舊。

他在英國的生活不錯,但他並沒有以炫耀的方式來述說。只是當他提到這裡的「積架」(Jaguar)房車是售價100萬令吉時這我不肯定,我知道我買不起,所以何必去探知呢?,批評說這售價實在是高得離譜。

我就答腔說,「是啊,這裡這樣的汽車很貴的。全部繳稅給政府賺。」

榮熙不經意地接話:「我就是(在英國)駕著這輛車,但這裡竟賣100萬令吉…」

我的反應是,除了唏噓,就是心底裡歎息。

後來我問他:你是否會回來大馬長住?

其實這也是一個不言而喻的答案了。但我還是愚蠢地發問如果你還在馬來西亞生活,那我就可以方便見到你了。

不會了。女兒都生了。我不習慣馬來西亞了。榮熙說。

他當然不忘問我,有沒有對象等云云,我都以慣常地那幾招打發而過。

最後快要曲終人散了,他問我接下來有何節目,我說,我會去gym。

「你有搞gym的!難怪。我看到你的胸肌就知道了。」他說。

我有些苦笑地看著他。這是我在表面上可以看得出來的變化,或者可說是小小的「成績」,但是與他的人生比起來,我微不足道。



後來,我就一個人去做健身了。看到熟悉的臉孔,絡繹不絕的人潮,聽到慣常聽到的強勁音樂。我突然感到很疲累。

整個人像沒有了重心一樣,而且浮漾起一種莫名的哀傷出來。

我改去騎腳車,一邊整理著自己的思緒,為什麼我會如此哀傷?

人與人之間有時像一面鏡子,會照出你所欠缺的,與你所擁有的。我想起榮熙那可愛的女兒,我發覺我自己並不是那樣地討厭小孩,只是我是否有機會抱著自己的女兒呢?我會否像榮熙一樣,由心地發出那種疼惜、關愛的表情呢?

以前我記得有掌相師說過我,這生中有兩個妻子的。我視這預言為一個笑話,因此銘記于心。然而,掌相師沒有告訴我是否會有自己的女兒。然而,現在我不再視這為一個笑話了,這是一項悲壯的提醒──我的人生將與一般人、大部份的男人不一樣。

我現在運動又是為誰來運動?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嗎?要釣另一個乳牛來看我一眼嗎?

而我工作的目的是養妻活兒嗎?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我突然想到這問題時,覺得悚懼。而以後我能養活自己嗎?

(我想起電影中The Matrix中,Keanu Reeves 飾演的NEO在電腦前渾渾噩噩地渡日,他不知道自己在尋找著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著,或被期待著什麼。)

我就是有這種感覺。





我知道這些在海外工作的舊同學都有挨過不少的苦,他們也被逼與父母親分離,然後到異鄉闖蕩天下,這種異鄉客的苦處只有自己知道。所以他們如今成家立室,有了新生活,人生寫下了新篇章,是他們值得擁有的。

而我現在還能每天與母親吃早餐一起聊天,這或許是我最大的福份吧。

我做運動,搞好健康、努力工作,也是因為我要當自己的守護天使。

再想到母親,還有她問我的那一句:見舊同學有什麼利益?

的確不會有什麼利益,反而是我覺得絲絲的失落。然而,這是一個觀照與覺醒的歷程,觀照著彼此之間的缺失與擁有,覺醒著自己的生命軌跡是怎樣走。

也因此,我完成健身後,又跑到谷中城樓下的餐飲部,買了一些糕點回家孝敬母親。看來這種恬淡與規律化的生活,就是我的下半生了。

13 口禁果:

Seng Leong 說...

有时看你的文章,会觉得很害怕
感觉生命就如此,似水流年
仿佛经历着你的人生,被你牵引着六欲七情
随着你故事,过山车般起落
故事结束后,心情还是一片的灰色
因为知道我朝着哪个方向,结局如何
如你所说的,感觉丝丝悲哀
好像人生就无法逃出这个框
尤其你最近的几篇文章,读了像有块石头压在心头上
这是共鸣吗?

安东尼刘 說...

见朋友是为了利益?很令人心寒的一句话。

香蕉人 說...

这就是为什么同志很多到了晚年都还是那么注重玩乐,享活,除了工作就是健身,买衣服,派对。我们不需要注重家庭,婚姻,生孩子。
当我们同志一直不断的party。。总有一天是会累,会疲倦,好像没有下一个阶段可以去,然后担心晚年的时候是不是自己一个人过。

Arkirian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你至少有着炮友/桑拿/旅游/聚餐之类的....故事/环节/激情/即兴。-- “恬淡与规律化的生活”?哈哈。可能还远吧?

Hezt 說...

●匿名者:可能你真的覺得我的生活是多姿多采,然而許多時候,甚至到近年來,我覺得自己過活得越來越虛空。

●seng leong:不好意思,我的灰色感染了你…

●安東尼劉:的確,我的母親是說了這句如此現實與心寒的話來。然而我覺得這是一個一針見血的質詢──你是否要見一名朋友時,是懷著一個你自己也沒察覺的目的?

高 說...

当激情后,却剩下孤寂的身影.
当读完幸福美满的故事,却只有无奈空虚的结局.
但看见可歌可泣致死不渝的爱情,自己却连爱也不敢爱时.
悲哀?低落?无奈?这或许就是人生!!

ペイン 說...

這很正常嘛...
看到身邊異性戀的情侶們甜甜蜜蜜的...
自己難免也會有一些幻想...
“如果俺有這個那個的話......”

不過到最後, 還是會這樣地提醒自己...
“算了... 反正這和俺無關... 不過, 如果俺有男朋友的話, 肯定可以像他們一樣了...”

至於身邊人的成家立業...
看樣子俺需要再等10年才有機會一睹呢...

堅強些面對吧...
這就是
我々の生きる道(俺們的生存之道)...
逃げられません(不能逃避)...
疑われません(不能質疑)...
顔を合わせるしかいない(只有面對)...

匿名 說...

忽然想拍拍你 給你勇氣與力量
其實你的恐懼 我想我能體會
或許多教些能談心的朋友
多出去走走、旅行
也可以考慮投身慈善事業
老實說,你是否願意找個朋友和你一起合作生孩子呢?雖然會有很多現實問題要考慮,
但往這方面想,也許也能找出好方法
有一天,也能全新全意不保留地愛一個生命或多個

月色清冽的夜晚
仙人掌花將開未開
枝幹上冒了一粒新芽

喜观山 說...

读完了你的文章,我感触良多。我想,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至少在生活层面上,我们在个别的时空,有着一样的生活模式。
是的,上班,下班,健身房,回家,睡眠。。。这就是我的生活。沉闷?还好啦。只是常常会反问自己为了什么而活,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就像当初决定上健身房为了瘦身和 tone up。两年下来的苦练,心想只要把身材搞好,就能把自己的 'market value' 提高,就可以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双宿双妻。目标是达成了。结果呢? 我还在等待着我的爱。
很多时候,生活的无力感渗透着我身上的每个细胞。I am powerless。我讨厌这种无力感,我更讨厌有性无爱过后的那种空虚感。不懂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对有性无爱的性行为丧失了兴趣。有性无爱的性行为,跟动物的性交有什么分别?真的要向那些常常上sauna 而不厌倦的姐妹们致敬。
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一只牵我的手?
什么时候,我早晨第一眼看到睡在我隔壁的人,是昨晚陪我入睡的人?
什么时候,I am proud of being love by the one I love?
什么时候,我会因为某个人而让自己变得更好?
看来,我的下半生,充满着问号。。。

gardenofadam 說...

是同志也是人,少了负担,就不一定不必去盘算老年的日子。

如果社会少给我们一些压力,相信同志们也是很烦恼的。没有孩子,并不是没有亲友。要去应对也是时间。

Jason 說...

Hezt。
好。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来,链接一直都在收藏夹里,只是忘记打开。
同志,如同苦行僧,有他们自己的宿命。基因决定了,于是没有回头路,漫漫长征,一步一步走来,可以体会‘正常人’尝不到的人世味道。也许有时触景生情,看你写的他携妻带女的回来,也有些许羡慕。又如何,还是苦行僧,享受不了这样的美味。做了同志,有了自己对一切的看法,也算是收获。我们在体验另一种人生。
ps:高兴再看到你的字。

Simon Jim 說...

就選擇自己覺得還適合的生活吧,比如我有個朋友,在外拼搏了幾年,選擇回鄉。記得他說他和母親很投緣,以前一家人住,母親初一十五吃齋,只有他會和目前一起吃齋。後來哥哥娶妻,姐姐嫁人,就剩他陪伴在父母左右,他沒出櫃,但他說他母親應該感覺得到,而且他也對母親說出口,會一輩子侍奉家中倆老。記得他說他母親曾跟佛堂的朋友說,她應該是上輩子積了德有這麼一個兒子。
此外,我也認識40歲,繼續享受人生,健身、party.美容幾乎是他生活的全部。
我敢說,兩種人生選擇都有各自覺得遺憾的地方,就跟絕大部分人的生活也有其覺得遺憾的點。
但人生中有50%覺得值得了,我想就不該感到悲哀。就像有兒有女會感嘆沒有自我的時間,肩負一家的膽擔子更是一種壓力,但看兒女成長確倍感欣慰。
而孤家寡人的族群,有人投身慈善事業,有人投身同志運動。其實,給自己一個未來可接受的想像,生活就會比較踏實。
Cheer up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