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Love Potion No.9 ( Part 5):陌生的距離

前文

有些時候,我們的身體忘了一種本能的快樂。感官上的本能快樂,例如痛痛快快地打一個噴嚏等,會給你很舒暢的感覺。

而那時小宋依附在我身上時,就讓我有那種本能的快樂。

我將他節節吸納,也允許他步步後退,他進退有度時,我嚼著他帶給我的韌勁,在那時會感覺到像找到一對很合穿的鞋子一樣,舒適、輕盈。

過了好久一樣地,是不是天荒地老我不知道。只是我們都結束了。我看著他在最後關頭時猛沖,然後看著他將套取著的安全套撕脫而下,我也宣告熱情四射了。

小宋他,就躺在我身上靜靜地睡著。

我很陌生地看著一個人睡在我的臂彎,靠著我的胸懷,以往我都是找到比我大塊頭的人,讓我可以投靠的臂彎,然而此次我對調成為一個庇護所般的角色──因為此次是我比他大塊頭了。

一向以來我對排骨精,不會引發起特別的情慾,不知是否孩童時缺乏父愛的情意結作崇,我覺得在物理上我總需要一個可倚靠的身體,一個比我強大與威猛的軀殼,如此才能彌補我自小心目中所欠缺的安全感,而這種不安全感,總是幽微地潛伏著,或是不自覺地裊裊升起。

例如椰漿飯,我記得我們事後是摟抱在一起入眠。還有對乳牛的偏執…我不知道我是迷戀的是他們的發達肌肉,還是偏執于想要填補心裡頭那股懸浮的空虛感

所以,當小宋睡在我懷裡時,我有一種很初始,很陌生的體驗,他還問我是否睡得舒服?因為他的頭是壓著我的手臂,我覺得無礙,但他自己覺得很沉重。

奇怪,以前我也是這樣問過椰漿飯

我撫著他的頭髮,是如止地細碎,像一個孩子。那時週遭都很靜了,而我竟會在高檔的巴比倫摟到一個人,因為我曾經是巴比倫被放逐的一個人啊,然而現在我踏踏實實地發洩過擁抱著一個陌生人…

我們過後又開始聊天了,開始奠立起那種親密的時光。我問他有去過哪些國家旅行呢?他說,除了出差到沙地阿拉伯國家的那一次後,他只到過馬來西亞、緬甸等東南亞國家。

他說,他覺得馬來西亞的雙峰塔很漂亮,但那次訪馬,他還到了馬六甲去觀光。

後來彼此間儂儂細語般地,都忘了話題。我看著他非常愛慕似地遊撫著我的身體,嘴唇等都似在禮讚著。

我問他,你喜歡我身體嗎?是啊這幅臭皮囊,為了這一介肉身,我受傷不少

我還記得那時他是斬釘截鐵地答:yes, everything!

人與人之間的吸引力若只是停留在肉體上的,能維繫多久?對于同志而言,可能是射精前而已。我不知是否應該相信小宋的話,但他在射精後仍然頌讚著,我又很難以自禁地動容。

他有向我提及在素坤逸路Nana站附近有一間很棒的中東餐館,他還問我是否有意思要去那兒嚐嚐。

但那時,我漸漸地清醒了,回到現實中時,我不自由主地就會產生那種自我保護感覺。我對他說,「不了。」

我們聊了相當久後,他問我是否有意思離開了,我說好吧。然後我們就一起走出房間。

走出房間時,小宋緊緊地拉我的手,深怕我走失似的,這時迷宮已亮了燈起來,看起來快打烊了。這時巴比倫的冷清,就像你在聖誕節過後在平常日子去逛購物廣場一樣:華美但寂寥。

我看到有幾隻孤魂野鬼般的男人,在閒晃著。他們該知道在迷宮是找不到「食物」了,因為一眼望穿,幾乎沒甚「貨品」可供選擇。

我們來到沖涼房時,他說,你要不要一起沖涼?

我也說「好」,然後,我們就一起走入沖涼間了…


(待續)

2 口禁果:

nicholes 說...

找不到对象
望着一片漆黑的荒凉
那种感觉既恐惧又悲戚
孤独感油然而生
忽然会觉得自己像无主孤魂
遭全世界抛弃了
然后到最后
望着镜子
连自己都不禁要嘲笑自己起来
好下贱的自己!!!!
含着泪和失落的心
离开这个原本该快乐却快乐不起来的地方

Simon Jim 說...

很喜歡那種牽手的感覺,那種我們屬於彼此的感覺,如果說親吻是兩人閉起眼睛讓世界只剩下我們,那牽手就是張著雙眼,讓我們連成一體在世界裡穿梭。
每當到夜店,在那細小的空間裡,由門口牽著手步往座前,牽著手走去吸煙區,牽著手一塊兒擠過舞池的人群去廁所,那生怕對方走失的緊握,都能讓我由心地浮現出一抹微笑。

發佈留言