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孤單萬歲

有沒有試過很努力地跟一個人對話時,你看到對方的眼神盡是一片渺遠的空茫?他的眼睛像長了一層翳般讓你穿不透,你就知道這是一場失敗的溝通。

因為對方不知道如何接話下去,僵在那兒的話兒,那就是說對方不明白你在說著什麼,他也不知如何回應。

有沒有想像過這種感覺多麼地氣餒?你將自己的說法與立場一一敘述出來,鋪陳有序,但對方卻如同陷入五里霧中,然後就是望著你。

最近我對一名朋友就有這樣的境遇了。別誤會,大家都是泛泛之交,而非「飯飯之交」,彼此沒有什麼性方面的吸引力,但共通點只是彼此都是同志。我們一起吃飯,聊天,旨在一起消磨時間。

然而當我滔滔不絕時,他常常就是愣愣地望著我,有時他根本無法回應,因為他的神情告訴我,他彷如消化不了我的話,宛如我向他倒灌著一大缽濃稠的苦湯,但那時我並非說著什麼學術道理,我只是在談著奧斯卡電影,又或是一本書藉的風格。

或許在他面前,我已到了鑑賞這些小事物的地步,以致根本沒有深研的他,無法順暢地接話下去。

對他的底蘊,我當然知道,有時我為了讓他更投入我們的話題,我索性直接問他:這件事情,你會有什麼看法?

這已是近乎是詰問的一種手法,就是想要他表態──是非對錯、黑白兩隔的,就道個清楚,別含含糊糊的。

豈料他只會答:我覺得還好。(而你可知道我最討厭是滿嘴都是「還好」的人

而到對方發言時,我會聆聽,然後聽著他說著說著,卻發覺他的陳述的要點越來越渙散,到最後不知所謂了。我再疑惑地望著他時,他就慌了。

由于我們的話題無法深入地談到其他國家大事等的,我們就談娛樂、休閒等一些較為輕鬆、「含金量」不高、也沒甚技術性知識的話題了。

接著他談起一些流行歌曲、書籍的意見,都出現誤差理解情況,我猛說「不是這樣的」,接著我壓抑不住了,因為難得找到共同話題,就見獵心喜地開始分析著情況時。驀然一望見他怔忡的眼神,我赫然發覺自己已多言了。

那一刻真的很沮喪。我體諒每個人的學識、修養都有自己的歷史背景,歷經豐富多姿或是單調狹窄的洗禮,而學養與見識水平高低不一,但絕對沒尊卑之差,只是要怎樣才能遇上一個同一頻率、談起話來可引起共鳴的對象呢?



除了找不到對話對象,較困頓的是如何找到一個調整得宜、進退有度的說話技巧?在遣詞用句、句式舖陳、口吻語調等要如何去匹配談話對象的學識水平?這就是溝通的竅門了。

我記得有一次我要向母親解釋iPhone的apps是什麼,因為她不斷詢問誰誰誰的女兒L小姐到底是從事什麼行業,而L小姐正是負責apps的市場宣傳。

所以我就說,L小姐是負責「軟件」的宣傳工作(究其實apps就是software),但母親不明白什麼是「軟件」,我就說,那是一套程序,去執行任務的程序。

母親更狐疑地望著我,因為到底什麼是「程序」、「執行」,對這兩個關鍵詞,母親完全欠缺概念,我又打個比喻:例如你用微波爐時,你要烤雞,又或是弄蛋糕,只需按一個掣,而那個掣就是設計好的程序,也就是說,那是一種軟件了。

母親說,「哦,我明白了。」

但下一次我再提起「軟件」時,母親說:我真的不明白什麼是「軟件」。

那一刻我真的想不到用什麼比喻來進行這場溝通。

但我想到愛因斯坦那句名言:「Everything should be as simple as it is, but not simpler.」。事情就是那麼簡單,但我還未到達那種從簡馭繁、深入淺出的出神入化地步。



當然,「軟件」等這些是具體知識,具一定的技術性。但更多時候,我發覺我有很多看法,又或者對某某事情有角度,有立場,心底裡就有一股非常強烈的慾望想分享,想仔細、具體地表述出來。

然而當我言說出來分享時,或是我說話不亮麗,又或是我的嗓音沉悶,但往往欠缺他者另一面的激盪,又或者引不起共鳴。

那種感覺是真正的孤單,因為驀然覺得自己處于一個浮遊的孤島中,而這孤島是自我流放形成的。

但說到最後,我也是庸人一位,並非是什麼學識超脫之輩,更不敢持才傲物,只是有時想:如果能遇到一個與你好好談一席話的對象,真是一種難得的福氣。


ps:這些都是我在封筆停寫部落格時的想法,那時沒甚交流對象,就一古腦地碰到人就直言不諱地如同開水喉般,可能嚇壞人了。

如今我回到這裡喃喃自語了,難怪人人都說寫作是孤單的事情。啊,孤單萬歲。

27 口禁果:

Terence 說...

有時我也會有這種感覺,發表了自己的意見,對方聽完只是輕輕帶過「喔。」或者「好棒!」就帶過去了。這使我有點難過,我想知道我的意見為什麼被認可,什麼地方又是你不同意的?

寫作是孤獨的;寫作也是在與自己的心交流、對話。

Matt.Tey 說...

和你说话会不会很有压力啊…… XD

阿惟 說...

我的文笔没有Hezt好,谈话也没什么深度,刚巧早上读到这篇文章,不介意的话,我抄抄这篇《雷雨》,2006年12月的文章,作者是我喜爱的其中一人:


最近有什么趣怪新闻?没什么,只不过看完根据《雷雨》改编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心血来潮去书店找原作参考,居然误打误撞客串出一幕活生生的超现实荒谬剧——个人觉得比郭富城追熊黛林具娱乐性,也较豪门新婚夫妇环世界度蜜月有深层文化意义。

挑湾仔老牌大书店只因为就脚,并无其他原因。为免在茫茫书海捞针浪费时间,一进门就投奔询问处:“请问有没有曹禺的剧本集?”不是不担心得到“曹乜话?”的,幸好答案简单直接:“只有散文。”哦,这倒新鲜,大戏剧家原来多才多艺,左手瞒着右手生产不同品种,从事同类文体写作的似乎应该虚心拜读,可惜做电影研究心切,只得忍痛婉拒。一个人活到一把年纪,演艺纵使不精,多多少少有点厚黑学功底,死心不息穷追猛打:“连《雷雨》剧本也没有?”被野蛮顾客滋扰的职员非常不耐烦,沉着气回答:“《雷雨》有,不过不是剧本,是散文。”哎呀,真是的,我们尊贵的曹先生也太环保了吧,成千上万的方块字,怎么单挑两个循环再用,剧本叫《雷雨》,散文也叫《雷雨》?又不是《茶馆》,为何奉送一鸡两味?

既然一场来到,散文就散文好了,反正从来没有读过,就当开开眼界。他对着电脑搜索一轮,验明店中有货,领我到当代文学书架,抽出我要的书。是个尽责的服务员,货物交给顾客前,自己先翻翻。这回轮到他花容失色:“呀,页页暑阳对白!竟然真的是剧本!”要劏鸡还神的应该是我,感激他有普通常识,一见句子冠上角色名字分行列队,立即作出正确判断。香港是否文化沙漠?你说呢?

justin net 說...

不要再封部落格了好不好,除了政治po我其它的都沒放過閱讀,雖然我很少留言。

Hezt 說...

●matt they:不會吧。我會檢討檢討。:)

Hezt 說...

●justin:你用到「好不好」的語助詞,真是難以讓人說「不」。

ps:什麼是po?
ps2:寫政治的不好看嗎?:)

Hezt 說...

●terence:那種說「好棒」的回應,簡直就是敷衍吧我想。

下次就不必那麼認真地對這類人說話了。

●阿惟:這篇文章是出自誰的手筆?

阿惟 說...

迈克,收在《坦白说、亲爱的》一书。

justin net 說...

po 是台灣最近的簡說,post的意思。

我在fb看到有人引用你的文字句子,你可以收版權費了。

justin net 說...

寫政治啊,不是你的問題,是我自己沒興趣政治,不好意思。

Hezt 說...

●justin:哪一段句子?怎麼也要引用啊?我真好奇有什麼值得回盪。可以printscreen給我看嗎(收版權也要證據,咭咭咭)

ps:原來po是如此意思。糟,我與台灣脫節。

justin net 說...

hezt: 我們當然希望一邊隨著世界與時光成長,然後像品一口茶,在歲月裡回甘、回韻,你可以感悟到時光帶給你的醇厚甘鮮。但最重要的是,自己是當回自己的男主角,為自己寫劇本,即使在別人的眼中,你只是形同綠葉。再數十載後再回頭看自己,或許別人也認不得你了,但希望是自己還認得清在滿鋪歲月的皺紋下──自己那一顆赤子的初心,那一幅無邪的青春面貌,還是同一個人。


(還好他又註明你)

Hezt 說...

●justin:乍讀時我以為是你的留言,第一個感覺是「咦,這麼熟悉?」但再轉念時,才記起是我自己寫的。哈哈。

那就謝謝那位流傳此句話的朋友啦。替我向他代謝。(至少應link來我的部落格啊!)

Hezt 說...

●阿惟:謝謝,下次有機會我會找來一讀。:)

阿惟 說...

如果要买,迈克另一本《一年三百六十五篇》比较精彩,我很想再抄一篇有关李安的《推手》(与电影无关),佳句颇多,往往教人拍案叫绝,哪来的神来之笔,怎么自己三分都比不上。

看他谈香水、服装、电影、音乐、京剧、歌手、杂志、昆曲、生活、城市、机场、书、性、基,范围之广,样样之精,不得不佩服。

当然,他还有几本读来“顶心顶肺”的好书。

Apollo n Hermes 說...

要找到适合的谈天对象真的不容易,到最好还要是真的用心交谈的,不然就只是单方面在“爽”。 我也好想找个聊天对象……

Hezt 說...

●阿惟:其實一向以來有追讀著邁克的報章專欄文章,但有時地方色彩過濃,我投入不到。

而且他的書蠻貴!上回在書展看到的都是硬皮書。哇,價格會跳似的。

Hezt 說...

●Appllo n Hermes:可是很多時候我發覺,一場談天都是一方面在自爽而已。哎。

還是做書蟲比較好。

喜观山 說...

请不要在关闭部落格了好不好?

You have not idea what i've gone thru when you only allow reader by invitation to access your blog.

You. Have. No. Idea how I insanely addicted to your blog.

关闭的期间我每天在猜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状况/事故?是不是部落涉及敏感话题而被封闭。。。是不是。。。

请不要在关闭部落格了好不好? :(

Hezt 說...

●喜觀山:啊,你的哀怨真是讓我無從拒絕啊。:))

其實確實是發生了一些事情,在低潮期時總不想面對更大的風險,這也導致我自閉了。

當然也謝謝你的關照,以及…唔…上癮。:p

Retna 說...

我也是來“哀求”的其中一個,別再關掉部落格吧!
可以嗎?

Hezt 說...

●RETNA:糟啦,人人都使用「好不好」這樣的語調,真是叫到心都軟了。:)

Jackjack 說...

几个月没浏览你的部落格了,一口气看完你这几个月的文章,就知道你一切安好!很喜欢这篇的标题!

Jeffrey04 說...

跟你说话的确会是有压力的,呵~

欢迎回来~

有时候聊天要找到共同topic是需要时间的though~

至于软件方面虽然我是从事这行业的我也无法给你任何意见,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妈还是无法了解她的儿子以什么维生的,呵~

飞炎 說...

只是有時想:如果能遇到一個與你好好談一席話的對象,真是一種難得的福氣。
是啊,真的很难得...
我以前好像什么人都能谈,可是,一出社会工作后,才发觉...
原来,要找到一个耳朵和嘴巴都跟你一样平率的...
真的好难...

Hezt 說...

●飛炎: 謝謝你的捧場。早前忙了些,至今才回覆。就是因為平時沒甚談話對象,所以就在此宣洩情緒了。:(

Simon Jim 說...

哈哈哈,孤單萬歲。
我小學到中學有幾個學期都被導師批注愛上課說話,只有過兩位華文老師對我有過正面的引導,教導我多說的當兒,也該靜下心來聽。
說回來,好不好、對不對、贊不贊,也是台灣政治發揚起來的詰問句式,台上那種提高語調,大大聲的喊著問,真的能讓台下的群眾順著答,好!對!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